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爱情啊 爱情 上

  爱情就是各得其所。每个人热爱的不同。无论是温柔细致的爱,还是没有坎坷制造坎坷也要克服的排除万难版爱情,如果主角喜欢,均无可非议。相同点只是在于被爱情魔附身的疯魔感,是:所有都值得,所有都是爱的证据,我的世界只有我们。

--------------------------------------------------------------------------------------------

“你会不会包啊,这边有些皱啦”,西装革履并不一定代表绅士,那或许是市井计较的伪装。艾漾对于这种顾客,就直接屏蔽,连居家吃的面包都提“包装的漂亮点”的要求,艾漾只是怕自己过多的“微笑服务”影响了他面包的口感。

“面无表情”加“言听计从”,赶紧结束是真理。

艾漾已经在这家食品店里打工半个月了,各色顾客来来往往以及老板的冷漠吝啬,都是艾漾不想多想的,这些都不是目前重要的东西,也不会存在太久。她最注重的当然是每天的10块钱,早8到晚5,暑假里,白天小时工很是不好找。赚钱,目的只有一个,想用自己的钱为爱情买一份纪念礼。如果那真的能称得上“爱情”。

“小丫头,你干什么呢,想我了么?”,艾漾躲在食品架子后面拿出心爱的小蓝屏手机,一行字甜甜美美的在心里读出来,发信人--霖公子。这是艾漾更换了无数称呼后最终定下来的,同时配套的铃声之类的当然都已设定齐全。每天准时响起,就像霖嵩的化身。

“西瓜,空调,电视剧,平卧位”,艾漾笑嘻嘻的回了短信,不告诉他自己在受气的打工,更有一种为爱忍辱负重而让信心满满的感觉。言情剧看多了,总会有些模仿动作吧,艾漾也喜欢自己给自己加戏。

暑假让一切纠葛匆匆结束,无论是否都有定论,只是艾漾和霖嵩间的冷战结束了,而且,不止结束,还越发的火热。两个人默契的忽视了那句“做朋友”,深化了那句“喜欢”。不用远远的看着他和他走过的背影,不用有心无意的听他们的聊天,只要每天跟电话聊着淡淡的暧昧,艾漾早已经忘记了那个有白贝存在的世界。

离开学校,都不再见面,霖嵩就是她的。

艾漾不是没有嘲笑过自己有多幼稚,可嘲笑又怎么样,难道知错就能改么?这又真的是错么?霖嵩给不了艾漾想要的唯一属于,她也给不了霖嵩大大方方的恋爱,在这一点上,她由衷的佩服白贝。她只要默默的对霖嵩好,也享受着霖嵩传来的温暖和悸动,决心不做任何伤害白贝的事,除去现在这件。

会后悔吗?她问过自己。不会!如果让她再选一次,她毅然会如此。爱情,不就是这样么?

“就要这一对儿,谢谢。”黑色与银色相得益彰的菱形吊坠,一大一小,是艾漾早就盯上的了。这近两个月的打工,就是为了它们。几张“毛爷爷”,近一个月的生活费,艾漾利落的交出了刚刚到手的“工资”,自己赚来的,不欠任何人。期待的是霖嵩接过去眼里的惊喜,更期待它们垂在两人锁骨间的互相见证。

预计了无数种相见的场面,最终实现的终究是最平淡而最能让人清醒的见面。艾漾远远走在霖嵩后面,她猜想霖嵩一定没有注意到她特意装扮的白色百褶裙,因为他正忙着低头喝白贝喂过来的豆浆。

开学第一堂课的路上就如此难走,这一学期,还是要走下去的吧,艾漾?

