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你尝,空气好甜 上

  你想到一个人,面孔还未清晰就让你从心底微笑;你看见一个人,即使被看轻,也想扬起手大幅度的摇摆打招呼,然后奔过去,撞在一起是最美妙;你走在一个人身边,空气格外清爽,天透彻的蓝,云彩排队的在你们眼前飘过,让你不由得哼起了欢乐的小曲儿,跑了调只觉得这是你的创作。这是什么?是欣快感。毒品,就是让人产生欣快感,然后,欲罢不能。

---------------------------------------------------------------------------------------------

“我也挺喜欢你的”。就是挺喜欢他,他已经不是那个颜值过高,眼神冷漠,我行我素的霖王子。他已经是可以聊天,时而坏笑,偶尔调皮,会提供不自然帮助的霖嵩。没有想过要据为己有,只是他有魔力,让人想在他身边,朋友的魔力不就是这样?这样的回答,他会领会吗?

短信回复了,可艾漾又陷入了另一个困扰:霖嵩肯定看过短信了,为什么,为什么没有回答呢?不会是误会了吧?误会?想到这两个字,艾漾又想到了那句“我喜欢你”。立刻提醒自己,千万不要往恋人那方面联想,如果是自己误会,才最尴尬 。而这样的人如果喜欢自己,自己敢伸手么?伸手又握的住吗?

事情没有结果,荡在中间的时候,最让人纠结,无数没有缘由的假设和结果萦绕不断,艾漾也不能避免,从回信息到等信息,仅仅几天,她已经出现幻听症状了…

“艾漾,电话… …”,艾漾正在刷牙准备睡觉,立刻漱了口,转头看见卓岚急忙忙的帮她递来手机。

“哎呀,是短信啊,你看你设这铃声,我还以是电话呢。”给艾漾手机的一瞬间,卓岚看了眼屏幕,立刻化身邻家姐姐“责备”起来。

最近艾漾已经被“叮”那么一个隐约的短信声音的幻听整疯了,或者也是怕错过,就干脆找了个电话铃声设成了短信铃声,切断一切幻觉,让自己过几天消停日子。

“睡觉了吗?在晾衣间碰个面?”,太久的等待,在不经意间点开。咽下的薄荷味让艾漾才想起要继续漱口,机械的动作,翻腾的思考。这么晚碰面,那自己是睡觉了呢?还是没睡觉好呢?

男女生公寓的唯一连接,晾衣间里面散发着混合洗衣粉的味道,拨开重重的裙子和裤子,艾漾看到了一个修长的背影正看着窗外,还是慵懒的白色半袖和松垮的牛仔裤,更随意的是那双拖鞋。艾漾还没走近,已经闻到有些干涩的烟草味道。艾漾很讨厌别人在自己旁边抽烟,而对于这个烟味,却不知道为什么没厌恶起来。听到脚步声,背影转过来,同时在窗台上按灭了手里的烟,艾漾看到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邪恶的很。

“怎么这么晚啊霖大少爷?”艾漾故作随意的问,想化解这稍有别样意味的见面,让一切看来都只是很普通的事,对,没有什么比这更普通的普通。

“你是怨我回信息晚了?还是说现在的时间晚?”霖嵩玩味的看着艾漾,想从她脸上看到自己猜到的表情。

艾漾一时语塞,看着霖嵩,眼里有被招惹的生气,有尴尬,更带有些质问。霖嵩显然没有得到想要的表情,还有些慌张。慌张?他霖嵩怎么可能慌张呢。

“白贝刚回去睡觉。”霖嵩转过身,手里把玩着烟蒂。

“哦?真是越来越像秘密幽会了啊。”艾漾走过去也半趴在窗台边,夜风温凉,吹走了不自然。艾漾换上了嘻嘻哈哈的表情,心里也被吹的平静了些。有些话挑明白了,人们自然就会为避免被言重而绕道,自己也会避开这个方向,避开白贝。

