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情信

  三日后,各家的千金小姐纷纷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抵达了容凰王府,茶水糕点供不应求,丫鬟手脚都忙不过来,这些个小姐,都是大户人家出身,都渴望着攀上太子这枝高枝,光耀门楣,得罪哪个都不好使。

这些天,薄槿寒本人就一脸郁闷的在房间里坐着,一脸生无可恋。

第三天当晚,太子逸世宸一袭黑衣,也住进了王府,并在王府后面的花园设宴,美人佳肴,歌舞升平。

薄槿寒听见后面的乐声,郁闷的盖上被子。

墨锦走进来,端着一碗素面,“公主,您好歹吃些东西吧。”

薄槿寒伸出脑袋,问道,“有肉么?”

墨锦默默的摇了摇头,“公主,恐怕我们一年都要不沾油水了……”

薄槿寒欲哭无泪的闷头就睡……

隔日,薄槿寒躺在床上,气若游丝,“锦儿,明儿个起,若是饭菜没点肉的话就不用来送饭菜了,我睡觉的时候也不要来打扰我,旁人问起,就说是本公主撺掇撺掇准备冬眠了。”

“公主……”墨锦刚想开口,逸世宸一身清冷的走进她房中。

“怎么,这才几天,都受不住了?”他的眸中带着些许压抑,“本宫是皇太子,明日起就不需要这些手脚愚笨的丫鬟服侍了,改由公主你,亲自为我端茶送水。”

“呵呵呵呵呵……”薄槿寒一脸无语,“逸世宸你这么贱……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怎么?”逸世宸挑眉。

“没什么,本公主只是最近身子困倦的很,需要补觉。”薄槿寒煞有介事的说道。

“本宫可是听闻公主已经在房中睡了数日,觉得公主也需要出来透透气。”逸世宸道,“不然到时候病了,也不用向漠北大皇子解释。”

那天晚上,某人在软榻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莫非自己真得了甲亢?

隔天清晨,太子逸世宸邀请各小姐同去城郊赏花。

城郊之地,桃花盛开十里,正是清晨,娇嫩的花瓣上还带着露水,满目桃红,一时间眼前缭乱。

“敢问殿下,这位姑娘看着好生眼熟啊,究竟是哪户人家的小姐?”一个千金打扮的少女好奇的指着一旁顶着两个浓黑眼圈的薄槿寒问道。

“她不是小姐,她是公主。”逸世宸扬唇,“漠北二公主。”还故意将‘二’字咬的很重。

“哦,原来她就是那男人婆啊。”千金们议论纷纷。

唉,算了,男人婆就男人婆,名声太好自己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这两个眼圈是怎么回事?”逸世宸打量着她许久,道。

“借你吉言,睁着俩雪亮的眼睛盯了天花板一宿。”薄槿寒顿了顿,“什么黑眼圈,这叫烟熏妆!时尚,时尚懂吗,这叫潮流,年轻人,不要死读书,要跟上时代的脚步!哎,妹妹,你要不要试试?很好用的!”薄槿寒开始借机撩妹。

半个时辰后,逸世宸和薄槿寒看着一颗桃花树发呆。

“太子殿下,你说,你看花还能看出老婆来啊,都看了半个时辰了,一寸光阴一寸金懂否?”薄槿寒的语气有些不耐。

觉察到身后有人,薄槿寒回头一看,一张面色铁青却似曾相识的脸庞,“公子好生眼熟,莫非我们在哪里见过?”

“回家给我写检讨。”逸世宸小声在薄槿寒耳边说道。

“小人鹊离,乃是北周皇太子胥璃夜随侍,今日前来,主要是为了替太子殿下转交一封信。”鹊离递上一个捆绑着花枝的信封。

薄槿寒好奇的接了过去,感觉身后凉气四溢。

“什么信?”她问道。

“据说是……”鹊离的面色有些尴尬,“情信。”

“信送到了,你也该走了。”逸世宸冷冷的看着薄槿寒,话却是对鹊离说的。

“太子妃,那小人走了,”鹊离想起一事,“哦,对了,小人必须提醒您一句,身为太子妃,必须要洁身自好,不能与别的男人接触,否则会被世人戳着脊梁骨的,爷脸上也不好看。”

薄槿寒抿了抿唇,脱下自己的鞋子就往他脑门儿上砸,“去你大爷的!”

赶走了鹊离,忽然发现逸世宸还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她,“你想干什么?”

逸世宸扬唇,黑眸中折射出危险的光芒,“不想干什么,只是容凰公主能找到像北周皇太子这样出色的好男人做归宿,本宫替容凰公主感到高兴,那么,现在,就请容凰公主大声的朗读这封来自于另一个男人的情信,切记,要一字一句,声情并茂的读。”

朗读……

薄槿寒看着逸世宸半晌,“你说的?”

“我说的。”逸世宸浅笑。

“好!”薄槿寒下定决心豁出去了,扯开喉咙的喊着,“亲爱的,见字如晤,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可惜你我各自天涯,求见甚难……”

第二天,满城皆知漠北二公主于桃花树下表白西凉太子。薄槿寒听闻,淡然一笑,“就让他们说去吧,反正这不是我的世界我也不在乎,够逸世宸那个家伙头疼一宿的!”

朱墙深处,皇后身穿明黄色薄纱,白皙的肌肤若隐若现,一对柳眉浓淡适中,凤眸微闭,说不清的妩媚。

“娘娘,想必是您这些日子太过于纵容那漠北公主了,她居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当场表白太子殿下,这是在有些不可理喻啊。”皇后身边的侍女翠儿一脸不屑的说道。

皇后染成血红色的指甲紧紧的攥着朱栏一端,“呵,行围箭杀,蓄意落水,本宫做的一件件的还不够多么?只是这薄槿寒的命似乎也太硬了些,无论本宫派去多顶尖的高手,居然都能让她一一逃过。”

翠儿刚想再说些什么,只见皇后的凤眸中寒冷似冰,顿时心下一惊,不敢开口。

“本宫这辈子得不到的东西就只有一样,”皇后凄然一笑,“那就是他的心。”

她想起与他大婚隔日,在他书房翻出的一卷画像,那美人的眉目像极了薄槿寒,她认出那就是漠北皇后,先前也听说过他与漠北皇后有一段不清不楚的孽缘,可是她不在乎,她认为她做得多点就会赢得他的心,谁知,日子越长,他夜夜宿醉,常常在睡梦中呼喊着她的名字,日子过得久了,她自然而然的感到厌倦。

他是她的皇,她是他的妻。

“我想杀的人,十年前就已经死了,而本宫这辈子得不到的,就只有他的心,除此之外,薄槿寒的命我也要!”皇后嫣然。

第十四章 情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