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章

    河南开封,“无极剑庄”里一片混乱,少庄主方少卿不见了,留书一封说是要与“百花洲”程大小姐远走高飞。

方无极的头一下子便大了,他未料到,自己的儿子居然如此不虑后果。“百花洲”与南宫世家的喜期将近,如果现在出了差错,南宫世家不踏平“无极剑庄”和“百花洲”才怪!“这个逆子,他这是要毁了无极剑庄呀!”边骂边转头喝令下人们:“备马!我拼了老命也得把他绑回来!”

河南洛阳,“百花洲”的程逍也是气极败坏,如果真的找不回女儿,“百花洲”必将被南宫少傲踏平!他急令手下全体出动,一定要追回女儿!

“如果洛云一时糊涂与那个混小子木已成舟,那可怎么办?”程夫人急怒交加,“我怎么生了这么个死丫头!”

程逍怒道:“如果真出了事,我非宰了方少卿不可!”

程夫人道:“‘长虹剑庄’与南宫世家是亲家,要不要请他们帮忙?如果真出了事再请他们帮忙就来不及了。”

程逍又急又气:“如果现在告诉他们出了这种事,万一段伯达通知南宫世家,只怕等不到婚期他们就会找上门来!”

程夫人只觉得天都快塌了,她不由跌坐到椅子上,欲哭无泪,“得厚已经带人去追了,但愿他能把洛云追回来!”

程逍也跌入椅中,异常沉重道:“必须得追回来,否则,百花洲就完了!”

开封府外十里,十八个人在围攻一个红衣女孩子。

这十八个人是江湖上十分凶猛难缠的角色:祁连十八怪!他们十八人虽然功夫未必个个是一流,却配合默契,少林寺四大神僧曾败于他们手下。

红衣女子的剑术绝对是一流,虽然被十八人围攻一时未见败象。她剑快如电,剑灵如蛇,剑猛似风,身形轻快灵捷。十八怪已经有六人重伤、五人轻伤。

红衣女子显然也已经中了三四剑,剑如流云行水波洒开来时,剑花中血花飞溅。

在通往开封“无极剑庄”的路上,一辆马车急急而行。车里不时传出一个女子焦虑的声音:“车夫大哥,麻烦你再快点。”

在通往洛阳的大路上,一匹快马如风,马上的年青人奋力挥动马鞭,虽然汗如雨下,却未敢丝毫减慢。

“大小姐,大小姐,……”“师妹……”随着呼唤声,十几匹快马飞奔追来。马车上的女孩子几乎用哭腔在喊;“车夫大哥,再快点!再快点!再快点!……”

马夫虽然不停地鞭打着马儿,马儿也是四蹄如飞,但由于车子本身就很笨重,加上车上载有人物,始终快不过十几匹轻骑。十几匹轻骑疾驰着越过马车,将马车团团围住。

马夫用力鞭打着马儿企图冲突出去,追来的人中为首一名三十来岁的汉子已经纵身跃上马车,一掌擘昏马夫,双足用力使个千斤坠,双手用力一勒缰绳,马儿长嘶一声,于奔跑中卒然被迫停住,前腿不由向下一弯,仆倒在地。车箱翻滚在了一旁,车子里爬出一个素衣蒙面女子,她连滚带爬地向前跑去,十几匹人马立即圈住了她,任她如何也无法逃脱。

“江师兄,我求求你,让我走吧。”素衣女子哭叫着,“我不能辜负少卿呀,求求你们了。”

被称作江师兄的汉子是程逍的大弟子江得厚,他看着下跪的素衣女子,她的面纱已经被泪水打湿了,一脸凄惨绝望地看着自己,他硬起心肠道:“洛云,不是我不帮你,如果你走了,会连累整个‘百花洲’的,不仅如此,‘无极剑庄’也会有灭顶之灾。为了自己的幸福,你们就完全不顾‘百花洲’和‘无极剑庄’老老少少三百余口的死活了吗?”

那名素衣女子原来就是逃婚的程洛云,她正要前往开封与方少卿会合。她哭求道:“江师兄,我不能负少卿!”

不负方少卿,却要负整个“百花洲”,江得厚的脸沉了下来,这个师妹还真是自私得很。他狠下心肠不去看小师妹凄惨的形容,喝令其他人道:“带回去!”

有两名弟子下马强行架起程洛云,程洛云肝肠寸断,边挣扎边哭叫着,“我不回去,放开我!放开我……让我去见少卿,让我去见少卿……”

通往洛阳的大路上,飞奔的快马由于被鞭打得太急,忽然马失前蹄仆跪于地,只听得“咔嚓”一声,马腿骨折了,马儿痛得一声长嘶滚落于地。马上的青年人,被抛出去丈外,他心如火烧,看看受伤的马儿已经不可能再起来了,咬牙发足狂奔。

身后,远远地,一股烟尘疾速而来。青年人越发急速狂奔,无奈怎么也快不过奔马,方无极亲自带人追了上来,他怒喝道:“混帐东西,你给我站住!”边说边出手,一枚铁莲子已经向儿子的腿上射去。

方少卿已经听不到暗器的风声了,两天来的狂奔已经使他疲累至极,加上急火攻心,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快!快!快!一定要和洛云会合!

铁莲子击中了方少卿,方少卿左腿一弓仆跌于地,他用力爬起来,左腿不支再次跌倒,他疯了似地再爬起来,一瘸一拐地向前挣扎。

方无极看到儿子如此,不由心中一酸,他很快便权衡了利害关系,狠下心来,跳下马纵身上前,横扫一掌把儿子带倒在地,拿起手中的绳索将方少卿捆住,吩咐手下道:“带回去!”

方少卿挣扎着:“爹,你让我去,我不能负洛云!爹!我求你我求你!……”

方无极冷声道:“你不能负他,却要让我和你娘去面对南宫世家么?你以为他们会放过你们吗?”

方少卿用力想挣脱,“不,不,我要去找洛云!”

不顾儿子的挣扎,方无极将儿子强行带回。

洛阳城外,红衣女子终于击退了祁连十八怪,十八怪六死两残十伤,红衣女子勉强用剑撑住自己,衣衫上的血顺着衣襟滴滴入地,渐成细流。夕阳如血,她缓缓向城内走去。

第5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