相遇

一片孤叶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相遇

    今天你生活着的空间,它可以包容所有出现的真善美假恶丑,无论你有怎样的生活你来自哪个阶层,它都会给你舞台演择你的人生,酸甜苦辣个中滋味你不说也会有人知道。在这个都市里,每天都上演着无数个异样的分分和和生死别离,人间百味从生开始,人生煎熬止死方了。

  这个世界它就是这么自私,只要你呼吸他的空气,他就要蹂躏摧残着你,他给了你生命,又给了你病痛,他给了你快乐,也给你悲伤……让这个世界总有磨难和付出,在付出之后你才可以得到支离劈碎的自己,可笑的幸福总是可怜的无处存身。

  空气里艰难蠕动着的芸芸众生,其中会有你的身影。

  在这个世界里,我没有过开心,没有过快乐,灰暗的生活是我的全部,从一开始就是这样。

  它就是我的人生,

  也许生命中的某一天,我会结束自己的生命,驾鹤而去,告别着纷扰的世间。但有时想来也是自私的,因为你的生命不但是你自己的,它更是你父母的,想想吧,他们给了你生命,付出给了你多少情感,含辛茹苦拉扯你这么多年,他们不求你回报,只希望你健健康康的走完一生,延续他们的方向。

  我知道,你的生活是美好的,我祝愿你更加幸福更加快乐,也许我的文字会给你心情带来不快,我只希望你就象看到一块乌云一样,随着外面的风让它轻轻飘去。抓住你身边幸福,珍惜自己灿烂的人生。

  桂花飘香的日里,和着灿烂的阳光,伴着你甜美的微笑,我的心情因你而快乐了起来。向你诉说一段故事。

  爱情就象是一片叶子,经不起秋风的历练和摇曳,轻轻飘落。

  九月初,一场久违的大雨,为这段没有走完的爱情划上了一个句号。

  心情极度低落。马伟杰一个人开着车跑了出去,

  天象是裂开了一道口子,大雨哗哗的下着,车在中环路口停了下来。看着车窗外的雨沿玻璃向下趟,马伟杰摇下了车窗,一片雨飘了进来,他又飞快的摇上车窗,有一点涩,是我的眼泪,他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用手揉了揉眼睛,是眼泪马伟杰哭了,他想着和赵咛玲在一起一幕幕的过去他哭了,哭的嘤嘤的,和着为面的雨声风声,这个城市的人都听到了。

  那是秋天,黄叶飘落,秋风瑟瑟,在晚秋的十月一场桂花的爱情开始了。赵咛玲是马伟杰的同事,在人事上班是经理助理,刚刚学校毕业,睫毛弯弯,瓜子脸,湿润的南方海滨城市使她的皮肤特别好,对了还留着一头披肩的秀发,有的时候把头发扎起来到很显几分干练,据说再学校时还是班花呢。马伟杰行政部的负责给老板开车,是经理的驾驶员,有时帮公司的其他部门也送点人。就这样马伟杰和咛玲的关系在几次工作中开始漫漫的走近。

  九月十三,对是这一天。马伟杰的思绪转回到了他们真正开始的那一天。

  今天晚上有空吗?张军下意识的看了看拿紧了手机,像是在昨天。思绪回到了那个刻骨铭心的日子,苦苦的涩涩的,回味起来却是那么的真切,像是一杯不加糖的咖啡。

  什么事?

  今天是我的生日,你怎么忘了吗?马伟杰想了一下,不好意思,这两天特忙一时没想起来,在那到时我一定过去。

  五岳人家,王朝,小马他们都在,六点半,晚了就不等你,拜拜。

  拜拜。马伟杰还没说完那边电话就挂了。

  摇了摇头马伟杰放好手机,收了收神对坐在旁边的赵咛呤说,今天我不能送你回去了,我一个朋友今天过生日我要过去,要么你和我一道去,但可能要晚一点。

  你要觉得可以的话我没问题,回去也没什么事好做。赵咛玲边说边把音箱的声音调大一些。

  也许这是她想要走近马伟杰。那好吧,我们今天办事也有点晚了,看样子是回不了单位了,不如找个店,买个比萨去给我朋友过生日吧。

  马伟杰看了看手表,把车子开的快一点。可能是因为他忘了朋友的生日,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想尽可能早点过去。

