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白如雪的爱情意识

  有时候你会被迷惑。就像第三者喜欢上有着美满家庭的有妇之夫,她喜欢的是男人本身,还是那夫妻间温暖的爱?久久未遇到爱情的孤单灵魂最容易被这种爱情迷惑,把自己幻想为被爱的女主角。是爱上他还是爱上他们的爱情,来不及缕清楚。但不是每个人都会踏出违背道德的那一步,多数还是被羡煞,在旁边默默感慨和希冀,尤其是情窦半开的女孩们。

-----------------------------------------------------------------------------------------

像在阶梯教室这样的大课,以艾漾她们的平均起床时间,是抢不到前5排及最后3排的优质座位的。如果是艾漾喜欢的课程,她便会毫不犹豫的坐在被空出的第一排接着讲师的口水。但像今天的生化课,头脑空空的“教学主任”对着PPT读着连自己都不明白的东西,艾漾不会多听一句。她最喜欢的还是尽量靠后,戴上耳机,自学。除非,艾漾对这个滥竽充数,敷衍了事,头戴大花,年近50还不自知的老女人的装腔作势及胡言乱语实在忍无可忍时,就会与同样愤怒的李紫萱一拍即合。两人千挑万选一道中等难度的题,既能完全掌控又有的可问,走上讲台“乖乖的请教”这位“花姐姐”。这答疑总是以“花姐姐”稍有尴尬的支吾言它开始,所答非所问的白话一通,然后潇洒一句“这是大纲之外,你们不用掌握那么多”结束。虽然这种连课后题都有可能超大纲的事情艾漾她们只能默默对视,但是让无耻之人短暂的尴尬,也让她们痛快不少。

盼望许久的下课了,艾漾被人群挤着往外走。一抬头,前面两个人竟然是霖嵩和白贝。自打上次那“现场版”之后,艾漾总是有意无意的关注着这一对儿。霖嵩走在前面,与白贝差着半个人的距离。他没有回头,却向后伸出了右手,白贝迈一步,自然的用左手握住。霖嵩收了胳膊,又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躲开拥挤的人群,渐渐走远了。

没有那么多言语,他们的爱情好默契,艾漾远远的看着也想着。

“你们知道吗?霖嵩可是白贝挖墙脚挖来的。”午饭,李紫萱又开启了话题。

“啊?是从男人手里挖来的还是女人啊?”徐爽惊讶不已,“白贝那么若不惊风的样子。我还以为主动的是霖王子呢。”

“那我就不知道了,据说他们也是刚刚开始半年左右,我看白贝帮霖王子记的笔记,那认真的俨然贤妻良母啊。”

“我今天第一次看见他们一起上课,太合拍了,我觉得他俩是咱们这届现在成的所有情侣中最配的。”艾漾想起了下课看到的那一幕。

“注意思想啊艾小姐,端正,要端正,呵呵”,卓岚假言道。

“诶,你那个苏谨岩是不是跟庞菲菲在一起了?加把劲儿啊艾姑娘。”李紫萱笑滋滋的问。

“谁的啊?他那么温吞可不是我的菜。我看着也像,最近上课庞菲菲总是坐他旁边,可是上星期她不是还天天和秦磊吃饭呢么?”艾漾对苏瑾岩本就是无感,被她们说来说去的不免就烦了,但是对八卦话题积极主动的态度还是有的。

“我有一阵家教回来还见着她和咱们张扬小弟弟逛夜市呢”,徐爽继续爆料。

“哎哟,就她还真是老中幼不忌啊。”李紫萱忍不住的笑。

“不要啦,不要讲人家了啦,只是人家喜欢的人好多好多啦,挑一挑哪个合适了啦”,艾漾一边学着庞菲菲发嗲的语气,一边还翻着眼睛抛媚眼,惹来一阵笑。

她最讨厌庞菲菲那种男生面前发嗲装娇小,女生面前冷眼高傲的人,伪装的自己万人迷一样,还不都是倒贴,而且如果真的美也就算了,还顶着一张木瓜脸,或者这也可以称为勇敢?但是艾漾确实替苏瑾岩不值。

苏瑾岩是艾漾进美术社认识的,带着无框眼镜,喜欢穿格子衬衫,斯斯文文的,人也是比较谨慎,不算幽默但是也很大方易聊天。也算是到现在艾漾比较好的一个朋友,只是为什么他会喜欢庞菲菲那种女孩,艾漾想不通,倒也不用她想通。只是,很多时候,艾漾都觉得,为什么男生都喜欢女生们讨厌的女孩呢?

