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最后一位血脉至亲

  五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一晃眼就这么过去了……

“她来了,她来了……快躲起来,快点!”一帮七八岁的孩子憋住笑,躬身躲到了叶家别居楼下的石梯旁。

——————————

就在叶先生出事的几天后,叶氏集团掀起了一场权利的争夺战,叶先生原本留给儿女的股份也被叶黎的二叔从叶老夫人手里骗走了。

最终,叶家二叔把自己的亲弟弟诬陷进了监狱,赢得了总裁的位子,却以叶黎会给叶家带来霉运的说法把不到一岁的小侄女和年上六十的老母亲彻底赶出了主屋,而自己却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整日寻欢作乐。对此,叶二夫人是整天以泪洗面。

别院相比于主屋自是差了很多,那些保姆管家也只剩下了两个。见主人一个尚幼一个已老,再加上外头传得沸沸扬扬的有关叶黎是天降灾星的说法,自也是嫌弃的,干活也不尽心尽力。等叶黎长大了,哪怕亲眼看到她被别的孩子欺负,也懒得去理睬,嫌晦气!

——————————

一个瘦瘦小小,皮肤却十分白净的小女孩在这时走了过来,白色的连衣裙缀着点点嫩黄色的碎花,乌溜溜的大眼睛盛满了光彩,昂起脑袋,右手卷成小喇叭,甚是娇憨可爱:“你们快躲好,我要来找了!”

糯糯的童音漾开去,特别好听。

她,就是五岁的叶黎。

随后,她深吸一口气,快步跑上楼梯:“嘻嘻,你们躲好了,我要来找了!”而与此同时,无声的匿笑在草丛中响起。

小伙伴们终于愿意和她一起玩捉迷藏了,她终于有好朋友,不会像林叔叔说的一样永远只有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了。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天际。等林管家赶到时,只看到那个小小的白色身影飞速滚下楼梯,在接近底层时脑袋“砰”的一声撞到了楼梯的扶栏。

一片血色晕染开来,艳丽,美绝。

那个前一分钟还满是灵气的小女孩就这么了无生气地倒在血泊之中,缓缓闭上了眼。日光照耀在她脸上,仿佛镀上了一层金,使她看起来就像天使一般,是那么美好,那么圣洁。

见了这场景,有晕血症的林管家两眼一闭,晕了过去。那些原本想要捉弄叶黎的小伙伴们也知道自己这下闯祸闯大了,一哄而散,并约定好等大人问起时,一定要一口咬定是亲眼看着叶黎在楼梯上绑了根透明绳子,自己不小心滑了一下跌下去的。

孩子们四散而去,浓浓的血腥味飘散在空中,久久不散,似是在为叶黎的不幸感到沉痛,亦是一种无声的祈祷。

过了将近十分钟,腿脚已不太灵便的叶老夫人走了出来,嘴里还念叨着:“林管家,林管家……”

看到小孙女的异样和身下的血泊,吓了一大跳,大声喊叫着:“小刘,小刘,快,快把小黎送医院啊!她,她头上流血了,流了好多,好多好多血……”叶老夫人早已激动的语无伦次,浑身都在颤抖。

保姆小刘只是个刚满二十的小姑娘,见了这场面,先是一愣,随后身体比大脑先一步做出了反应,连忙拨通急救电话。

看着医护人员把小孙女和晕倒的林管家抬上救护车,和小刘一起送去了医院,叶老夫人心里一块石头终是落了地,想要转身走进屋里,却突然想起家里这时候已经没有人了,见阳光正好,想自己去走走,晒晒太阳。

不料台阶的时候,也和她那可怜的小孙女一样,被那根透明绳绊了一下,直直的摔了下去,越来越多暗红的鲜血汇聚在一起,有叶黎的,也有她的,浸染了她的白发,使这个一辈子爱干净的女人在此时此刻满身血污。

意识渐渐涣散,灵魂好似被抽离一般。她笑了,用生平最后一丝力气说出两个字,真好。声音颤颤巍巍的,好像下一秒就会立刻消散在空中。

缓缓闭上眼,在完全失去意识前,她好像看到了她的老伴,她的儿子,她的儿媳还有她的小孙子在向她招手,向她微笑。是幻觉吗,若是真的就好了……

最后一位血脉至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