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生辰(一)

  容凰公主薄槿寒生擒匈奴王子,气死匈奴可汗的壮举名声大震,班师回朝,文武百官皆见到薄槿寒退让100米,闻风丧胆。

隔日上朝,龙颜大悦。

“父皇,这次平叛,容凰公主薄槿寒身为主帅,以十万军队生擒匈奴王子,立功一件,实在是可喜可贺!”逸世宸说道。

西凉皇好心情的开口,“那就赏赐黄金万两,俸禄再加一筹,寒儿,你可还想要什么赏赐?”

“皇叔,臣为国争光那是本分,臣不求什么赏赐,只是上次生擒匈奴王子中了刀伤,臣希望皇叔能准许臣在家养伤。”薄槿寒如是说。逸世宸听罢,扬了扬唇。

“准!”

“放着庆功宴不去,在家里抱着被子打滚有意思么?”下朝后,逸世宸瞥了她欢天喜地的样子说道。

“有,何止是有意思,那种抱着被子打滚的生活,饿了吃饭,渴了喝水,困了连走到床的那几步都省了,那种睡到太阳晒屁股的滋味是你们这帮上朝来下朝去的人体会不到的。”薄槿寒装模作样的在空中比划着。

“明天晚上寅时,午门外见。”逸世宸淡淡笑道,“不管你来不来,我就在那里等着你。”

夜晚,灯火迷离。

墨锦一边替自家公主肩上的刀伤上药,一边偷偷的抹眼泪,身后的啜泣声令薄槿寒很不舒服,“怎么了?本公主还没死呢!”

“奴婢是心疼公主,身为女子却要带兵打仗,收到前方来信,看见信上说公主您肩部中刀,奴婢更是心如刀割,特别是大皇子,听说您受伤的消息,脸色马上就变了,叫他好几声都不答应……”

“唉,你家公主是出得了茅房,上的了厅堂,带得了兵打得了仗,脚踹流氓,手握蛋黄,活脱脱的一新时代妇女啊,哪会这么容易死?”薄槿寒极为阔气的把腿翘得很高,努力展示自己女汉子的威武形象,不想肩部又是一阵疼痛。

“公主啊,您已经两句话都带着那个字了,多不吉利啊。”墨锦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我。

“寒儿。”薄夕城推门进来,看到薄槿寒衣冠不整,面上一阵尴尬,“还不快把衣服穿好。”

“那又有什么关系,你是我皇兄嘛!”薄槿寒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寒儿,皇兄来就是想带你去个地方。”薄夕城疼爱的揉了揉妹妹的头发。

寒风吹起薄夕城的披风,马蹄哒哒的踩在冰凉的石板上,黑色的夜空中没有明亮如许的皓月,只有数也数不清的繁星。

薄槿寒好奇的看着天上的星星,蜷缩在薄夕城的怀里,一阵心酸,想起自己儿时,也曾经在自己哥哥的怀抱里看过整个星空。

而自己哥哥身后的那片大海,也成为了她这辈子的噩梦。

眼前的这个人,有着和自己兄长一模一样的容貌,她也安心的靠在这个男人的怀抱里,看着儿时许诺的整片星空。

哒哒的马蹄出了城,薄槿寒的长发被风吹起,薄夕城怜爱的低下头,“困了就睡吧,醒了就到了。”

“恩。”闭上眸子,安心的笑了笑。

万家灯火纵使江山如斯如画却抵不上你许心一笑。

薄槿寒醒来,发现自己身在一个陌生的小屋里,小屋后面是一片竹林,出了门,便是一处湖塘。

“寒儿喜欢吗?”薄夕城笑着望向自己的妹妹。

“喜欢。”薄槿寒真诚说道。

“走,我带你去看花灯。”薄夕城牵住了妹妹的手。

第十二章 生辰(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