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战前

  时间新历1330年夏七月  地点明都西百里外  浓重的铅云在明都上方翻滚着扭曲着,偶尔有一两道巨大粗壮的闪电在空中几个折跃刺向高大的明都,同时也刺向那百里外两片连绵到天际的军营。那一声声雷声,像是一个父亲眼睁睁地看着骨肉相残,却只能无奈地咆哮,希冀着唤醒子辈的理智。  又一道光芒闪过,照清了世界,那连绵在西南的的军营有着赤红色的主调,在这一道闪电中就如同点燃的被硝石溅射燃烧着,放出红色的暴虐;西北的军营泛起幽幽的冰蓝色,在闪电的洗礼中,透着冷漠的钴蓝色。  没有雨滴的落下,在这昏暗的清晨,天地间却是这般的肃杀和苍凉,也许明帝会在墓中也如此心情吧,无泪亦更悲。  在那片西北的军营中,此时正泛起点点炊烟,庞大的军营如蓝色巨鲸般横卧着,而故事就发生在此时此地。  北角处,有一点谈笑从一个小小的军营中传出,钴蓝色的军营,防水的布帘上方清晰得刻绣着一个狰狞的银色兽首。 双角新月型向中间弯曲,菱形眸子配一对金瞳银眸的兽目,龙首锐齿,在其脖颈处有着三片亮蓝色的金属片。  那在军中是小队长的职位的标示,虽然仅仅比普通士兵职位略强一点,但还是可以享受自己一个人一顶军帐的福利。  一阵风吹过,帐帘被风吹起,露出了里面的景象。一条破了一个桌角的断腿金属桌,三个人席地而坐,背景是一张被褥的得整齐床铺。  左首是一个二十许的大汉,身边随意堆着魔导护甲,方面浓眉,配着一双乌白分明的环眼,正无聊的看着眼前不算丰盛的菜,有一搭没一搭的与主位上的青年及右首的干瘦中年人聊天。  主位上的青年却长得十分吓人,倒不是生出一副奇特的相貌,而是他的脸上密布着无数的疤痕,弯弯曲曲得从脸上的顶心、眉心、太阳穴等人体穴位延伸而下,钻入青年的长衫衣领。如果不看这些狰狞的疤痕,这个青年倒生得有几分俊秀。 此时他正用着铁质的水杯敲着破桌,可以看到就连从他长袖中伸出的手上也密布着无数细小的疤痕。他神情多有几分焦急,其他二人也是目光游移在菜饭上。  “辰策哥,要不咱们先吃吧!”大汉看着眼前的食物不由对主位上的青年开口道。  一旁的干瘦中年人也应喝到:“是啊是啊,再不吃我瘦猴就瘦成猴干了!”  “再等等吧,虎子,瘦猴。”辰策说道,声音沙哑,就像士兵擦拭魔导枪上铁锈时的砂纸打磨声,“好不容易吃一顿带荤腥的,再不等吴凡就开饭多不够意思。”  这荤腥就指的是眼前金属桌上的半小盆猪肉炖粉条,只有几点油花飘在清汤白菜上,猪肉更是只有几片,在白菜中可怜的捉着迷藏。 “抱歉,多凿了一会,让大家久等了。”中气十足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与此同时,帐篷帘一挑,一个抱着数把军用长刀三十许岁的中年人走了进来,面上带着歉意。 辰策抬起头,对中年人笑道:“不急,吴凡,累的人是你啊,估计又为我们打造了半夜的军刀了吧,你也应多注意身体呢。” 吴凡脸上略红,点头应下,同时将怀中的几柄修长的军刀摊在地上。  “这是你的。”他将一柄明显长了二寸的军刀递给辰策,后又把厚背重刀给了虎子,柳叶刺刀归瘦猴,他则拿起标准军刀。  “再不吃该凉了!”瘦猴尖声嚷道。  “来了!”