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章 追杀

  “亚丝娜,谢谢你。”桐人从亚丝娜那里获得优秀锻造师地址,不禁感谢。

  “没什么,反而你都恢复了?”桐人作为攻略组重要战力,自从白叛变后,她一直很担心桐人。

  “虽然心里还是很难过,但是我知道不能这样停止不前,我一定会到达顶层亲口问他。”桐人虽然不知道白谋划着什么,但是他最后还是选择相信,相信那个在自己最痛苦的时候从天而降的友人。

  “那就好,因为他的原因我公会十分繁忙,所以不能陪你过去。”白的宣言导致他们血盟骑士团每天都要派人巡查,几乎每天都没得好好休息。

  “没事,我一个人也没问题,反而亚丝娜你也不要太过辛苦。”

  “嗯,放心,近来有一个名为墓地的新兴公会加入攻略组,他们实力很不错,减轻了我们很多压力,还有桐人我必须提醒你,虽然不想怎么说,但是如果你遇到他,尽量回避为好,在这半年里他已经杀害了上百名玩家。”亚丝娜脸色阴沉地道,亚丝娜痛恨白的作为。

  “啊!”桐人脸色低沉,虽然相信白,但是他的行为实在让人无法原谅,他的名声比微笑棺材更为让玩家恐惧。

  “好了,我不多说了,我还要去巡逻,那么再见。”

  “再见。”

  亚丝娜离开后,桐人也离开前往第四十八层.琳达司「莉兹贝特武具店」打造另一把武器,亚丝娜则是收到发现白的行踪,立刻让其他人回复团长做准备,自己只身前往第五十九层.达纳库监视白。

  桐人去到莉兹贝特武具店使用阐释者学习白当日的剑技将莉兹自认杰出的武器全数砍断,阐释者强度绝对和白手中的黑雏一样级别,想要和他对抗必须拥有相同级别的武器,如果无法抗住阐释者这样的攻击,也就是战斗中很容易被白的黑雏战断。

  “唉。”将莉兹珍藏都砍完了,却没有一把适合自己的,这已经是第三十间店了,桐人只能遗憾地道“看来这里没有适合我的剑,这是我赔偿,请问你认识更加高级的锻造师么?”

  莉兹被桐人的话气到了,尊严也受到巨大打击,作为一名锻造师竟然不能打造一把让人满意的剑太失败了,失败就算了,对方还用钱赔给自己,作为一名有尊严的锻造师收了这份赔偿不止说明自己无能,还连带名声也遭到污蔑。

  “哈,绝对不是我锻造能力问题,如果有好的材料,不管多厉害的武器我都能打造出来。”莉兹将钱丢回给桐人,如果对方愿意出材料,自己绝对有能力打造一把这家伙满意的剑。

  “哦,真的么?”

  “那是当然。”以我莉兹贝特名字起誓。

  “那么那里有适合的材料。”为了和白再次谈话,桐人急切需要另一把好剑。

  “第五十五层.格朗萨姆那里有稀有金属材料,如果你能拿到我一定能给你打造出超乎想象的剑。”

  “哦,是么?”

  “那是当然。”莉兹几乎吼出来了,这家伙看表情看不起自己。

  “好吧,现在我去取材料。”桐人整理一下衣服绝对去取材料。

  “哼,取材料必须要有锻造师在身边,所以你必须带上我。”莉兹得意地道,一副你求我吧的表情。

  “是吗,那么到时候遇到危险,你在一旁看着就好了,不要拖我后退。”桐人直接无视莉兹的表情。

  “呀!!”这家伙又看不起自己了,莉兹几乎气疯了。

  五十九层.达纳库

  亚丝娜到达后发现SAO最高通缉犯白竟然坐在那里喝酒,还很安逸的样子,丝毫没有作为通缉犯的自觉。

  “喂,茅场晶彦。”亚丝娜单手叉腰愤怒的目视白。

  白看见亚丝娜含笑地道“亚丝娜大姐头难道有兴致和我一起来一杯么?”

  “谁要和你喝酒,如果你明白的话,赶快解除这个游戏,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亚丝娜恨透眼前让她活在这个痛苦的世界。

  “淡定一点,这里是安全区,你是伤害不了我。”

  “即使这样,我也必须教训你。”亚丝娜直接拨剑发动加速技能刺向白。

  “叮!”剑离白几寸就被两根手指拦下,亚丝娜惊讶的看着白。

  “唉,其实我看见不少人很乐于生活在这个世界,毕竟不用做功课、不用担心社会压力,感觉不是很好么?”白随意地道。

  “这只是你一个人的想,攻略组每个人都希望脱离这个游戏,根本不会存在想留在这里生活人。”亚丝娜愤怒地道。

  “是么?”白放开亚丝娜的剑站起来,看着和丽明媚的天气“大概也只有到现在还否定这个世界的你们这样认为,其实这个世界不错,不想冒险留在底层打打小怪就能安心度过一天,攻略组里应该也有怀着这里梦想的玩家希望在这个充满冒险的世界生活下去,没错,这里是一个充满冒险梦想的世界。”