欢欢喜喜的,被暗恋明恋折磨尽的男男女女们终于在大雪中盼来了圣诞节这表白的好日子。艾漾喜欢下雪,就像是冬的天在跟她安静的对话,但是她不敢太早出门,宁愿是走在已被旁人踩得凌乱的雪中,也不忍心自己破坏一点点完整的雪地。艾漾踏着别人的脚印往宿舍走,手里拿着四个包好的苹果。夏毅说:“圣诞节了,给你们宿舍的苹果。这个是我、我昨天晚上包的,别人说难,我就试试,没觉得有什么,还、还挺喜欢干这活儿,收下吧,圣诞节快乐。”艾漾边走边看着这四个苹果,三个街边风的包装,还有一个,被精心包的就像穿上了公主裙。想到夏毅那虎背熊腰和掌一样的手,又想起那结结巴巴的话,估计是临出来时兄弟教的,突然觉得心里暖暖的又酸酸的。夏毅喜欢她的事现在是人尽皆知,只是当事人不挑明而已。但是,在艾漾看来,‘不是喜欢的人’这件事,在见到第一眼时就能决定了。夏毅忠厚耿直,艾漾甚至都不敢跟他开玩笑,只因为担心对方找不到笑点。所以艾漾为了避免尴尬,收下了苹果,就笑眯眯说:“毅哥真义气,包的真好,祝福我一定替你们带到。晚上晚会,我们得回赠给你们啊,嘿嘿。”还能怎样,艾漾做不出直接拒绝苹果的黑面事,也不能在人家没挑明前直接拒绝,显得自己自作多情,只盼听到这样的回答,夏毅能聪明点,早点另寻她人,自己也不会每每觉得过意不去。

艾漾一抬头,突然看见霖嵩正走过来,一脸与圣诞节很不搭调的严肃表情,艾漾从没有直面近距离看过传说中的霖王子,带着棱角的脸,直直的眉毛,一对稍显怒气的细眼睛望不到底,嘴微微抿着,果然很王子,复仇的王子?艾漾一时恍惚。就要跟霖嵩打招呼,突然意识到,他跟自己根本不熟悉么,甚至不知道学校里还有她艾漾这个名字。真是因为天天背后讨论人家讨论的太多,竟以为是熟人了。艾漾尴尬的从脸红到了脚面,却仍低着头瞄着霖嵩。霖嵩手里握着一个精致的蓝盒子,从艾漾身边走过去了。圣诞节礼物么?艾漾往前走着,不敢停顿,也不敢再多瞄一眼,就又路过站在雪树下的白贝。干净的面孔,瘦直的身子,干净的就像是能与树融为一体。尖尖的下巴,眼睛好像透着水光,该是看着艾漾不敢看的那个背影,有些严厉也透着温和劲儿,让人心疼的感觉。艾漾抱着苹果,加快了脚步,就好像窥探别人的隐私要被抓住一样,心虚的很。

回到宿舍,分发了苹果,不免因为那个人尽皆知的暗恋秘密被起哄了一番。

李紫萱用音响公放着喜欢的靡靡之音,一边一遍一遍刷着自己的邮箱,咕哝着“时差啊时差…”。

“别纠结,据说这两天都有流星雨,昨天没有,今天没准呢,咱们守着,你看见了就许个愿,让他在地球那边鼠标一点,你的E-MAIL就到了。”徐爽刚给自己和卓岚化了妆,正耐心包着苹果,也安慰着稍显失落的李紫萱。

“岚儿啊,帮我卷卷头发吧,我不会弄徐爽这个烫夹子,就往里扣的那种一个弯的”,艾漾吹干洗过的头发,一绺一绺抹着护发素。这可是她强忍着留过了半长不短丑陋期的过肩直发,珍惜的不得了。一向是马尾示人,艾漾想借着这个圣诞节,依仗着小晚会,向成熟华丽丽的转个型,或者不华丽也行,先转着试试。

