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相看夏至。

  白色的被单请轻轻的覆盖在茜心的身上,身旁的赵文杰头上帮着绷带,一看就知道是来的时候磕到了,他满是柔情的眼睛,望着正在熟睡的茜心,嘴角的一个微弯,流露出了喜欢茜心的感觉,他看着茜心熟睡的脸颊,似玫瑰的花瓣,红润。他的嘴里说着她最喜欢的动漫的故事:“

  阎魔爱出生在400年前,愚昧无知的人类还在相信着山神传说的那个年代,阎魔爱就是这里一家农民的女儿,她从小被人们认为是恶魔的象征,妖怪的化身,可是她不是,她只是一个为爱而生的人。”

茜心的嘴唇动了动:“当年就是因为她是一个为爱而生的人,也注定她是一个为爱而死的人。当年若不是她最心爱的人伤她最深,她又为什么要成为地狱少女?为什么为别人复仇,其中都是因为他,仙太郎。”

“可是,也不全是因为仙太郎,他也是迫不得已。”赵文杰接着说。

茜心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个说出这番话的人,难道他也会因为自己的一个身不得已,而放弃我吗?她不敢再往下想,怕越想,心就越痛。

“你会因为自己的身不得已,放弃我的吧?”茜心好像在问赵文杰,又仿佛在问自己

赵文洁没有答话,静静地走出病房,关上门。

当赵文杰转身时,茜心从门内大喊到“我们已经分手了。”

带有哭腔的声音让这句话添加了几分伤感,赵文杰苦笑着,潇洒的走了,没有回头,但只要一回头就会发现,他那泪痕,正在脸上告示着所有人,他哭了。

茜心等赵文杰的脚步声听不到了,拿着身后的枕头,将头埋在枕头里,留下了无声的泪,我们算分手了,吗?

漫画故事情节

“仙太郎哥哥。”阎魔爱的声音在桃太郎的耳边回响。

  “怎么了?”桃太郎面前的一堆石头,引起了阎魔爱的注意。

  “桃太郎哥哥,这是什么呀?”阎魔爱指了指眼前的石堆。

  “这是——”桃太郎没有说。

  “这是你的心事吗?”阎魔爱看着桃太郎,睁着纯澈的大眼睛,让桃太郎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是我的烦恼。”桃太郎忧心忡忡地说。

  “原来是仙太郎哥哥的心事啊,我想看看行吗?”阎魔爱看着眼前的石堆,从下到上,从大到小。阎魔爱这这旁边又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

  “嘻嘻,很像啊。”阎魔爱用身上的和服擦去了脸上的汗滴。

  “爱,我……”仙太郎的话让阎魔爱摸不着头脑。

  “有什么事吗?仙太郎哥哥。”

  “没什么事,没什么事。”仙太郎只是看着旁边的樱花树那上面的花,笑了。

  “那仙太郎哥哥,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真的很喜欢很喜欢樱花吗?”

  “嗯,真的很喜欢,像喜欢你一样。”

  “我?”阎魔爱脸红的地下了头。

  “嗯,因为樱花像你一样,美丽,无暇,纯洁,天真。”

  “嘻嘻嘻。”阎魔爱根本就不知道那是爱。阎魔爱只是觉得仙太郎像哥哥一样,爱着自己。可是却不知道,自己已经对他,产生了——-爱

  “你瞧。”仙太郎突然看见只对上出现了一只死蝴蝶。

  阎魔爱拿起蝴蝶,抚摸着它的翅膀。蝴蝶慢慢的张开翅膀,飞向了天空。

  ”仙太郎哥哥你看,它飞走了。“阎魔爱永远闪烁着纯洁,可是仙太郎看着身后,那群人,露出了不善的眼光。

  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仙太郎

  那群人笑着,好像下一刻阎魔爱这个人就会不在,就会在他们的面前死亡。

  可是阎魔爱却不知道,依然是纯洁,无暇。可是她背后那坚硬的盾牌,却在不知不觉中去,有了一刀致命的伤痕。也就是在那时,她被人致命一击深入心脏。

相看夏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