  华灯初上,在秋夜里,路灯的光一匀一匀的,和着五艳六色的霓红灯,喧嚣后的平静,这个城市的夜色真的很美,让人有点醉。

  饭店内一片酬啜交错的声音。马伟杰停好车和赵咛玲拿着比萨沿声音走了进去。

  一到楼上就看到大家都在,张大军冲马伟杰喊到,怎么这么晚呀,来来要罚酒。

  我是为陈林做比萨所以来晚了。马伟杰说着把比萨放下。

  这比萨是你做的?能吃吗?张大军一边帮马伟杰解开比萨一边说道,不管怎么你的心情大家接受,但这杯酒还是要喝的,来晚就是来晚了嘛。

  要罚要罚~~旁边几个人也在一起起哄。

  马哥刚到,让他先坐下。王仪和马伟杰玩的比较铁,他大概是想帮张军圆圆场。

  马伟杰把椅子拉了拉让赵咛玲坐下,拿起酒杯对陈林说,今天兄弟过生日我来晚了这杯酒我是喝,说着抬起头一饮而尽。

  接下来大家的气氛很是融洽,有的喝酒有的吃比萨。啤酒喝了30几瓶满桌菜和比萨也吃的差不多了,张大军酒意十足的说,兄弟,你今天带的这位小姐还没向我们介绍吧。我们不但要听名字,还要听一听他的身分;你这样是不是失礼,是不是应该罚酒一杯。

  大家的酒都喝的差不多了,带着一丝微微的醉意, 马伟杰拿起一杯酒对大家说,对不起,这是我的失误,现在向大家介绍,赵咛玲,单位的同事,这杯酒嘛我喝。

  这杯酒我来替马伟杰喝,一边说赵咛玲一边拿起酒杯,一杯酒他几口喝下去了。

  没这么简单吧,来我在敬你一杯。

  接着大家你一杯我一杯的敬赵咛玲。再这个圈里,有一种怪现向,就是谁带了女朋友来大家都请她喝酒,直到喝醉,因为这样他们认为是帮朋友早点和他的女朋友关系走近点。

  几圈酒下来,赵咛玲以是满面通红,两只手托在腮上。

  马伟杰看赵咛玲喝的快不行了,今天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虽然他早对赵咛玲有点意思,但他想慢慢发展,因为他知道,他和赵咛玲从小的生活环境是不同的,连个人的性格也有一定的差异,还需要一段时间的交往和了解。马伟杰对朋友们的做法早以是心领神会了,可马伟杰并没想现在和赵咛玲有太快的发展。

  所以这时,马伟杰拿起酒杯对大家说,不好意思,今天我另有任务,可能要先走了,我答应送赵咛玲回家,现在也不早了,她也喝的太多了,最后我在敬兄弟三杯祝生日快乐。

  接着马伟杰连喝三杯,和大家道别后扶着赵咛玲走出酒店。

  好容易马伟杰才把赵咛玲弄到车上,坐在驾驶室座位上的马伟杰看着赵咛玲,赵咛玲满脸绯红,朦胧迷离的眼睛,微微张开了的嘴,斜依在坐登上身子随呼吸起伏——马伟杰有点醉了……

  马伟杰用手拂开赵咛玲脸旁的一缕头发,把身子扭了过去,轻轻吻着赵咛玲微微张开的嘴陲,一下,两下——赵咛玲好象是醒了,微微睁开眼,又轻轻闭上眼,她象是想要明白什么,这一瞬间马伟杰没看到,是的这个时候他是不可能看到的,他是那么的动情,那么的专注~!

  赵咛玲开始迎合着,她把舌头伸向马伟杰的嘴里,两个人的舌头饶在一起久久的,天上的星星都看累了,在眨着眼睛,似乎也在相互诉说着爱恋。

  斗转星移,不知过了多久,两个缠绵在一起的舌头才分开,赵咛玲对马伟杰说,送我回去吧。马伟杰楞了楞不情愿发车。

  赵咛玲理着头发问,现在几点了。

  马伟杰看了看手机说快一点了。

  马伟杰看赵咛玲面有难色,把手伸过去,放在赵咛玲的手上,怎么了,不是要回家吗,我送你的。

  现在都几点了,又喝这么多酒,回去不是找死吗?把手从马伟杰手里拿回来,赵咛玲带着微醉的口气说。赵咛玲是本地人,爸爸妈妈早在她十岁时就离婚了,她被法院判给了爸爸,但跟着爸爸的时间还没跟着妈妈三分之一的时间多,爸爸妈妈都很爱她,她也很乖,很早熟,不管是爸爸还是妈妈,她总是很小心,不让他们生气。以前有过几次晚上不回去,不管是心情不好,还是不想回去看到他们吵架, 都是在同学家了。工作以后多喝了点酒,说加班太晚住在单位了。也有过那么几次不回家。大多数时间她还是回家的很早的。今天,这么晚了回去,又一身酒气回去怎么行,肯定要挨骂不说,还要妈妈担心。妈妈的身体这一段时间也不好。

  当赵咛玲回过神来,看到张军两只眼睛一直看着自己,就问他,你干吗呀?

