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井

兰语芳菲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胭脂井

    小桃是在桃花盛开的季节嫁过来的。

  粉红色的桃花漫山遍野开的都是。

  周三家院子里那两株桃树不甘示弱也开满了粉粉的花儿。往院子里一站,小桃那白里透红的脸颊在桃花的映衬下越发显得妩媚娇俏,惹得村里的后生仔们都嚷着周三不知道前世里修了什么福竟娶上了小桃这么个俊俏的媳妇。

  过门半个月了,周三还舍不得离开小桃去城里做活,天天粘着小桃,似乎怎么也看不够那张小俏脸。

  周三的娘发话了:“三儿啊,一年之计在于春,眼看着三月都快过完了,还不该打算打算吗?家里横竖有我跟小桃呢,咱小桃虽过门不久,我看着也不是那不知事理的人,你要出门做活,咱小桃也不会拦阻,小桃,娘没说错吧?”

  小桃不由羞红了脸,晚上在枕边委委屈屈地抹着眼泪:“你要出门去,谁敢说个不字,倒是你要开口啊,这倒好,全怪上我了。”

  周三少不得陪着笑脸哄劝:“小桃,别瞎想,咱娘是在骂我不长心呢,你又想哪去了?我不在家,咱家里外都得劳你照应,可别和她赌气,咱娘好歹就我一个儿子,咱们可不能让旁人说闲话。”

  周三走后,小桃象往常那样喂猪养鸡,洗衣煮饭,里里外外收拾着家务,闲下来就拎只小凳子坐到桃树下绣鞋垫,有时候也去村头逛逛,村头有家小商店,经常围满了打牌的村人,小桃偶尔也凑上去看看。这天婆婆不知怎么听说了,当天的饭桌上就有了一番不怎么好听的话,小桃觉得满腹委屈可又不敢顶嘴,伺候着婆婆睡下了,一个人怔怔地发着呆。

  小桃娘家离这儿虽然没多远,但是已经没什么亲人了。一生下来就没了爹,十五岁那年娘也去世了,后来曾在城里做过保姆的李秀秀介绍小桃去了城里给人家做保姆,再后来就认识了给装修队打短工的周三。周三生得人高马大,人也憨厚,小桃挺中意的,李秀秀看过后也说是个不错的后生仔,禁不住周三天天磨天天缠,小桃就嫁了过来,周三家里除了一大片桃林其它也没什么农活,小桃天天拾掇着家务伺候着婆婆,觉得挺自在的,可就是觉得婆婆不怎么好相处,早就听李秀秀说婆媳之间难得相处,小桃还不以为然,她想只要两个人互相谦让些,哪有结不开的疙瘩。哪知道婆婆冤枉起人来比什么都可怕,上次要不是催着赶着周三走,只怕婆婆那张脸都得板半年,去村头看看别人打个牌,能有什么?还这样唠叨人。

  小桃想想还是在城里做保姆好,主人家两口子对人挺好的,也不拿小桃当外人,什么吃的用的全都一样,本来每天除了洗衣服煮饭也没什么活,可主人两口子还天天嘱咐别累着了,要小桃有时间看看电视,逛逛街,别老闷在家里,女主人还说过两个月就给小桃涨工资,小桃走时人家还挺舍不得的,给了不少东西,一再叮嘱要去城里一定得去家里坐坐。这样想着,小桃觉得还是回去做保姆好,可是又怕周三知道了不高兴,他说就是不想看着小桃天天伺候别人,才紧着赶着娶她回来。小桃叹口气,闷闷地躺下,却大睁着双眼一点困劲都没有。

  自从小桃进了家门,婆婆除了去鸡棚收鸡蛋,其它什么也不用做,家里养了三十多只鸡,每天都要收不少鸡蛋,可饭桌上却从没见过鸡蛋的影子,小桃没什么特别爱吃的东西,偏偏就喜欢吃鸡蛋羹,文火炖的嫩嫩的,放点麻油,撒上些葱花,甭提有多香!可婆婆不说让吃小桃也不好意思自作主张。

