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礼物

  段凯帮陈老师整理资料时故意在林羽珊的个人资料表格那一栏多停留了几秒,父亲那一栏是空白的,然后段凯迅速记下了最后一栏的联系方式,一个座机和一个手机号码,短短几秒钟时间段凯就在脑海中倒背如流。

然后他回到课堂上,迅速在笔记本上记录了下来这两个号码。

大课间做完广播操后,30平米的校超市挤满了买零食的人。

段凯和宋煜站在最前面,手提袋里提着大大小小的零食,付完钱正准备往外走。

因为超市面积不太大,几十号人挤在一起争先恐后的买东西,从门外往里面看去只见一片黑压压的人头。

林羽珊走到超市门口,正准备进去买东西,她看到里面黑压压的人群犹豫了几秒之后打算离开。

“羽珊,要买什么呢?”段凯也顾不上周围有那么多人。

“我…”林羽珊侧过半边脸。

“我说公子哥,你俩是啥时候勾搭上的?看你喊她那热乎劲儿?”宋煜一脸奸笑着打断了林羽珊的话。

“滚一边去,别瞎嚼舌根啊!”段凯顺手把手里装着零食的袋子往宋煜怀里扔去,宋煜顺手稳稳的抓住。

“你们先回教室吧!你要什么?我给你去买吧!”段凯看望向了呆站在路边的林羽珊。

“不用了,我就想去买本笔记本!之前买的快用完了!既然人多的话我中午再来买吧!”

“没事,反正离上课时间还早!”段凯说完又转身走进了超市。

林羽珊没有说话往教学楼走去!留下宋煜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宋煜瞥了瞥超市里段凯的背影自言自语的嘣出了一句,然后也往教学楼走去。

上课铃声响了,林羽珊走进教室看到自己课桌上端端正正的摆着一摞笔记本,全是硬壳的。因为自己家的经济条件拮据,她从来不会买这种硬壳的笔记本,就是为了能够省点钱。尽管她家还没拮据到连买本笔记本的钱都没有,但她心疼妈妈每天早出晚归的忙碌于菜市场,所以平时无论是学习上还是生活上都特别的节省,就想帮妈妈减轻点负担。

这节课是历史课,历史老师是个上了岁数的老头。他平时总是习惯在开始讲课之前提问,提问的内容就是上节课的重点授课内容,如果谁回答不上来就得站到教室门口去听课,所以同学们每次上他的课都战战兢兢只打哆嗦,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喊到自己。

他此时正在黑板上写着板书,罗列着本节课的重点内容。

突然一张小纸条飞到段凯桌子上,段凯以为是宋煜恶作剧。不过看样子也不像,他座位就在自己前面,而且现在他正在偷偷啃苹果呢。

段凯往左边看去,只见林羽珊用口型在对自己说着“是我。”然后还用手指了指自己。

段凯看着平时害羞而又内向的林羽珊用如此恶作剧的表情对着自己说话,心里一怔,他感觉自己内心对她的好感又更加强烈了。

他默默的笑了笑然后打开纸条:“笔记本买了多少钱?我给你。”段凯看着清晰工整的字迹,心里默默说了句:好漂亮的字。

他提起笔在后面回了句:“不用了,也没几块钱。”

他把字条用心的折成一个正方形,然后往林羽珊的桌子了出去。

“干嘛呢?我最见不惯在我课堂搞小动作!”历史老师不知何时已经站在段凯前面,也许刚才他太过于投入,以至于没有发现早老师已经在走到他面前!

林羽珊则是趁着历史老师在训斥段凯的瞬间把纸条偷偷藏在了手袖里,心里不停的祈祷着:千万不要转过来千万不要转过来。

可惜事与愿违。

历史老师转过身拍了拍桌子:“还不交出来?”

林羽珊没抬头从容的说了句:“什么交出来?”

“刚才两人传的纸条,别以为我没看见!就你们这小伎俩!”

