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1章

    程翩怔了,她神情恍惚地呆坐着,等她回过神来追出去,楚湘竹早已不见。程翩只觉得有种凄绝流入心田,她不觉眼中已泪水滑落。楚湘竹的凄绝感染了她,面对如此心碎神伤的楚湘竹,她不能不感动。不!她一定要去南宫世家,不是为自己,不去找南宫少傲,去找——段、长、风!

喜房内,柯柔终于醒了过来,在虚弱之时被人下了“十日醉”,对她的身体来说是一种极大的损伤,十日来,环儿只给她喂过一些米汤,她头昏眼花,从床上坐起来,勉强自己运功。

十余天的行程,南宫少傲很少过问新娘,一切由着环儿打理,上花轿时既然程夫人确认了自己的女儿,只要路上不出差错就行了。萧笑说得没有错,娶什么人为妻,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为南宫世家娶进一个孙媳妇、为传宗接代找一个女人而已。这个女人是爷爷选的,是南宫世家认可的,这个女人是什么样的女人与他没有什么关系。

房间里没有人,柯柔只听得外面一片锣鼓喧天,她穿着新娘的喜服,她看看四周,看装饰这应该是新房。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到这里来,父母不会武功,那是什么人暗算了自己?

环儿推门走了进来,看到柯柔醒了,大吃一惊,“你,你怎么醒了?”

柯柔才要出手,身子一僵,有人自后面点了自己的几处大穴。

环儿惊喜地看向萧笑,萧笑道:“‘十日醉’的药效应该已经过了,她的身子很弱,还反应不过来怎么回事,一会儿拜了堂就没事了。”他拿起大红巾给柯柔盖好。

环儿道:“谢谢公子这么帮我们家小姐,希望小姐和方公子已经入过洞房了,即使现在被人发现等到送信的人来,也已经晚了。”

南宫灵慧也从窗子偷偷溜进来,她不太高兴道:“你们家小姐如愿了,我大哥可惨了,被人偷换新娘,传出去,我们南宫世家怎么见人。九哥和慕容逸也真是的,居然和你这个大混蛋一起害大哥。”

萧笑指指柯柔,附到南宫灵慧耳边道:“她可是醒了,听得见的!”

灵慧冷哼道:“你少来了。”用力推开萧笑转身就走。

“吉时到了,快扶小姐出来。”有人在门外催。门被推开,两个陪嫁丫头和喜娘一起进来,环儿使一个眼色,喜娘和丫头合力把柯柔架了出去。萧笑和灵慧早已不见了。

“吉时已到,新人拜堂喽。”司仪的声音清亮而喜庆,外面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交拜——礼成,送新人入洞房。”

大厅中人声欢腾,萧笑松了一口气,他和南宫少游、慕容逸、灵慧相视而笑。

有人急步而入:“老爷……”是老管家南宫义,他欲言又止,神情有些无措。

南宫威皱眉,沉声道:“什么事,有人捣乱吗?你们处理就好了。”

南宫义面有愧色,身为总管,这种小事他应该处理的,可是来者身份特殊,他实在不敢贸然决定,他迟疑道:“新娘的姑姑要来贺喜!”

满堂宾客一惊,江湖中鲜有人不知程翩与南宫少傲纠葛的。

“南宫前辈,你何必为难下人?”一个女子的声音传入,“我的侄女成亲我不可以来看看吗?我想老爷子也不至于如此不通情理吧?”

南宫威面色一阴,锐利的目光望向长孙,他应该提前做好准备,应该严令手下不许放程翩进来的。南宫少傲不动声色,让程翩进来也好,免得她不死心。

南宫世家防卫的子弟不是拦不住程翩,而是无法阻拦,她是新娘的姑姑,有什么理由拒绝亲家入门呢?

程翩已步入大厅,南宫少傲的脸,一如平时般沉静冷漠。

程翩不忍再去看南宫少傲,他当真如楚湘竹一般吗?只有处于相同境地才能彼此了解那种深深的痛楚吧?

南宫少傲的父亲——南宫平迎上去,身为南宫少傲的父亲,他只能先尽礼数招呼程翩,这个曾是儿子恋人的女人,如今的身份是儿媳的姑姑。

程翩幽怨道:“我不是来找南宫少傲的。”她不是,她不该来闹事,段长风是南宫明慧的丈夫,但又有谁能见到楚湘竹而不心碎?

南宫平怔了怔,勉强笑道:“既然来了,不论找什么人,咱们已是亲家,先坐下喝杯喜酒吧。”

程翩压抑不住冷笑,她怨毒道:“喜酒?是负我而去的南宫大公子的,还是洛云的?”

南宫少傲目中一寒,面无表情道:“你是来捣乱还是来讥讽在下的?”

没有愧责、没有欠疚,只有无情和冰冷,程翩心中不由一阵空痛,她咬住唇踉跄后退几步,一股怨恨腾然升起,她极尽刻毒道:“我为什么讥讽你?一个没有自我不敢爱恨的可怜虫!你为什么娶洛云?是不是洛云身上有我的影子?我是洛云的姑姑,你也该称我一声姑姑才是!”

满堂静无声息,所有的目光都聚到南宫少傲身上,南宫少傲沉静如渊,面不改色,语音清寒,“你受不起,也不配!”

程翩用力吸一口气,她告诫自己千万不要发火,目光一扫,她看到了段长风,她怔了怔:段长风轻拥娇妻,南宫明慧依偎在丈夫怀中,两人十分恩爱的样子。

程翩想大哭一场,为自己为楚湘竹,她定定看向段长风。

段长风心中一动,轻轻推开妻子,他走上前温声道:“程姑娘,你是来找我么?”身为南宫世家的女婿,他本不该出头的。

程翩点头,却不知该说什么。段长风温和道:“请程姑娘到席上一坐,我想,程姑娘也不想洛云的成亲大礼上有什么不愉快。”

程翩摇摇头,她的语调因段长风的平和而柔和起来,“段长风,我与你并没什么牵扯,我只想告诉你一件事。”她的目光扫过南宫明慧,南宫明慧敏锐地有一种不祥之感,这种不祥突地在心底升起扩大,她急步上前依在丈夫身边,温柔笑道:“程姑娘找拙夫有什么事?”

第11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