  这天,周三的大姐回娘家来了,婆婆自然乐呵呵的亲自上灶,忙前忙后,该煎的煎,该炸的炸,还炖了一海碗鸡蛋羹,小桃给婆婆打着下手,心想如果娘还活着自己回去了还不也这样热乎乎地招待,这样想着眼泪就忍不住往下掉。

  没多久就收拾了一大桌好吃的,小桃刚把最后一碗饭端上桌,婆婆就冷着脸说:“小桃,去看看猪食好了没有?添些煤渣,等熟了先给猪娃子喂上。”平时都是往灶里封一大灶煤渣,等饭吃完就差不多了,小桃一声不吭转身就走,只听周三的大姐在后面埋怨说:“娘,你怎么这样,等吃完饭那猪食就好了,干吗非得让小桃守着?”婆婆不高兴地说:“快吃你的,哪儿那么多话。”

  周三的大姐第二天就回家去了,婆婆装了一大罐鸡蛋要她带回去,她嚷着太重硬是不带,婆婆就让小桃送她到车站,小桃拎着沉甸甸的罐子,默默地跟在后面。走出村头没多远,周三的大姐就接过罐子说:“小桃,让我拿吧。我不这样说,咱娘哪肯让你陪我走一段?”小桃笑笑没说什么,大姐就安慰她说:“咱娘是那种脾气,你别和她计较,好歹我们也常劝着她。在家里你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别把她的话当圣旨,。三儿又不在家,你可得好好待自己,瞧你这脸,才多久没见,就这样子黄黄的了,刚来那会儿,谁不说嫩得能拧出水来。”小桃不由红了眼圈:“大姐,你放心,我不会和咱娘计较的,周三也说娘的脾气是不好,咱们由着她就是了,难道事事和她对着来?大姐你有空了多来几趟,咱娘也高兴,我也有个说话的人。”

  一转眼,夏天就到了,眼看着树上那些桃一天一个样快下得树了,周三却捎信说装修生意正好,天天忙的饭都顾不上吃,家里那些桃就靠小桃想办法了,实在不行就请两个姐姐回家来帮忙。

  小桃只好自己一大早起床摘桃然后一篮篮装上板车,再伺候完鸡呀猪呀,才推上板车赶二十里地去县城卖,小桃不短人秤,人也温和,见人三分笑,称完秤,付了钱,小桃还会给人家多拿两个,买桃的人都爱到她车上买,所以小桃每次卖的都很快,和她隔摊的邻居王大兰看小桃卖的比她快,就红了眼睛,回家后不服气地说给自家男人听:“也不知道小桃那小妖精使了什么媚术,若得那些男人们尽往她那儿跑,哼,一车桃大半天全都卖光了,咱家的桃比她的还大还红呢,就是卖不动,真是撞了邪了!”三番五次地唠叨,王大兰的男人听烦了就不耐烦地说:“你看看人家小桃对人那个热乎劲,哪像你,冷冰冰的!还生怕吃了亏,一点便宜都甭想别人占,咱自家的桃,多给别人一个俩的有什么?人家小桃就是比你会来事儿。”王大兰在男人面前唠叨来唠叨去原想着是能得到些安慰,哪知道反过头来却被熊了一顿,心里就有些气不平:死鬼!也不知道被那小妖精哪里迷上了,竟帮着她来骂我!下次再看到小桃时就撇开脸,八辈子的仇人似的,理都懒得理。