别看这老头年纪大,嗓子可不小。

段凯在后面抓耳挠腮,还时不时握拳比了个打老师的小动作。

林羽珊抬起头才发现全班同学目不转睛的盯着她,面对40多双虎视眈眈的眼睛这样气势汹汹的盯着自己,她的脸一阵阵发烫。

历史老师依然一动不动的站在她课桌前,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他的眼神告诉林羽珊只要你不把东西交出来我就誓不罢休。

僵持了几秒后,林羽珊缓缓的抬起手,然后轻轻一抖,纸条掉落在桌子上。

老头一把抓起纸条,然后打开当着全班同学一字一句的念了出来。

宋煜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他站起来从老师手里一把夺过纸条撕了个粉碎。

宋煜和历史老头是班上公认的死对头,因为他上课时老睡觉,课后的作业也不认真完成,所以每节课都要被数落一通。

宋煜扯开嗓子大声说:“您有劲没劲啊?咋不懂得尊重别人隐私呢?看就看吧!还读个什么劲?生怕别人不知道您识字儿啊?”

同学们听到后七嘴八舌的议论着,纷纷表示赞同。

“是啊,太过分了,不就两本笔记本的事吗?”

“…”

历史老师被宋煜数落了几句,这下面子上挂不住了,恼羞成怒第指着宋煜吼道:“你,滚出去外面站着,这两节课你也不用上了,好好在外面反省反省怎么做人!”

宋煜站起来把书用力扔在桌子上:“滚就滚,有什么了不起的?”然后吊儿郎当的走出去站在教室门口。

历史老师回到课桌前指了指段凯和林羽珊:“你,还有你!你们站到教室门口去听课!”

于是两人无奈的对视了一下,捧着书站到了教室门口听课。

下午刚放学,张晓敏就站在段凯们班级教室门口。林羽珊刚出来,她就一把拽住了她:“羽珊,过来跟你说点儿事。”

“啥事?”

“你过来呗!跟你说重要事儿”张晓敏挽着她往校门口走去。

“到底啥事?这么神神秘秘的?”

“下周六是凯子的生日、你想好送什么礼物了没?”

林羽珊若有所思的顿了几秒:“他生日?…关我什么事?你别闹了!”

“跟我你还装什么?有啥可害羞的!就我和凯子这把关系,啥事我不知道!”

“我和他啥事,你可别瞎说。”林羽珊说完挣脱了张晓敏的手,红着脸往车棚跑去。

“羽珊,我可告诉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张晓敏对着林羽珊的背影大声喊着。

林羽珊骑车回到家时已经快天黑了,吃完饭后她问正在收拾家务的妈妈:“妈,前街邮政银行对面那家卖毛线的店现在还开着门没?”

“那家店关门挺晚的,现在肯定还没打烊呢?”

“我知道了,那我出去一会儿。”林羽珊从自己卧室窗台上的储蓄罐里抽出了一张100元的人民币,然后风一般的跑了出去了!

林羽珊妈妈看着跑出去女儿自言自语:“这孩子,你慢点儿跑…”

大概过了20分钟左右,林羽珊回来了,手里提着个大袋子。

她妈妈走了过来笑着说:“给妈看你买了什么?”

“没什么啦?妈,我要回屋做作业了。”说完后匆匆忙忙回到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了起来。

这几天上课时,段凯总感觉林羽珊特别的疲倦,眼睛红通通的还有点发肿。

晚上林羽珊刚和妈妈正在吃饭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妈,我去接电话,您快吃饭吧!”林羽珊拦下了准备去接电话的妈妈。

“喂,谁呀?”

“羽珊,是我!”电话那头是段凯充满磁性的嗓音。

“哦,你有什么事吗?”

“这周六是我的生日,我想把你介绍给我的朋友认识,到时候你出来吧!”

林羽珊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的邀请,因为妈妈就在3米开外的厨房吃饭。

“羽珊,谁呀?快过来吃饭,待会儿菜该凉了!”

“哦,这就来!”林羽珊一边回应着妈妈一边准备挂断话。

电话那头又传来段凯急促的追问声:“你还没回答我来不来呢?”

林羽珊轻轻的回答了声:“好,我知道了。”然后挂上了电话。

“耶!”段凯挂了电话兴奋得大吼了一声,周围的女生们看到是“段公子”之后,忍不住惊叹:哇,好帅!连声音也好好听哦~~~

段凯正准备离开,结果被老板叫住了:“同学,你打电话还没给钱呢!”