  “一批胡言!”亚丝娜听不下去了,再次向白袭去,奈何白只是稍微用武器挡住亚丝娜的攻击,然后一拳击中亚丝娜小腹,趁亚丝娜吃痛瞬间使用体术,直接放倒亚丝娜将她压在身下。

  “为什么不试图接受一下这个世界,一直将这个世界视为仇人真的好么。”

  “放开我,我仇恨的人只有你,茅场晶彦。”亚丝娜咬牙切齿地道,双眼熊熊的火焰几乎想要撕裂眼前的白。

  “那不就好了么?”白放开亚丝娜重新站起来道“你仇恨的对象只有我就好了,所以千万别仇恨这个世界。”

  “!”亚丝娜愕然,随着再次攻击白,这次白一个转身闪过亚丝娜的攻击,然后手刀击中亚丝娜的后脖子,亚丝娜顿时感觉意识开始失去。

  “看样子你很辛苦,所以脾气有点差,那么先好好休息吧。”在亚丝娜失去意识前听到白的话。

  昏迷的亚丝娜身处可怕不安的梦中,每时每刻都不知道在这世界有什么让自己活下去,不断纠结不断痛苦,几乎要崩溃,然而此时亚丝娜却莫名感到一个安心之处伴随温柔的清风熙和的阳光,让她烦躁不安的心平复下来,感到很舒服,很想这样一直睡下去。

  “嘛,脚有些麻了,还真能睡呢,亚丝娜大姐头。”看着枕在自己大腿上卷缩如同小孩子恬静睡的亚丝娜,白不禁笑道。

  “呼——”黄昏日落西山,微凉的风吹醒美梦中的亚丝娜,亚丝娜缓缓睁开双眼露出呆呆的表情让白感觉很好笑。

  “啊!”大概白的笑声让亚丝娜回神,亚丝娜慌忙站起来,气愤的瞪着白。

  “嘛,睡好就好,在这里生活并没你想象中痛苦吧。”白捶了捶有点麻痹的大腿随意地说道。

  “你——你说什么傻话!!”亚丝娜听了更加气愤,手已经压在剑柄上。

  “啊哈哈,好好,我不说,看天色我也是时候离开了。”白站起来要离开。

  “别想跑。”亚丝娜连忙跟上,自己负责监视这家伙,没想到被打昏后睡得那么香,还被他照顾,现在让他跑了自己更加无法原谅自己。

  “亚丝娜大姐头,你这样尾随我很像痴女。”在喧闹的大街上白旁若无人的调侃道。

  “你这危险人物,没人监视你,一定会做出可怕的事情。”亚丝娜警惕地道,曾经自己血盟骑士团派出不少人跟踪他,但都被他轻易击败然后逃离,作为副团长有以为监视他,即使明知道敌不过。

  白也没再说什么,直接往城镇大门走,当脚踏出城门瞬间白愣住了,看着眼前景象白苦笑“这也太夸张了吧。”

  眼前起码上千人站在城外在等自己,统一是玩家,白可不觉得对方是来欢迎自己或者送自己离开,想到这里白接下布袋拔出剑。

  “这么热烈的欢——”

  “铛——”白话没说完身后亚丝娜立刻偷袭,反映迅速的白手中刀反身格挡。

  “喂喂,亚丝娜大姐头,你怎么可以那么无情从背后偷袭。”

  “和你这家伙没什么情面可说。”既然团长已经带人来了,那么自己任务就是阻止他回城,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嘛,刚才我们还睡在一起,现在反面实在让我心疼呢。”白防御间继续调侃亚丝娜,也让前方的人马杀气更盛,亚丝娜作为游戏中第一美人,人气高得不行,白调侃他们女神,直接让他们怒气满值。

  “哈!你说什么鬼话,鬼才和你睡一起,你这个可恶的家伙。”

  “嘛!真凶呢。”

  “啊!”白格开亚丝娜的见再次使用体术,在亚丝娜来不及反应直接将亚丝娜推下包围城镇的河道上。

  “哇!”亚丝娜很辛苦才从河道上爬上来,愤怒瞪着白。

  “好好呆在这里。”白无视亚丝娜的愤怒,直接往城外走,面对上千人,白觉得逃跑应该没什么问题,就是有点麻烦。

  在前方阵列中团长希兹克利夫走了出来,与白面对面严肃的开口“茅场晶彦。”

  “团长大人。”白则是很随意,仿佛如常的打招呼。

  “现在我以血盟骑士团团长身份正式向你发出1V1的对决。”

  “是吗,不用人海战术?”

