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6章

  萧笑很好奇地看着灵慧,笑问道:“十年前,你才多大,你怎么会知道楚湘竹的事情?”

灵慧叹口气道:“因为当时我淘气和九哥吵了一架后跑了出去,不巧遇到了和南宫世家有过节的南海三蛟,他们捉到我企图威胁南宫世家。他们把我藏到一个山洞就去南宫世家了,在大哥带人来救我之前发生了一些事,这些事是一个大秘密,大概也是楚湘竹最后离开的原因。”

萧笑感兴趣道:“什么事情?说来听听。”

南宫灵慧不知道这样作对不对,她挣扎了许多年了,如果不是震憾于楚湘竹的凄绝,如果不是三年来姐夫对自己的疼爱,她一定还会把这个秘密坚守下去的。看着面前的萧笑和段长风,她慧神色一凝,“这个秘密,我守了十年,无论如何,你们要保证不能再告诉其他人!”

萧笑和段长风郑重地点点头。

南宫灵慧长长叹了一口气,“这件事,与大侠齐天阳有关。虽然齐天阳十年前就已经亡故,却留下了‘侠义满天下’的清名。当时,我被藏在山洞里,看看没有人,也没有感觉到害怕,将绳子在石头上磨擦,想要逃出去。这时候,大侠齐天阳带了楚湘竹来,他是为楚湘竹疗伤的,需要绝对安静。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来这种地方,当时本想求救的,看到齐天阳一心为楚湘竹运功逼毒,又怕发出响声会令他走火入魔,一时反而不敢动了。心想,反正一会儿南海三蛟来了,齐天阳不会坐视不管的。”她顿了一下,看看段长风道:“齐天阳为楚湘竹正在疗伤时,段夫人来了,也就是姐夫的母亲。”

段长风面色一变,“我的母亲,就是我母亲遇害的那个山洞吗?我母亲是南海三蛟残害的吗?当时齐大侠在场吗?他为什么不阻止?湘竹呢?湘竹她……”,灵慧打断他道:“姐夫,你别急,听我慢慢说。”

萧笑插嘴道:“我听说段夫人是南海三蛟暗算的。传闻南海三蛟为了威胁南宫世家劫掠了南宫灵慧,南宫少傲带人赶到时没有见到灵慧却看到了惨死的段夫人,当时南宫世家认定了是段夫人发现了南宫三蛟的阴谋才被南宫世家杀害的。”

段长风道:“灵慧,当时你不是说自己逃了出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大家都相信小孩子是不会撒谎的。”

南宫灵慧道;“我当时很害怕,不敢说出真相。”

萧笑道:“到底怎么回事?”

南宫灵慧咬了咬唇,下了下狠心道:“段夫人来后,拔剑就向楚湘竹刺去,齐天阳不顾危险,一面护着楚湘竹一面奋力击出一掌,段夫人后退数步,想必受了内伤,她竭斯底里地大骂齐天阳是伪君子,她说,她说,她说……”,看看远处痛哭的楚湘竹,南宫灵慧顿住了,段长风用力握住也的肩催促道:“她说什么,她到底说了什么?你快说呀!”

南宫灵慧用力推开段长风,内心的挣扎令她也痛苦了许多年,她终于道;“她说楚湘竹是齐天阳和楚夫人的私生女,根本就不是楚孤帆的女儿,齐天阳和楚孤帆是挚交好友,他私通友妻,是个小人。她还说,她要把这个秘密说出去,让齐天阳身败名裂让,楚湘竹无颜面对世人。她还说,这件事一旦公开,段伯达一定会退婚,楚湘竹失去最爱后一定会一辈子恨齐天阳,一生无欢的。”

段长风怔住,呆呆地看着南宫灵慧,南宫灵慧不忍看他,轻轻后退几步,继续道:“齐天阳一开始求段夫人放过他们,楚湘竹当时情绪失控了,她逼问齐天阳段夫人的话是不是真的,齐天阳怕楚湘竹在紧要关心会走火入魔,只好告诉她,是真的!”

萧笑不可思议道:“天呀,怎么会这样,然后呢,然后是不是段夫人不同意,齐天阳动了杀机?”

段长风一面后退一面摇头,他激动道:“不,不,不是的,不是的,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不是……”他痛苦得面部有些扭曲,一直退到岸边,靠在树上,慢慢滑下。

萧笑看向南宫灵慧,南宫灵慧不去看他,萧笑追问道:“你继续说呀,如果不说明白,恐怕后果更严重!”

南宫灵慧低了头,声音也轻了起来:“正如你所说的,齐天阳动了杀机。段夫人说,如果齐天阳肯做他的情人,她就答应保守秘密……”,她看向段长风,段长风还没有从上一个打击中清醒过来又听到这句话,睁大眼看着她,处于极度的痛苦和不肯置信之中。”

南宫灵慧狠下心肠道:“齐天阳仁义满天下,他没有妻子,也不风流多情,无数女子想要成为他的妻子却无法成为现实,难免会爱极成恨,段夫人想必就是其中一个。她也许是在成为段夫人前就爱上了齐天阳,也许是成为了段夫人后才爱上了齐天阳,但她肯定是所有女子中最爱齐天阳的。她并不想齐天阳真正身败名裂,她只想以此为筹码来换取齐天阳的爱。可惜,齐天阳一心只爱楚夫人,心里容不下其他人,更何况,楚夫人惨死,为他留下了亲生女儿楚湘竹。齐天阳假意答应了,却趁段夫人高兴时,反转段夫人的剑击杀了她,段夫人临死前说‘楚湘竹,你永远都不会幸福的,哈……哈哈哈……,就算你嫁给长风也不会幸福的。齐天阳,你杀了我又怎么样,你会和我一样死不瞑目的……’”。

段长风用力挠抓着树干,树干上留下了丝丝血痕。

南宫灵慧有些残酷道:“齐天阳杀了段夫人后,楚湘竹已经吓傻了,齐天阳说必须远远得离开那儿才能洗脱嫌疑,他立即带她离开了。我终于磨断了绳索,我当时也很害怕,赶紧跑开了,后来,大人们问时也没敢说出真相。几天后,听说齐天阳死在了八百里之外,他为楚湘竹驱尽体内残毒,又赶了那么远的路,想必是耗尽了最后一点生命力。江湖中人大葬齐天阳,楚湘竹一直如木人般,大家都以为她是伤心所致,我想她当时一定很绝望。”她看向段长风,“姐夫还记得楚湘竹出走时的那天么,那天大雨滂沱,我看她出去,悄悄跟了上去,她绝望地在雨里整整跪了三个时辰,我当时本来应该告诉大人的,可是一想到说出真相来会毁了死者清誉,又没敢说出来。”

第16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