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0章 友纪与白

  “团长已经说了,茅场中了他独特技短时间无法回复血量,所以一定要趁现在捉住他,你们去那边看看,你们去另一边,绝对不能让他逃了。”满山遍野的玩家趁着夜色地毡式搜索白的踪迹。

  荒野奔逃,白用刀要挟着亚丝娜带着他四处逃窜,白没想到希兹克利夫那么阴险,竟然给了自己一个创伤buff十二小时内无法回血。

  “你还是放弃吧。”亚丝娜冷冷地道。

  放弃?开玩笑,即使自己是混的,混的也有尊严,我怎么可能认输,没求胜的心,也没说自己有求死的心。

  “啊!”

  我一把抛开亚丝娜,双手紧紧握住刀,眼露不屈大口呼吸地道“你离开吧,不要意图偷袭我,即使受伤,我也有能力一瞬间斩杀你。”

  亚丝娜看着受伤的白,手不禁按住了腰间的剑有活捉他的冲动,但立刻被白发现,此时心中有些犹豫。

  “亚丝娜大姐头。”担心亚丝娜情况的友纪使用跟踪设置跑过来,却意外发现张弓拔弩的状况,友纪看着亚丝娜,接着发现白“白前辈!”

  “友纪,你来得正好,我们一起活捉茅场。”看见友纪来到,亚丝娜不禁安心,也不再犹豫,即使眼前的人能杀掉自己,那么也有友纪在活捉下他,那么游戏将很快结束。

  白看见友纪出现心情和亚丝娜相反,已经阴沉到极点,被捉住自己的计划和任务一切都会玩完,一切将会结束,这里所有人都会死去,白双眼发出前所没有的露出凶光,本来翠绿的眼渐渐泛红,青丝一般的长发尾端已经也渐渐变红,已经到达不得不杀掉她们的境地,反正桐人已经有幸,白对眼前两位只能抱歉了。

  跟随主角桐人在艾恩葛朗特在冒险,以不改变大概剧情下改变剧情,造就属于自己的存在,众神游戏第一回给予白的第一个任务,成功通关后接着下一个世界,失败世界重造。

  “等等,亚丝娜大姐头。”就在两人要交战瞬间,友纪一个凌空翻身阻止两人。

  “友纪你干嘛?”亚丝娜看见友纪的行为惊讶的开口,而白也感到意外停下发动自己所用于的技能。

  “亚丝娜大姐头,虽然我不太懂为什么大家都认为白前辈是茅场,但是我决不相信白前辈是茅场。”友纪摇头否定大家的想法,相信着白。

  “你说什么傻话,他自己也承认了,而且上百玩家的性命被他斩杀也是很多人看见的。”亚丝娜没想到友纪竟然有这想法而不帮助自己。

  “这个我也知道,但是——但是——白前辈给予过我活着的信念,一个能说出当初那番话的人怎么可能是茅场,而且白前辈一直都喜欢捣蛋计划什么,这次他一定有自己的理由。”友纪相信着白,无条件相信,只因曾经他那番话。

  “友纪!”亚丝娜几乎疯了,那里有人让自己深陷全游戏通缉谋划什么,如果说谋划什么只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

  想到这里亚丝娜立刻摇头,怎么可能,这计划不说可行性,简直是赌命,亚丝娜不相信。

  “亚丝娜大姐头如果一定要杀白前辈,那么就先杀我。”友纪拔出剑与亚丝娜对峙。

  亚丝娜不会相信那可怕的想法,所以剑越握越近,已经没有退路了,亚丝娜起剑刺向友纪,友纪虽然不愿意和亚丝娜交战,但是她绝对不会让亚丝娜杀害白。

  “铛!”就在两人交战的时候,白出手了,刀刃弹开亚丝娜的剑,随之刀如毒蛇一般顺势挑伤亚丝娜手腕,亚丝娜手中的剑立刻掉落地面,白趁机抱住友纪的腰间窜入密林当中。

  “可恶!”看见白离开,亚丝娜狠狠地道,立刻联络其他人。

  白带着友纪来到一出山洞将她放下,然后浑身无力的坐在一旁,受了重伤体力也消耗差不多。

  “白前辈你没事吧。”友纪担忧的看着白。

  白摆摆手“休息一回就好。”

  友纪看白并没大碍,也在对面找个干净的地方坐下,好奇的看着白问道“白前辈为什么要扮演茅场被所有人憎恨。”

  回气的白淡淡地笑道“大概我是真货。”

  “怎么会,我可不相信白前辈的鬼话。”友纪扭过头去摆出不相信的表情。

  “为什么不相信?”白也好奇,即使现在也迷茫,但是眼前的友纪眼神却那么坚定,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还舍身维护自己。

  “因为白前辈鼓励过我活下去,茅场一开始将一万名玩家困在游戏里,也就是说他并不在乎玩家的生死,所以根本没必要向一个低级几乎放弃活下去的玩家给予鼓励。”友纪如此说道,白愣住了,眼前的小女孩善良得让人心动。

  “我觉得如果茅场扮演玩家的话,为了觉得游戏有趣会自己组织一个强力公会,培养一批玩家攻略副本,并不像白前辈和桐人前辈一起在划水,而且攻略副本都是自嗨,还经常抢装备,我觉得前辈真是茅场应该设计一个单机给自己。”友纪一边说着一边数落白。

  “哈哈——”听完友纪的话我不禁笑了,说得很有道理,我只能笑了,心里有些欣慰,没想到最后最信任自己的是她,一直被自己欺负的友纪。

  “白前辈!”友纪以为白嘲笑他,不禁有些不满。

  “不,我只是觉得友纪虽然笨笨的,十分可爱。”

