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童话的续集

  幸福总是不能均等的降临给每个人。欢喜和愁苦同时播撒。所以,在悲伤的时候,就想一想总有被分到欢喜的那天。在欢喜的时候,就用每个细胞极尽欢乐,快乐到死。

--------------------------------------------------------------------------------------------

或许大学生活的精华就在于忘却星期几,如果从没忘记,那是还不够沉浸其中。不在乎考试周的邻近,每个教室装饰着白胡子爷爷和松树们,一年又要结束了,大学最喜欢的圣诞节再次慢慢靠近。艾漾走在画室到宿舍的路上,天气微蒙,似是要下雪。霖嵩今天不能送她回宿舍,理由是白贝在“家”等他吃饭。当艾漾听说他们要搬出学校住的时候,没有生气,没有无措,竟有一些“本该如此”的想法。或是因为人本身的趋利避害。就像你旁边有个沙发你就不会坐那墙角的小板凳一样。捋清与霖嵩的关系,让艾漾觉得痛苦,所以她从不思考。她如果开口,要不来霖嵩,要不起霖嵩,只会结束这种似是而非的暧昧。她不想用暧昧形容他们的关系,虽然事实如此。自从亲密接触之后,虽然没再有大动作,但霖嵩无时无刻不递给她关切眼神,越来越频繁;这种无视学业的人在小考前期竟会来“请教”她一些问题;几乎每天在画室外等她,或许只能说上两句话。艾漾总想把这提升为爱情,但是,所有人能看见的,走在霖嵩身边的永远是白贝。艾漾与霖嵩好像比较熟悉,这该是外人所认为的。但是不思考,不代表不知晓。快乐并痛苦,自责着,艾漾的负罪感是与霖嵩如影随行,能见到霖嵩,心里舒一口气,身后多负一些重。尤其又在这圣诞节,那年白贝的深情款款,艾漾没想到自己竟成为他们爱情的污点,每每想到就接受不了,她有些受困其中的感觉,绑住她的是霖嵩,自己是帮凶。

打开宿舍门,还是那三个姑娘,不是热情的脸,是三个热情的屁股。都撅在李紫萱的笔记本前顾不上回头。

“艾漾艾漾,快来看看啊,我们都挑好了”,卓岚招呼她过去。

“这太Cos了吧,会不会太夸张?”艾漾搭了一眼她们挑的圣诞舞会衣服。今年圣诞,学生会出面要组织所谓的“化装舞会”,实为联谊,为新鲜感就楞加上了“化妆”两个字,这也是艾漾听苏瑾岩暴的内幕,他现在已是学生会主席,这也是艾漾每每见他都要调笑的事情。

“要的就是这种神秘,才有戏”,李紫萱挑着她的大眼睛,意味深长的拉着语调。

“你也从她们家买了吧,一起包邮。那么多人爱慕您,您快暗地观察选一个吧”,卓岚逗着艾漾,眼里又透出担心。也就是1个多月前,艾漾向卓岚透露了一些她和霖嵩的是是非非,她是实在憋得慌,看着那一对的相亲相爱,感受着霖嵩的喜欢,背负着自己的妥协与罪责,她早就乱了,忍,就快忍不住了。卓岚当然是劝她早点退出,最好的方法就是找个名正言顺的男朋友。而这,不也是背叛么,即使配不上说是背叛霖嵩,至少,她背叛了自己微薄的爱情啊。那这么长时间来,自己到底是在为什么欣喜,为什么忧伤,又为什么忍耐?她放不开。

艾漾心不在焉的翻着网页,化装舞会遇见王子,幼稚可笑却让人无限向往,自己也是够了。

“这个这个,邪恶小蝙蝠,符合我的整体气质”,艾漾催促李紫萱付款。

“这是男款啊姑娘,你想吊个女吸血鬼回来么?”

