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3章

    四川青城,是武林中一大门派,它位于风景秀丽的峨嵋山北麓,与峨嵋相视而立。

谷青平身为青城派长辈师叔,颇具威望,他是掌门方青木的小师弟,众弟子皆震慑于他的严厉死板。

他通常不会无故为难弟子,萧笑是个例外,他刻意刁难萧笑在青城人尽皆知。

谷青平三十多岁,青色道袍,丰朗俊逸的他脸部线条冷硬如刀削石刻。

萧笑自从搞了一次恶作剧犯怒南宫世家后,便逃之夭夭,临走,他还拐跑了南宫世家十九小姐——南宫灵慧。南宫威质责青城,方青木下令严惩萧笑,萧笑在逃,若要执行帮规也是先捉拿回去。

谷青平奉命率十几名弟子追捕萧笑,每一次有点线索,萧笑总是闻风而逃。

洛阳城东八十里,平安小镇。

谷青平率弟子在一家茶楼歇息。一名弟子道:“萧笑好狡猾,每次都只差一点点。”

谷青平冷淳道:“他逃到天边我也会找他回来。”

谷青平的话音刚落,便有人叹了一口气,是一个看上去温婉柔弱的女孩子。知道引起了这一伙人的注意,她又叹了口气,低声自语道:“无情不似多情苦,道是无情却有情。自古多情空遗恨,相思最是愁煞人!”

众弟子好奇地看过去,好一个不知羞耻的女孩子!大庭广众、众目睽睽,居然伤情怀春来了。谷青平皱眉,他看过去,那女孩子一双清灵的眸子正如嘲似讽地看向自己,谷青平一惊,这双灵眸这种神情三年前他见过。谷青平眼底掠过一丝痛苦、惊惧,他低下头,装做喝呛口茶咳了两声,再抬头时依旧正气凛然的样子。

女孩子冷笑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为名所累、为情所苦,表面上道貌岸然,骨子里却是又风流又怯懦,唉!伪君子嘛,本来表面上就是装做正人君子的样子。

女孩子的目光凝注谷青平,虽是自言自语,却是话中有话。青城弟子讶异地看向师父,谷青平道:“快喝茶吧。一会儿还要赶路呢。“

众弟子看看那女孩子又看看师父,一脸不解。谷青平脸色一沉,喝道:“非礼勿听,不要听那些胡言乱语!“

女孩子冷哼道:“这位道爷,小女子可没招惹你,讲话请三思!”

谷青平冷冷道:“在下可没提到姑娘名讳是不是?姑娘不要存心挑衅!”

女孩子不怒反笑:“出家人的伶牙俐齿比俗人有过之而无不及,三年前,明姑娘向你告别时,你的巧言软语千般苦衷万种无奈可是让她伤心欲绝。”

谷青平强慑心神,他厉声道:“姑娘,讲话可要三思,贫道可曾得罪过你?姑娘何必刁难贫道?”

女孩子笑道:“你何止得罪过我,三年前你一剑差点刺穿我。”她轻叹道:“也难怪,如此难堪的事被人发现,当然要杀人灭口以绝后患。”

众弟子怒道:“臭丫头,你胡说什么!我师父光明垒落,是公认的正人君子,你不要血口喷人!”

女孩子笑眯眯道:“哦?正人君子呀!正人君子会……”,她的话尚未出口,谷青平的剑已至,这一剑凌厉肃杀,狠辣阴绝,剑刺女孩子要害,且一剑多变,封死了女孩子所有的退路。这是必杀的一剑!

女孩子没有退,她了口气道:“正人君子不会无故杀人的。”

人影一闪,一个人已将女孩子带开,他的一只手正握住谷青平的剑尖。

谷青平心内大惊,以他的功力,能够握住他的剑,此人来历必不凡。他定睛一看:一个白衣人,面色淡漠,目沉如渊,他沉声道:“南宫大公子,这位姑娘与贫道有一点私怨要了结。”他可不希望南宫少傲插手。

南宫少傲冷冷道:“她是柯柔!”

柯柔是南宫少傲的妻子!江湖已人尽皆知。

谷青平的脸色一变再变,他森然看向柯柔冷冷道:“南宫少夫人,这件事你最好三思,免得毁了南宫世家的清名!”

南宫少傲语寒如刀:“南宫世家的人不接受威胁!”

南宫少傲不同于铁绝,他的冷酷森寒或许比不上铁绝,他也没有死亡气息,他甚至没有震心动魄的霸道气势。但是,南宫少傲永远冷静,冷静得如深渊寒潭,深沉不见底、冷寒无止境。对于南宫世家长辈,他顺从孝敬,而对于外人来说,他是无喜无悲绝情绝欲的,一个永远能够冷静处世的人,绝对是极度危险的,是不容冒犯的。世人皆知,对于南宫少傲,远离为妙。

柯柔被南宫少傲揽在身前,她抬头去看南宫少傲,南宫少傲正用一双清寒如星的眸子望着谷青平。谷青平自知刚才言行过分,但是,他深知他必须阻止柯柔,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他用缓和的语气道:“南宫大公子,贫道无意为难尊夫人,也希望尊夫人不要为难贫道,至于萧笑,青城会还南宫世家一个公道的。”

柯柔立即接上谷青平的话,笑道:“还南宫世家一个公道?那么,三年前的事呢?三年前……”,谷青平打断她,正色道:“三年前的事已了,少夫人何必苦究呢?”

柯柔拽拽南宫少傲的衣袖,问道:“这一阵子,段长风可欢笑过?明慧可欢笑过?”

南宫少傲是什么人,柯柔决不会突兀的问这句话,除非谷青平三年前犯下的过失与这二人有关。南宫少傲并没现出异色,他平静地回答妻子道:“他们已经回长虹剑庄了。”他不再多说,因为多讲一个字也会让青城弟子多一份猜疑。段长风最终是弃妻儿与楚湘竹重叙旧情还是会两女共事一夫,或者南宫明慧会选择退出,江湖中早已议论纷纷,引来诸多关注。

谷青平阴狠地看向柯柔道:“少夫人,执意为难贫道了?”

柯柔将头靠在南宫少傲胸前,她重重叹了口气道:“唉,我一向不与人为难,只为难自己,没办法,谁让我太善良了。”

谷青平强抑怒火道:“我们可以找个地方谈。”

柯柔看看南宫少傲,南宫少傲淡淡道:“谷道长,在下有要事要办,恕不奉陪!”他揽住妻子向楼下走。柯柔居然乖乖跟他走,一双眸子精灵古怪,动如灵狐。

柯柔会告诉丈夫南宫少傲吗?一想到南宫少傲冷寒无底的眸子,谷青平眸中也结了冰。

第23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