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生之陨

   “这是领域!”鹤汀大叫道。 无数音刃破空,却在米修身前十米见方的空气中燃烧出蓝色火焰,转瞬间化为飞灰。  米修念动着咒语,没有人看见在他乱发披散下低垂的头颅,那满是皱纹的脸上,不只是雨水还是泪水,顺着他的脸,肆意横流!  撒在空气中,被他的领域内燃烧的音刃蒸发成白色的雾气。 他念着咒,回忆却飘向曾经,尽管在生死的瞬间,他终于破入七阶的大门,那份生死玄妙的感知让他在那一瞬间心醉,但却清明地知道生命还只剩下短暂的时光。  时光倒流,记忆浮现……  还记得那就在十几日前与姬月、姜幻一同在明都同游,那种仿佛回到战争前的平静;  再回头……  那时前任皇帝姬翎明还在,他只是与姬月镇守在昔年星明帝国西北,那里虽然贫瘠,但那时安心的闭关真是令人向往…… 还记得和姬大哥一同闯荡天下,游历四方,那时就几十人,渐渐滚到几百人,到后来那个毛头小子竟创建了一个星明帝国?真是难以置信!…… 还记得你,那个在三年级炎院的女孩,看了你三年,想了却是一辈子…… 那在结业时的百院争中为我而死的女孩,还没向你说一些在心底的话呢,年少轻狂……  “禁·灭世陨炎!”米修大吼一声,天空中雨停了,就连风也停止下来。  铅云转变成暗红色,漩涡似的旋转起来,越发赤红,风起了,却是干燥炽热的炎风。  米修坠落向地上,在空中,他泪水向上吹的飞逸……  最后他轻轻地想“也许做一个云游的流浪法师,是最好的吧……” 接着,他仿佛听到一个声音,那在记忆深处,母亲喊贪玩的他吃饭的声音,他笑了,坠到地上,溅起无数泥水,慢慢地停止了呼吸…… 天空从燃烧的云层中透出无数一米方圆的白色火焰流星,砸向大皇子姬日的方向! 天空中诸位核心战力一同选择了回归,火焰仅仅只收走天空中的几个身影,但十之七八落落在地上,炸裂开。 于是,在姬日军后方,仿佛刚才魔导炮轰炸的噩梦再一次降临,只是在那片被降临之地,变成一汪熔岩河流! 早在米修刚刚开始念咒的时候,蒺藜就与那几个同族的地精不断地开启魔导浮空艇上的防御体系,终于在禁咒落下来时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火焰流星砸下,破入一层层的防护盾,但在防护盾中充盈的水元素极大的阻止了火属性的爆发,终于在外界的一片狂轰滥炸下,防护盾暗淡无光,但还是挺过这禁咒半数的威力。  天空中战斗已经停止,大皇子姬日还站在前方,面无表情,姬月泪水在眼中打着转,姜幻拍拍他的身体,以示安慰。  这不长不短的战斗,双方派出的六十人已有半数折在这里,有的甚至连尸身都找不到了…… 辰策几人踉跄地走着,已经从战场中心撤离到战场边缘,辰策不由舒了一口气,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  他抬头,看着还有一些断断续续的撤离的士兵,心里道:“战场上制度模糊,谁知道我们算不算逃兵,看这情况,我们还算不错。”  辰策在吴凡的搀扶下,朝四周看了看,忽苦笑一下,道:“兄弟们,我们似乎有麻烦了。”  三人沿着辰策的目光,看到一众盔明甲亮的士兵整装待发,正急急地绕过熔岩,奔赴杀场。  为首的是一个英武的军官,胸口别着大队长的军徽,跑步前行,身后一个手里拿着头盔,正对着这个大队长谄媚地笑着。  这两个人辰策都认识,一个是之前阴虎子的,与他们有过过节的汤兰·陌尼山,他所追捧的对象是他远房的表弟,麦·陌尼山,但他从来管他的表弟叫哥。  辰策看过去,汤兰也同样看过来,嘴上的笑渐渐从谄媚转向讥讽,低声向他的表弟说些什么,不时望辰策几眼,待这队士兵跑近时,麦·陌尼山忽然大声喊道:“停!”  麦走到辰策几人身前,扬起下巴,傲然不语。  