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又见

  薄槿寒伸了个懒腰,长发未绾,抬首看着不远处的高高的岗哨,心下忽生歹计,“来人啊,给本公主把这蛮子吊到那上面去。”

隔日,匈奴可汗听说自己儿子被吊在漠北的岗哨上,当场活活气死。

“哈哈哈,大活人还能被气死,笑死我了,哈哈哈哈!”薄槿寒笑的合不拢嘴。

胥璃夜撩开帐子一角走了进来,“公主殿下,是什么事这么好笑?”

“恩,着实好笑,只不过看见太子殿下的尊容,突然感觉世间一片清净。”薄槿寒煞有介事的说道。

“我先出去了。”逸湛华脸上一片黯然,走出帐子。

“好无礼的女人,要不是太子殿下派人在匈奴可汗的食物里下了药,你岂能如愿以偿?!”鹊离实在是容不下这个嚣张跋扈的女人,也不知道太子殿下究竟喜欢这女人什么。

“离。”胥璃夜出声打断。

“你为什么会来帮我?”鹊离出去后,薄槿寒看着胥璃夜说道。

“本殿下不想让你送死,你死了,本殿下岂不是要守寡一辈子?”胥璃夜半明半昧的紫眸里有些玩味。

薄槿寒正想回敬他几句,逸世宸掀起帐子走了进来,冷冷的看着她和胥璃夜,未置一词,转身离去。

“太子妃的男人缘不错。”胥璃夜愣了半天,终于真诚的说道。

“太太太太太太什么太子妃!我告诉你,姐不嫁,誓死捍卫单身生涯!”忽然腹部一阵疼痛,她弯下腰。

“太子妃这是……腰闪了?”胥璃夜很不知好歹的问道。

“你你你你你给我闭嘴,shut up!出去!”薄槿寒感觉下身冒出一股热流,恶狠狠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好好好,本太子走了。”胥璃夜走到门边,像是还不死心的问了一句,“太子妃,你真的要我走?”状若无辜,楚楚可怜。

“yes,very yes!太他妈yes了!”薄槿寒又补了一句,“对,没错!思念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光速有多快你就给我滚多快!请你,立刻,马上,以一种十分圆润的方式滚出我的视线!”薄槿寒完全崩溃掉了。

胥璃夜轻叹,走出帐子。

薄槿寒拿出自己随身的包袱,很不忍心的撕掉一件白色衣衫,把布条层层叠在一起,做成了一个临时的月事布垫在身下。

该死的大姨妈,想当年去炸南非经济塔时也都没来问候一声,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还能不能让人好好的打仗啦?

薄槿寒走出大帐,亲自为匈奴王子松绑,“你走吧,我只是想告诉你,既然身为主帅,要考虑的不仅是输赢,还要考虑打这场战争的后果,要以最小的损失来迎接最大的胜利,正邪不两立,你听说过从白雪公主到灰姑娘哪一个不是邪恶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吗?你们侵犯我边疆扰我子民,掠夺财物,唾手可得的钱财拿起来确实是挺舒服的。”她拿出一把匕首,抵住匈奴王子的心口,“我要你知道,如果有一天你再敢冒犯漠北,我剜了你命根子。”

“太子妃,你在跟那男人说什么?跟本殿下都没有说的这么久!”胥璃夜不满大声嚷嚷起来。身旁的鹊离默默的说了句,“爷,漠北沙子太大,你还是戴着面纱吧,挡挡脸。”

一旁的逸世宸听到,冷冷的说了句,“北周太子,请自重。”

匈奴王子很是惊吓的看到薄槿寒头上青筋暴起,忍了三秒钟之后公主殿下站起来大吼,“你谁啊,我认识你吗?北周太子,我们好像不熟吧!”她忍无可忍了说了一句,“不送!”

“改天再见!”北周太子大声回道。

“不用了,一定要我知道我们哪天再见,然后我一定早早的准备好杀猪刀!”薄槿寒怒吼。

第十章 又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