  我看你在干吗,一直楞在那。被马伟杰这么一讲赵咛玲反倒有点不好意思了,

  没什么,今天晚上我睡车上。说着她把座椅的靠背放下去一点。做出一付要睡觉的样子。

  不是吧,你不是要回家吗,马伟杰有点诧异,但好象刚刚的那一丝诅丧现在好象也一抹而过。

  不回去了,今天太晚了。

  真的吗?那也别睡车上呀,到我家去睡吧。奥,你别误会,我不会侵犯你的。

  赵咛玲眨了眨带着醉意的眼睛,是的这是她第一次住在一个男孩家,她是有一点犹豫。只是困意和想要洗个藻的愿望还是让她同意了,好吧。马伟杰好象是没听到,他的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自从第一次见到赵咛玲就以喜欢这个早熟的女孩,他好想多有些机会接触她,有几次想向她表示些什么,但是农村男孩固有的羞涩让他一次一次的错过,这次一定要表白,他在想……

  讲完好吧,一直不见马伟杰回话,本来头向着车门睡的,赵咛玲转过身来又问马伟杰,你怎么了,问了两次马伟杰才回过神来。

  没,没什么。回过神来马伟杰有点难堪。

  两个人一路没有在说什么,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睡了吗,我可以进来吗?马伟杰试探地问刚刚洗完澡的赵咛玲说。

  可以。说着赵咛玲翻身从床上坐起来。

  怎么了,还没睡?我帮你泡了杯绿茶,来醒醒酒吧。马伟杰拿了杯绿茶走进来。

  谢谢,不好意思,我平时不喝酒的,今天喝的太多了。

  马伟杰坐在床边把手放到赵咛玲的左手上,右手拿着茶的赵咛玲没拿回握在马伟杰手里的左手。

  赵咛玲没拒绝,经历了爸爸妈妈的婚变,看似对她没有多大影响,爸爸妈妈还是那么的爱着她,但是早熟的她早已感觉到这一丝丝的不同意味着什么,有时候她会想,可能是因为她,爸爸妈妈才会分开,她怕回到哪个家,他觉得家是那么的压抑有一点窒息。

  第一次见到马伟杰。是在人市部的一次会议上,俊朗的外表,充满个性的发言,一个成熟的形象深深的留在她心里。刚刚从学校走到工作岗位上什么都是新奇的,连这第一次的冲动也是来的那么快那么新奇。几次工作中的接触,赵咛玲更加觉得马伟杰也许就是她心中的白马王子了。

  突然,一股浓浓的酒味扑面而来,紧接接着是一张热烈的嘴,这张嘴贴到了赵咛玲嘴垂上,浓浓的,滑滑的,赵咛玲回过神来,看着一晕晕粉红的灯光,她浑身开始无力起来,又满脸滚烫的醉倒在这怪怪的感觉里,马伟杰把整个身子都压了上去……

  一片漆黑,只有氧气急切的和着体温,进行着有机化学反应,二氧化碳充满了房间,暖暖的……

  窗帘在动摇,是有风吹过吧。

  今天是怎么了?马伟杰在赵咛玲睡了以后怎么也睡不着。SD的汉子,在一段军旅生崖后,使他有一个很好的职业,在当地的一个工商局工作,当他义无返顾的爱上了一个当地的高干女孩,就注定着他的结局。后来他放下了所有自己的一切,跟着考研究生的女友来到这个给了他伤心的城市里。三个月以后,他也感觉到两个人的感情在漫漫的变淡,终于到了这一天,原来,女友的妈妈早帮她找了一个门当户对的高干男生,她们也交往了一段时间,两个人有很多共同语言,也相互产生了爱慕。可能我们不是很合适,我们分手吧。

