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喝嫖赌

  “你考中了?”,我想要确定的问道。

张海斌点了点头,娓娓回道:“是的!”。

看到他点头,看到他肯定。想要在摇篮里扼杀他命运的机会彻底消失了。自己天衣无缝的计划竟然就这样被攻破了。我有点不敢相信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毕竟每天都是他带着小不点,毕竟每天回来小不点都是很开心。

我疑惑重重,但不想深究。毕竟事已至此。我冷冷的眼神慢慢化去,带着侥幸心理的问道:“你每天带着小不点,你又怎会有时间参加高考?你是不是蒙我?”。

张海斌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我微闭眼睛,看来一切都是真的。我竟然就这么败了,败的毫无逻辑。我不甘心的问道:“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张海斌不知何时已经不再看向我,更不看我的眼睛。一句话“你看到我在睡觉,其实我在卧室里看书;你看到我在陪小不点玩,其实我在默念,心里默默的学习;你看到我带着小不点外出玩耍,其实我是出去高考,而小不点也是由其他人带着;你看到我们归来,都很开心,其实只是因为带他的人让他玩的开心,我考的开心。”。

我愣愣的看了看小不点,看了看张海斌,然后陷入了沉默。原来事情的发展经过就是这样的,原来现实生活还可以像写小说一样有神折转,像小说一样离奇。

我颓废的坐在了沙发上,没有咣当手机,更没有看其他两人,只是声音很低沉的问道:“那以后小不点怎么办?”。

张海斌一脸认真,当然更显胸有成竹的说道:“我已说过,我会带着孩子去上学。”。

孩子?带着孩子?呵!看来他早就计划好了。我傻傻的摇了摇头,感到自己竟然会败在年轻的自己身上,莫非人可以越活越笨?或许真是这样,你看自己这不就比过去的自己笨么!

既然已经考上,那就由他去吧。过犹不及自己还是懂的。万一自己一意孤行,他彻底叛逆,那不是自己砸自己的脚么?更何况距离自己入狱,时间还有很久。

想到机会无数多,我悠悠然的看向张海斌,又淡淡的开口,略带关心的问道:“这么不可思议,你究竟考上的是什么大学?”。

张海斌一脸后怕的撤退一脚:“你干嘛?”。

他的神情、他的话语怎么显得我像破坏分子一样。可我真的不是,我缓缓一笑说道:“呵呵,你想多了!我毕竟是你的父亲,所以你开心我就开心,你不开心我也很不开心。我一天天老去,不得不考虑小不点,所以你别往心里去。看到你乘风破浪的样子,我也替你很开心。你放一百个心,我不会搞破坏,更不会去学校闹腾。毕竟我只是父亲,不是毁灭者。”。

张海斌深深吸了口气,出了口气,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最后说道:“我考上的是央媒大学。”。

什么?这样也能上大学?老子当年可是夜夜补习、天天苦学,最后才考上的!他倒好,被人看管着,还能考上!

真不懂,这世道是变简单了?还是现在的自己真的变笨了?莫非命运天注定?不,我命由我不由天!

“您睡着了?还是老年痴呆了?”一个手在我眼前晃荡,一个声音在我耳朵徘徊。这还能是谁。显然一切都是张海斌做的。

我没有搭理他的问话,一反常态,热情不减的反问道:“你可想知道什么叫大学?”。

张海斌眼神充满向往的肯定的点了点头。

看到他点头,我很满意。看来这小子是真的。额,不对!自己对自己都不满意,那自己要有多自卑。

我苦笑了下继续问道:“你有没有听人说过?”

张海斌带着害羞,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他们说大学就是高中后的天堂,没有压破天的作业,更没有读不完的书籍。剩给所有人的都是快乐无极限。”。

我乐了,这样的生活搁谁那儿谁会不乐意?啊哈,机会来了。

既然他们已经这样说了,那么我就给他顺水推舟般的解释一下:“什么叫大学?大学就是如果你没有挂过科、谈过恋爱、失恋过、重修过,那就不算你上过大学。”。

张海斌听着我的话,点了点头:“对,他们也这样说过。”。

我乐了,看来有戏。我追加性的说道:“错,这只是低级上大学的法子。高级人才上大学一定要会喝赌嫖。”。

说完,我看着张海斌的神情,他一脸异样,带着不确信的问道:“真的?”。

我对自己说辞很满意的点头:“真的!”

张海斌一脸委屈:“喝,我酒力差;赌,我没钱;嫖,我不擅长。”。

我一脸奇怪,这些不是自己毕业后常做的么。他怎么什么都不会!我猛地一拍脑袋,是啊!他,过去此刻的自己还没有上大学,这些必须不懂。

可我必须装出一脸鄙夷,不然我的说辞面对自己也会败北。我鄙夷的盯着张海斌说道:“如果你不会喝嫖赌,那你不仅仅大学白上了,这一生也白活了。”。

张海斌一脸失落:“可是我没钱!”

我无奈:“可是你有老子,你是拆迁户,你是我儿子。”

张海斌一脸稀奇:“那又怎样?”

我郁闷:“怎样?当然是我给你!”。

第八章 喝嫖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