段凯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校园超市打公用电话:“不好意思,我忘记了!”段凯急忙跑回来给了钱然后离开,完全不理会周围那一群对自己夸赞得滔滔不绝的女生。

因为那时候他们是没有手机的,所以只能用公用电话和座机通话。

转眼又到周六了。段凯这天下午早早的就来到林羽珊家附近。这时他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一个骑着三轮车的中年妇女吃力的往前蹬着车,车上满满的一车蔬菜。“这应该就是林羽珊的妈妈吧!”段凯心里暗自想。再往前面有个小坡,虽然并不是特别的陡,但他看得出她很吃力。

“阿姨,我来帮您吧!”段凯跟了上去,伸出双手在后面推着车。

林羽珊妈妈满脸和蔼可亲微笑着回过头看着这个高个子的大小伙说:“谢谢你,可真是个懂礼貌的好孩子!”

“阿姨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虽然已经过了陡坡段凯还在帮忙推着车。

段凯跟着林羽珊的妈妈走进了院子,这是他第一次到林羽珊家。是一个小小的四合院,院子边上一个水龙头,边上还有几盆绿油油的芦荟。深红色的太阳花像栅栏一样围满这个30平米不到的小院,在太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美丽。

“妈,您回来啦?”林羽珊闻声打开屋门走了出来。

这时她看到站在院落的段凯,穿着一件杰尼亚纯棉条纹的修身白色衬衫和一条dsquared深色牛仔裤,还戴了一副墨镜,整个人酷酷的站在那里。

“段凯,你怎么会在这里?”林羽珊诧异的看着他。

林羽珊妈妈手里抱着的一捆白菜:“原来你们认识啊?这个小伙子是?”

段凯拿下墨镜对林羽珊妈妈鞠了一个躬:“阿姨您好,初次见面!我和羽珊是同班同学,我家就在附近!”

“那快进屋坐吧,刚才谢谢你帮我推车!”林羽珊妈妈没注意到此时自己女儿目瞪口呆的表情。

“我就不进去了,我来找羽珊是因为我们晚上有同学聚会!”说到这里段凯朝外面看了看,这时张晓敏也走了进来。

段凯总觉得自己一个人来的话不是那么回事儿,他断定林羽珊妈妈肯定会不让她出来,所以把张晓敏叫上。

几个人寒暄家常了几句,就出门了。林羽珊妈妈看到自己女儿和张晓敏好得跟一个人似的,也没有看出有什么端倪,也放心让她出去了,并嘱咐她晚上早点回家。

在路上,张晓敏看到林羽珊手里提着一个大袋子一脸的坏笑:“羽珊,你手里提着什么呢?”张晓敏明知故问。

“没什么。”林羽珊有点害羞的语气。

张晓敏一把从她手里把袋子夺了过来,当着段凯的面打开了。

“哇,好漂亮噢!”张晓敏拿出一条大概2米长的深红色围巾吃惊地问:“你这是织了多久啊?针脚也很独特很不常见呢?你看,这里还有小动物的形状呢,哈哈!”林羽珊说着把围巾递到段凯面前,张晓敏故意把那个哈哈的笑声拖得很长,别有一番深意。

段凯接过围巾,仔细的看了又看,确实织得很精细也很漂亮。

“是给我织的么?”段凯放低了声音温柔问林羽珊。

“是。”简单的一个字,但却回答得很肯定。

张晓敏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既然是给我织的,那你帮我围上吧,我也不知道要怎么戴才好看!”段凯抬起头得寸进尺的说。

林羽珊没有迟疑也没有犹豫,转过身踮起脚尖从段凯手里拿过围巾。然后把他衬衣的领子整理了一下,把围巾在段凯脖子上绕了个圈再打了个结。段凯白皙的皮肤,在这块恰到好处的深红色围巾衬托下显得他更加的英俊和帅气,她的手法是那么熟练那么干脆。

她突然凑到段凯额头蜻蜓点水般轻轻的吻了一下,然后说了句:“生日快乐”!

段凯在这一刹那猛然呆住了,他此刻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自己心里面涌涌而来的幸福感和满足感,他多么希望时间就定格在这一刻。

他知道他从心底里喜欢这份生日礼物,更喜欢送礼物给自己的这个人,那是一个女孩子熬夜一针一线一针一线的给自己编织成的爱。

第八章:礼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