“change,just change。”是啊,好多瞬间艾漾就想,自己要是能是个男人就好了,多想变成男人,就能直截了当跟白贝PK,就能得到霖嵩所谓的“爱”。每每如此想,每每觉得自己真是无药可救了。

“化妆晚会”当晚,艾漾很艰难的装扮了整套“邪恶小蝙蝠”,她感叹于卖家的业界良心,面具给料十足,完全遮住了近乎整个脸。推翻了武侠剧中戴个面纱就互不认识的狗血剧情,她这面具遮盖的广度,装扮的深度,是亲妈来了都得擦身而过的节奏。

会场装扮的倒是深邃又优雅,暗紫色为背景,减少了灯光却不昏暗,着实拉进了场里面或许陌生或许熟悉的人们的距离。远远就瞅见苏谨言面色稍紧张,衣装整齐的站在主台旁边做着“总指挥”,艾漾不禁路过时给他竖起了大拇指,倒是吓得他一楞。艾漾索性又上前挑了下他的下巴,调戏的他不知所措,果然没有被认出来,艾漾无心留恋,转个弯回到卓岚她们旁边,等着舞会开场,留下苏谨言一脸迷茫在原地。

“你真是,选这么个衣服,能跟你搭茬的还得是个大胆的姑娘。”卓岚已经埋怨了艾漾一晚上,如今站在人群当中,各路公主齐集,又把艾漾的“邪恶小蝙蝠”凸显了。

“别担心,我不会理她们的,我最爱的还是你”,艾漾嬉皮笑脸,“我就观摩一下,早点回去洗洗睡了。”

卓岚故意别过头,恨铁不成钢的表不满。

灯光是在艾漾她们叽叽喳喳的聊天渐渐暗淡的,无人察觉,当音乐幽幽响起时,已经是一派神秘氛围,身边人们惊奇不已,就立刻入了戏。艾漾心里默默赞扬了苏谨言,果然心思细腻。

人群开始流动,艾漾也想侧身,旁观一下大家各种出众的装扮来娱乐一下心情,刚要走进人群,突然被人紧紧的拽住上臂,轻轻的背离人群,往窗口拉去,自己的蝙蝠小翅膀立刻展露。

“诶。 。。”因为光线太暗,艾漾有些慌张。

一个白色半脸面具贴近眼睛,熟悉的味道,淡淡露出一丝嘴角。

“你怎么拽的这么准。被我的小蝙蝠诱惑啦?”艾漾阴阴笑着,欣喜万分,没想到霖嵩也会来,也能来。

“远远就听见你声音了。振幅和频率太特殊,辨认阳性率100%。”霖嵩握住了艾漾的手。大庭广众的第一次,虽然大家都没有以真面目示人,即使大灯下也不太要紧,而且现在灯暗的也不会有人看见,可艾漾还是紧张激动的不行。另外,这也说明了,白贝没在。这个想法兀自出现,又只能看不起自己。

“开始实验了?顺利吗”,听见霖嵩说“阳性率”,再想想也大三了,实验确实该开始了,只是自己有心无力,心全部贴在眼前人身上了。

“还好。今天的刚完事儿,顺便过来看看。”

“嗯,我刚想旁观一下各路人马呢。”艾漾忽略了霖嵩这身一看就特意的装扮,接受了他的“顺便看看”,心里暗自欣喜。

绅士帽子,燕尾服,白面具,艾漾努力想找出霖嵩周围是否有玫瑰花,竟是心底最初“夜礼服假面”的真人版,神似程度90%以上。如果艾漾现在但凡是个女性装扮角色,一定会要求被做成双眼桃心的特效,表达爱慕之情。

开幕曲已结束,第一支舞应声而起。

霖嵩向后迈出一小步,微弯腰,彬彬有礼伸出右手,动作一气呵成,艾漾目不转睛,黑色的燕尾服笔挺的装扮在霖嵩身上,他真的变成了霖王子,自己的霖王子。艾漾愣神了,霖嵩微微抬头,看着艾漾,更准确的是看着艾漾的蝙蝠头套,难过的是,艾漾也领悟到了这点,但已下意识的伸出了右手,随霖嵩的脚步飘了出去。

“我不会跳舞”,艾漾贴近霖嵩的耳边低语。

“艾漾小姐,不要靠这么近,太诱惑”,霖嵩佯装正经。

“小蝙蝠和王子跳舞,跳啊跳啊一二一”,艾漾不理霖嵩,自顾自的哼哼起来。

“嗯,这种组合,随便怎么跳,都有道理。”霖嵩笑眯眯的看着“蝙蝠面具”,手又轻轻抚了抚。

随着霖嵩的脚步,艾漾一步一晃,踏遍整个舞池,每每投来目光,在面具的隐藏下,艾漾反而觉得兴奋不已。她想到了电视剧中婚礼,他们是焦点,所有人注视着他们的这支舞,充满祝福的注视,自己只需要配合新郎的步伐,等待这一曲结束,在众人的鼓掌当中,她就是新娘了。想到这,有一股酸热气息蒙上了自己的眼睛,透过雾气看着霖嵩微微扬起的嘴角,手紧紧抓着他肩膀,她奢望不起新娘,只愿这首歌永远不结束。

