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9章

    萧笑说步法,南宫灵慧依言而行,二人相互照应,双剑合璧,联手向外闯,对于偷袭的少男少女他们不必赶尽杀绝。只要这些人阻不住他们,他们若要再赶到外围击杀的机率不是很大,他们尚年青,又两天来水米未进,体力消耗很多。外围的少男少女就不同了,他们要防止柯柔入阵救人,阻不了他们还可以留守原地,在出阵时,仍是致命的杀手。所以,柯柔出手无情。

萧笑和南宫灵慧自内向外冲入第七阵。

连环阵中,三人险象环生,惊天动地的巨响使得南宫少傲和段长风各自向后跃去,他们异口同声道:“萧笑!灵慧!”

两条人影飞射向石阵,数十人拦截过来,无人能挡住这两人的联剑,血花飞洒,二人顿也未顿已冲至石阵前。

石阵中,柯柔已闯入第十阵,第十阵死门处有两人分守,剑分两式,柯柔分击二人。两人负伤后退,柯柔左侧一方巨石压来,她向右一滑,腰门一痛,一名少女贴地出剑,柯柔反手一刺,那名少女“印堂”中剑,柯柔不及拔剑,已有两名少又自前冲来,她双**替左闪右滑,避剑,向后一跳拔剑,脑后有风声,一剑一石齐袭,左右贴石而来的尚有四人。她已无处可闪,直冲如茑左右巨石撞击,也碾碎了左右袭击的四人。柯柔凌空出剑,击向前方敌人,剑花飞洒如雨,不等血花飞散开来,柯柔反身又刺向后方的敌人。

柯柔的剑刺入了敌人的咽喉,而一方巨石挟着一段竹杆扫中了肩头,她还未避开劈来的竹杆,又有人偷袭。柯柔咬牙一撞,自两石狭隙中冲向第十一阵的生门——十二阵的死门,而偷袭的那名少年却踏入死门被花丛穿胸而发出瘆人的惨号。

柯柔腰间、肩头,鲜血汩汩,刚入十二阵,剑风飒然,那一剑凌厉肃杀,沉稳雄厚,柯柔一惊,剑光暴长,这一剑精妙绝伦!柯柔内力差、体力差,她的剑轻灵多变,这一剑,绵软灵巧,蕴含了世间万物万象的攻守之势,似有千成个变式,虚中有实,实中有虚,虚实不定,随机可变。

攻来的剑,所有的攻势尽没入柯柔这一剑中,对方大吃一惊,立即撤剑,柯柔已看清来人而收剑,若非她收剑,对方剑气尽没,已无力撤剑。对立回剑欲刺,“萧笑!是大嫂!”南宫灵慧大喊道。

萧笑强行将剑收住。

柯柔看看两人不由叹道:“还是你们功夫好,毫发无伤。”其实,因为要狙杀敌人,她耗力要比这两人多许多,更何况,摧毁烟霞宫的机关,她已用两成功力,她一个远不如这两人相互照应自如。

萧笑伸手扶住柯柔关切道:“你怎么一人闯阵,很危险的!”

柯柔笑了笑,“走吧。”

三人联手向外,按方位而行,并没有再消耗太多精力,外围敌人,柯柔大多已击杀。

阵外,南宫少傲和段长风已经杀伤百余人。谷青平、南宫少游和慕容逸也已经杀伤了不少人。

“撤!”叶紫萝咬牙道,她与程翩早已负伤,紫竹林十三名高手也已被南宫少游和慕容逸击杀。再战下去,紫竹林会被灭门,而此时,南宫世家开封分舵的人一定已经有人动身赶赴这里助战,叶紫萝只有下令撤退。

紫竹林弟子伤亡惨重,他们遇到了高手中的高手,他们败得并不冤,残余弟子迅速向林深处奔去。

没有人追击,所有人迅速奔向石阵。

柯柔第一个跳了出来,她一见眼前景象立即怔住:草地上遍地尸体,血流成河,涓涓流入河中,河水也被染成红色。她有点想吐!

南宫少傲沉声道:“你受伤了?”

柯柔直到此时才发觉,全身虚软无力,她一软几乎瘫倒。南宫少傲伸手去扶她,她一惊立即闪身逃开,深吸一口气,痛自伤口传来,她勉强笑笑:“没我的事了,我先告辞!”

柯柔向林外奔去,很显然,她的身体已有些不支,她的轻功虽然依旧灵敏快捷,却大不如前,她受的伤看来并不轻。

“大哥,”南宫灵慧急道:“你为什么不拦住大嫂?”

南宫少傲刚欲追过去,慕容逸冷笑道:“你不会是想趁人之危杀了她吧?”说着话,他已提气飞跃。

南宫少傲没有动,他的脸冷硬,如刀削石刻,他的目光冷沉,如万丈寒潭,他的心呢?

为了救萧笑和自己,柯柔负伤而去,大哥却冷漠地没有追过去。南宫灵慧不满道:“大哥,大嫂她……”

“灵慧,不必多讲了。”南宫少游打断妹妹道:“大哥几次欲置柯柔于死地。”

怔住的不仅仅有南宫灵慧,还有萧笑。

“没有人愿意自己被看透。”迎向萧笑询问的目光,南宫少傲淡淡道:“她知道了太多不该知道的秘密。”

“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萧笑直望向南宫少傲眼眸深处,他淡淡道:“你一向太冷静、太克制自己了,我不信你会杀人灭口。”

南宫少傲冷冷道:“你不相信,那是因为你并不真正懂我的心。”

“柯柔看穿了你吗?”萧笑像是发现了什么,他淡淡道:“你失去了冷静自制,为什么?你应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了。”

南宫少傲冷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承认,但我拒绝接受。”他转身就走。

“师兄。”萧笑身形一动上前拦住他,问道:“你拒绝接受?什么意思?”

南宫少傲冷冷道:“没有什么意思,你别忘记,十二年前我是如何放弃程翩的,而放弃程翩所造成的后果,对南宫世家、对我,都是一个惨痛的教训。十二年中,我所有的情感被消磨殆尽,为了南宫世家,十二年后的今天我完全可以压抑自己,我不敢也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萧笑不由笑了笑:“我不信你压抑得住。”

南宫少傲瞳孔渐缩,他看向衣衫被挂得七零八落的萧笑,目光已经有了训教的意味,萧笑立即道:“拜托,别悉落我好不好?五天来,山下小溪涓涓小河淙淙,而我却滴水未进,如今还口渴难耐呢。”

南宫少傲沉声道:“口渴难耐还这么多废话!省点口水吧。”目光中却流露出难得的关切。

萧笑辩解道:“这哪里是废话。你总是自以为是,和你讲道理真是越来越讲不通了。”

南宫少傲叹了口气。

第39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