吴凡在背对帐门处坐下 四人围坐在残破的金属桌周围,米饭热气袅袅的盘旋着,在这昏暗阴郁的雷云下透着点点温馨。  “来吃些吧。”辰策对着未动筷子的三人说道,顺手拿起虎子的碗,舀起桌中央的猪肉炖粉条,肉不多,恰恰是总肉片的四分之一,不过也仅仅是四五片。 “给你,虎子。”辰策对虎子笑道。  “策哥,我……”“别说什么,身体重要。” 虎子一把抢过辰策的饭碗,也像他那样为他乘除四分之一的肉片,再从自己的碗中夹出两片肉放在辰策的碗里,才递给辰策。  辰策在大大小小的战斗中,早已明白他的心意,于是也不多说些什么,大口吃下菜饭,菜并不好吃,军中为省些菜肉,将这猪肉炖粉条做得十分咸,但他还是吃的很美味,一口一口,咽下的是兄弟的真情。  其他三人见此也具都大口吃饭。  其实,辰策的年纪并不很大,他不过十八岁,只是年少时所经历的种种让他明白世间的冷暖,同样也让他倍加珍惜现在所拥有的兄弟,而这三人是他二年战争中仅存的几个兄弟。  “策哥,这场仗打完后咱们一起去明都红粉巷里乐呵乐呵,如何?”瘦猴猥琐的笑道。  “就是就是,我算起来也有半年多没碰女人了,这回可得一夜七次弄够本了。”虎子以同样的笑容报以辰策。  辰策假怒道:“你们这帮没出息的货,看看吴凡,一点没有参与的意思。”  “策哥,我不是不想去,家门不幸,有只母虎啊!”  “咳咳!”辰策干咳,哑在那里。  忽听虎子粗声说:“大哥,这两年咱们兄弟一起打仗,怎么没看你把赔命钱花在哪就没了。”  辰策炖了一下,说:“我都寄给我妹妹了。”(注:赔命钱,特指战场上士兵在一次次厮杀活着拿到的月奉)  众人哗然,“没看出你还是个妹控!”瘦猴尖叫道。“漂亮不,介绍给我吧。”一个粗声传来。  “切!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有未婚妻了,还叫什么……翠兰?” 虎子脸红不语,众人陷入一种微妙的平静中。辰策在这片平静中陷入自己的回忆里。  从被迫带着妹妹逃亡,直到两年前从军,一路上过得匆匆,回想起只有饥饿还留在嘴里,若不是那个选拔军士的老兵作假让十六岁的他入伍,只怕早就被收留的那户夫妻赶出去。  想及此处,辰策不由露出一丝苦笑,只是这苦笑转瞬淹没在密布的疤痕中。  饭吃得很快,所有的菜全被吃掉,待碗筷被瘦猴送走后,辰策从床下拉出了一个铁箱,上面挂着一个机械密码锁,长长的八位旋轮。他熟悉的拨弄几下,一声轻响,箱子打开了,里面一个小盒占了六分,另四分是一个白瓷瓶子,口紧紧的扎住。  辰策先小心的将小盒打开,露出里面整齐排列的淡白色一寸长指粗晶体,他小心的堆码在桌上,对身边的三人道:“这是四十二个零级魔晶,分一分,你们一人十个,我十二个,就这么定了!”  “大哥……”三人声音多带有几分哽咽,他们知道,在战场上多带几颗魔晶就多了几分保障,活下的机会就多了几分,买到黑市也是一尘银币一颗,而辰策是将自己的魔晶分给众人……  “都是兄弟,不用说什么,你要认我这个兄弟,就收下!”辰策斩钉截铁的道。  其他人见了,也不好说些什么,只得收下。 “大哥,这次回去你可得赏脸喝我的喜酒!”虎子对辰策笑着说。  辰策点头,同时收起自己的魔晶。瘦猴尖声的对着辰策道:“策哥你什么时候给我们也找个嫂子。” “这个……”辰策不知做什么回答,脸色不可察觉得一暗,心中叹息,师傅曾经说过,他活不过三十,算今年也只剩下十八个年头。  “嗯!一定的。”辰策坚定的回了虎子一句。  这时,辰策已经将白瓷瓶子打开,一股浓郁的酒香飘散开,几人鼻子,喉头不断耸动,仿佛要将这空气中的酒香和着唾沫咽下似的。 “这竟然是酒!军队里不应该禁止……”  “嗨,虎子,都这种时候了,谁去抓军纪啊,现在都是鼓舞士气的时候!”一旁瘦猴白眼一翻。 “来,大家都喝几口。”辰策沙哑的声音适时的传来,并顺手递给了身边的虎子。虎子本想一口吞下,张张嘴,却小口的抿了一口,递给吴凡,吴凡也是如此的喝了一口,接着是瘦猴,传到辰策手中还剩下小半瓶。  辰策喝了一小下,让糙制的麦酒沿着喉咙滑下,浓重的劣质酒精刺激着,不觉间,决战的紧张气氛消散了些许。  辰策放下瓶子,正要说话,只觉胃中火辣辣的一热,下意识的剧烈咳嗽起来,在这小小的军营里,回响着“喀喀”的沙哑声。  “大(策)哥,你……”几人惊恐地围过来,“没,没什……”“么”字还没出口,辰策丹田一阵抽触的剧痛,热流如躁动的岩浆喷涌而出,鲜血顺着嘴角流下,同时左小臂上绷带上殷出一片暗红。  辰策喘息片刻,对周围目露关怀的兄弟道:“没事,这又不是第一次了,每次在战场上用斗气都会这样,你们又不会不知道。”说着,辰策还挤出一丝微笑。 天际,一道炸雷响亮的震入耳内,与此同时,在整片军营中央那高大的主帐附近,一声嘹亮的号角声被扩音魔导器扩散到整片军营,大战将起!  这是准备的号角,真正的集合号角声是在半个小时后响起。 辰策抬头对三人道:“你们先回去,我过会就好,一起在校场聚齐。”三人沉默的散去,辰策坐在帐篷里,透过风中舞动的帘子一闪一闪看着三人远去。 空空落落的叹了一口气,有些自嘲的看着小臂上血污,传来不为人知的呢喃:“呵呵,经脉寸断,如果不是师傅的续脉丹,我还能到这时?我这废物!谁都保护不了!今天最后一战,保佑我活着拿到赔命钱,我……”  风愈加的大了,雨还没有下,小小帐篷里有小小的哽咽。  不久,辰策擦干眼中的泪水,呆呆的望着酒瓶,末了,拿起自己的铁制水杯,将酒一滴不剩的倒入杯子,他端着杯,小心的走到帐子外面,仰天,看着浓重的铅云以及游移的电蛇,他深深地向着天地弯腰鞠躬。  “李大哥,赵哥,傻大个……”一个个名字被念出,带着少年的回忆,是谁在无数的魔导射线里把自己的后背作为盾牌,去保护那个小小的菜鸟,还记得那省吃俭用留下的钱只为给他买一份上好的止痛药。 老兵带着新兵,护着新兵,然而将军百战死,壮士呢?不说十年,即使这短短的三载,三百万就只剩下五十万。  “若你们在天有灵,希望我和我现在的兄弟可以活着回去。”  酒水顺着铁杯无声的滑落,在风中打碎成无数细碎晶莹的珍珠,带着酒香,飘零在辰策面前的大地上。 辰策默然的站了一会儿,转身回帐。他脱下上衣,看着胸口处被绷带绑住的圆盘,古朴却精致的纹理,上面有五十个小洞,代表着浩尘特有的五十星源,二十五阳星源二十五阴星源,然而只有最中心的小洞里镶着一银一透明的两块宝石,不是其他的小洞没有宝石,只是这几年被辰策用掉了,它是辰策师傅给他的遗物……  辰策仔细的擦抹,后又用绷带绑好。  不久帐篷里传来铠甲的碰撞声,然后辰策走了出来。  一身淡蓝色铠甲,连着头盔,遮住伤疤,辰策心中略好受些,毕竟谁都爱自己的容貌。 校场上,士兵三五成群的聚散着,辰策目光透过头盔,搜寻着熟悉的三人,“策哥!”