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5章

   眼见段长风看到楚湘竹全然不顾自己的身份与她目光胶着,南宫少傲本就冷漠的脸更加冷寒,他回头向一名仆妇低声吩咐了一句什么,那人快步向后院走去。

楚湘竹面白如雪,只觉得万刃穿心,整个人都快被绞碎了!目光胶住段长风的,只觉得除了眼前这个人,整个世界已不复存在!

段伯达硬声道:“长风,明慧要晕倒了,小玲小珑在后院等爹娘呢。”

段长风没有听到,他目光与楚湘竹的缠绕胶着,他们的心在互诉相思之苦,他们彼此感受得到对方的痴着。

南宫威本想喝一声强令两人胶着的目光分开,却无法硬起心肠!一见到段长风毫不遮掩地流露出积压十年的情感,那炽灼的目光、那发自内心的相思之痛,即使是他,也不得不震憾了!

“爹,娘!”小玲小珑蹒跚而来。

楚湘竹脸色更白,她吸一口气,再吸一口气,她的目光冷起来,森寒成冰,深不见底。

有人深深叹了一口气又一口气,然后南宫少傲的腘窝被重重踢了两下,有人凶巴巴道:“笨蛋!你还不让他们找个地方好好叙叙,大庭广众,十年分离,有话也说不出来。这种事,你拦不住的!”

如此对付南宫少傲的,竟然是——南宫少夫人:柯柔!柯柔抱起小玲珑又狠狠白了一眼那个带孩子过来的丫头,一闪身不见了。南宫少傲一惊,他不能不出去追回甥男、甥女,他也不想面对段长风与楚湘竹,临走,他看了萧笑一眼。

萧笑叹口气,真不知道这个柯大小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大厅中所有人专注那二人,竟无人注意到柯柔的来而复去。

萧笑拍拍慕容凛的肩,调侃道:“别看了,现在不走更待何时?”慕容凛立即报以感激一笑,向两名手下使个眼色,两名弟子一左一右强押慕逸逸离开,同时,萧笑向南宫灵慧使个眼色,指指段长风和楚湘竹两人,南宫灵慧会意地用力点点头。

萧笑一拉段长风,南宫灵慧也拽起楚湘竹,四人迅疾消失在厅外,几个起落向南宫府外奔去。

南宫明慧目送丈夫消失,她挣开两个丫头,将袖中匕首刺向腹中,趁乱,程翩悄悄溜走。“三姐”,南宫少游冲过去打掉南宫明慧手中的匕首,南宫明慧立即晕死过去。

一切配合默契!

贺客立即纷纷告辞,南宫威一面命几个儿孙送客,一面下令:“立即四处去找,务必找到大公子和三姑爷!把那个柯柔也带回来!平儿你带人去百花洲,那个程逍也未必能脱得了关系。阿义,你带人去无极剑庄,方无极若无个说法,告诉他,我立即命人踏平无极剑庄!”

杨柳岸,轻风徐徐,江面铺满晚霞,晚归的渔舟穿梭如织,水波鳞鳞,水鸟低翔。

段长风和楚湘竹已经相对良久,却都没有开口。

段长风终于镇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温柔而小心道:“湘竹,为什么逃开我?十年前,为什么不辞而别。”

楚湘竹没有开口,她的眸子更冷更深。风吹动他的长风飘扬,杨花点点随水东逝,她不敢开口,也不能讲出理由。

“湘竹!”段长风靠近楚湘竹,他的手尚未触及她的肩,楚湘竹一惊之下迅疾滑开三尺,她的举动令段长风一震,看向她眸底,那眸中冷寒无底。

段长风有些激动道:“湘竹,我本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了,你狠心一别十年,十年来我踏遍大江南北苦寻你不到才被迫娶妻,你真的狠心到不肯给我一个理由吗?”

楚湘竹一言不发,却更加凄绝冷寒。

段长风努力平静自己,温和道:“湘竹,告诉我好吗?湘竹,不论什么原因都让我和你一起承担好吗?”

楚湘竹绝望地后退几步,段长风痛苦道:“你是打算决心不开口了,你是决心让我不明不白的痛苦一生了,是不是?”

楚湘竹眸中的寒冰刹时崩解,泪,如断线的珠子,滴滴滑落,她哽咽道:“你,不——要——逼——我!”

段长风怔住,他忽然仰天狂笑,他逼她?十年相思,他等来如此一句话,没有柔情,没有理由,没有任何解释!他一步一步踉跄后退,往事如烟逝,他早该明白,不论什么原因,他都是事外人。楚湘竹是不会给自己的理由的,也不可能再与自己叙什么旧情了。

“十年前,你走了,母亲被人所害,父亲情绪低落,我却没有安慰他,也没有找到凶手,一心想找到你,十年,你就给我这么一句话。”段长风痛得五脏六腑全部绞结成团,他费力地一字一顿道:“湘、竹、已、死,我、心、已、死!”他忽然转身,头也不回地大步向远方走去。他因为爱楚湘竹所受的创伤可能一生无法痊愈,他认了,凄绝得令人心碎的楚湘竹可以让天下人同情,他呢?身为有妇之夫的他,一面对妻儿强颜欢笑,一面内心无法忘怀另外一个女人,背负着薄情寡义苦度岁月。

楚湘竹眼见段长风远去,终于忍不住软了下去,她仆倒在地,一任泪水尽情倾泄而正点。

“湘竹已死,我心已死。”八个字道出了段长风惨痛的心境,也将楚湘竹彻底击溃,她想大声呼喊段长风,嘴张合着却不敢发出声来。

一旁观看的南宫灵慧反复劝说着自己一定要考虑后果不许开口,却承受不住巨大的良心谴责和令人窒闷的气氛,她下了下狠心,一跺脚,终于冲了过去拉住段长风:“姐夫,你不要如此,何必相互折磨呢,她,她真的是有苦衷的。”

段长风的脸上已经没有了痛苦,所有的痛已被他深深埋葬,他平静道:“灵慧,你不必劝我,真的。有些事必须忘记,有些痛必须承受!我答应过爷爷:不论如何,不负明慧。我们回去吧。”

南宫灵慧抓住段长风的手急道:“姐夫,你想信我的话吗?如果你信,让我来告诉你理由。”

段长风没有动,他看着南宫灵慧,不敢再有任何希望,希望之后的绝望会加深心底创伤。

第15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