圣诞晚会的场地不大,像个中等的电影院,也是年级范围的,来的人估计都在某个教室一起上过课,这种不近不远的感觉让人既自由又亲切。节日荷尔蒙让大家都主动起来,认不认识的见面竟都会点头微笑的打招呼。艾漾顶着‘一个弯’的长发美滋滋的坐在靠过道的座位上,眼睛下意识的四处望,他们呢,他呢,碰到了会被打个招呼?这种场景下,自己主动也是合理吧?是很想结识那一对儿!而回到理智,又觉得自己的好奇有些无良了。可是,最后目光还是定在了那个好像已经很熟悉的白色衬衫背影上,原来竟坐的这么近,隔一排的正前方,要不怎么找半天没找到,但是旁边,怎么不是白贝呢?好像也不是他认识的人。理智越来越不听使唤了,艾漾一边盯着前面,一边又思量着自己的想入非非。

晚会到一半,徐爽捧起苹果,对艾漾一笑,艾漾立刻心领神会,站起来让路。她这是要会郎君去了。艾漾站起来的感觉好像整个会场都是自己的,下面一览无遗,情侣们两两一对,各自为战。左边角落里庞菲菲钻在苏瑾岩的怀里,苏瑾岩正给她剥着橙子,一半一半送进嘴里。“真是晃瞎了我的眼睛啊”,艾漾默默念。突然四周竟全暗了,“嗯?真瞎了么?”艾漾调侃着自己,就听到男声单音的哼唱,舞台一角亮了,音乐随着响起,灯光跟着慢慢向前走着的身影,简单的黑色小西服,在舞台中间,站的稳稳的,衬衫开着最上面的两个扣子显得随性,温暖的男声开始在耳边唱起:

空气里躲着什么

有点浪漫的心动

我偷偷看你

你也偷偷看我

世界上多了什么

好像变得很不同

站在你身边

这一切都好宽阔

我还在等着你

静静的爱我

只要有你陪我

静静的就足够

你也在等着我

静静的温柔

就这样手牵手

静静的看着天空

心里面藏着什么

你只想要让我懂

原来我的梦

也就是你的梦

纸条上写了什么

我好想要听你说

让字字句句

充满我们的笑容

我还在等着你

静静的爱我

只要有你陪我

静静的就足够

你也在等着我

静静的温柔

就这样手牵手

静静的看着天空

永远要记得那天彼此许下的承诺

瞬间点亮的火花

是我们的拥有

我还在等着你

静静的爱我

只要有你陪我

静静的就足够

你也在等着我

静静的温柔

就这样手牵手

静静的看着天空

静静的手牵手

是最简单的梦

还是那双白天泛着水雾的眼睛,慢慢眨着,远远的,眼神却像在咫尺吻着他的霖嵩,只属于他的霖王子。艾漾被这梦一样美的画面感染的眼睛也酸了,心里很甜,头很晕,不记得是怎么回到宿舍的。只记得散场时,霖嵩偷偷握着白贝的手走过自己旁边时,她看到了两人手上的戒指。戒指!蓝盒子里的圣诞礼物么?一定是!

艾漾很久以后还记得霖嵩和白贝的那两次牵手,她努力把这两个记忆与之后的种种相隔离,让它们永远无暇的在自己的记忆里做爱情意识的标记。她害怕自己崇拜的爱情意识被污染,比路上覆盖的完整的雪还让艾漾担忧,但生活不就是喜欢事与愿违么。艾漾记得那年的圣诞夜,大家挤在运动场上抬头守流星时,她耳朵里面反复回响着白贝哼唱的那首歌。她看到了很多颗流星,估计此生也仅那一次,每见一颗便许一个愿望,愿望很多,后来都忘记了。只记得有一个是希望霖嵩和白贝的爱情能克服万难终成眷属,另一个是希望自己也能有一段这样两心相印相惜的爱情。都会实现吗?艾漾理不清楚,只是现在每每抬头刚好看到星星时,也会次次问星星。但她看到的星星究竟是否认识当年陨落的那两颗,如何能给她回答,谁又知道呢?

第四章 白如雪的爱情意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