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安静度日

  爱情经不起拉扯的,反复牵扯太多次,初衷已变了味道,‘在一起’就只是‘凑在一起度日’了,可悲着却也再无力回去。我一直在等你突然出现,紧紧拥抱我,轻声说“我始终爱你”,可这终究只是梦。你在你的生活中乐不思蜀,我隐忍着有天发现,期盼的那句话你已轻声同我讲完,我们相互拥抱,然后慢慢错开,走远。

-------------------------------------------------------------------------------------------

“你这样进到教室肯定得万众瞩目”,卓岚的长袖羊毛裙十分合体,可艾漾怎么看都觉得‘修女’这个词不停的飘在她脑袋上方,挥之不去。

“她什么时候怕被人看啊!”

“正解!”艾漾像徐爽投过赞扬的目光。

艾漾一直把碎发别在耳后,灰色的帽衫和牛仔裤,就这样迎接一个新的秋季好了,对,一切都是崭新的。

“艾漾剪头发了呀”

身后一阵风,就冲这种步速,艾漾也知道是谁。

“呃,嗯。”

“挺,挺精神的。”夏毅终于追上了,又不敢靠近,同步走着,却隔着一人多的距离。

“毅哥训练的很累吧?”艾漾看到夏毅本身黝黑的脸上泛着红色晒痕,这可是已经深秋了呢。军队在高校招收军医,艾漾这一届被分配的3个名额看的每个人都眼馋,只可惜自己不是男儿身,也想着就算自己真是条汉子,那挑选的高分线,也得止住自己的迈不开的步啊。

“啊,小意思,累有啥怕的,别担心。”夏毅有些不好意的抹了两把脸。

好么,艾漾嘀咕着,自己真又多嘴,这‘担心’的帽子,自己可万分戴不起啊,只得嘿嘿笑着应着。

跟着人流踏进教室门前,艾漾深吸了一口气,这口气在胸腔内抵着她,就能顺势仰起头,该见着的,不就是早晚的事儿。

诧异,好奇,惊讶的眼光从熟悉的一张张脸上似有似无的投来,而艾漾一眼就抓到了那个1秒即转头的眼光--霖嵩看了她。自己又是有多期待那人的反应,而自己这样的打扮是否能与白贝相比较?这样的烂想法一涌出来,艾漾掐死自己的心都有,可却仍不能抑制这些类似的心思露头。

只有1秒的扫望霖嵩便已转回头继续与白贝低语,又递给了白贝自己试过温度的豆浆,新进恋人的热切情绪就在两人周围散发着。艾漾恨自己的不争气,躲不开的眼睛看着那两人的背影,面对反而坦然,不敢看变成了看不够,自己是该对自己更残忍些,而这是想要残忍的坚持还是仍不舍得离开霖嵩的目光,艾漾也是十分混乱。只是再面对那两人间相互的温柔,艾漾突然体会了一种虚伪感,并觉得有些反胃。果然是真爱,无条件接受并忘记那些精神和肉体的背叛,那就好好演绎你们这‘来之不易’的爱情吧。

收回目光,看着前面这群认真听课的后脑勺们,艾漾突然意识到,刚刚这些人诧异,好奇,惊讶的眼光可能只有小一部分来自自己这个‘女扮男装’,而更多来自 ‘霖嵩与白贝’与‘霖嵩和艾漾’的反转剧,而自己这打扮,又是为这剧情填了彩。呵呵,无所谓了,艾漾什么时候怕被人看,不是么?

爱情至此,也是糟糕到家了,再提‘遇见爱情’,‘相信爱情’这样的话题,那是幼稚回幼儿园了。爱情,已经超越理解范围了,艾漾为自己总结。

艾漾以往从未觉得情歌的歌词可以写的这么透骨,如果未曾经历,该是怎么都连接不起这些文字,一首一首在耳塞里面徐徐诉着,轻柔又很是有力道的杵着心里的那个点。啪哒啪哒,艾漾看着眼泪一滴滴落在了这本盗版书上,纸质不好,立刻晕开了一个个浑身‘带刺’的圆,还很是漂亮。

“看电影去吧,周五就别看书了”,最近卓岚为自己的各种张罗,艾漾看在眼里。每每想开口,又不知从何说起,如何描述。是啊,又有必要再提起吗?明明就是一个如果自己不再提,就是从未发生的事,那甜蜜的两人不就是这么认为么?是恨不得自己消失吧。

“嗯”,艾漾一下趴在书上,挡住了晕开的圆,抹干了脸上的泪,懒惰的哼着,“不嘛不嘛,人家要看书,要天天向上”,好想撒娇,好想念爸爸妈妈,好想拽住每个人告诉他们自己心里有多痛,谁能救救自己。

卓岚走了,门慢慢的轻轻的关上,又清脆的在艾漾心里一响。

第40天,妈的!比起霖嵩,艾漾更恨自己,不想想起却每天数着日子,盯着手机,等着短信,不是说要全部翻篇么,为什么这一页要不停的翻来翻去!

艾漾猛地起身,抻下耳塞,关上手机,蹬上运动鞋,不是要发泄么。天已擦黑,就这么蓬头垢面,不论不类的冲到操场。

天凉了,灰石铺地的操场更显得僵硬。三两成群的人们,慢跑、遛弯、约会。那时为了减肥与李紫萱围着操场快步走,好像是上辈子的事,在地球的另一边,你还好吗?