“呵呵”,霖嵩看到熟悉的笑心里也回复平稳,“好几天没见,就是想你了。”霖嵩仰起头,风吹着他的头发向艾漾的方向飘,也飘来了这出其不意,却只是陈述的一句话。艾漾没接,也接不住。

“周末白贝想去放风筝,你想一起去吗?”话题突然变了,刚才那句话好像立刻融在空气中,被风带走了。

“可以啊,我们宿舍的姑娘们也打算着放风筝呢,一起吧?”艾漾尽量没能理会被风带走的那句话,保持着笑眯眯回应着。

“行。单独约你真难啊”,霖嵩又露出戏谑的眼神,艾漾听得出这是玩笑。“睡觉去了,回去吧。”

艾漾就这么听话的走了,听到背后“咔哒”一声,霖嵩又点了一根烟,要再等会再回去。

走在楼道里,这个时间人们几乎都睡了,该是很安静,可是艾漾却觉得耳边很吵。出来前她准备灌输给霖嵩的“朋友理论”竟然没能说上一句,主题都是跟着霖嵩走,那么现在是什么情况?“就是想你了”,又是一句要萦绕多天的话。艾漾带上了睡衣的帽子,是有两个熊耳朵,为了刚才的见面,她特意穿上这个“卡哇伊”,换下了大婶一样的睡衣。这又代表了什么,“朋友理论”好像连她这个简单却特意的行为都解释不通。再如何辗转反侧也是会睡着,就像不论今日你经历了什么,地球也不会等你,该怎么转还会怎么转,带着你转向明天。

接下来的几日并没有因为那天的见面而有不同,因为上课、吃饭、打水这些‘事情’都不会认识那天见面的‘事情’。吃过晚饭,美术社没有活动,艾漾反跨在凳子上,搂着椅背摆弄着手机。李紫萱照常猫在宿舍看书,徐爽的感情像是有了新进展,最近课余时间总会迅速消失,然后美滋滋回来,卓岚也在有一眼没一眼的看着书。

“去看杂志吗?”,艾漾问卓岚,她知道卓岚心思不在书上,但是却不能像艾漾如此决绝的丢弃这个包袱。

“呃…”,卓岚余光扫了一样纹丝不动专注的李紫萱,“我得整理下笔记,讲的太快,我都记乱了,你的借我参考参考”。

这种犹豫不觉得的态度,艾漾最是受不了。递给卓岚自己的笔记本,跟卓岚挥挥手走了,努力的傻笑一下,表示不打扰。戴上耳机,想逃离这一成不变被束缚的生活,但是,只是去看个杂志而已,逃离的距离估计10米有限。

杂志室设在图书馆的一层,简简单单的几个架子,放有一些摄影、电影、时装、心理之类的常见杂志,唯 一文艺的是阅读区的一面大落地窗,从里面看着来来往往出入图书馆的人,会有一种旁观者的恬淡感。

翻着杂志,里面预测着今年春装的流行元素,平面模特的时尚范儿让艾漾不禁自嘲,如果她学的是服装或者艺术之类的该有多好。以前一起灰头土脸升入大学的文科同学,现在各个都光彩夺目,而自己只是抹去了高中生的‘灰’而已,本色的活着,是有些暗淡的。虽然她喜欢自然的干净感,但是身为女性,那些新款的衣服、各场景下的彩妆、各式的头发造型,就像一个漩涡,吸引着她,却又进不去。艾漾又对自己在形象上的不进去而对自己有了怨念。

一杯水放在了自己眼前,蜂蜜柠檬,艾漾喜欢的味道,同时也闻到了烟草的味道。艾漾看向旁边正坐下的人,霖嵩随意丢个她个眼神打招呼,翻开了自己挑来的杂志。艾漾喝了一口柠檬水,淡淡的蜂蜜香,竟然是艾漾一直秉承的加热版。虽然春天了,但是艾漾一只喜热,每每只买加热的饮料。

