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章

  开封柯府的主人柯言,不仅是开封城内的名医,也是开封城内有名的大善人。柯言有一个女儿柯柔,柯柔是一个温柔美丽的大家闺秀,在开封人眼中,柯柔是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专心琴棋书画女红厨艺的女子。柯柔已经许配给了柯夫人的大哥方无极之子——“无极剑庄”方少卿。

再过半个月就是柯柔大婚的喜期了,柯府一片喜庆之气。

“你去姑姑家了?”柯言看着面色有些憔悴的女儿。柯柔低了头,轻声道:“爹,对不起,我是想,就要出嫁了,以后到了夫家就不能常去看他们了,所以……”。

柯言看看女儿,叹道:“以后到了夫家,一定要恪守三从四德,不要让人说我们柯家家风不好。虽然是你的舅舅、舅妈,也不要失了礼数。”

柯柔顺从地应道:“柔儿知道了。我走以后,你们二老一定要保重!”

柯言慈爱地抚抚女儿的秀发,“柔儿,爹知道你不太喜欢少卿,可是亲上加亲,他们总不会对你太刻薄,爹也放心些,委屈你了。”

柯柔眼睛一湿,安慰父亲道:“爹不要这么说,我知道爹是为我好。无极剑庄家世很好,表哥……也没什么不好。”

柯言知道女儿一向温顺听话,心中有些酸意,“该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吗?这几天,你娘一直在担心你,快去后院看看她吧。”

柯柔行了个礼,轻声道:“是。”便向后院走去。身上的伤痛使她缓缓而行,倒合了她弱柳扶风的形象。

“小姐,你可回来了!”丫头小蝶赶了过来扶住小姐,“夫人正惦记着你呢。”

由丫头扶着,柯柔向后院款款而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明天就是去洛阳迎亲的日子了,南宫少傲已经打理好一切。吩咐下去明天启程所需要预备的一切事物,南宫少傲向自己的房中走去。

松园,是南宫世家中除了至尊南宫威的剑园之外最威严的地方——南宫世家长房长孙,南宫少傲的居所!

一进松园,南宫少傲就已经感觉到了一种气息:有人来了,一个惟恐天下不乱的人!

“大公子,有位公子持了你的剑佩,自称是公子的至交好友。”南宫甫迎上来禀道。此人二十七八岁,是南宫少傲的得力助手,性情如主人一般沉敛。这几日为防有人寻仇捣乱,他亲自带人日夜守护长房。

听了南宫甫的禀报,南宫少傲淡淡道:“知道了。他在书房吗?”

南宫甫迟疑道:“他在新房中。”

南宫少傲面色未变,侧转身向新房走去。南宫甫跟上去,南宫少傲却道:“你不必跟来。”

南宫甫面现忧色:“大公子,来人……”。

南宫少傲头也未回:“我能应付的。”南宫甫立即止步。

新房中,一个二十三、四岁的青衫男子,长身玉立,剑眉飞扬,星目似笑非笑,神情间略带点儿玩世不恭。他手中把玩着一只翡翠琥珀夜光杯,见南宫少傲进来,语气闲散道:“这新房华而不俗,一定颇费了不少心思吧!”

南宫少傲淡然问:“怎么没去找九弟?”

青衫人笑道;“我听说程洛云与方少卿两情相悦,不知是不是真的?”

南宫少傲面不改色,“你没听说南宫少傲想退婚,被至尊斥责吗?”

青衫人瞪大眼,夸张地做个惊异表情:“你退婚?我没听错吗?为什么?谁告诉你程洛云和方少卿的事情了?”

南宫少傲料定青衫人会更吃惊,他唇角动了动却没有笑:“铁绝!”

青衫人果然变色道:“是他!”

南宫少傲平静道:“只有他才能让我决定退婚,一个如此冷酷的人尚不忍心有情人离分,我没有理由不成全他们。”

青衫人沉思地看着南宫少傲,“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南宫少傲忽然道:“近两日,九弟、慕容逸和长风经常在湖心小轩闲聊,你不去看看他们?”

青衫人笑了笑:“你不讲我也懒得去问,不过,你该知道,我不会千里迢迢赶来喝你的喜酒。”

南宫少傲淡淡道:“多谢提醒!”

段长风、南宫少游、慕容逸和灵慧并不在湖心小轩上,而是在后花园的“赏荷榭”。

此时,“赏荷榭”内,一个青衫人正侃侃而谈:“程洛云与方少卿私奔被双方家长发现,分别扣压起来,两人全都宁死不屈。方无极为免再生事端,不顾儿子意愿,强迫他与表妹定于同一天成亲。方少卿的表妹柯柔,是一个公认的柔弱顺从的大家闺秀,她是一个典型的遵从礼教纲常、三从四德的女子。她本来就没有奢望过会嫁一个所爱的男人,嫁给什么人自然也就无所谓了。南宫少傲,你们的大哥,愿意成全程洛云与方少卿,却是一个不能掌控自己命运的男人,他娶任何一个女子都会无情无爱,却也能做到相敬如宾。既然这样,换一下新娘有何不可?”

南宫少游和慕容逸万分惊怔得看着青衫人——青城萧笑!萧笑看到他们没有任何寒喧,直接说明了来意,却把他们吓住了。偷换新娘!?他们总算知道什么叫惟恐天下不乱了!

“萧笑!你找死!”自惊怔中回神的南宫灵慧一声娇斥,恨不能将萧笑掐死。

惟一不动声色的是段长风,他深深体会到了相思之苦,他并不反对萧笑的意见,虽然很荒唐,却能换来一对有情人的幸福。

南宫灵慧当然不同意,声色俱厉道:“大哥一向很疼我的,我才不许你们害大哥!”

“灵慧,我并无意害你大哥,他娶程洛云和娶柯柔并无分别。”萧笑解释道:“你大哥曾经想过退亲,是铁绝告诉他程洛云和方少卿两情相悦的,他想成全他们,是你爷爷坚决反对。他退亲不成只有成亲,但心中总有不甘,我们这样做,既可以免去他的为难,又可以成全一对有情人。”

第6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