“艾漾”,最后一个音符刚落下,艾漾就听见有人叫自己,时间就像算出来的那么准,艾漾应声回头。

“我猜就是你”,那人拿下了自己的面具,夏毅那憨厚的笑就展开了,“这衣服和你很配搭啊”,他知道艾漾的喜好,愿意随时附和艾漾的喜好,且喜欢用艾漾的语气,即使旁人听起来会别扭。

“我就是这么觉得嗒,嘿嘿”,艾漾张来双臂,给夏毅展示着自己的小翅膀。

音乐再次响起

“我,咱,咱俩衣服也挺配搭,要不这首歌咱俩…”

“我送你回去”,霖嵩在夏毅说完这句磕磕巴巴的话前开口了,声音低沉,坚定,让夏毅最后那几个字更跌落在黑暗里,无从寻找。

艾漾抬头刚好看到霖嵩隐藏起来的一丝不悦,昭然若揭的显示着‘醋’这个字。

“不能再跳啦,这衣服要热死我了”,说着还用翅膀给自己扇扇风,就这么笑着给自己和夏毅一人一个梯子。

“好,好”,夏毅憨憨的笑了笑,顺着梯子就只能下了。

看着夏毅走了,艾漾故作骄傲的抬起手,霖嵩一把扶助,拉着穿过人群。艾漾扫到了卓岚远远投来担忧的目光。能牵走蝙蝠的王子,又能有谁呢?

一路上简单聊着毕业研究,实验设计,预实验计划,甚至细致到了定试剂的公司,却都没有一点点涉及到实习地点这个敏感问题。不在一个地方实习,就是分离,毕业那样的分离,说不见就再也不会再见的分离。你如何申请,我是否能过问?两个人同样掩饰在心里的话。而这个问题,只是艾漾目前巨大爱情困难里面的一个小线头,沿着线头向前倒,最终就是,我们能在一起吗?

宿舍楼在昏黄的灯下渐渐显露,艾漾逼自己想清楚,在这个甜蜜热情却安静的夜里,给自己一个交代。这样的并肩,突然想到了曾经那些由图书馆回来的轻松陪伴,同样的路,为何已走到此。她好想仍能调侃窥探羡慕畅想着霖嵩和白贝的爱情,与霖嵩保持着10cm的距离,却有兄弟般的无间。也想像现在一样,手牵手被护送,然后在分开的时侯得到一个吻,得到一句明天见。而如今只有肢体的亲密,心却留着10cm的空隙,畏首畏尾的憋的喘不过气。

既然回不了头,那就走下去。你敢么?你会后悔吗?

艾漾站住脚。

“霖嵩”艾漾抓住他的袖子,“我们在一起,好吗?”,第一次如此正式叫“霖嵩”这个名字,突然想不起在这之前自己都是怎么称呼霖嵩的。

没有回应,艾漾鼓起勇气抬头看着霖嵩。

迎上的眼神,没有惊讶,没有欣喜,却有些无神,仿佛心思已飘在天之外。

艾漾感觉过了好久,她没有打扰霖嵩,怕一碰就破,就这么等着。

“无论我什么样子,你会永远陪着我吗?”霖嵩突然回神,对着艾漾,问着她,眼神却好像透过艾漾的眼睛看着自己。

艾漾一时没有懂霖嵩在问什么,为什么这么问。

“我离不开他”,在艾漾回答前,霖嵩开了口,“如果你愿意,我们还像现在一样。如果不愿意,你就叫我一声哥,我永远是。”

在艾漾能思考前,已经尝到了咸味,大滴大滴的眼泪不能被控制的保留下来,艾漾想着,这不符合自己的风格啊,怎么会如此反应,可是却是真真的眼泪。

她曾经认为爱情中坦白最重要,代表了真正的爱,欺骗才是虚伪。如今霖嵩对自己句句真实,对白贝处处隐瞒。而艾漾感受到的却是眼前人对白贝处处的呵护,怕一点伤害,但自己,不在他的担忧范围内。

为何不能骗我一句?

艾漾觉得心脏都揪在一起,竟联想到课堂上那句‘精神症状会引起躯体不适’,果然是真的。

第十三章 童话的续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