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1章 妖梦

  冥界白玉楼

  “嘛,这样的生活还真舒坦呢。”坐在中庭饮着白酒的白如此说道。

  “这不是很好么,悠悠闲闲的过着每一天,很好吃。”幽幽子拿起在两人中间的烤鱿鱼串细细的嘴嚼起来,鱿鱼串那特别的味道让幽幽子不禁称赞。

  “咦,虽然幽幽子看上去很文静,却意外健谈与腹黑,这种性格应该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吧。”含笑的白看着吃得很欢快的幽幽子道。

  “嗯嗯嗯,即使我说话比较耿直,但我也是希望世界和平的。”对烤鱿鱼串停不下的幽幽子一边吃着一边道。

  “啊哈哈,看得出,吃饱就睡,睡饱就吃,世界和平对幽幽子来说是很不错的呢。”这三天,幽幽子除去睡觉,就是在中庭和自己喝酒吃东西,过着仿如无忧无虑的大小姐生活。

  “白君说得太失礼了,简直就是说得我一点用处都没有。”幽幽子鼓起半边脸颊不满的看着白,手还是很诚实的伸向放鱿鱼串的碟里,却发现已经空了,委屈的看去白。

  “嘛,幽幽子大人很厉害,幽幽子大人最伟大,所以请幽幽子大人自行解决。”直接无视幽幽子带着哀怨的请求眼神,白自顾自的饮酒。

  “唔——”幽幽子露出越来越可怜的表情看着白,身体也倾前过去,仿佛在说请看我,请看我可怜的样子,你忍心么?

  “嘛,今天天气真好呢,伟大的幽幽子大人你觉得呢。”白眯着眼,饶有意味的看着可怜兮兮的幽幽子。

  “白君很坏,丝毫不理解少女心。”幽幽子用双袖挡住半张脸装作可怜哀怨地道。

  已经上千年的幽灵说出这样的话,让白很无语,无奈将放在下面烤炉的鱿鱼串拿上来在幽幽子面前晃“如果你肯喊一句,欧尼酱,我要,我就给你。”

  “欧尼酱,我要!”幽幽子二话不说毫不犹豫,连节操都不要直接开口,瞬间从白手中抢过鱿鱼串开心的吃着。

  白被幽幽子的反应与速度弄得苦笑不已的摇头,自顾自的饮酒,心想强大到她这种程度的妖怪都那么没节操么?

  “幽幽子这里除了你和幽灵应该还有其他人吧。”在白玉楼的厨房可是准备了很多食物,这些食物怎么想都不会幽幽子自己准备的,她只负责吃,让她做难以想象,这里的幽灵虽然都侍奉幽幽子,但是它们并不能走出冥界购买材料,即使有办法弄到材料,本身幽灵也是怕火无法处理,所以白觉得这里应该还有一个人存在。

  “你说的是妖梦?”已经塞满嘴的幽幽子还能清晰说话也是一种才能。

  “妖梦?”原来真有其他人,名字叫妖梦。

  “嗯,白玉楼的庭师,是一个很能干的好孩子。”幽幽子丝毫不吝啬的夸赞妖梦。

  “嘛,能侍奉你的幽灵,它们也不简单呢。”有这样的主人,不知道是让人省心还是粗心。

  “白君好似一直说很失礼的话呢。”眯着眼的幽幽子看着白,装作不懂的样子让人十分可怕。

  “嘛,别在意细节,是了,昨天我在白玉楼悠转的时候发现有一个书阁,那里的书我能看么?”一直这样悠闲过日子挺无聊,白想找些书消遣。

  “可以啊,我不是说只要白君不私自走出白玉楼,这里你是自由的。”幽幽子含笑地道。

  “话虽然是这样,但如果这里有什么禁地之类,我跑过去,惹你生气,我可能会死得不明不白呢。”白也含笑的看着幽幽子。

  “嘿嘿,白君请不要说得白玉楼那么阴暗,人家那么纯洁的人怎么可能藏着什么。”白和幽幽子说话,一直很难揣摩对方心思,让白不得不谨慎。

  “那就太好了,等下我就拿几本书来好好打发时间。”

  “不过那里都是一些生涩的古文和奇怪的书。”幽幽子对于里面的书不太感冒,不如一串烤鱿鱼串。

  “嘛,只要是书我都喜欢看,毕竟对于我来说,在故乡书是十分稀缺,我格外珍惜呢。”白双眼露一丝怀念。

  “故乡?”幽幽子透露出些许好奇心。

  “嗯,一个很糟糕的地方。”白微微点头,自己原来的世界是一个繁荣而充满绝望的世界。

  “因为很糟糕,所以才来到幻想乡?”幽幽子歪着头问。

  “嘛,大概吧。”白也没透露太多信息,毕竟自己和幽幽子相处看上去虽然很好,但是真正的关系只不过一名囚困者与监视者的关系。

  “这样啊,我有点事要离开一下,白君在这里自便吧,还有今晚我想吃牛肉盖饭。”幽幽子站起来合手满是期待的看着白。

  “——”白很无语的看着幽幽子,临行都不忘吃。

  “幽幽子大人,我回来了!”幽幽子刚离开,白听到急速的脚步声和一把欢喜的少女声音。

  很快一名白发带着黑色发带,穿着白衬衫,外面一件绿色马甲,穿着绿色边蕾,身后背着两把刀的少女出现在白的眼前。

  “嘛,你就是妖梦?我是——”

