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0章

    紫竹林外,南宫少傲和谷青平,遇到了同来救人的段长风和南宫少游、慕容逸。

一见南宫少傲,南宫少游立即躲到了段长风身后。

南宫少傲脸色一沉:“少游,你应该在家受罚的!”

段长风笑道:“萧笑是他的挚交好友,灵慧是他的妹妹,他焉能不来?是我帮他逃出来的,回去后,我向爷爷请罪!”

南宫少傲看向慕容逸,慕容逸一向不太喜欢这种处处训人的大哥,他在家受制于大哥,出来可不想再受制于南宫少傲。尽管南宫少傲在情分上也算是大哥,尽管南宫少傲对自己与少游无异,他还是不愿领受这份情。尤其是,南宫少傲以冷酷沉静而著称,因此,慕容逸扬眉笑道:“朋友有难,万死不辞,这条江湖规矩应该没有错吧?”

南宫少傲并不想过分管教慕容逸,毕竟,他是慕容世家而不是南宫世家的人,如果不是因为这位五公子每次闯祸大多与九弟有关,他也未必会付出那么多的关心。看向段长风,他淡淡道:“你不是回长虹剑庄了?”

段长风有些歉然道:“柯柔嫁到南宫世家,我多多少少也有一份责任,我本应该阻止的,萧笑遇难,我有责任来救,毕竟,他是逃难到此被困的。更何况,还有灵慧和他在一起。”

柯柔?一听到这个名字,南宫少傲心神一震,他冷冷道:“柯柔是不会嫁到南宫世家的。”

段长风仿佛感应到了什么,动容道:“你找到她了么?她怎么样?和她的赵大哥团聚了吗?”

一旁的谷青平插口道:“南家大公子差点在他妻子身上刺十几个洞。”

段长风、南宫少游、慕容逸震惊地看向南宫少傲,南宫少傲面无表情地冷冷道:“身为南宫世家长孙媳当众逃婚,受此处罚并不为过。”

段长风不由叹口气,“那位赵大哥在你之前,更何况,你答应放她走的。”

南宫少傲无语。

段长风转向谷青平道:“谷道长,你怎么会来这儿?”

谷青平面色一变,很快便镇静下来道:“捉拿逆徒萧笑。”

当着大哥的面,南宫少游没敢造次,只是白了谷青平一眼。慕容逸却无所顾忌道:“谷青平,萧笑到底怎么得罪你了,你就不能善待他一次么?”

谷青平冷冷看向慕容逸:“这是青城的家事,就不劳慕容公子费心了。”

慕容逸微微一笑道:“萧笑是在下的朋友,与在下的朋友为难,就是与在下为难,在下当然要问个明白。”

谷青平沉声道:“萧笑素来不守门规,四处惹事生非,这次居然偷换新娘,犯怒南宫世家,这样的弟子当然应该严加管教!”

慕容逸笑道:“你平时对萧笑一向是严加管教,如果没有你平时的严加管教,说不定萧笑还不会惹这么大祸呢。”

谷青平面色阴沉,一旁的段长风劝道:“小孩子不懂事,谷道长不必和他计较。不过,此次惹事,萧笑也是出于好意,事情发展到如此地步,也非他本意。”

谷青平冷笑道:“这就是南宫世家女婿说的话么?如果南宫世家不追究,青城自然会考虑从轻发落萧笑。”

段长风面色有些不自然,他勉强笑道:“在下只是就事论事而已,南宫世家会怎么做你应该问南宫大公子才是。”

谷青平冷哼道:“那就请段公子谨言慎行。”

段长风面色变了变,强压住火气。

南宫少傲突地插口道:“谷青平,你最好别招惹段长风。”

谷青平猛地一震,面色立即惨白无色,目光也黯了下来。南宫少傲的意思,也只有他明白。

眼见谷青平态度骤变,段长风剑眉微拢,目光在两人身上一扫,似乎猜到了什么,却又似乎有些疑惑。他不是那种探究别人秘密的人,更何况,现在也不全时宜。转向对南宫少傲道:“灵慧还在紫竹林。”

南宫少傲道:“叶紫萝与你是旧识,你是先礼后兵,还是硬闯?”

段长风既是灵慧的姐夫,也是叶紫萝的朋友,他当然不希望双方刀剑相向。只是,如果他出面与叶紫萝交涉,叶紫萝肯放人还好,若不肯放人,,只怕南宫少傲会怪罪于他;强行闯入朋友家中,于他又太不近情面。除了南宫至尊,南宫少傲在南宫世家拥有着绝对的地位,而自己,不过是南宫世家的女婿,这个时候,他只能服从于南宫少傲。观察着南宫少傲的神色,他淡淡道:“你做决定吧。”

南宫少傲已经看透了段长风的心思,他不是罗嗦的人,扬声道:“南宫世家南宫少傲并长虹剑庄段长风、青城谷青平拜见!”边说边步入紫竹林,他不想欠段长风的人情,如果有危险,他宁可先承担。

漫天翠叶纷飞,十几柄剑交织成网罩向南宫少傲。

段长风已抢前一步与南宫少傲并肩作战。

南宫少傲是高手。

段长风的剑术名列年青剑客第一。

两道剑虹同时轮现,一道沉稳、凌厉,一道沉稳、平和。

南宫少傲的剑肃杀;段长风的剑飘逸。

南宫少傲的剑凌厉却收发自如,段长风的剑灵动而攻守可易。

几十名少女腕上鲜血淋漓,手中剑已被击飞,她们疾退入林中。

南宫少傲击出了九剑,出剑前挡住了十七剑的攻击。

段长风击出了五剑,出剑前挡住了二十一剑的攻击。

“他们谁的剑术好?”慕容逸问道。

南宫少游道:“五年前代表南宫世家青年出战的是我,我不是最好的;代表慕容世家出战的是你,你也不是最好的,真正的排名如何,天下有谁知道?只是,如果大哥与姐夫比剑,一定会令天下人注目。”

南宫少游说得没有错,江湖上从来没有真正的天下第一。也从不会有什么人可以永远天下第一。

“好剑!”一个清脆如茑的声音传来。随声而至的,是一位紫衣女子,二十三、四岁的年纪,她的美丽,是那种让人几欲窒息的美丽。

第30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