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2章

    一见程逍,方无极立即怒骂道:“你养的好女儿!”

程逍虽然十分惭愧,听到方无极如此骂女儿心里依然不满,毕竟,错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女儿。不过,现在却不是理论的时候,他叹道:“方兄,出了这种事,我也很生气。骂、打,现在都解决不了问题,万一南宫少傲问罪起来,我们都承担不起!”

一想到南宫少傲冷沉如渊的眸子方无极就不禁浑身发冷、毛骨悚然,“现在去追他,应该还来得及!”

一听方无极要追回南宫少傲,程逍立即阻止道:“这两个孽障已经圆了房,现在追上去也无济于事。既然洛云说南宫少游和南宫灵慧也参与此事,咱们就抓住这一点,堵住南宫少傲的嘴。不管南宫少傲有没有说过成全一类的话,他总不能把自己的弟弟妹妹也搭进去吧。”

方夫人立即应道:“如果传出去,是南宫世家子弟与外人合谋,南宫世家面子上也过不去。”

程夫人道:“虽然上轿前我没有掀盖头,如果我一口咬定上轿的就是洛云,是半路出的事,他们也未必有证据证明是在上轿前出的事。”

程逍道:“不错,现在追回南宫少傲,等于不打自招。”

方无极冷哼道:“我甥女柯柔生性柔弱,难道我任由她嫁入南宫世家,独自面对南宫少傲么?”

方夫人哭道:“是柔儿重要,还是少卿重要?更何况,不仅仅是少卿,还有关连程、方两家三百余人呀。”

程逍叹道:“只能委屈她了。”

方无极用力一拍桌子,桌子裂为两半。

几天后,南宫平前来百花洲问罪。他带来的,不仅有南宫少傲,还有丫头环儿。

环儿不禁南宫世家严刑,招出了上花轿的并不是程洛云,而是那位被掳来的柯柔姑娘,她虽然也招出了南宫灵慧和南宫少游,却依然不能洗脱百花洲有同谋之嫌。

女儿被人掉了包,程逍自然难逃其责!更何况,临上轿前程夫人亲自验过。一看到南宫平带来了丫头环儿,他立即知道承认比狡辩要明智得多。他制止了想要理论的夫人,面对南宫平的质问,任何解释都显得苍白无力。

程逍看向南宫少傲,南宫少傲面色冷硬,眸寒如刀。程逍腿一软,差点跪下,南宫少傲目中闪过一丝不屑。他并不在意程洛云是否与方少卿圆过房一事,他日夜兼程赶来,只为一句话:“想南宫世家不踏平百花洲,找到程翩,要么把她嫁出去,要么囚禁,绝对不能再让她伤害南宫子弟!”

程逍没有选择,他几乎是感激涕零道:“多谢大公子不追究洛云一事。”

南宫少傲冷冷道:“不必!南宫世家自会找到主谋萧笑。”

南宫平看不透儿子,他迟疑道:“傲儿,这样做,你怎么向至尊交待?”

南宫少傲看向父亲,淡淡道:“父亲放心,我会一力承担的。”他转向程逍道:“如果百花洲有萧笑的消息,请尽快通知南宫世家,任何人包庇他,都会受到南宫世家最严厉的打击!”说完这话,他头也不回地出了百花洲。

儿子出了百花洲,南宫平只好跟出来,他愤然道;“你打算就这么放过百花洲么?”

南宫少傲看向父亲,反问道:“又能如何?”

南宫平道:“依你爷爷的性格,必然会击破百花洲,将程逍捉回去!”

南宫少傲没有开口,是呀,依南宫至尊的性格,一定会灭了百花洲的。只是踏平百花洲又能如何?冤家宜解不宜结,何必伤及无辜呢。他冷冷地对百花洲门口的守卫道:“告知你们家主人,去南宫世家负荆请罪吧。”

不用南宫少傲说,程逍也知道南宫少傲做出的决定意味着放过了百花洲老少百余人,他浑身已经汗湿,心有余悸道:“准备厚礼,去南宫世家!”

程夫人担忧道:“南宫至尊会不会……?”

程逍叹口气道:“我们怎么生了这么一个孽障女儿!”

程夫人一想起方少卿就咬牙,她恨声道:“我不会认方少卿为女婿的!绝对不让他踏进百花洲一步!如果不是他,我们用得着如此低三下四吗?”

无极剑庄。

听人报南宫平和南宫少傲前来,方无极立即吩咐手下人道:“把那两个孽障捆上来!“

看到方少卿和程洛云被缚堂前,南宫少傲微微冷笑,“方庄主,知道新娘被换为什么不提前通知在下?你应该有时间追上我的。“

方无极苦笑道:“心存侥幸而已。程夫人说她在新娘上轿前已验过,上轿的是她的女儿,差错出在路上。”

南宫少傲冷冷道:“你相信她的话?”

方无极用力吸一口气,努力镇定道:“你打算如何处置犬子?或者说如何处置无剑剑庄?”

南宫少傲淡淡道;“你比程逍镇定多了。”他看向跪在地上的方少卿和程洛云,冷冷道:“帮程逍将程翩找回来,阻止她继续向南宫世家报复!”

方无极惊疑地看向南宫少傲,南宫少傲淡淡道:“无论如何,柯柔是我的妻子,我该称你一声舅父大人,用不着见到我胆战心惊的!只是,为了儿子把柔弱的外甥女送到南宫世家,恐怕无极剑庄会为世人所不齿的。”

方无剑恨不得以头撞地,他羞愧道:“多谢大公子。既然大公子知道柔儿无辜,希望大公子能善待她。”

南宫少傲冷笑道:“南宫世家的家事就不劳你挂心了!”说完,他转身就走,边走边道:“如果见到萧笑,请立即通知南宫世家,如有包庇者,格杀勿论!”

方无极的心沉入无底深渊;柯柔不知道如何了?把柔弱的她送到南宫少傲这样的人身边,他今后有何颜面见世人,见自己的妹妹?

出了无极剑庄,南宫少傲道;“爹,我有些事要办,您先回去吧。我已经吩咐各分堂捉拿萧笑。”

看着儿子走远,南宫平叹口气,他无法左右儿子,南宫世家除了至尊,就是南宫少傲说话最有份量了。他也无资格管教儿子,自己无法承担重任,至尊隔代传位,过早地把重担压在了儿子身上。

第22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