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都不懂

  笑话?真为他好,我能让他学喝嫖赌?宁可小错,不可大错!宁可自己被开除、无用,也不可犯法入狱!

对,我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他被开除或被退学。一个人的时间是一定的,但是当你在其它方面花费的时间多了,在学习方面花费的时间肯定会减少。少到一定程度,门门挂科,最后也只能无奈退学。

当然,喝嫖赌严重了,也会被学校开除。想到这里,我很乐呵。自己岂能半途而废,岂能再次入狱!

前面的事,我再没多究;后面的事,我再没多管。我只是每月给他很多钱,至于多少我也没细心计算,我只知道我再也不敢咣当手机了。没有泡妞,那样应该会省不少钱吧!如果要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只能说我坚信男人有钱就变坏。

我宁肯自己早点烂到根里,也不想以后的自己全身烂透。所以我要给他好多钱,给他营造变坏的沃土,让他根烂。

第一年我没有搭理他。所有收回来的房租,除了给自己留一点米面油的钱外,其他的都给了他!

第二年我没有搭理他。感到房租太少,我卖了一套房子,我把三分之一给了他。

第三年我还是没有搭理他。我把买房的二分之一给了他。

第四年我毫不犹豫,又卖了套房子,把全所有的钱全给了他。

如果你要问我,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会说,干什么都需要钱。如果没钱,别说变坏了。就连猥琐也不会有资本。所以我必须多给。

如果你要问,小不点在他身边,那不是事事受阻么?我会说,我真的没那么笨。他第一年上学的时候,我就把他留在了我的身边。我怎么能让他变坏有了牵挂,有了磕绊!所以只要小不点不要营养不良。一般和我一样,都是普通米面油,再无异样。

早,我看着镜子,看着他。

我是他,他是我,只是不同的时间点而已。四年了,小不点已经上了小学;四年了,我显然没有老去!

我不懂这是为什么。我更不懂为何他两都可以长大,而我却不曾老去!难道这一切都是虚幻?我不懂,我也不想懂,更不想深究。

四年了,他站在了我的身后。而我依然是看着镜子。我没有回头,透过镜子,我知道他确实长大了,感觉上睿智了。

想到自己、想到他两,我真的累了。这个世界有过多的不能解释,有过多的不能深究。也对!如果能解释,我怎么可能会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

所以我隔断了自己的思绪,回归正题:“你可曾上完大学?”。

他的眼神平静、话语淡淡:“不负您期望,我拿到了学位证、毕业证。”。

我缓缓闭上眼睛:“我说的大学是深刻意义上的大学。”

张海斌的神情我不懂,我只听到一句“我挂过科、重修过、补考过。”。

我睁开眼睛想要通过镜子看到点什么,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现,只能默默问道:“哪恋爱了?”。

他嘴唇微开:“还没恋就已经失了!”

挂过科,竟然拿到了毕业证、学位证;没恋过,竟然就已失去。看来基本意义的大学基本合格了。那他为何还有毕业证、学位证?莫非┄┄

我疑惑:“喝嫖赌,可曾做过?”

张海斌尴尬的挠了挠头:“我想痛喝,可是同学们都不行;我想嫖,可是不知道地点,每每知道,前一秒也会被警察查封;我想赌,可是同学们都是一毛、两毛的玩。”

酒后乱X,他竟然不能醉;想要招嫖,竟然没有地点;想要豪赌,竟然没有人陪伴!天啊,这是个什么世界?谁说有钱就变坏,他这不是好好的!两套房子,四年房租,都没有让他误入歧途。

我深深的醉了,彻底的醉了,这样的好人还能有救么?世界怎么可以这样,让人都不好变坏。

我一拍脑门,原来自己以前是这么好,好到没有酒后乱X、没有其他。我不肯放过一丝可能性的追问:“何谓不曾恋就已失?”。

张海斌有点尴尬:“我本想追求一个我喜欢的女孩,结果大吃大喝约会几次后,人家拒绝了我。我问其原因,他说我招嫖。可是我真的没有做过,刚才都说过的。所以本以为我恋爱了,可是还没爱上就已失去了。”

原来这样!他怎么什么都不懂。或许他只是混了两个证件什么的。随即我带着关心,一脸伪装的问道:“那你四年都学了点什么?”。

张海斌听此,随意开口:“微积分、工程计算、计算机┄┄”。

我高喊一句停。这哪是说,这明明是小时候背诵乘法口诀。所以我叫停了他的阐述。本想他不学无术错过机遇,未曾想到他学的和自己当年一样好,一样头头是道。看来自己真的低估了当年的自己。

有点生气,我有点生气:“除此之外,你还懂什么?喝嫖赌没做过,恋爱没有过。就连遇到一个坏女人的机会,你都够不着。你还能懂什么,能做什么?”。

张海斌幽幽勾下头,声音充满眼泪的说道:“我不懂喝,不懂嫖,不懂赌,更不懂恋爱。因为我没有过。”。

天啊,天下怎么会有这么笨的人?笨到有钱也花不出去。我很生气,我特别生气,大吼道:“你究竟懂什么?”。

他诺诺低语:“我什么都不懂。”。

第九章 都不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