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装睡的人都醒醒

  爱情是两个人的游戏,两个伙伴配搭着完成一个又一个任务,路途中,我们同吃一盘菜,共饮一壶水,互穿衣服,用同样的语调,打同样的手势,今天继续着昨天的玩笑,是旁人听不懂的,是我们所以为我们,我们所以称恋人。幸福的是,你一个眼神,我就读懂深意;不幸的是,你一个眼神,我就知道,你的心,已经要离开这游戏。

---------------------------------------------------------------------------------------------

“实验这么晚,不顺利吗?”狭小的房间,烟盒、杯子、啤酒瓶。。。。七七八八的散落在地上,沙发上蜷着瘦小的身子,白贝似是看着电视,心思已经抛到了进门的人身上。

“还行吧”,霖嵩踢开挡住路的空易拉罐,沉沉的大肆躺进沙发里,像要把自己卸掉。

“哪一步不好做,我帮你再查查文献?”

“没事。”

“听说今晚是化装舞会,校里面的该是都去吧”,白贝继续随便说说的语气。

霖嵩从踏进门那一刻,从白贝掠过自己的目光就早知道有问题,怎么会听不出白贝一句一句的试探?只是他现在窝在沙发里,脑袋一片空空,一遍一遍不能控制的循环播放着一些画面:艾漾大滴大滴的眼泪,艾漾松开自己的袖子,艾漾转身大步的走,蝙蝠的翅膀不停的像是抹向眼睛的位置,艾漾走着不见了,最后,是艾漾曾经那让人放轻松的笑容,却不敢想。是就这么结束了吧。霖嵩多想自己就像那一套现在安静躺在垃圾桶里的燕尾服,黑暗包围着,就静静的自己待着,不用思考,不用欺骗,不用心疼。

霖嵩没有继续配合白贝的试探,心累的有些要沉沉睡去,觉得外边的世界越来越远,白贝还在说着什么,声音越来越听不见。

“你和她上床了?感觉跟嘉嘉她们一样吗?”一个哀怨的声音穿透了霖嵩渐入模糊的世界,这句话清晰的让那个世界所有正徘徊的影像变成了背景。霖嵩使劲攥了攥拳,让自己清醒些,缓缓睁开眼睛。

沙发上的白贝蜷着瘦小的身子,沙发更像一个大怀抱,是他现在急需的。艰难的抬起头看着霖嵩,大眼睛里不再像之前那样轻松,噙满了哀怨的泪水,稍微一碰,就会掉下来。

“我俩没那关系。”霖嵩有些烦躁,今天怎么这么多人哭,妈的。

“为什么不跟她床,为什么不?”白贝凛冽的看着霖嵩,恨不得挖出憋在他胸口的话,给自己个不想要的明白。

霖嵩不想回答,也无力安慰,站起来往卧室走。

“你爱上她了是不是?”

… …

“你这么觉得?”霖嵩认真看着白贝,不是故意挑衅,只是这个问题纠结他数日,忽然被问到,自己也想听听别人的看法,只是这个‘别人’,选的有些不合适 。

白贝直直的看着眼前这个人,突然有些不认识,认真的有些不认识。曾经不都是玩过就算吗?那些答应过自己的承诺呢?难道这回被玩过就算的人,是自己?

“哼”,白贝收住眼泪,挤出一抹邪邪的笑,“想要吗?我们俩够吗?还是得再添一个?”

霖嵩侧目。

“我可以帮你问问,告诉她你的苦衷,告诉她你… …”

“去,去啊,你他妈现在就去!”,霖嵩手指着门,大吼着打断了白贝,这一声喊仿佛释放出了一晚上的闷气。应激状态下,他不想控制。

“你本是这样的人,搁谁那儿你也别装!”,白贝扔掉盖在身上的毯子,就像扔掉了防护,几乎夺门而出,剩下眼泪滴甩在身后。

公平对待每个人的,只有每天升起的太阳,周而复始,不见悲喜。

艾漾偶尔会站在晾衣间的小阳台,天蒙蒙亮和日落的时候,不作为等待也不作为回忆。仿佛是一种滞留或者是平行时空,就默默看着曾经并肩的两人,与现在的自己无关,与每天白天认真上课,夜晚在被子里无声哽咽的现在无关。这是两种状态,既然只能实践着后一种,那么就好好回望前一种,生活不能太过悲伤。

结局已经在不能回应只能转身的时候决定了。艾漾无时无刻不闪现与曾经、与霖嵩相关的大大小小,有意义或无意义的事情,还会审视那些时候自己的话是否得当,举止是否优美。思绪不受控制,不要紧,这并不干扰艾漾每日生活以及着手自己的毕业课题,两种状态的并行,竟有些沉溺。

下午2点,艾漾已经埋头在病案室的架子中间,年代过久的病例只能人工寻找了,毕业课题的第一步,是注定要在体力劳动开始。地下1层的潮气混杂着陈旧文案纸的味道,艾漾很喜欢。