  小桃有天卖完了桃,看看天还早就在县城转了转,想看看有什么新衣服卖。刚好碰上了李秀秀她哥李生来县里办事,想顺带帮媳妇带件衣服,却挑过来挑过去买不到合适的,遇见了小桃就央着帮个忙,小桃就帮他挑了件浅绿色长袖衬衫和一条米黄色长裤,小桃还帮着试了试两人都觉得挺满意的,李生就付了钱,两人结伴回家。小桃差不多有四五年没有回过村了,见了李生自然当个亲人般的问长问短,路过自家的村子就邀请他去家里喝口水,李生看天色不早了,就说不去了,小桃就说:“那就摘些桃带回去吧,顺带帮我带些给秀秀,自打嫁了人,咱就没见过面。”小桃回家里拿了只竹篮,到后山给李生摘了满满一篮桃,临走还叮嘱他别忘了告诉秀秀有时间过来坐坐,看见李生走的看不见人影了,才慢慢往家去。

  这天晌午时分下起了毛毛雨,小桃怕雨下大了不好赶路,就把剩下的桃便宜卖给了一个卖菜的,紧着往回赶。

  雨一会儿就下大了,泥泞的路非常难走,回到家已下午了,婆婆不在家,猪在圈里饿得怪叫,小桃赶紧放下板车,去灶房弄猪食。

  忙乎了一阵,觉得饿了,就给自己下了碗面条,正准备吃,婆婆回来了,脸色很不好看,小桃便把碗递过去:“娘,您吃了没?要不先吃碗面,我赶紧来做。”婆婆阴着脸哼都没哼一声自个回屋里去了,小桃愣愣地纳闷了:这是怎么了?虽然婆婆一直对她不冷不热的,但也不至于不理不睬呀。

  小桃看看面坨了,也没什么胃口了,就洗把脸,回房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拿只鞋垫出来绣。婆婆冷不防走出来一把夺过鞋垫往地上一摔:“别在这里装模作样了!”小桃愣住了。“呵,打量我岁数大了,看不到是不是?”婆婆尖着嗓子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的那些不要脸的事!”“娘、、、、、、”“别叫我娘!我不是你娘,我养不出你这种下流货色!”小桃眼泪都流出来了:“我到底干什么了?”“干什么了还要我说?自己想想去!我家三儿简直是瞎了眼竟娶了你这么个狐狸精!”婆婆咬牙切齿地骂完,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任小桃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到底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惹婆婆生这么大的气。伏在床头委屈地哭了半天,想想自己什么家务活都奔在头里,辛辛苦苦里里外外一个人操持,虽说打小在家什么活计都干,可好歹还有个亲娘心疼,越想越觉得委屈,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哭到后来就不知不觉睡着了。

  也是合该有事。

  李秀秀她哥李生自打那天拿了小桃送的一篮桃子,就觉得欠着小桃些什么似的,这天又去县城办事,路过小桃住的村子,就想着去看看她,顺带把秀秀送她的一条裙子拿给她。

  打听到地方后,李生知道小桃有个婆婆,就去村头商店里买了二斤白糖,这才来到小桃家。叫了半天没人应,见院门在开着,李生就自己进了院子,见正房门也在开着,他估计主人出去不远,就自作主张在堂屋里坐下等。

  小桃迷迷糊糊睡醒了,头疼欲裂,忍不住呻吟了几声,李生听到房里有人,就大声咳了一下,小桃听得有人就翻身起来,刚迈出步子就软绵绵地倒了下去,嘴里不由自主叫出了声,李生听见不对劲,赶忙进房来了。看小桃倒在地上,脸烧的通红,一摸额头,也是烫的吓人,赶紧背起来就往外走,还没出院门,婆婆回来了,见一陌生男人背着小桃不问青红皂白就骂上了:“好啊,野男人竟敢到家里来了!”边骂边操根棍子挥了过来,李生见状一边闪一边大声叫:“婆婆,你听我说,我是小桃她娘家人,今天来看看她,谁知道她病倒在地上……”“哄小娃呢,她哪还有娘家人,今天不说清楚就别想出这个门!”一会儿不少邻居也听见动静赶了过来,一时间院子里围的满满的,看李生和小桃婆婆争执,王大兰悄悄在人群里说:“就是他,前几天就是他,陪小桃买衣服,还去后山呆了半天,今天竟敢跑上门来了!”“真格的呀?你咋知道呢?”不少长嘴妇赶紧苍蝇般盯了上去,一时间七嘴八舌议论纷纷,婆婆一把扯过李生放在桌上的包,狠狠地掼过去:“别想蒙我,打量我儿子不在家,就想欺负我老太婆啊……”谁知秀秀托哥哥送小桃的一条连衣裙被摔了出来,王大兰眼尖奔上前一把抓起来:“这下可逮着了证据了!不是野汉子还买什么衣服?”几个长舌妇也赶紧围拢上来七嘴八舌指指点点,小桃婆婆索性一屁股坐到地上,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大声‘控诉’。