辰策几人赶紧向他敬了一个下级对上级的军礼,麦下巴挑了挑,道:“你们……为什么撤离?!”辰策急忙解释道:“报告长官,我们都受伤了!” “切!什么身上,还不是为自己当逃兵找的托词!”一旁的汤兰讥讽道。  “你眼睛是不是瞎!没看到我们身上的伤么!”虎子性情粗鲁耿直,被他一逼,火气瞬间就上来了,怒道。  汤兰没有生气,反而转头向身边的麦道:“我就说这几个人是老兵油子,不卖力的很,你看我刚为您说上几句实话,他们就这种态度,分明是瞧不起我哥您那!您这么大度可以不在乎,可小弟我看不惯他们这样啊,你是不是应该为我做主啊。”  “是吗?我看看!”麦回头,举起拳头,带着指虎的拳头冲着辰策当头砸下,上面还带着绚丽的土黄色光晕!  辰策松开虎子的手,咬牙向身后一跳,扑倒在泥里。  他看得清楚,这一拳,如果真砸在他身上,不死也是重伤,在这么一个残酷的战场,死和重伤有区别吗? 砰!拳头砸在地上,激起一片绿色木刺,辰策估了一下,这个叫麦的人,实力在二阶武生实力,修习的是木属性的斗气功法。  尽管阶位实力不高,但他们几个还是无法相抗衡。 “好!”一群士兵叫好。 “大哥,你看这威胁一下他们不就全都正常了吗?”一旁汤兰还是那一份欠揍的语气插嘴道。“还真是这样,要不是你,我还真错过这几个帝国的败类,回去我可得好好向将军大人汇报一下你。”麦点点头,回身对汤兰道。 “什么!”吴凡咬着牙从嘴里挤出这两个字,还要说话,却被满是泥污的手拉了一下手,回头一看正是辰策。  “大哥,我……”辰策摇了摇头,脸上疤痕动了动,回头对汤说道:“大人,你说我们应该如何被处置呢?”  麦思索片刻,道:“那你们就将功补过,先好好地在队首冲锋吧。”说罢,手一挥,“继续急行!” 辰策几人在战场左翼慢慢向前摸近着,终于还是遇到了另一队红甲士兵。  辰策悄悄回头对瘦猴吐了一个字“缠!”  后拿着刀忍着剧痛缠住敌人,他以刀架到劈过来的军刀上,借着推力,向后退几步,后又一个闪身,又向后带出一米多。  不多时,就被敌人半推半就的退到人群当中,辰策敏捷地一个折跑,看准这个士兵的弱点,手上刀极快地刺出,一刀摸过咽喉!  待他倒地无力时,一把拽过军徽,掏出袋子,放到里面,然后塞到胸口的里兜里,然而这一切却被汤兰看得一清二楚。  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冲锋,反而一至吊在队伍的最后方,贼眉鼠眼的四下瞄着什么。  在士兵冲过来的时候他也是在最后面,完全没有冲上前轮刀片的意思,反而在辰策掏出那个收集军徽的袋子时,他两眼冒出光芒,仿佛是饿了几天的饿狼看见心仪的食物,眼冒蓝光。 辰策完全没想到在身后这个一向与他不对付的人人格竟鄙陋到如此程度。 汤兰凑过来,亲切的问道:“我说策弟啊,刚才伤到没?我看你刚刚和那个人打斗时身体反应还是很不灵活,我刚才错怪你了。”  辰策连忙不轻不重地回道:“没事,多谢关心。” “不过我那个哥哥为人死板的很,你看我要是向他解释,他还未必会听啊,这个……”汤兰脸上布满忧国忧民的济世救人的表情,但双手揉搓间,却是抓握的动作。 辰策看在心里,马上明白了这货在想什么,以辰策对他的了解,即使真给他什么,他也未必会有所行动的。  辰策一笑,“呵呵,不劳您费心,我这人相信你大哥不会偏听偏信,当他明白后,也不会从三军团到一军团去寻一个小兵的晦气。” “这还是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辰策淡定道。脸上露出“不解”的神情。 “辰策!你别给脸不要脸!我说明了,把那些军徽给我,咱们今天的事一笔勾销,不给我……”汤兰再掩饰不住心头的怒火,对辰策低喝道。 辰策同样不惧,“我等着瞧。”  “你……!” 辰策转身追虎子去了,丝毫没有理会身后汤兰的模样。