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喜欢,就在一起

  太多的名言警句来帮助人们区分“喜欢”和“爱”,除了烘托言者高深的气质,让听者云里雾里的继续懵懂,实则没有太多意义。别拦着自己去追逐就对了,喜欢和爱,都是刺激你甜蜜荷尔蒙的因素。它让你着迷,你想要,却不容易得到,反而让你更能感知追逐中的幸福,就是这样。如果有人愣要区分它们,那只是因为这个人只想感受幸福,却不想为幸福付出哪怕一点。

如果你渴望,那么任何想法你都会给它找出一个合理存在的理由。越可怕的想法,越单纯的诱人。

---------------------------------------------------------------------------------------------

“我喜欢你”。随着‘叮’一声短信的到来,艾漾的生活变得,或者是精彩无比,又或者是永无宁日?都不好界定。只是这个短信,让艾漾十足思考了,一天?一个星期?每时每刻?却,不得其解。

“艾漾,你和霖嵩怎么回事?我看你们总是一起从图书馆出来。你去正常。他?怎么可能是认识图书馆在哪儿的人。听说他还是很‘社会’的,而且还是…。”李紫萱没说出“同性恋”这三个字,但也问的直接。这问题不管是对于卓岚还是徐爽,无论是想知道或是想提醒艾漾,无疑都是不会好意思问出口的。而李紫萱,虽然并不完全是出于关心,但就是这种完全摒弃“旁敲侧击”的性格,会让艾漾侧目。

“就打羽毛球认识的,他人还可以,我一纯女性,能有什么啊。”艾漾回答的时候,正听到那意义非凡的“叮”,看着那短信,没敢抬头,虽然还弄不清情况,但心虚是必然的。这必然在于过去的一个多月。

“握手”或“英雄救美”事件的第二天,去羽毛球馆前艾漾准备了很多见面的方式,希望一切都趋于自然,至少让自己表现的自然。然而见面的时候,霖嵩与往常一样,一个眼神用作打招呼,然后认真打着自己的球,休息时与艾漾一起练习,照常指导。这是艾漾希望的,虽然不免有一点小失落,就像是只有开始没有结局一样,让人心里有些说不出的落空感。但这也让艾漾训练的日子一切照常进行,两人的默契度明显提高,也是越来越熟悉。

熟悉到,某天白贝等着霖嵩训练结束,远远看着他俩练习。艾漾调侃霖嵩道:“你的小男朋友来喽,多少姑娘为他倾心啊,怎么就到你手了。”

“你也是姑娘之一?我可以帮你跟他传个话”,霖嵩似笑非笑。

“免啦,兄弟妻不可妻么。”艾漾绝不嘴软。

就是这样,时间和平淡总是这么神奇,无声无息的让原本陌生的两个人竟变成了如此“似熟非熟”的关系。因为是由打混双认识,霖嵩并没有给人那种桀骜暴冽所谓“社会”感觉,反而带给艾漾一种被保护感。最后那场比赛就是很好的证明,霖嵩打出的球在她耳边飞过时,她从不害怕,没有生疏的躲避,她信任霖嵩,知道他的精准与小心永远不会伤到自己。另外,艾漾守着前场,霖嵩让她尽情的发挥,却没有一点让她觉得自己在抢球,即使她经常会应激的退到霖嵩的位置。霖嵩对她漏球的补救率几乎100%,一场球下来,艾漾觉得身后的霖嵩就像有一双大翅膀,一直护着她以及他们的球。最后第二名的成绩是让艾漾喜出望外,在“咔嚓”一声中,艾漾的笑容淋漓尽致的印在集体照上,而霖嵩还是看不出表情的脸。艾漾每每看着招牌上霖嵩那张脸,读到的都是,对于这一切,他认真准备,却真心无所谓结果。

艾漾左手里拿着这张集体照,右手翻着手机里这简单的四个字,电话那边,霖嵩是什么表情呢?艾漾不敏感,但感情绝对丰富,读一个眼神、一个动作的能力,还是有的。在李紫萱的提醒之前,艾漾早就注意到了霖嵩的变化,卸去了那些许冷漠,同时竟装扮了许多表情。有时找她一起去图书馆,他提出时,没有理由,没有询问,虽不是命令,但更像是帮艾漾做的一个决定。是总让艾漾找不到拒绝理由的对象。不是艾漾不想读出霖嵩的意图,是她读不出,霖嵩抛出一点异样的蛛丝马迹就截止,再建立在白贝存在的基础上,艾漾没办法认为这是霖嵩对自己有什么特殊想法。可是,这个短信呢?连如何回应,或者该不该回应,艾漾都没办法决定。

实验室里,艾漾站在实验台前,眼睛不经的就瞟到了霖嵩的位置,也不用特意瞟,就在旁边的实验组,离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距离远不了多少。生理课的实验是大家的最爱,当然不是初高中那些让小学生们想入非非的生理课,而是对例如血压、循环、凝血等等机制的印证实验。每每此时,兔子,专业称谓为“家兔”就是主要遭殃的群体。面对眼前一笼子的大兔子,就在艾漾踌躇时,身边的同学已经纷纷拿了去称上称重量了。自己的实验组里都是娇弱的姑娘,只能轮流的来拿实验动物。艾漾还记得上次轮到她拿蟾蜍时的那个心境和那个手感,直叫人不敢回忆。只记得夏毅最后帮她从泥里面翻出一只,交到她手里时,艾漾觉得整个胳膊都麻木了。

艾漾在剩余不多的几只兔子里,看中了一只最小的。

“这只吧,温顺点,你们女生也好处理”,艾漾刚要弯腰拽兔子耳朵,夏毅就已经帮她抱起了一只,刚好是她看中的那只,“走,先去称重量吧。”