没有言语,不能沟通,但艾漾能够确信霖嵩回望的一眼,是看向自己的,不是淡淡一瞥,而是在说“还好吗,想我了吗,晚上见”,意味深长究竟是真的存在还是被认为存在,一切无从谈起,但是艾漾确定,因为已早已服不了自己不去相信。所以,还是一袭白色百褶裙,艾漾安静的等在晾衣间的阳台,闷热的天气,手里面想要送出的礼物已经被攥出了汗。她从不主动给霖嵩发信息,这是心照不宣,避免揭开“不必要”的烦恼。如果霖嵩能来,那么就是心有灵犀?除去一点点天气的烦躁,艾漾也满心期望的等着。

拖拉的走路声,艾漾回头,正看见霖嵩撩开一面床单,怎么都觉得有一种“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感觉。能等到的,总能等到,艾漾笑眯眯的咧着嘴。

“小丫头,瘦了点”,霖嵩故作自在的走到阳台边,忍住了本想拂上艾漾脸颊和肩膀的手,在自己隐蔽的裤腿上使劲按了按。对于这么一个“易上手”的女孩儿,见面时总会出现的这些紧张感,是霖嵩自己也始料不及的。或许也是这总是存在的紧张,吸引着他,让他走在路上也不停的张望,为每一次见面绞尽心思。

“好看吗?”艾漾迫不及待的指着自己胸前的吊坠。

“34A?最近流行?”霖嵩一本正经忍住笑。

“这个尺码在我这一直流行,”艾漾装作满不在乎,反正天黑也看不到脸红,“是这个”,艾漾拎起锁骨间的吊坠。

“挺漂亮的,别人送的?”霖嵩本只想赞美一下,却没意识自己会有进一步联想,并没有任何控制的问了出来。

“送给你。”艾漾急于表爱心,无暇注意霖嵩那问句中的各种情绪,把手里的项链捧在霖嵩眼下。

霖嵩伸出手,握住了艾漾伸在眼前的小手,将艾漾伸开的手掌合实,原来她竟这么瘦,手指纤细,骨节分明。

“你知道,我不能戴”,握着艾漾的手很久,霖嵩口中流出了这句话,手却仍握着,力度增加了,口中拒绝,却不想让艾漾感受到一点远离。

安静的,两人都不知再说什么。

“漂亮就好,我也觉得好漂亮。”或许早就知道结果,艾漾并没有感受到过大的失落,一点点失落,更凸显爱情,她想。她没有抽出手,她想要个拥抱,却知道一个拥抱并不像短信中一句“想念”那么简单,所以,就尽量延迟手和手拥抱。而那个人,垂在下面的手再次紧紧按在自己的腿上,同样的渴求,简单的拥抱,克制是要他多努力,现实的感情碰撞竟比手机的传递强烈的如此多。

日子在小心翼翼的既定幸福中走过,或者用“小心翼翼”比“偷偷摸摸”更让艾漾容易接受。白贝每天也很高兴啊,她每天都在暗暗观察,他们依旧很好,这个“很好”艾漾不想深究,只是看到,证明自己没有伤害到白贝即可,而这个“很好”对自己的伤害,艾漾不疼。她对比了自己的“爱情”与宿舍里其它姑娘的“恋情”,李紫萱的奢望,卓岚的未果,徐爽的平淡,结果是只有自己的能称为轰轰烈烈的“爱”,而她们的只能称为“恋”。

艾漾开始有一些理解夏毅,理解跟自己没话找话的夏毅,理解时刻准备着冲上来为自己解决问题的夏毅,因为他的眼睛时时刻刻都在自己身上吧,就像她自己的眼睛已经献给了霖嵩。她有些心疼夏毅,就像她心疼自己,但认为这是各得其所,她这样忍耐却是满足的,夏毅或许亦是如此,是满足的。

“这次去‘支边’,我和你不是一个区,我找导员,她不给调换,”夏毅一字一字的说。他未曾表白,也不打算表白。只是虽然话总是说不连利,却已经敢说的比表白还直白,这是夏毅的决定,“没办法照顾你,我拜托了宿舍的哥们儿,都说好了,有事你找他。”

“我女扮男装去,别担心,哈哈哈,”艾漾知道,向来正经的夏毅最不会接的招就是艾漾的不着调,所以她每每出这招,装傻装的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所谓的“支边”就是去较边远的地区义诊,本不该是学生的工作。只是每年都被分派下这种政治情节的任务,医院里面的医生每个人忙的开交根本顾不上,就留下了不成文的规矩---义诊作为大三实习生的一次实习经验。三年的临床知识对于简单的鉴别诊断和筛查还是能够应对,另外,所谓的“义诊”,对于当地究竟能够发挥多大的作用绝对不会比这个名头对医院的宣传作用大,而大学三年,即将进入临床的学生们,却无比亢奋的想小试身手。

