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章:宴席之上两王落跑

  “你昨日明知我是神王,却还态度不好,语气不好,脸色竟然还敢臭臭的!你说,这哪点下来你没招惹我了?”冷逸云坐到了夜九日的身旁,一把抓起她的手问道。

  “昨天?昨天我一直都在魔殿寝宫啊!从未见过你,神王大人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夜九日眨巴眨巴那双深蓝色的大眼,一脸无辜的样子。

  “哪那么多废话呢,小丫头,我说是你就别不承认啊!”冷逸云仍旧笑眯眯的,眼底划过一丝戏谑。

  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要事情发生了!!

  “我就不承认!本来就不是我啊。”夜九日也不装无辜了,傲娇的一抬那尖尖的小下巴,一副你能奈我何的表情。

  “唉,你怎么能这样呢,太伤我心了九日。”冷逸云没有再跟她犟下去,反倒是一脸伤心的样子。

  “。。。。。”这绝对有阴谋。

  “哦,先不说这些,我送你的礼物你还喜欢吗?”冷逸云一秒变脸,笑呵呵的、满脸深情地看着夜九日。吓得夜九日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到底要干嘛啊!!!”夜九日无语了,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厚颜无耻、小家子气、没脸没皮的!!

  “我就是来看看你啊。”夜九日看着眼前这个可怜巴巴的男人,心里彻底是服了,干不过他啊。

  “额,王啊,始乱终弃不是好事,有损龙颜啊!”又是那个女大臣看不下去了,出言劝谏道,还一副王你做错了事就要乖乖认错的样子。

  夜九日:你是冷逸云找来的救兵吗。。。。等等!结界呢!?怎么没了!!完了,刚才的对话。完了完了,我一世的清明啊!!

  果然,刚刚对话的时候,冷逸云在不经意间撤掉了那层结界。两人的对话与动作就这么暴露在众人的面前,那丝戏虐原来是这个意思。这下她夜九日的谣言是要满街飞了!!就这对话,搞得像是她欺负人家神王似的。

  夜九日看着眼前“撒泼耍赖”的冷逸云,根本就不相信这是哪个高高在上的,被人们传说成高冷霸气的那位!!

  “你别闹了行吗!”你不烦我还烦了呢。

  “哈哈哈,你还真是个可爱的家伙。哪像外界传闻的那么冷酷啊。”冷逸云大笑起来,完全没有了刚刚的小媳妇样。

  “你还不是一样,哎呀,外面都说您老人家高贵冷艳,可在我看来。。。你就是一个搭错弦的疯子!”夜九日蔫了吧唧地坐在座位上,一点看戏的心思都没了。

  忽然,冷逸云感觉身旁一空。一转头,人呢?

  哈,不错嘛。在自己身边还能溜得这么快。。。。

  。。。。。。

  “终于出来了,闷死我了!”夜九日此刻正坐在花园的小亭子里悠哉呢,小亭子里的碧玉桌上还摆着一壶壶的“无忧醉”,上等美酒啊。

  “嗯。。。这簪子还挺好看的。”夜九日顺手拔下了冷逸云送给她的玉簪,由于拔的太快了,那原本固定住长发的白玉发冠竟然掉了下来。如瀑般的墨紫色长发倾泻而下。凉风正吹着,夜九日端起一杯酒一饮而下。

  “这的美酒可是比大殿上的那些好太多了,隔得这么远我都闻见香味儿了!”冷逸云也踏风而来,反正人家本地的主子都跑了,自己还留那干嘛。

  夜九日自顾自地喝着,根本就不搭理他。

  冷逸云也不见外,一屁、股就坐了下来,“拼拼酒量?”

  夜九日这才瞟了他一眼,手一挥,一坛未开封的“无忧醉”就飞上了桌子。。。。。

  “你,你酒量怎么这么好。。。”夜九日有些醉了,双颊红扑扑的,一张小嘴上还沾着酒,眼神迷蒙的看着千杯不倒的冷逸云。

  “作为一个女孩子来说,你也不错了。”冷逸云也有了点醉意,不过还能保持清醒罢了。

  “呵呵呵呵呵。。。”夜九日傻笑起来,特别孩子气。下一刻,她召唤出了紫渊宝剑,就在花园里练起了剑法。这是她的习惯,因为从前她的母亲也是这样的,父亲就在一旁看着母亲舞剑,而自己和哥哥就会在这个时候偷偷地喝上那么一口小酒。从前的日子逍遥快活,惬意自在。天塌下来,有父亲扛着,被欺负了有哥哥出头,母亲安慰。但是现在,天塌下来自己扛,被欺负了自己还手,自己安慰自己。。。。

  夜九日在风中舞剑,种满了无忧花的花园也在此刻,随着夜九日剑锋的转换而飞舞着漫天的粉色花瓣。火红色的外衣在风中猎猎作响,长发飞舞,美极了。

  冷逸云看着夜九日的红衣,又看看自己身上穿的红色外袍,淡淡的笑着,还真是般配!但在转瞬间,她的双眼看过来的时候,冷逸云仿佛见到了那直达心底的哀伤。他皱了皱眉头,飞身去抱住快要醉倒的夜九日,这才发现,她的眼角不知何时滴落了一滴咸咸的泪水。。。。

  。。。。。。

  第二天醒来,天已大亮。夜九日揉了揉酸痛的额头正要下床,却一个不稳就要栽倒。冷逸云恰好端着一碗鸡汤进来,见状扔掉鸡汤,将夜九日稳稳地接在了怀里。

  “怕是酒劲还没过吧,你在床上多躺一会吧,昨晚喝太多了。”冷逸云抱起夜九日将她轻轻放在了床上,丝毫没有发现自己被烫伤的双手。

  夜九日垂了垂眼睑,拿过冷逸云的手放到嘴边吹了吹,“还疼吗?”

  “见到你这么关心我,就算再疼也没事。”冷逸云对此不感到惊讶,眼前这个小丫头虽然是一界之王,但毕竟还是个女孩,而且还小嘛,至少他这么觉得。

  “药箱在那,你自己去拿吧。”夜九日抬了抬下巴,示意了药箱的位置。

  “你帮我上药!”不容置疑的口吻。

  “行。”无奈答应。

  “喂,咱俩总共就见过这么两次,你说,你喜欢我哪一点?”夜九日边帮冷逸云上药边问着。

  “一开始吸引我的吧,是你的率真。后来呢,是你的泼辣!”冷逸云似乎忘了,那被烫伤的手还握在夜九日的手里呢,“啊,疼疼疼!”

  “给你这个,以后自己摸。这个药挺好的,摸了不会留疤。”切,明明自己动动手指头就可以不药而愈的伤口,干嘛还要涂抹药物。

  不过,一直很融洽的气氛也会有破裂的时候啊,“冷逸云,我问你个事。”夜九日笑着,可是冷逸云总觉得那笑有种令人发毛的感觉。

  “嗯。”

  “我的衣服是怎么回事?”

  “额,我就是帮你脱了外衣而已,又没干什么,顶多就是亲了下你的额头啊!”冷逸云跟个待宰的小白兔一样,可怜兮兮的。

  “你当那些侍女是干吗吃的!”夜九日咆哮。

  “反正你最后都会变成我媳、妇的。。。”

  “滚!”夜九日一脚就将冷逸云踹出了房门。

  还真是一对欢喜冤家。。。。。。。

第6章:宴席之上两王落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