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天为谁春

  大宴当晚,明月当空,御花园里载歌载舞,徐有美人蒙着面纱从天而降,逸世宸已经在浅饮着杯中的凉酒,逸湛华仍旧是一袭白衣清冷的坐着,正欲饮酒,忽听得皇后身旁的玉嫔笑道,“九皇子今日是怎么了,如此的魂不守舍,莫非真如外界所说,你和漠北二公主当真是情投意合?”

逸世宸手下一滞,继而抬手又是一盏酒。逸湛华浅笑,“娘娘说笑了。”

“终身大事岂能说笑?你要是真许心那容凰公主,改日我去求你父皇给你们赐一桩婚事。”玉嫔雅然一笑,顿时群芳失色。

“玉嫔,你也管的太多了些。”一旁的皇后出声道,玉嫔识趣的闭了嘴。“这漠北二公主怎么没来,未免有些不识礼数吧。”

“本公主到了。”一个清丽的女声传来,众人眼前一亮,薄槿寒身穿白色长裙,曳地白色衣袍上朵朵盛开的粉色荷花让人觉得与此情此景相为映衬,紫色长发在腰间用一根丝带款款系住,明眸皓齿,令人赏心悦目。薄夕城身着水蓝色简装,剑眉寒目,周围的宫女们不由得兴奋的小声私语。

时隔半个时辰,佳肴纷纷上席,众人晄筹交错,交谈甚欢。薄槿寒刚刚拿起筷子,就听见下人通报“——北周皇子到!”,当看到紫眸墨冠的熟悉面容后,薄槿寒刚吞下去的一块牛肉呛在了喉咙里。

——绝世妖孽,紫眸墨冠。

“公主可曾认得本殿下?”无视薄夕城想杀人的目光,北周太子胥璃夜怡然自得坐在佳人身旁浅浅饮酒,谈笑风生。

“上次在***多谢。”薄槿寒拿起酒杯,倒上满满一盅,“这一杯,就当是我谢你的,从此之后,相江湖见,各走一边!”

辛辣的液体直冲喉头,逸世宸优雅的夹着一只酒杯,“别忘了上次在**你是怎么被卖的。”

薄槿寒摇了摇头,但只觉得困意上头。

“北周皇子,这次能让大军退后三百里,是我西凉百姓之福。”西凉皇开口。

“这都不算什么,”他看了看身旁的薄槿寒,后者昏昏欲睡,“漠北皇在世之时,曾经许诺将漠北二公主许配给本宫,本宫愿以退兵一千里,粮田万顷,金铜银珠宝,换取本宫心爱之人的十里红妆。”

西凉皇神色一变。

逸湛华白皙的手渐渐收缩成一个拳头,手臂上淡蓝色的脉络清晰可见。

“寒儿的婚事,还是她自己做主吧。”西凉皇默然良久,决定道。

“好,那我们为期一年,如果寒儿仍然不能接受我,那本宫也就此作罢。”胥璃夜含笑举杯,深情款款的望着身边睡眼朦胧的薄槿寒。

薄槿寒吧唧吧唧嘴巴,支起头努力的维持清醒,什么现代的老白干啊茅台啊什么的,比上咱祖国的五千年历史物质遗产统统滚蛋!

只是这文武百官为何都看着她的眼神那么奇怪?她顾不得多想,伸出手拉住墨锦的绿色水裙,“锦儿,陪我出去醒酒。”

逸世宸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长廊上,默然许久,也转身离去。

清风吹起薄槿寒的紫色长发,凉凉的拂去她的醉意,御花园里的花开的正是浓艳,远处的宴会依旧灯火阑珊,佳人身穿五彩羽衣从天而降,乐声撼天,文武百官推杯换盏间唇枪舌剑你来一语我还一句。

逸世宸就以那样的距离看着她,紫发飞扬,白色衣裙轻轻摆动,修长白皙的脖颈,因为酒醉而飞上脸庞的红晕,如水晶般晶亮的黑眸。

墨锦瞥见了他,刚想屈身行礼,逸世宸摆摆手,抬起食指放在嘴边示意她不要出声。

他从她身后拥住她,身前身后有酒与花醉人的香,薄槿寒愣住了,任由逸世宸扳过她的身体。他小心的吻住她的唇,却像是吻住了整个世界,唇齿交缠间酒香醉人,鼻息间是她的发香却也许是花香。

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

我也会给你怀抱

薄槿寒猛地清醒过来,酒也醒的差不多了,匆忙推开他,回到宴会上,热闹依旧,她突然差劲的想到,她在现代苦苦隐藏二十年的初吻,虽说上次落水被逸湛华亲了下,可是他也没伸舌头啊,你说这亲都亲了,还伸什么舌头啊。

逸世宸回到宴席,继续若无其事的喝酒,身旁的侍女替他满上一杯又一杯。

薄槿寒气不过,胡乱找了个理由离席,北周皇子见佳人已走,不免兴致全无,也随人回到自己寝宫。

第七章 天为谁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