艾漾迈近送她们“支边”的大客车上,有一种穿越的感觉。这是旧式的远途客车,里面竟然是火车卧铺一样的上下铺,让艾漾联想到了鲁滨逊在树上的房子,真是不可想象的布局。没人愿意费力的爬上爬下,所以大家都默契的坐在下铺上,一床坐两人刚好。因为是茶色玻璃,车厢里面有些暗,拥挤的过道,错综的架子,这种条件,艾漾觉得不是去“义诊”,而是一群落魄伤员要去“被义诊”,当然,这要忽略每个人手里5、6厘米厚的内外科书。

艾漾被分配的方向一共36人,在车门口签到的时候扫了一眼,有熟悉的名字却对不上人。这车人要为6个卫生站服务,所以6人一组,到站就下,直到每个组都到位,工作内容要看当地卫生站的需要再安排。

艾漾挑了个靠里面的下铺坐下,不喜欢人来人往,让来让去。这种空间密度,她觉得应该每人配备一个氧气袋,怕车开着开着,氧气都不够用了。多亏已经入秋,不然每人还需一袋补液盐。车门关上了,艾漾也拿出了内科书,放在膝盖上,趴上高度刚好,较舒适,这就是内科书厚度的妙处。

“小丫头,精神不佳?怎么给别人看病?”

艾漾呼的一下挺起身,感觉头顶轻轻扫过上铺的铁栏杆,一下就对上头顶那双坏笑的眼睛。眼睛的主人正稍微佝偻着腰适应这车的“矮度”,一手支着上铺的床板,另一个手正忙着想护着艾漾突然抬起的头。艾漾惊喜的盯着霖嵩,难道自己真的有魔法么,幻想的场景怎么就这么实现了呢,那再多想点别的?

“你盯上我了?”艾漾忍住了那句‘你怎么在这’,反客为主的问,自然往一边坐了坐。

霖嵩顺势坐下,不回答,低头笑笑,又抬头看向艾漾,“你看这落魄的车,咱们的匆促劲儿,私奔不过如此。”

艾漾1秒钟愣神,“像”,利落的回应,“还得哼个小曲儿”。

车后部的隆隆声越来越大,车已经稳当的在高速上加速。艾漾带着耳机,眼睛看着腿上的内科书,不时的翻两页。而另一个手,不知何时已在霖嵩的手下,大手压着小手,隐在两人的衣服后面。所以,艾漾现在眼睛看不到一个字,耳朵听不到一个音调,仿佛所有的感觉神经末梢都集中在霖嵩握住的左手上,一阵一阵的像她的大脑传来冲动,半个身子僵住不敢动,害怕一点改变,那只手就离开了。

或许左手传来的神经冲动是有叠加相应,或是跟耳边的情歌产生了加强效应,突然那么一个瞬间,艾漾拿起笔,在靠近霖嵩那边的书页上写下‘我们在一起好吗’,车的不稳让字写的东倒西歪,每写下一个不是没有思考,不是没有顾及,不是没有犹豫,只是签字笔的字,写下了就擦不掉。就像有些事开始了,就一定要继续下去。现在手中的不是铅笔,就是注定的一个决定。

霖嵩看着艾漾一个一个写完了这7个字,不用抬头也能感觉到艾漾灼热的眼神。

‘好’,霖嵩拿过笔写在问号下面,“到下首歌结束”,又附加了一句话,拿过一个耳机塞在自己的耳朵里。

艾漾看着霖嵩不显露表情的侧脸,忽然想起了每每满脸关怀望着霖嵩的白贝,他会像自己现在这样一脸悲苦的逼迫着他吗?而自己,在霖嵩心里,能和白贝比较吗?

“等一下”,艾漾配上了轻松的音调,拿出了mp3,“我换一首时间长的歌”。

这一刻,不怕晒出心意,即使会一瞬晒干。

第十一章 爱情啊 爱情 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