  “我并不希望损失任何玩家,而且人海战术你一定会逃跑,所以我决定要和你决胜负。”希兹克利夫如此说道。

  “很有趣嘛!”白露出感兴趣的表情玩弄手中的刀在身前旋转。

  “那么你是同意了?”希兹克利夫调出面板向白发出决斗申请。

  “毕竟很有趣,申请就不用了。”白将决斗申请随手打开,然后露出凶狠的表情,身形立刻动起来,举着刀向希兹克利夫袭去“厮杀可是不需要那么体面的东西。”

  “铿!”面对白的袭击,希兹克利夫反应不慢用十字盾牌格挡,但是白有心算无心,压在十字盾牌上的刀让希兹克利夫感到万钧之力,脸色不禁不好,脚下竟然禁不住白的力量被压退。

  “团长!”四周的人担心的喊道,不少人说白卑鄙。

  “嘛,神圣剑的防御性果然强悍。”白冷笑地道。

  “呵呵,拔刀术的破坏力也让我吃惊。”希兹克利夫缓过来后淡定地道。

  “真的么?”白一刀不成立刻微少后退迅速发出第二刀。

  希兹克利夫立刻调整十字盾牌,不与白的刀正面抗,稍微倾斜卸去他部分力度,刀刃在十字盾牌上擦出激烈的火花,希兹克利夫尽力稳住白强大的力量,右手的单手剑直向面门刺向白。

  “锵!”白头一偏躲过致命一击,但脸上也留下一条伤害。

  一击得手,希兹克利夫手中的剑转刺为扫,步步夺白生机,众人看白手中的刀收回已经来不及抵挡,却见白以抽回来的剑柄抵挡希兹克利夫的剑阻挡其攻击。

  “很不错。”希兹克利夫开心的笑着,左手的十字盾牌毫不留情砸向白。

  “果然不愧最强玩家。”连绵不断的攻击,白感受到压力,心想不愧是整个游戏的原创者。

  面对独特技盾击,白果断选择后撤,希兹克利夫不会给白再出招的机会,手中单手剑连续攻击让白不不逼退。

  “拔刀术速度和爆炸力都十分厉害,但是如果缩近距离近身战不让其发挥,那么拔刀术一切都无意义。”希兹克利夫如此说道。

  被逼得近身,白的刀极难发挥,反观希兹克利夫将单手剑发挥淋漓尽致,基本不给白一丝机会。

  白一个急撤想要摆脱希兹克利夫,奈何对方丝毫不给他机会,架着盾冲向白,白刀入鞘中防御,找机会给予他致命一击。

  “投降吧。”

  “如果我投降,我觉得你应该不会高兴,毕竟游戏变得那么有趣。”白吃力防守道。

  “哦!你好似知道我什么。”希兹克利夫从白的话中好似明白了什么,但是攻势丝毫未减。

  “我只知道自己知道的事情而已。”话语落,白捉到一丝空隙,脚下用力后撤躲过攻击半空转身,刀从刀鞘瞬间拔出逼得希兹克利夫停下脚步抵挡。

  “碰!”拔刀术强大的爆发力让希兹克利夫双腿滑出数米,不过白不会再给他主动的机会,白不使用拔刀术,在刀所及的范围改而使用普通剑技不断攻击,希兹克利夫立刻陷入不利状况,单手剑无法触及白,如果硬是攻击,可能遭到白的反杀,希兹克利夫只能被动防守起来,如此频繁的攻击一定消耗白很多体力。

  白不断连续攻击虽然看上去攻势猛烈,但是心知不能这样拖下去,白突然半蹲身子蓄力猛发使用拔刀术独特技能‘雷牙’,白刀刃爆发出金色如雷光以让人难以捕捉的速度刺向希兹克利夫在十字盾牌下暴露出来的腰间。

  “你中计了!”希兹克利夫露出胜利的表情,手中的十字盾牌突然发出炫目的光芒。

  “啊!”炫目的光芒刺得白双眼发晕,视线被剥夺,白顿时感到危机凭借危机感闪开。

  “铿!”白险之又险躲过希兹克利夫的攻击,但是对方不会再犯刚才的失误,趁白被夺取视觉猛攻。

  “当当当——”白凭借第六感和迷糊的身影应对,奈何被压制得太厉害了。

  “不能再打下去了。”白知道继续下去自己必败,白咬牙不顾攻击收刀回鞘。

  “垂死挣扎么?”眼看胜利希兹克利夫露出满足的神情,这场战斗太精彩了。

  “团长加油,团长干掉他。”

  “团长万岁。”

  “白前辈!”在人群中唯独一人担忧着白,那就是友纪。

  “啊!”赢吃希兹克利夫一剑,白化作困兽之猛扑,刀势大增劈向希兹克利夫,希兹克利夫立刻举十字盾牌格挡,奈何白求生一击力度之猛,即使拥有绝对防御的希兹克利夫也被震退十数米。

  “糟糕!!”希兹克利夫在被击退瞬间明白白的意图,不禁大喊。

  白对着希兹克利夫微微动了嘴,希兹克利夫惊讶的定住原地,眼睁睁看着白使用手中的刀向着地面随意划一个半圆。

  “轰隆隆——”地面顿时掀起烟尘漫天掩盖所有人视线。

  “啊,发生什么事情?”

  “茅场晶彦逃跑了。”

  “快追!”

  “不能让他跑掉。”

  察觉白逃跑,所有玩家疯狂四处寻找他的踪迹。

第9章 追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