  可能不是很合适,马伟杰象是着了魔一样,在也睡不着了。

  当时为这件事马伟杰很伤心,为此曾自暴自弃过,发誓不在相信感情,也影响了他后来交朋友的态度。

  爱情是就相遇,就是激情,在茫茫的人海里擦肩而过,相遇进而相识才是缘分。只有有了激情才产生缘分的继续,才有这一段段是甜是涩的爱的故事。

  秋风吹过,红叶飘飘洒洒落下,带着秋日的微黄, 带着冬日未来的畅想,带着春的馨香,带着夏日的梦想。

  一片落叶,赵咛玲抬手挥落头上这一片红叶,今天的她是不一样了变了,想起这一个星期来发生的事,她自己也有点无里头。她一边走一边摇了摇头,这就是青春?太多的变数,他开始有点怕。

  今天马伟杰对赵咛玲说让住到他那里去。她犹豫了,她需要考虑,至少她觉得,现在她很烦,她讲给妈妈听,妈妈骂她了说什么外地男友,没房子没车,今后怎么办。她很难过,她近一段时间是住在妈妈那,妈妈离婚后住在外婆家的,骂归骂,最后妈妈还是说,你大了,很多事你自己处理吧,什么时候带他来先给我们看看。

  地铁站的路口闪出了一个身影,在这个每天要走进走出上万人的出口他很不显眼,这个出口他无数次闪出又幕入,这里有一家咖啡吧,以前她有每个星期都来这的习惯,就是上学功课紧张的时候也没落下过。

  灯光柔和,咖啡吧里放着抒情的SKY爵士乐,最为主要的是他喜欢这里的卡布其诺,有一点特别,她也说不出,第一次来就喜欢上了。

  同一个位子,几乎同一个时间,这里的服务生对她以是很熟了,但同时又很陌生,因为她从不和别人多说话,只知道她是一杯卡布其诺,不加糖。

  你好,服务生故意声音大一点,你的卡布其诺,不加糖。他可能是想引起她的注意,可他又失望了,赵咛玲并没看他,只说了声谢谢。

  很多次赵咛玲心情不好的时候喜欢一个人跑来喝咖啡,他喜欢这里的环境,和这里SKY的爵士乐,这里的服务员很知趣,并不会来冒犯他,他一般不会去和别人多说话,因为他觉得大家不相识也没必要去说太多,他不觉得这样会是没礼貌。

  窗外已没有多少行人了,只有那路灯还坚定依然的亮着,为晚归得人指引回家的路,对了,今天怎么没有月亮,那是路灯吗?它分明就是月亮。

  那是一个有月的夜晚,那天她在爸爸那,晚上很晚了,赵咛玲一个人,爸爸又把赵咛玲一个人丢在家里,本来赵咛玲是不怕的,这样的夜在赵咛玲的记忆里不知道有过多少了,可今天他出奇的怕,爸爸对他很好,自从他理解爸爸妈妈:离婚:的意义,他哭过很多次,他不知道是为什么这样,12点了,他睡不着,卷曲在被子里。

  是门开的声音,爸爸回来了,他并没有任何反应,依然卷曲在被子里。很久,过了很久,他想看一看,爸爸是不是又烂醉如泥的躺在床上,去给他盖条被子。走到爸爸的门口,门没锁,她轻轻的推开门,一束灯光照了出来,很暗,是壁灯的光。他努力着把瞳孔收小,是连个人,爸爸和一个女人,在那红木床上,哪个女人她认识。下意识,他回到自己的房间,接下来的日子她很少到爸爸那住,这件事她从来没对别人讲过。包括妈妈。

  突然间他的手碰到了台子上的杯子,冷冷的,赵咛玲回过神来,拿起杯子压了一口咖啡,杯子里的咖啡有点冷了,赵咛玲看了看表12点了,该回家了。

  赵咛玲看了看服务生,已斜坐在那睡着了,她习惯性的从牛崽裤里拿出钱,放在那里桌子上走了。

  这一年多赵咛玲一直住在外婆家,妈妈和一个男人结婚了,她很不喜欢后爸,应为妈妈经常讲他不好,什么赌钱呀,有时后不会来,妈妈说外边还有第三者,所以赵咛玲很少去那,妈妈不在晚点回去没人骂,赵咛玲反到是觉得自在,不过他更希望妈妈是幸福快乐健康的。

  拿着自己为数不多的行李,赵咛玲站在楼下,他开始注意这个她以后的住处,房子在地铁旁,交通很方便,市郊的房子有大片的绿化,房子的后面是一个人工湖,引水饶小区一圈,可谓是小桥流水,没市区的喧嚣,傍晚的路灯刚刚打开,五彩的霓红央在水面上,赵咛玲把自己想成了一条自由的鱼……

  下了班,赵咛玲回到家里,把自己的衣服收拾了一下,看一下手表,六点半。

  拿起电话拨号码,打给马伟杰。

  喂,你在那,下班了吗?什么时候来接我?