“谢谢啦”,艾漾喝下去心里也暖暖的,笑眯眯的对霖嵩做口型。

霖嵩瞟了一样正在看的杂志,佯装正经的点点头,从他的口型,艾漾读到的是“嗯,好好学习”。

艾漾咧嘴瞥眼看着霖嵩,霖嵩不理,自顾看着自己的杂志。艾漾看着霖嵩的杂志,一页页的型男,个性的配搭。突然伸手按住一页,指着一个肌肉男,邪笑着小声道“这是你喜欢的类型吗?”霖嵩摇摇头。

“这个呢”,又指着一个骨感而棱角分明的男模。

霖嵩又摇摇头,往前翻了几页,指在一个稍有瘦弱,面容温和的男模,“这种类型的”。

艾漾会心一笑,在杂志上用手描了个大大的“白”字,窃笑不已。霖嵩淡淡笑,似点不点的晃着头。

接下来的时间,杂志变成了道具,艾漾不时的指着自己看到的适合霖嵩“口味”的男模给他欣赏,霖嵩也指着某件衣服或某个妆容,告诉她那个适合她。就这么连口型代比划和窃笑,再被惊醒抬头时,是管理大婶拉长的脸,已经开始催着人们还杂志。

校园的夜路,幽黄的路灯下,情侣们手牵手,欢乐谈笑,蠢蠢欲动的爱浓郁荡漾在空气中。艾漾与霖嵩混在这双双对对中间,肩并着肩。霖嵩径直的走着,艾漾时而歪歪扭扭的走上路边的石枕,时而掉下来,反反复复,她喜欢的走路游戏。

“你家小白呢?”艾漾晃晃悠悠走着石枕,盯着脚下,不看霖嵩,装作随意的口气终于问出了一晚上想问的问题。霖嵩整整一晚上都在杂志室,以前都不会。

“他姐姐来看他了。”霖嵩简短的回答。

“你俩在一起好长时间了吧?我们都觉得你俩感情可好了。”姐姐来了,那霖嵩该是避而远之吧,隐瞒是必然,如此艰难的爱情。好久,艾漾问了这个好奇的八卦,掂量了话,觉得这么问会温馨点,让霖嵩暂时忘了“躲避”这件事。

“463天,1年3个月零6天,”霖嵩边走边伸展着胳膊,抻着腰,“他是特别温和的人,绝对是你这样的小姑娘喜欢的类型。”

“他是挺好的,但可不是我的菜。”艾漾答的飞快。

“追你人不少,那么多样的菜,艾小姐怎么还没男朋友?我觉得夏某某对你照顾的周全,挺不错的。”霖嵩笑笑的说。

“你!我有没有男朋友,你怎么知道?”艾漾反问,被逗的有些急了,又有些生气霖嵩拿夏毅这么好的人开玩笑,一时也找不到反驳的话。

霖嵩没理艾漾,笑了一声,一副“我是过来人,什么看不出来”的表情,更让艾漾无力。

“爱情那种感觉,我还没遇上。”艾漾敷衍了一句。其实她想好好跟霖嵩分享自己的爱情观,她想说爱情干净的就像阳光下的空气,透明而闪耀,是一种连自己都掌控不住的情绪和期望。而她怕没有别人问就说这样的话,会不会有些多余,而且这是她自己的想法,私密的个人物品。再而且,那种掌控不住的情绪和期望,对这眼前的人,是不是,是不是有些苗头?艾漾还不能思考。

一路说说笑笑,直到楼下各自方向道别后,艾漾欢乐的小心情还持续许久。今晚的轻松相处,艾漾虽不能给这个关系一个确定的定义,但至少如此欢乐的交流,想是霖嵩把这感情划到了爱情之外。“我喜欢你”,“只是想你了”已经告一段落,不但不再纠结,艾漾还有些享受这两句话。是啊,说的艾漾心里痒痒的,“想明白了”霖嵩的想法,所以,一时没有顾及自己究竟如何定义,就美滋滋的睡了。毕竟,沉浸在美梦里面的心情,也是欢愉的,特别欢愉。

第八章 你尝,空气好甜 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