  “唔——”友纪被白说得脸红,很不好意思,小脑袋都几乎埋入膝盖,嘟嘟地道“白前辈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要假扮茅场。”

  “这个嘛——”白思考一下,开玩笑地道“应该觉得好玩吧。”

  “哈!”友纪惊讶看着白,随之不满地道“白前辈果然很任性,不过至少这句话证明白前辈并非茅场。”

  白轻轻一笑道“友纪有时候知道太多并不好,聪明也要装糊涂,不然要你命。”

  “我可是很强的。”友纪感到不满。

  “是是是,友纪最强了,毕竟人称剑姬。”

  “说什么傻话,像笨蛋一样,明明白前辈一直出功不出力的攻略。”友纪是知道,如果真正和白交手,自己胜利不过超过三成,而且是自己所看的实力。

  “我可是一直努力着。”白随意地道,可信度也只有自己知道。

  “咕噜——”在友纪准备再次数落白的时候,肚子莫名响起尴尬的声音。

  “嘛,看来是时候吃点东西呢。”白无奈地笑道,他可是知道友纪绝对拿不出像样的食物。

  “哼!”友纪有些恼羞别过头去。

  白将自己食物拿出来给了一份友纪道“这是我亲手做的。”

  友纪脸红耳赤的接过“没想到白前辈也会做吃的。”

  “那是当然,我烹饪技能可是点满的。”平时有多余材料都弄食物,毕竟桐人不会做饭,每天餐厅开始会变大。

  友纪有点怀疑的吃一口,顿时露出无法相信的表情道“很好吃,白前辈真完全掌握烹饪了?”

  “那是当然,我目标可是成为家庭主夫。”白仿佛炫耀地道。

  “啊哈哈,什么鬼目标。”友纪忍不住笑了。

  “嘛。”白没有再说话,友纪也不取笑白,两人默默吃完,开始休息,赶紧恢复身体状况。

  “嗒嗒——”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山洞内传来急速的脚步声,白瞬间意识到飞扑到友纪身边,一手掩住被惊醒的友纪向她摇头示意不要吭声。

  脚步声越来越大,白与友纪对视了一眼,然后带着她缓慢移动到一个暗处,很快他们从暗处看见一群穿着黑色斗篷带着面具的人进来。

  “白前辈,他们是谁?”友纪没见过这样的玩家不禁笑声询问。

  白向友纪示意他们几个手背纹的图案道“微笑棺材。”

  “啊!”友纪几乎惊出声,幸好被白掩住了嘴巴,友纪抱歉看白一眼,同时示意可以了,毕竟这样被白掩住嘴巴很羞人。

  “他们为什么在这里?”友纪好奇地问。

  “嘛,大概野餐吧。”白并没说出真话,友纪也不会相信,只能狠狠瞪白一眼,只能靠自己了。

  “情报说应该在这里。”

  “情报不会有错,可能藏在某处,大家小心点,翻了这个山洞也要将他找出来。”

  “是!”

  微笑棺材成员开始四处寻找,友纪听他们的话好似猜到什么看了白一眼,白无奈的笑。

  微笑棺材的成员看似丝毫没有放弃的迹象,将整个山洞几乎找遍,已经慢慢接近白和友纪,他们人数三十多人,这人数友纪可没什么自信。

  “友纪,等下我引开他们,你趁机逃走。”白看看情况,只有这个办法了,必要时只能使用那一招。

  “白前辈!”友纪有点不乐意盯着白。

  “现在只能这样了,他们人数太多,放心,我一定能摆脱他们的。”白安慰友纪道。

  “怎么可能。”洞口只有一个,被三十多人围攻能成功摆脱根本不可能,而且白的血条已经不够三分一。

  “友纪别任性!”白严肃瞪着友纪。

  友纪碰命摇头“白前辈才任***********纪相信我,我一定能摆脱他们的。”白轻轻抚摸友纪黝黑色的短发,给予她安慰。

  “白前辈一直都那么乱来,白前辈有什么证据可以让我相信你。”友纪双眼泛起了泪光摇头,脸容担忧地道,一直乱来的白让她放不下心,如果白就这样在游戏消失,自己一定很难过。

  “真是一个缠人的小丫头呢?”白感到有点头痛,女孩子流泪他最不会应付的,特别是面对眼前信任着自己,让人十分怜惜的小女孩。

  友纪被说成小丫头感到不开心,嘟着嘴想要抗议,奈何此间她已经被白接下来的行为震撼得说不出话,双眼已经因为双唇接触的感觉无限扩大,全身都绷紧地大脑如同浆糊一样快要崩溃了。

  “嘛,这样可以了吧。”

  “这——这——什么可以,白前辈——”友纪自己的初吻被夺走,慌得已经不知道如何反应。

  “既然我拿了你初吻,那么我一定会负责任的活下来,我可不是一个不负责的人哦,我的小友纪。”白狡猾地笑道,看着心神乱跳的友纪,果然很可爱的女孩子。

  “啊,什么什么小友纪,白前辈太过——”再次吻下去,这次友纪并没刚才慌张和绷紧,反而感受到唇之间的轻柔触电感,全身无力得只能依靠着白。

  “一定——一定要没事。”已经被吻的感觉软化的友纪用如同蚊子大的声音道。

  “啊,我答应你,季。”白轻轻抱住友纪在她耳边轻声地道。

  “!”友纪怔怔的看着白,想张开的时候,白将她推入暗处的深处,然后一个人冲了出去,友纪想开口,但是忍住了,双手紧紧握在一起祈求着。

  “心伊,一定要平安,约定好的,如果如果你有事,我一定不会原谅你的。”

第10章 友纪与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