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与太子爷的初次相遇

  夜色深浓,烛火跳跃着,室内温暖如春。胥璃夜端坐在书桌前,若有所思的看着面前的美人图,说起画上的美人,他也算是与她颇有渊源。这美人,是漠北皇生前最为疼爱的女儿,是漠北大皇子薄夕城最宠爱的妹妹,西凉皇之侄,她身上流的是两代帝王的血液,年纪轻轻便早早封王可以上朝参政,虽是个女人却被称为战神,不仅收复了西凉失地,还对他北周的边疆岌岌可危,世称容凰公主薄槿寒。

当年自己五岁便封了皇太子,受命前往漠北,那时漠北皇见他模样可爱忍不住逗弄,而薄槿寒在一旁与哥哥嬉戏玩得很开心,那时候的薄槿寒模样就很灵秀可爱,他父皇修书一封,漠北皇大喜之下便把薄槿寒许配给了他,只是那时少不更事,年纪较小又是‘陈年往事’,所以并无人提起,虽说当时薄夕城已有不满,恐怕是故意不说。想到这里,胥璃夜薄唇微勾,望向了床上熟睡的薄槿寒。

命人取来笔墨,在洁白的纸张上写下寥寥数字,差人送去给薄夕城。

果然是女大十八变,就连当初不想承认这门婚事的他如今也有几分后悔。

只是漠北公主,为何会出现在**城内?莫非正如鹊离所说,西凉派人来请百里玄亿出山,来抢人了?

胥璃夜好心情的想到,不知道是西凉来抢他的人,还是他抢西凉的人。

薄槿寒微微睁开眼睛,嗅了嗅空中的气息,不对,不像是她房间。再闻,还是不对。然后……然后转过身子,就对上了那双紫色眸子。

“你妈没有跟你讲过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很没有礼貌吗?”薄槿寒有些心虚的穿鞋下床,直接无视了胥璃夜本人直接推开房门一看外面的景物不禁傻眼,“喂,这里是哪里啊……”

“这里自然是**城,你难道不是**人吗?”胥璃夜的紫眸半明半昧。

“呃,那个,其实,我还真不是**人……”薄槿寒结结巴巴的说道。

“哦?”胥璃夜挑了挑眉。

“是这样的,小女子远从东土大唐而来,刚来此地,人生地不熟的,谁知我被一家黑店的老板娘灌醉了酒,之后奴家便什么事也不记得了……”薄槿寒嗲着嗓子说道,这话,自己听的几身鸡皮疙瘩都不够掉的……

胥璃夜一脸好笑,“你被那老板娘灌醉之后,便把你卖进了本城最大的花楼,那老鸨在市场上公然叫卖,本公子花了重金将你买下。”

“然后呢?”薄槿寒睁着大眼睛看着他。

“没有然后。”胥璃夜薄唇微勾。

薄槿寒松了口气,“好,我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说完,便推门走了出去。

鹊离看见主子未加阻拦,有些疑惑,“公子,怎么让太子妃走了?”

“你忘了么,鹊离?”胥璃夜叹了口气,“我们是来办正事的,至于本宫想要的人,日子多的是。”

薄槿寒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多久没有填饱过肚子了,正值正午,太阳的强烈光线令人睁不开眼睛,她走了几步路,透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突然看到逸世宸因为担忧而焦灼的黑眸。

“这几天你去了哪里?”逸世宸的表情有些愠怒,当他回来时竟然看到他的剑被老板娘挂在墙上出售,老板娘谎称她已结账离开,在他的再三逼问下才知道她竟然被卖进了花楼,卖给了一个贵公子。

“我啊,一世英名竟然败在了一个娘们儿手里,实在可气。”薄槿寒咬了一口逸世宸买来的烤鸭。

“那你……没事吧。”逸世宸一脸探究的看着她。

“幸亏遇上一个好人,不仅重金把我买下,还把我放了。”薄槿寒飞快答道。

逸世宸不然,“以后做事情记得谨慎为先,这种事情不能出现第二次。”他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说道,“换身干净衣裳,马已经备好了,我们马上回西凉。”

第五章 与太子爷的初次相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