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粉

清贫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漏粉

    漏粉是秋后的事儿。

  那时,地里的庄稼收割完了,劳力们没啥活干,都被派去搞农田水利建设了,生产队里就开始漏粉了。成保、龙保是队里的漏粉师傅,一到这时就该他俩出风头了。漏粉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加工粉条。我们队漏粉一般是在队部。队部是个大四合院,共四十间房,门口朝西,北面和西面两排是饲养室。东边十间,八间是存放农具的仓库,靠南面两间是饲养员的住房;南面十间是存放粮食的仓库。漏粉时,在院子里盘个大火炉,安一台粉碎机,然后再准备几口大缸就可以开始了。粉碎机接上电后,把洗净的红薯放进料斗,随着机器的歌声,整块的红薯一块块像一群争食的羊一样,欢快地往粉碎机的肚子里跑,出来后就被变成了带汁的红薯渣。将红薯渣接进盆里,便完成了第一道工序。打完红薯渣后就该出粉面了。出粉面是将红薯渣中的汁液挤出来盛到缸里,凉干后就成了我们平时食用的粉面。

  以上两道工序跟我关系不大,我真正关心的是最后一道工序——漏粉。漏粉一般是在晚上。在盘好的炉子上支上大号铁锅,炉膛里添上劈柴烧火,把锅里的水烧开。另一边把缸里的块粉砸碎,加上水搅匀成糨糊状,再用瓢盛了倒入架在开水锅上面的漏筛里,用力一挤,糊状的粉液就变成了丝状,坠入开水里后就变成粉条了。根据筛孔形状的不同,可将粉条加工成粗、细、扁、圆等不同形状的粉条。

  每逢漏粉时,成保和龙保两位漏粉师傅都喜欢把我带上去看热闹,说是让我去陪他们看马棚过夜。开始,我很不情愿,去了后才知道漏粉的新奇事儿。

  出粉一般都是在夜里,这让我很纳闷。在他们干活时,我忍不住问了一句:“为啥非在晚上出粉呢?放在白天不行吗?”不曾想,这一问竟说漏了嘴。有人在我头上拍了一下:“小孩家别多嘴。一会儿你就高兴了。”我自知失言,伸伸舌头,跑一边玩去了。

  该出粉时,把院门一关,队部里就只剩下两个帮工的饲养员、成保龙保和我五个人了。粉条漏到锅里后,待水温能伸进手时,再把锅里的湿粉条捞出来搭到支好的木杆上凉,一干就成我们平时食用的粉条了。干完这些活 ,将工具一收拾,每人拿个碗把锅里的碎粉条趁热捞上一碗,加上些盐末、酸醋、辣椒面便可以美美地饱餐一顿。因为那时缺粮,能吃上那样一顿美味饱饭,不亚于过年,所以至今记得。

  临睡觉前,他们会专门醒我:“回去可千万别跟其他人说。”我懂事地点点头。在他们的谈话中我还知道了白天不漏粉的原因。原本是可以在白天漏粉的,他们有意拖到晚上,一来可以要加班工分,二来还可以在没人时吃顿热粉条。他们是在认为我睡了时聊这些闲话的,被我无意中听到了。

  回家后,我把晚上的事说给了我妈,她无意中把这个秘密泄漏了,队长虽然没给那几个人处分,但从那以后队里的漏粉就改到了白天,我也再没吃过那样的粉条。

  我知道那几个人恨我,但我不怪他们。这些人都有孩子,他们让我享受连自己的孩子都享受不到的待遇,是因为我的学习成绩好,他们喜欢我,认为我将来有出息才这样做的呀!

                (完)

漏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