艾漾猛地向前跑去,凉风立刻从鼻子钻到嗓子眼儿,张开口咳嗽两声,凉气一股脑的涌进,嗓子干涩的要命。突然一阵酸痛从右后脚跟向上窜,艾漾蜷起了腿,哎呦两声赶紧挪到操场里面。真是太久不运动了,抻着筋了,医学上怎么说来着,疼的想不起来。

勉强移到篮球架下坐下,艾漾负气的狠捏着自己的小腿。真他妈不争气,到哪儿都不争气。

“艾漾?怎么了?”

艾漾抬头,路灯下灰白色的一身运动服,圆领里翻出衬衫的小领子,跑个步还这么讲究,不愧是苏瑾岩。

“我这太热爱运动了,过度了”,怎么好意思说自己百米没到就倒下的身世。

“你是太久没运动了吧,看你这装束!”

“话说留半句,来日好相见啊!”艾漾装怒。

“你得顺着腓肠肌的走向捋”,苏瑾岩在艾漾旁边坐下。

艾漾按着苏瑾岩指导一下一下按着。

“给点力啊!”

“你来,你捋!”,艾漾不耐烦。

苏瑾岩就身跪蹲在了艾漾面前,真就上手按上了。

“别别别,班长大礼,我可接不住啊。”艾漾嘴上不饶人,腿也不躲开,“我帮你盯梢啊,不让你家菲菲看见。咱俩这授受不亲的。”

揉了好一会儿,艾漾觉得好多了,苏瑾岩才又坐回去。

“我跟庞菲菲分手了,可别说你没看出来啊。”苏瑾岩慢慢说,完了又加了一个长长的叹气。

“嘿,这不等你说呢,别难过啊。”是啊,不都会分手么,艾漾也别难过。

“快半个月了。每次都是她说分手,这次是我说的。实在是,受不了。”

“在过一起,也不一定合适。合适的人,总会慢慢走到一起的。我们都觉得,你俩,不那么合适。真的,你能找个更好的。”会有更好的。

“这我分手了,你还觉得很正确?”

“你看你这人,这么不会唠嗑呢,我这不是安慰你呢么。”也安慰我一下吧。

“没事儿,都过去了”

“嘿?对于男人绝情这事儿这位同学怎么看?”艾漾捡起个树枝对着苏瑾岩采访。

“哎”,苏瑾岩又深深叹气,“分手,也是逼到这儿了。我想总是在一起过,想跟以前一样做朋友, 她却不这么想。”

“你还真无情!”

“嗯?”

“只有两种人分手后能做朋友。还爱着对方和从未爱过对方。可是你说分的手,你让人家怎么想?”

“哎,就是觉得,挺可惜的。”

“要做朋友,总要经过一些时间。或许,爱越深,时间越长。可能,最深的爱,是永远不再联系。”是么,霖嵩?

“好可惜,真的好可惜。爱情本来就是该被可惜的事,才像爱情。”艾漾低着头,用树枝在地上一遍一遍划着‘可惜’。

“嘿,怎么说着说着跟你分手了似得。”

“快扶本宫回去吧,不跟你在这授受不亲了。”

不远不近,角色刚好的苏瑾岩,被艾漾像稻草一样拽住了,虽然不能明目张胆的倾诉,但与自己正共同经历着,相似与否,也是纾解了艾漾不少。

宿舍还未回来人,艾漾没有开灯,躺在床上,裹紧被子,黑暗让人感觉很安全。

再次塞上耳机。

‘别对我抱歉 别总觉得对我亏欠 现在谁在你的身边 就对谁好一点。不要再让你们的爱败给了时间 既然遇见了永远 就不要说再见… ’

‘很久以前如果我们爱下去会怎样 最后一次相信地久天长 曾在你温暖手掌不需要想象 以后我漫长的孤单流浪 可是生活已经是另一番模样…’

‘每晚的梦都会重复 重复一段路 我们曾走的好辛苦你感谢我付出 更感谢我退出 说她更需要照顾 听说你比从前幸福 我只有满足 还能有怎样的企图 当初你的迷了路 选择我的脚步 是不是有些唐突 喧闹的人群中 陌生的面孔匆匆略过 感觉每张脸都是你的轮廓 我走以后 你现在的生活 会不会也偶尔想起我…’

黑暗中,耳塞中的声音无比的清楚。悲伤的情歌,听遍吧,一句一句的划过来吧。艾漾做起身,背倚上墙,一阵凉意围来。竖抱起枕头,埋下头,决定哭泣,就要用尽所有力气。

‘时针在快速的转动

而我的心却停留在一处

想到的都是你

映在黄昏的背影

没有一刻能够停息

树叶也有自己的叹息

而我的空气却遗失在哪里

只想听听你的声音

哪怕只有一句

就算我没有这样的权利

如果人心中的痛都可以痊愈

只有你 我宁愿记得所有的伤心

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可以伤心

只有你 我愿意全部都代替

就算全世界的人我都可以忘记

只有你 我宁愿记得所有的伤心’

伴着歌声,恍惚中,艾漾梦到了那个熟悉的怀抱,慢慢环住了自己,是期待许久的尘埃落定,但当这个怀抱合在自己背后时,心里却十分的不安,想搂紧身前人,又想挣脱,好难受,好难受。

点开通讯录,太亮的光让艾漾眯起了眼睛。

找出那个名字。

霖嵩,霖王子,和从未叫出口的那个称谓,好恨,也好喜欢,都真的再见,真的不再见了。

删除?

是。

只为结束‘等待不知在等待的什么’。

第十九章 安静度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