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那些她没注意的在悄悄改变

  沐芸下了车,她忽然很想看一看这所学校,了解姬芮的一切,她慢慢的踏在柔软的草坪上,记忆中的女儿最喜欢躺在草坪上,沐芸鬼使神差的躺在她一贯认为很脏的地方上,心里竟是从未有过的安稳。

她想:这样虽然安稳,但却并不适合自己,自己早已习惯的花钱如流水般的奢侈,早已经回不到从前了。她又忽然站起来,有些留恋的感受着草坪上的温度,最终却准备大步离开。

但当沐芸看到面前的人时,她却傻傻的愣在了原地,眼里似惊喜,似悲哀,更多的却是慌张。姬芮也淡淡的看着沐芸,面上没有一丝表情,实则在她的内心却掀起的惊涛骇浪,她从为想过自己会再次遇到眼前这个让自己思念多年的女人,她如今穿着貂皮大衣,画着一脸淡妆,却将她衬的更加美丽优雅。

姬芮不由自主的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穿着,在这个寒冷的冬天,自己身上却只有一层薄薄的纱裙,呵,难怪一路走来那些人会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姬芮心里有些苦涩。

她看着那个女人,复杂的问道:“当年有人说你要卖了我,是这样吗?”随即,沐芸的脸上染上了强烈的心虚。姬芮又不禁自嘲的笑了笑:你这个蠢货,还在奢望什么呢,还嫌自取其辱的不够吗?

或是仍带着一丝小小的期望那个女人挽留自己,姬芮故意的放慢了些许脚步,但直到她走出树林,那个女人都没有说一句话,深深的屈辱涌上心头,却又夹杂着一丝无人察觉的悲哀。

沐芸看到姬芮的神情有点心疼,她刚想去安慰姬芮几句,却想到自己的小女儿,她不能这样啊,她只能看着姬芮有些苍凉的背影消失在她视线里,在这个过程中,她一直贪婪的望着姬芮,像要将她的一切刻入心底。

忽然想到调查来的资料,沐芸咬了咬自己的樱唇,拿出手机打向那个她从来都不敢说一声重话的人,打完电话后沐芸仍然有些不平静,刘芳菲见母亲还没回来,给她打了一通电话,沐芸接通电话后就匆匆的离开了。

树叶轻飘飘的落下,又归于平静,像是从未有人来过一样。

而在姬芮的身后,一辆不起眼的车悄悄的跟着她。

朴斯乔坐在车里看着外面情绪有些低落的人,有些不悦的皱紧了眉头,又想到了刚才的那通电话。

他没想到那个刘志的老婆会给他打电话,他刚看到时还有些奇怪,本不想接,但想到这个女人从来没敢给自己打过电话,这次却莫名的打过来,估计是刘志出了什么事,到时自己帮她,那块让他头疼的合同就不用发愁了。

却没想到,她居然是姬芮的亲生母亲,还恳求自己收留姬芮。呵呵,他当然会收留姬芮了,那是他最爱的人,他就是宁愿自己死,也不愿意她受一丝伤。又转过头看着外面因为寒冷有些发抖的人,二话不说就下了车,拉住她就往车里塞。

姬芮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朴斯乔塞进了车里,里面的暖气让她不禁打了个颤栗,她怒瞪着朴斯乔,打开车门就要下车,却被他一把按住,威胁到:“你要是现在敢下车,我就当街吻你!”姬芮听了,恶寒了一把,厌恶的看了朴斯乔一眼。朴斯乔自动忽视了这道目光,将自己的外套披在姬芮肩头上。

姬芮反感的扯下了他的衣服,似是怕他威胁自己,故意愤怒的瞪着他:“我告诉你,我能坐在这里你就该拜天了,不要让我碰到你的衣服,那样只会让我恶心。”

朴斯乔由着她去了,反正在车里开着暖气也冻不着她,不过听到“衣服”两个字时,转身调侃的问着她:“还记着那晚呢,想要再温习一遍吗?”姬芮冷笑着:“我就当那天被狗咬了。”朴斯乔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姬芮看着他不高兴的神色,反而高兴的哼起了歌。

车里慢慢的沉闷了下来,姬芮心里有些复杂,她没想到在自己最脆弱的时候会是她最讨厌的人在她身边,不过,连她自己也没注意到沐芸给她带来的坏心情,因为朴斯乔在慢慢的消失。。。。。。。。。。。。

第十三章 那些她没注意的在悄悄改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