  “人类!先斩了再说。”魂魄妖梦发现陌生人不多言,直接拔出背后长刀斩向白。

  “碰!”白原先坐的位置直接被妖梦斩出一个窟窿。

  “喂喂,这样可是很危险的呢。”白左手拿着酒杯,右手拿着装着烤鱿鱼串的碟子叹气道,白可没听幽幽子说妖梦是一个见人就砍的孩子吧。

  “给我死来。”妖梦一击不中持剑再次跃向白,丝毫不给白说多余话的机会。

  “那个——”白很无奈,对方不愧是幽幽子的庭师,做事脱节啊,无奈下白急速后退将酒和下酒菜放下拿出黑雏。

  “哼!”见对方拿出武器挑衅,妖梦疾走冲过去,丝毫没思考过是自己先拔刀的原因。

  “神鸣闪!”白上就就出招,黑雏带着金色如雷电的光芒出鞘,白要拿回主动权。

  “!”妖梦见对方想抢回主动权,本来不许让对方得逞,但当脚踏入眼前人类十米范围,全身感受到威胁的气息,仿如置身如死地,前冲动作立刻停顿,飞快翻身连续后退。

  尖锐夹杂雷鸣躁动声的剑芒掠过在空气中留下灼热的气流弥漫在中庭,妖梦额头不禁流下一滴冷汗,刚才如果反应慢半拍自己一定会输,很强的人类。

  反应很快,竟然躲过了,白没想到眼前妖梦竟然能作出瞬间反应闪过自己的攻击范围。

  “嘶——”妖梦在思考怎么攻击的时候,突然身前的衣领破开粉碎,锁骨部位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啊!”妖梦顿时发出一声尖叫,一手掩住自己的锁骨,一手用刀指住白,脸色羞怒瞪着白“你——你——你——这无耻之徒。”

  “那个——”白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了,拔刀产生的气流碰到,这结果可是不是自己想要的,对方好似很生气。

  “给我去死!”妖梦拔出另一把刀,顿时高高跃起,长刀与短刀发出炫目的白光如同双翼展翅一样,大有鹰击天翔之势,气势汹汹让人胆寒。

  面对妖梦的攻击,白没后退没防守,只是用一只手掩住双眼轻声地道“看到了!”

  “嗯!”发现对方不妥的妖梦听到白的话好似意识到什么,本来极其愤怒的妖梦脸色涨红得不行‘哇’的一声双刀都丢了,双手赶快掩住裙底,整个人直接坐在地上害羞难忍的看着白,越看越生气,越看越害羞。

  “那个——我该说谢谢款待么?”白别过头去为难地道。

  “——”妖梦听后脸露委屈,接着大哭起来“呜呜——幽幽子大人——呜呜——幽幽子大人。”

  “呃!”白这下难办了,弄哭了人家,幽幽子回来自己怎么解释啊,白不禁感到头痛。

  红魔馆

  “就是她吗?”灵梦看着被魔理莎绑在椅子上的琪露诺问。

  “嗯。”魔理莎点头叉腰“我路过的时候就是见到她拿着那本书。”

  “你们想干嘛,快放开我,我可是很强的。”琪露诺拼命挣脱口中不服输地道。

  “好吵啊。”灵梦双手塞耳,这家伙从来到这里开始一直再喊,很烦人,魔理莎也表示无奈。

  “灵梦、魔理莎,帕秋莉大人出来了。”咲夜带着帕秋莉出来。

  帕秋莉轻轻点头算向两人打了招呼,然后望去琪露诺问魔理莎“她就是捡到我的书的人?”

  “没错。”魔理莎点头确认。

  “那么我这本书你是在那里捡到的。”帕秋莉拿出书给琪露诺确认问。

  “我才不告诉你们,你们放开我,我要和你们决斗。”琪露诺不买账的在挣扎,帕秋莉见状望去咲夜,咲夜点头明白该怎么做。

  “灵梦、魔理莎你们先在这里坐一会,我带她下去,很快她会将一切说出来。”咲夜望去琪露诺的眼神,让琪露诺感受到莫大危机。

  “啊,不要,不要,不要啊——”咲夜无视琪露诺的呼喊,直接将她带到红魔馆秘密的地下室。

  (感谢穷孩子刷了我一页评分作者君感动,原来我这本书还有人看。)

第11章 妖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