  我要送老板回家,他也快了,你要么拉部出租车先过去,我报销。

  那你也快点,我先过去了。

  马伟杰把老板送到楼下,开始往家赶。赵咛玲打电话让去接她,今天是他们约好的,赵咛玲搬过来,没办法总是要先送老板,这样就没时间去接赵咛玲,只好让她打车了。

  爱情,的开始就象是一杯浓浓的卡布奇诺,一口喝下去,是你喜欢的味道,是涩是苦~~

  小女孩的梦是甜美的,白马王子的故事早已成为每一个女生的宿愿,当然,真正的白马王子在现实是不会每个女生都能碰到的,这是梦,这大家都知道的,只是还向往着天真浪漫的爱情梦,是一种奢望,在现实中只希望对方的他是一个可以关心你,呵护你,宠你一辈子到老。

  赵咛玲坐在窗前一个人发呆,皎洁的月光透过玻璃窗照着他的眸子,闪着光。

  门打开了,马伟杰拿着一只小熊玩具走进来。他知道赵咛玲喜欢小熊的。

  看我送你什么了。

  小熊,真好。

  那还有条件,亲我一下。

  亲那呢,鼻子脸还是嘴巴。

  当然是你最能表达爱的嘴巴,马伟杰把脸向上抬了抬。

  我也有条件。

  什么条件,不是让我也亲你一下吧。

  想的美。

  那是什么。

  我想晚上你做放给我吃,买点蜡烛,我要吃连个人的烛光晚餐。

  行,但是你要帮我打下手。

  好吧,我开始亲了。

  你亲呀。

  那你闭上眼睛。

  马伟杰闭起眼把脸抬了起来,鬼孤精怪的赵咛玲把手拢成嘴状在马伟杰的脸上亲了一下。

  你骗我,我要惩罚你。

  一把把她抱到床上。

  这段时间他们已经很亲密了,两个人可以说是已如胶似漆,爱在他们的身体上的每个细胞开始蔓延着,星星慢慢闭上眼睛,天更黑了。

  浪漫的烛光伴着晚餐和红酒,给这对在爱河徜徉的青年增添很多激情,爱融进了这浪漫而灼热的气氛里,荡漾着。

  风吹着树叶落下,洋洋洒洒秋叶随风而飘,星移斗转渐入深秋了,一天天冷了下来,没准备好抵寒的空气瑟瑟发抖,外出的人的拢紧衣服,把头所进衣服快速的没进没出在这剧寒的秋风里,南方的城市经不起寒流。

  你晚上下班来接我好吗?近一段时间的交往他有点了解马伟杰了,有点大男子主义,要面子,耍脾气,他讲话有一点小心。

  我大概八点钟左右会下班,你在那?

  我在徐家汇太平洋。

  你神经病呀,又去买衣服,下班早点回家,这个月你买了几次东西了?这个月赵咛玲买衣服买鞋子已经好几次了,马伟杰讲过他几次,两个人还想过要买房子买车的,现在又听到他买东西有一点生气。

  我就买一件,还是上一次看到的,今天打八折。

  好了,等着吧,我等一下过去,回来给你好好谈谈。

  两个人的谈话不欢而散,这一段时间这样的对话经常出现,也许是他们变了,也许是爱情变了质。

  晚饭是在肯德基吃的,是赵咛玲一再要去才去的,一开始就和马伟杰定好的,每个礼拜吃一次肯德基,一直以来马伟杰反对去肯德基,因为他认为去吃肯德基太浪费也不实惠,赵咛玲很喜欢去吃,今天是赵咛玲迁就着来的。

  拖完地,赵咛玲走进房间,马伟杰在看电视,赵咛玲没去理睬他,今天从赵咛玲让到太平洋来接他开始,两个人就有一点冷战,晚饭吃的也不开心,爱在萌芽,也许一段新开始的爱总是要走过萌芽期,是那么的艰辛,那么的举步为艰,都在努力想它继续。

