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被卖被买?

  “那还有一个问题,”薄槿寒顿了顿了,摸了摸下巴,“那我是上男厕还是女厕?”

逸世宸:“……。”

**都城。

商人和小贩沿街叫卖,**街头竟然有耍猴的人,小猴子灵巧活泼的样子甚是惹人怜爱,只是身上皮毛稀疏暗淡,可想是遭受了何等的对待。薄槿寒路过一个卖糖葫芦的小贩身旁,看到红红的山楂裹着层厚厚的糖衣的模样格外诱人,想起了母亲小时候常常给贪吃的她买一串酸甜的糖葫芦,想起自己身处异时空,鼻子一酸,拿出两个铜板,顺手买了两串糖葫芦。

“这是什么?”逸世宸接过,皱了下眉毛,“我们是来做任务的,你还真以为我们是四处游历的江湖剑客啊?!”

“喂,我们既然来了,好歹要了解下人文嘛。”薄槿寒咬下一颗山楂,“吃没吃好歹尝尝嘛,万一很好吃呢。”

逸世宸咬下小小的一口,冰糖的甜和山楂的酸涩融为一体绽放在舌尖的味蕾上,美妙无比。

“怎么样,不错吧,本公子说好吃就一定好吃,本公子的眼光是一定不会错哒,哈哈哈!”薄槿寒一脸豪迈。

逸世宸和薄槿寒住进了一家客栈,老板娘姓孙,是个寡妇,下巴上有一颗大痣,其貌虽丑,却打扮的花里胡哨,一看到两个绝色美男入门,霎时间眼冒绿光,口水横流。

“孙掌柜,在下名叫华珩,这是我二弟华容,我们想在此小住几日,可否?”逸世宸一脸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这位老板娘,面不改色,言语从容。

薄槿寒咽了口口水,顿时佩服这位西凉太子的应对能力。

小二将薄槿寒和逸世宸领到房间,逸世宸放下自己随身的佩剑,递给薄槿寒,“你暂且住下吧,我要去南山见一位故人,三日之后我来接你。”说完,把随身的一袋银子和佩剑一起给了薄槿寒。

“喂,你……”薄槿寒话还没说完,逸世宸转身走出了房间。

薄槿寒满脸郁闷,这人怎么说走就走?她摆弄着逸世宸的那把佩剑,剑鞘装饰的很精致,可见主人的用心对待,而剑身锋利轻盈,削发如泥。

薄槿寒推门下楼,恰巧遇上那如狼似虎的掌柜,“华容公子啊,我特意备了些酒菜,不如赏个脸一起喝一些。”

喝酒喝,老子茅台洋酒都喝过,你这娘们儿酒量又会多大?薄槿寒如是想。

酒过三巡,薄槿寒浑身瘫软的倒在桌上,“一杯下肚,有些头晕。两杯下肚,天旋地转。三杯下肚,直接进院!”说完便沉沉的昏睡过去了。

老板娘得意的转过酒瓶,红纸黑字:闷倒驴!

老板娘飞快的解开了薄槿寒的外衣,正打算霸王硬上弓,却看到薄槿寒内衣里的层层白色绢布,顿时傻了眼,这居然是个女子?!

薄槿寒感觉自己好像睡了三天三夜,在期间只醒过来两次。第一次听到老板娘和另外一个中年女人的谈话:

“这么好看?还是个雏儿吧?”那女人用手指头捏着薄槿寒的下巴来回欣赏。

“肯定是,你看看,她皮肤多白啊,那群男人肯定会喜欢的。”老板娘一脸邪恶的笑容。

“你开个价。”中年女子沉默了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

“十万。”老板娘补充道,“我还亏了呢,你要是寻个好买家,说不定还是皇亲国戚,那时候,你就赚大发了。”

薄槿寒头痛欲裂,耳边嗡嗡声作响,又昏沉睡去。

第二次,薄槿寒的意识清醒了些,感觉自己被绑在一根木棍上,下面是人群,叫卖声不绝于耳。

“十万!”出价的是个瘸子。

“二十万!”“三十万!”

……

“一百万,这个女人我要了。”周围的人群迫于男子身上的王者之气,纷纷让开一条路。

薄槿寒凝眸,那人一双紫色眸子,紫衣墨冠,绝代天姿,紫眸乍看一眼便沉沦其中,就不能自拔与这尘世的美丽。

薄槿寒感觉眼皮越沉,便继续陷入昏睡。

第四章 被卖被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