夏毅对艾漾的关怀,就永远这么24h on call,艾漾对此亦五体投地。乖乖的跟着“救星”称完兔子的体重,夏毅直接把兔子拿到实验台上,又怕兔子抓到艾漾,还帮她把兔子固定好,不免自己手上多了几道抓痕。

“嗯,你们快开始吧,”夏毅指指兔子,咧咧嘴,尴尬的笑笑,在周围无数的眼光中,憨厚的背影回到了他的实验台。

“服务周到,真周到。”组里面的女孩笑嘻嘻的看着艾漾,开始准备给兔子麻醉。

艾漾已经习惯夏毅给她带来的这些尴尬情景,自己也没办阻止,而且这种时候也是极其需要的。他愿意做就做吧,自己心里记下了,能感激的时候,一定回报给他。

被剖开颈部的兔子传来一股温热血腥的味道,但没有一个姑娘向后躲,集体伸脖子看看着解剖结构,执刀的女孩也在周围七嘴八嘴下认真的剥离着兔子的颈动脉,柔弱什么的都是浮云,每个人角色切换的绝对利落。今天是艾漾做助手,看着胶皮手套透出的蓝色指甲,是昨天帮徐爽试颜色留下的,艾漾并不是很喜欢,但指甲从来光秃秃的自己也是想有一些许变化来愉悦心情。灵活的手执着止血钳熟悉的在动脉近远端打上夹子,截断血流。

“剪吧”,艾漾看着手上蓝色的影子来回飞舞,心情欢乐不少。实验台对面的姑娘认真的极不容易的把软管植入动脉,连接截断处。这是这次实验的难点,是每个姑娘都想操刀的,可都只能在旁边看着。艾漾小心扶着软管,等着术者打结。在整个实验中,艾漾总觉得身后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整个后背都凉凉的。而每次转头看过去,只看见霖嵩认真的执刀。根本鬼鬼祟祟看别人的是自己,艾漾对自己这样也是失望透了。

“啊”,一声尖叫让艾漾转回了背向的头,执刀姑娘的眼镜已经溅满了血,连后面隔一米的白墙上也溅上了一道血,剖开的兔子颈部一瞬间涨满了血,就要溢出来。果然,心脏给的压力不容小视。

“我就说打的结太松了”,“不该这么早松夹子”,旁观的女孩叽叽喳喳的指导的,就是没人动手,执刀的姑娘被突然溅出的血吓坏了不说,满眼都是血,想上手也不行。

“纱布,纱布,”艾漾手立刻伸进血泊去找出截断的动脉,粘腻的温热感顺着指尖向上蔓延,是刚好叫人不舒服的温度。胶皮手套浸了血,更贴到指甲上,蓝色的指甲摸索着,与红色的血泊相呼应的相当妖艳,让艾漾想回去立刻弄掉这该死的蓝色。动脉本来就有躲避性,剥离长度又比较短,在一捧血中再怎么摸索也找不到血管断端,压不住血管,五块纱布都浸满了血,也暴露不出视野。艾漾弯着腰,紧盯着手下动作,一股股的腥热味道穿透了口罩,真是让人反胃。

“我们台子上有纱布,再拿几块来。”随着这熟悉而敏感的声音,一只大手握住了兔子颈部上端,另一只大手握住了兔子颈部下端。

艾漾拿着递过来的纱布,放在颈窝里,血慢慢浅了,在两只大手的边缘露出两截肉白色的断端,就像两只大眼睛,眼睁睁的看着她,让艾漾内心无限的恨自己的一双笨手。而一抬头间,艾漾极其庆幸自己带着口罩,她和霖嵩隔着窄窄的实验台,相对而站,薄薄的口罩是挡住了多少的尴尬啊。

“夹子呢,诶,夹子呢”,以为马上脱离苦海艾漾听到了这句让她悲伤不已的话,没有夹子,霖嵩的手怎么放开?那这种尴尬,怎么结束?

“没事,我按着,你再插管,把两头剪一下,容易进血管。”霖嵩不管旁边忙着找夹子的姑娘们,咬字极其清楚的一个一个字说给艾漾。

艾漾轻轻“嗯”了一声,开始动作。血管经过了之前的一番折磨,已经粘在了一起,硬度也小了,这本就微小的操作变得更困难了。艾漾两手狠狠的执着镊子,生怕抖一下让霖嵩看见,让他更看扁了自己。经过了记不清多少次的脱管,艾漾终于连接好血管,并牢牢固定住。艾漾直起腰,一震酸疼,突然回过神,才又意识到是霖嵩在帮忙压着血管,而在自己这么长时间的尝试和失败中,他竟然一句话都没有说,甚至连他的呼吸都没听到。就那么安静的存在,留给你最大的空间。艾漾抬起眼睛,对霖嵩弯弯一笑,真心的表示感谢,隔着口罩,该是看不到霖嵩的表情,但是却好像看到了霖嵩同样淡淡的一笑。

‘喜欢’又怎样,又不是要恋爱,又不是要一辈子。好久没对一个人这么好奇。不用做任何特别的事情,如果能待在一起晒太阳,只是想到都会笑出来。因为他不一样,他有白贝,所以,朋友的喜欢,只是表露出来,又怎么样?艾漾不远不近的走在霖嵩后面,隔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思绪在脑袋中绕来绕去。

“我也挺喜欢你的。”艾漾掏出手机,简单却又耗尽心力回复了短信。不就是喜欢么,喜欢就在一起,朋友不就是这个模式么。艾漾觉得自己对这件事已经思考的清清楚楚,抬头看着那个背影,那个背影正从裤兜里拿出手机,拿到眼前低头看着… …

第七章 喜欢,就在一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