  今天你是怎么了,我不是给你讲过了吗?我们要吗房子你还这么的大手笔花钱,马伟杰把早一了想好要说的话对赵咛玲说。

  怎么了,这件衣服我早看好要买的,大不了我下一个月少花点了,女孩早看中了着一件衣服了,上一次要买是被马伟杰给当回了,这一次去和几个小姐妹去玩,几个小姐妹一讲心动了就买下了。引发今天的争吵。

  那你哪个月有剩下钱,还下个月呢,我看这样吧,以后你每个月拿一千块钱出来,我也拿一千块钱出来,我帮你存起来,剩下来的你再去花吧,房租我就不让你出了。

  可以,没问题。说完赵咛玲突然从床上作起来看着马伟杰两只眼睛充满了灼热的异样,很晶莹好象有光,你正的爱我吗?很伤心,赵咛玲想是冰水冲在头上,脚也有一点冷。

  冷冷的马伟杰回头,他好象意识到自己的话也许触伤了赵咛玲,听到这冷冷的声音张军回过头来,看着眼前这个女孩,有一点可怕,象一头被刺伤的老虎,他的爱刺伤了她,他知道都是自己的错,前一个女友伤了他太深,影响了他的情绪。

  对不起,我这也是对你好,你想想我们用钱的事还多着呢,你不是说还要买车吗?马伟杰很少耐心的哄过人,哪怕是自己错的时候,今天也许是他觉得现在还想着以前的女友有点对不起赵咛玲吧。

  赵咛玲的话深深的触动了马伟杰的心,我爱她吗?应该是爱的,他想一开始决定选择赵咛玲,他就考虑了很多,首先赵咛玲有自己的工作能力,他是财务专业毕业的,工作不用他操心;还有这个单亲的女孩很早熟,虽然他比自己小了五岁,但看上去比同龄人懂事了很多,办起事来还挺老练,再就是他是本地人,以后小孩的户口可以留在这里,不过这一点他也不是太看重,老家的爸爸妈妈每次打电话来就问他,女朋友的事怎样了,你也老大不小了,快点结婚我们也好抱孙子呀。

  他很烦,他不想拖着受伤的心再去走进一段新的爱情,后来发生的事张军也只能说是情之所至,也许是因为爱,张军知道自己没忘掉那一段他的初恋,毕竟有735个日子的相守,曾今山盟海誓,海枯石烂,黄山的山道上还有他们的同心琐,就像是在昨天的云。爱是甜蜜的,也伤了他很深很深。

  思绪似一张张开的鱼网,一根神经拉着一张铺开的大网,漫无边际的撒向回忆的远方——

  久久的马伟杰回过神来,赵咛玲还在用她那执着的眼神看着他,毪子里写满爱恨,让人有一点吝惜的心碎。她是无辜的。

  你知道我的脾气,不是太好,回过神的马伟杰给自己辩解。

  赵咛玲很是委屈,以前她花钱总是没节制,从小生活再这个城市里,崇尚名牌,追逐时尚早已是他的一种生活习惯了,虽然在钱包里没钱的时候也会想到节省,可是一有钱就象这些钱就是人家的放在自己的身上不舒服,总要花光再说,奥,还有人给这样的一群人起了个名字叫月光族。

  她等在那想听马伟杰她说道歉的话,或者是,爱爱爱,我很爱你,求求你不要为这事生我的气之类的话,他向往着浪漫的爱情,可马伟杰从没给过她惊喜和浪漫,有的只是他掘强的性格,和自以为体贴的强加,爱好象是真空包装里的一种食物,也许他的浪漫早给了另一个人,或许他就从不会浪漫,无所谓,有时候赵咛玲会安慰自己,只要自己得到爱情,毕竟爱情不只是浪漫。

  赵咛玲有一点诅丧翻身先睡了,心里有点隐隐的痛。

  夜如是的平静,不管发生了什么它依旧如此,闪着星星,所以有时候我讨厌这星夜,是那么的不随人愿,竟管你许了很多个心愿。

  冬,天是白的,地也是白的,一色的天地好象要把所有的光都秧入到眼帘里。

  冬雪压枝,一簇簇的, 一阵风吹过,雪花纷纷落下,洋洋洒洒,像是雪根本没停过。地面上像是丰收的棉花,压在落叶上,走到上面吱吱做响,奏着脚的节拍。

  (未完)

相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