辰策在和汤兰对话时,他们已经推进不远的距离。  辰策在泥泞的地上小跑,几分钟后看见一对人正在与另一队人互相打斗着,辰策举刀,向行动不便的瘦猴冲过去,一刀劈向对面的敌人。  辰策清楚的看到瘦猴身边还有几群三个五个人打着一个敌人,但就是没有人帮助瘦猴,如果不是他来了,只剩下招架的瘦猴还能撑多久? 辰策正想着,忽然觉得身下的地面开始轻微的震动,他原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在地上低洼处积起浑浊的水洼清晰地出现一圈圈波纹,辰策知道又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辰策警觉地向四周看了看,远方一大片黑点向他这个方向移过来。 这赫然是原本向中央战场冲过去战斗的那些蛮族骑兵不知为何纷纷转向战场两翼边缘地带,辰策赶紧叫过虎子几人,压低声音,轻声道:“待会乱了我们一起向中央战场进发,等仗打的差不多再回去。”  “大哥,为什么不直接回去?”虎子憨厚的发问。  “笨!咱们后面那些光明骑士团不也向这边来嘛!”瘦猴在另一边接道。 辰策边向中心区域移动,边向身边的虎子解释道:“我看他们是从中心的战场绕过来的,还记得咱们在那里是那阵恐怖的炮火吗?那地面被炸的,也许是龙骑士才能在那里决斗吧。”  “那帮骑兵来了,咱们快跑吧!”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一群人像一窝麻雀受到惊吓,四散奔逃。  麦还咆哮几声:“不要乱!顶住,我们是星明帝国的勇士,为了胜利!” 然而他本人却被汤兰拉着向后跑去。  辰策低喝一声:“跑!”几人急急忙忙地向中心区域跑去。 汤兰眼睛四下张望,看到辰策几个人没有向后撤退,反而向中心跑去,他一瞬间明白了辰策的意图,一拉麦,“咱们也向那边转移。” 瘦猴尽管屁股受伤,但对于身体灵活还没多大影响,在跑的同时,还在不住地瞄着四周。  在这千米远的距离,他手上就有七八个小队长和普通士兵的军徽,随后递给辰策,辰策想了想,接下大部分放到胸口贴肉的口袋里,另一小部分则是瘦猴自己装好。  并不是辰策私吞,只是为了能更好的平分和保留下来,论起保命手段,辰策还是有一些的。  不多时,辰策等人就处在一片荒凉萧瑟的无人地带,只有死尸和不远处两队骑兵互相冲锋的呐喊声还证明着战斗没有结束。  辰策找到一个巨大的弹坑,跳了下来,查看一番,向虎子招招手,几人陆续跳下,整片弹坑密布的地带又恢复了平静,仿佛辰策几人从来没有来过似的。 汤兰却远远地盯着辰策几人,看他们藏身的位置,就拉着麦向那里跑过去。麦停下来,对汤兰询问两句什么,汤兰小声对麦说些什么,远远听去,仅仅只像夏夜恼人的虫鸣声。 麦瞪大了眼睛,正要说话,就听汤兰又说了几句,麦和汤兰就一起露出了笑容。 辰策几个人正在弹坑底部坐下,辰策查看虎子左臂的伤势,脸上神情阴郁,看样子虎子的伤不容乐观。  正在这时,辰策忽然听到头顶传来走路的声音,立即做了个半蹲的姿势,手上的军刀横在胸前,却看到上方探出两个人头,正是汤兰和麦。  “喂!你们让我和汤兰也在这里休息一下,怎么样?”  辰策脸上闪过厌烦的神情,“没地方了。”  “没事,我们不占地方。”汤兰说着,就跳了下来,找了个地方就坐下了。 辰策皱眉,也不好说些心里的话,只好坐在虎子身边,低头假寐。 空气中无聊的寂静弥漫在两组人周围,远方打斗的声音紧紧地扣住辰策几人的心弦。 瘦猴又待了一会儿,终忍不住,对辰策说:“策哥,我去看看这仗打得怎么样了,行吗?”辰策皱皱眉,看看坐在对面的两人,面无表情,沉默不语。 又过了一炷香左右,辰策看瘦猴在地上抓耳挠腮的想出去,辰策明白他的意图,就是为了多收集一些军徽,现在喊杀声渐渐小了,辰策对瘦猴做了一个手势,瘦猴欣喜地爬上坑沿。  “吴凡,你也跟着去吧,两个人多少有些照应。”吴凡点头,紧跟着瘦猴也跳出坑外。  坑里又沉默了不知多长时间,终于汤兰对辰策说:“我这有外伤药,给你用些吧。” 辰策还是不语,倒是虎子站起来,拿过他手中的两小瓶药膏。  虎子左臂的伤尽管他一直未说痛,但辰策还是透过虎子咬紧的牙和苍白的脸中,还是感到那种让人无法忍受的感觉。 虎子先在手臂上涂了些药膏,待了一会儿,将另一瓶递给辰策,辰策接下,低头仔细地敷抹伤口。  不一会儿,就听汤兰道:“虎子,你背上的伤口我帮你涂吧。” 虎子连拒谢道:“不用,多谢了。” 汤兰却是好心到一定程度,丢下军刀,跑过去,抢过药瓶,“来后背冲着我。”虎子闻言,只好调过身体。 辰策看到汤兰再为虎子仔细地涂抹药膏,心中疑惑,但也不好发问,但他们看起来相安无事,辰策就继续低头处理伤口。  “啊!”辰策忽然听到虎子一声痛叫,他连忙抬头,看到虎子背后的汤兰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柄匕首,顺着虎子的后心一直穿透到胸口。  “虎子!”辰策喊道,他捡起军刀,发疯似的冲过去,但另一个巨大的铁锤从侧面砸下! 辰策将手中军刀横在胸口,铁锤带着绿色的木元素光晕透过军刀,击在辰策胸口,辰策的手瞬间失去了力气,接着被铁锤掼飞! 恰巧落在距虎子不远处,辰策顾不得在那一击中断裂的肋骨刺到肺里的剧痛,挣扎着站起来,跑向虎子。  汤兰吓得连忙丢下还在虎子身体里的匕首,跑到坑边,手忙脚乱得爬到坑外。 “怎么样?!怎么样了!”辰策焦急地喊道,脸上疤痕不断地扭曲。 “策哥……叫翠兰别……别再等我……让她改……”虎子的气息渐渐消失,那一个“嫁”字还未说出口,头就已经无力地垂下,一个生命的终结如此的轻易,轻易得让人难以置信。 “虎子!”辰策的视线朦胧中,有淡淡的温暖从脸上滑落,脑海里浮现无数的画面,但心中却是空落落的伤悲。 “死吧!”麦又举起手上的铁锤,当头砸下,辰策的手伸到胸口,轻轻却又凝重的按下了那古朴的圆盘上最后一颗宝石——那个无色的宝石。 雨点打在地上,混成泥浆,然后无形的力量泛起,雨点从泥浆中脱出,又飞向天空,无数的雨水逆空而上!  虎子伤口处喷涌的鲜血从地上逆流而回,那柄匕首仿佛被人牵引着从背后退出,似还握在汤兰的手里,悬在半空。在辰策周围一丈方圆,这时间竟在逆流!  辰策却没有逆流着倒退,他擎刀,丹田气流如游龙一般,冲到刀上,刀锋上燃起淡灰色的斗气! 辰策的整条胳臂上无数的疤痕竟全都破裂,他的鲜血竟也不受时间逆流的影响,撒在无数悬空的雨水中,将那片悬空如珍珠的雨水染红。  淡灰的斗气打破了麦身上的淡黄色斗气凝结的黄色块状护盾,刀锋毫无阻力地刺入麦的心脏,然后红色的雨水又重新洒落回泥土中。  虎子不可置信地发现他还活着,然而辰策却无力地倒下来,压在麦的身上。 麦从腰上掏出一柄匕首,从辰策的后心刺进去,也许这是麦最后一点力气,直直地穿透辰策的胸膛,甚至辰策清晰地感到胸口处的圆盘也发出碎裂声。  这时瘦猴跳下来,“策哥,快跑!又有一批骑兵不知发了什么疯,冲着这边来了!”  “策哥!!!”  辰策努力睁开双眼,看到三人惊恐而悲伤的脸庞,挣扎着喊道:“跑!别管我!”血沫子随着他的大喊喷出,一如刚才的血雨。 虎子和吴凡拉着瘦猴向远处跑去,于此同时麦把匕首抽出,辰策没有觉得很痛,只是忽然很冷,冷得吓人,那是从心底的冰寒,蔓延开…… (各位读者,情人节快乐! 我可以写上“全书完”三个字吗?  碰!碰!啪!啪!已被好友拍成不会写“全书完”的文盲……  新书求收藏,求评论……么么哒) (本章完)

生之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