‘1493578,149 3578… 为什么不来上课呢?可白贝在啊。难道分手了?149 3 3’艾漾对自己的思维飘逸也是无奈,默默又看了手中的病案号,继续翻查。

小山一样的病历们堆在眼前,有种高考前的感觉。艾漾不禁撸起袖子,刚想要大有作为一番,眼睁睁看着‘小山’一晃一晃,‘啪’一声扑倒在桌子上,一瞬间觉得自己的凳子也仿佛在晃,难道已产生了幻觉?艾漾决定今晚回宿舍好好整顿一下最近的情绪,可以沉溺,只期望别在幻觉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下午五六点的校园就是各式秀恩爱的场所,每天来来往往,艾漾参观的都会演了,只苦于一个人没办法开场。远远望见苏瑾岩和庞菲菲,哎哟,又要假意与讨厌的女人打招呼了。越走越近,那两人的站位和表情有些不对,周遭的气氛也仿佛凝聚在两人周边,越积越重。突然,苏瑾岩一个转身,走了。

“苏瑾岩”,庞菲菲吼到声嘶,“你敢走就永远别给我回来。”

苏瑾岩无动于衷,继续往前走,侧脸对着艾漾,都能看出无奈。

哦?琼瑶阿姨来我们校园选角色了么?

“庞菲菲没去北影未进中戏真是屈才了,艺术界的一大损失啊”,宿舍里,艾漾叙述着所见所闻,不禁遗憾道。

姑娘嘻嘻哈哈的料八卦,是最好的消遣。

“宾夕法尼亚好像很冷啊”,李紫萱嘟囔着,“童潼干嘛当初要选那啊”,继续查着留学的注意事项。

“冷好啊,刚好制**情气氛么”,艾漾内心着实佩服李紫萱,学业、美貌、爱情兼顾,留学,用全力证明了自己、成全了爱情。而今年自己又做了什么?好吧,今年的所有都是霖嵩。

“就你鬼想法多”,卓岚笑着在李紫萱后面也一起看着网页,手中两根毛线针不停的穿梭,一条围巾已经要锁边了。

“岚儿,下辈子我就投成男人娶你,有围巾戴,冷也是真真好的,哈哈哈”,艾漾小挤兑着卓岚。

“诶、诶,今日下午14点15分,林西出现7。8级强地震,震感波及到… …”,李紫萱手指着屏幕,一个字一个字的念出。

“都波及到咱们这了?我怎么没感觉,搜搜看还有别的相关新闻?”,卓岚放下手中活计,趴了上去。

“我,我好想感觉到了,我当时在地下查病历,真的好像是…”双双目光惊奇看着艾漾,但艾漾说不出其他更切身的体会了,双双目光又回到了新闻上。

“明儿的细胞学你们谁选了?”徐爽问。

“我。怎么?”艾漾眼睛仅仅瞄着新闻图片。

“帮我签个到吧”,徐爽把手机揣在兜里。

“没问题。细胞学你都翘?挡不住老师发飙啊…”

“好好记笔记啊,回来,回来借我抄抄”,徐爽背起背包。

“这么晚你要去哪啊?”,徐爽的行踪大家一般不问,只是艾漾突然觉得徐爽声音有些怪,不止是艾漾,李紫萱和卓岚也抬起头看着徐爽。

“林西!”,徐爽攥紧了手,皱了一个淡青色的边,是火车票。“下午给唐宏磊打电话,不在服务区。我…,我走了。”应声,门关了,还回响着最后那句有点颤的音线。

唐宏磊千辛万苦考上博士的医学院,不就在林西。最出名的骨科,那么冲上第一线的救助医院,舍它其谁?屋里的三个人对视,没有说话,也没有追出去像电影般要嘱咐什么。只是,默默感受着,会再见的友情和会见面爱情,一定会见面的爱情。

数不尽是第几个夜晚,艾漾窝在被子里,不再蒙着头,不见霖嵩,或许也能成为一种习惯。或许真正的爱情要倾尽全力,就像徐爽,而自己没有,都没有勇敢的告诉霖嵩,‘我可以,我可以永远陪着你,我可以让大家知道我的男朋友是你,即使你也曾有男朋友’。所以,自己没有得到爱情,是还配不上爱情。深刻检讨已经代替哭泣成为艾漾每晚的必行之事。回想一遍,无论以哪种形式,就好像都还在,他还在,爱情还在,联系还在。

艾漾一个翻身,21点半,早睡早起。

“♪♫♪♫♪♫♪♫…”

熟悉好久未听见的铃声,那个强迫不要日思夜想的谁的专属铃声,艾漾盯着屏幕不停闪现的这个名字。

“喂…”,艾漾干涩的嗓子挤出一声。

“能来陪陪我吗?”霖嵩,竟在哭泣。

第十四章 装睡的人都醒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