  小桃已经被放在堂屋的椅子里,看样子一丝力气都没有了,她泪流满面地说:“李生,你走吧,不要和她争,她不会跟你讲道理的。”但她那软绵绵的声音在嘈杂的人群里显得苍白无力。

  第二天,太阳出来了。小桃睁开眼睛,勉强扎挣起来,硬撑着把床头一杯不知放了多少天的水喝了下去,四肢无力地歪在床头,回忆着头天发生的事,不由暗暗流泪:也不知道周三什么时候回来,他回来了也会相信婆婆的话吗?

  周三的两个姐姐都来了,大姐还好,责怪自己的娘听见别人瞎说就当真,看小桃病的不轻,一边安慰小桃,一边叫人赶紧去卫生所请了医生来。周三的二姐可就没那么好人了,在堂屋里尖声尖气地叫:“怎么做出那种事来!看她以后还有什么脸面活着!咱三儿回来了不剥了她的皮才怪!”

  下午周三也回来了,脸色不怎么好看,小桃一看见他,不待开口,眼泪就委屈的直往下淌,可周三什么也没说,只吩咐她好生养病,就出去了,娘儿四个在堂屋里嘀嘀咕咕,只听见大姐在劝他们不要听风就是雨,“小桃不会是那样的人吧。”周三说,婆婆却唧唧咕咕说什么王大兰早抓住过。

  周三回来以后把没卖完的桃子全便宜的卖给了一个水果贩子,每天在家伺候小桃汤汤水水的。婆婆隔三差五地指桑骂槐:“是只母鸡还知道每天下个蛋,这倒好,咱家尽摊上公鸡仔。”小桃的眼泪就不住地往下流,周三起先还细心安慰她,到后来见她有事没事就掉眼泪,也懒得理她了。

  有天伺候小桃吃完药后,周三还是迟迟疑疑地开了口:“小桃,你和那姓李的当真没什么事吧?”小桃瞪圆了眼睛死死地瞪着周三,什么话也不说,把刚喝过的药碗啪一声摔到地上,慌的周三赶紧赔不是。

  小桃的病养了一个多月,三个多月的身子也不知不觉流了,婆婆就恨恨地骂:“不检点的东西!真是造孽!”小桃充耳不闻,婆婆的话在她耳朵里已经激不起丝毫波澜了。

  能下地以后,小桃还是懒懒的,什么家务都不伸手,常常愣愣地一坐半天,见人也懒得搭理,周三问她话,她也不怎么理,周三就说:“小桃别是傻了吧?”她抬头看他一眼,还是不理不睬。

  周三的大姐隔些日子就会来看看小桃,见她整日无精打采的样子就劝她出门逛逛去,小桃就冷冷地笑:“出门干啥,让他们说嘴我又去约会野汉子!”

  三月,又是桃花盛开的时节。小桃突然有了精神,她常常漫山遍野地跑着,看那开得粉红可爱的桃花,一个人咯咯咯地笑着。

  这天午饭后,周三去菜地里锄草,小桃跟着去在地埂上蹲了一会儿,就独自走了,走时很古怪地冲周三笑了笑。

  下午打水浇菜时,才发现小桃不知什么时候已投了院里那口井。

  周三傻愣愣地呆站在院里,满树的桃花纷纷飘落,恍惚中小桃似乎从井口缓缓地升起来冲他甜甜笑着……

(完)

胭脂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