不远处传来虎子的声音,辰策小跑着过去,看着三人与自己相同的淡蓝盔甲,手中的魔导枪,只是他自己多了一个小队长的徽章,和铠甲胸口处一级魔导护盾。  “我帮你抽队列了。”  “几号?”辰策问道。  虎子没说什么,苦着脸,将手摊开,一块木牌,上面深蓝色的数字“2”,辰策皱皱眉,“怎么搞的!” 虎子讪讪的不说话,一旁瘦猴的尖声传来:“还不是那个汤兰·陌尼山,仗着有个大队长的亲戚。”  瘦猴还想说些什么,辰策抬手制止,“说这些没什么用,待会我们算是首先上战场,我们不为杀敌攒军功,好好活着才是真的。”  “策哥说的是。”三人陆续的回答,辰策盔甲下布满疤痕的脸露出一丝微笑。  又一声悠长的号角声响起,辰策几人连忙奔跑站位,半盏茶的时间,偌大的校场以整齐的站满了将士,一行行,一列列,在乌暗阴郁的云下,散发着肃杀的血气。不多时,又一声钟声响起,意味着终战誓师的开始。 一众人走上西北方向高的阅台,四面几个巨大的魔导灯骤然亮起耀眼的白色光柱,打在月台上。为首的一人一身天蓝色的海金精的帅甲,没带头盔,面相只约二三十岁,半长的乌发整齐的梳在脑后,皮肤白皙,粗浓的眉下,一双丹凤眼闪着炯炯有神的寒光。  正是大皇子姬日,他整个人在光下有若神明。 他慢慢扫视着台下的将士,原本略有骚乱的队列,瞬间安静下来,全场鸦雀无声!良久后,一声清朗而激昂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  “诸位,我在今日,如果没有身份的区分,你们与我并没有什么差别,同样有血有肉,同样是这片土地上养育出来兄弟。  今日,我们日月帝国因我弟弟的执念而分裂战乱,帝国被弟弟身边的奸佞小人所分裂。我相信,我们所站在的是正义,是公正,是一切善与爱所集中的地方。 在这最终的战役中,上苍的诸神会眷恋我等,一切阻止我们的恶都会化作祭奠这些年为帝国战死勇士的飞灰!  你们,不是为我而战,而是为我所站立的土地而战!为了身后的亲人,那些与你共同度过最美好时光的父母、姐妹、兄弟及那些爱你的人! 为了不受战乱的侵蚀,让他们生活在我们所守卫的家园中!” “为了家园,为了帝国!”不知是谁首先喊出,随后无数校场里的人都随着喊出,无数的人赤着双目,露出狂热的表情,声嘶力竭的呐喊,台上的几位首脑不约而同的露出一丝微笑。  辰策撇撇嘴,对此不以为意,他本身对大多数著名的组织、帝国报以并不友好甚至敌意的态度,就连在军中作战,也仅仅只是为那小小的月奉,寄给妹妹寄宿的那户人家。  故此在姬日极具有魔力的演讲里,他只报以聆听者的态度。  姬日以手虚按,台下渐渐平静下来,“今日,是终熄叛乱的日子,为了避免失误,发生不为人意的事,我与几位爱臣,经几日连议,有以下部署……”  接下来又有几人讲说,约过了两个小时,辰策思来想去,只记得有一位说道:“一二大队先行,半小时后三四大队接应……”就在辰策心中多少有些烦躁的时候,大皇子声音透过扩音魔导器传出,“全军出击!” 声音之大,压过天空中轰鸣的雷声,铺天盖地的向北方赤色的军营冲去,与此同时,犹如反击的一声“全军出击!”也从那边压过来。  此时正是上午九时。 (本章完)

战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