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时间慢慢走

  我辗转反侧,夜不能眠,反复纠结该如何选择,迟迟不能下决定。我工作,吃饭,睡觉,然后,有一天,我终于做好了决定。然而,选择题已经不在了,我已跟着一套规律的生活节奏,要走入下一个路口。时间不等我,即使我假装睡着了,它也在帮我行走。

------------------------------------------------------------------------------------------

“咱们去写生吧,每天坐在这儿憋着,我的艺术细胞都被耗尽了”,艾漾继续着这幅仿佛永远也完不成的画,仍努力描绘着阴影,却总是立体不起来。边描,边抱怨。

“想去哪啊?”苏谨岩停下笔,自然的看过来。

“欣园府吧,花园和连廊,让咱们这样的小民沾染一些王公贵族的气息!”

“明儿?”

“明儿!”

这种一拍即合,惬意的不行。

穿上自创的个人范儿大T恤已经有些凉,把画板反背,挡风也是个好用处,艾漾一脚跨上自行车,往前一蹬,“咔嚓”,脚柄就再也无阻力了,因为,链子掉了。刚好下坡,索性双脚一划,车子顺势溜了出去。所以,苏谨岩看到的就是远远一个方形上身的人类,划着车子就慢慢靠近了,双脚或是双桨还划着那叫一个起劲儿。

“哎哟,我就蹬了一脚,好久不骑了,难道我已力大如牛?你会上车链子吗?”艾漾一越下了车子,画板摘下挂在车把上,蹲下就开始研究,“我以前挑战过,从未成功。”

“我看看。”苏谨岩既想调皮又很小心的捏着艾漾大背心,从后背把她提溜起来,自己蹲了下去。

“你这不是链子掉了,是折了。这是多少度的眼睛啊,链子耷拉这么长都没看见,不拦着你,你车子一会儿就没链子了。”苏瑾言扎着一双蹭黑了的手,站了起来。

“我,我这不是怕出去找不着家么,留个记号,大记号”,艾漾又没谱的说着,“哎,真是纠结,原来关键时刻果然会掉链子”,随即又很失望,眼看着写生就拜拜了。

“我骑车带着你吧,技术绝对没问题,目测你体重也过关。”苏谨岩绕到自己的车子前,用两个稍干净的手指翻包找着什么。

哦?曾经的菲菲专座,这要是被庞菲菲看见,非气炸了不可。“行,我也感受下下校园浪漫气息”,艾漾发誓绝不是与菲菲女王做对,但光是想到这种可能性,竟都会让艾漾欢乐的不行,没办法,就是有这种惩奸除恶的内在气质。

“诶,等下等下”,艾漾看见苏谨岩费力揪出来了一包面巾纸,正要擦手,赶紧凑上前,抻开大T恤的前襟,“按一下再擦,这也是重要的一笔。”

苏谨岩稍惊讶,随即笑笑,竟有一点点宠溺,乖乖的按上一个大手印,顺手把艾漾的车子搬回车棚。艾漾欣赏完又加入的一道元素,感觉穿在身上无比满意,20几岁的追求不就是与他人不一样,特立独行。

苏谨岩怕自己的画板挡着艾漾不舒服,在前面车筐里摆了好久也摆不稳,就挂在了车把上,骑着车子一下一下的打着腿。艾漾则背着画板,晃着腿悠闲的坐在后车坐上,看着熟悉的校园路,熟悉的树,甚至熟悉的垃圾桶们在面前划过,这种一直向往的最简单的校园爱情模式,竟然是这么实现的,就这么经历了形式,即使“内容”空乏,艾漾想着,也只能无奈的笑笑。最希望载着自己的那个人早就不知去向,或者是否还会有这样一个人,艾漾不确定,只经历形式,也算圆满?不好回答,所以不该再继续思考。艾漾的手牢牢扶着车座,晃着脚,看着天。

“姑娘,咱帮不上忙也不能拖后腿啊,动量反冲作用,曾记否啊?”

“我这不是营造一种欣欣向荣的气氛么”艾漾停下不自觉晃动的腿,沉浸的感觉也停下了。只是和朋友一起写生,而这个朋友露出的丝丝亲昵,让艾漾不禁想收回热络,公对公一些比较好。可是她忘了,这活动本身就不是公事。

“你在这等我会儿,我去停车子,那边太晒”,苏谨岩自然的把车子停在阴凉里,让艾漾下去。

“画板给我吧,挂着不好骑车”,艾漾觉得不好意思让别人那么累,力所能及的关心起来。

“没事,你拿着太沉”,'沉'字还没说完,跨上车就走了。

艾漾看着这个男孩的背影,自然想到一句话,'要是我喜欢他就好了'。

“呐,水。”苏谨岩一会儿就回来,打断了艾漾停滞的思绪。

艾漾笑笑接过水,默默走在苏谨岩后面,思想的小变化让艾漾立刻不想再闲聊太多。享受绅士的服务,也是作为女性应有的礼貌,不是么。

走在这里,红色连廊绿色瓦,绵延相交,把百里莲花分成大大小小不同区域。6月莲花开时,不同品种的莲花在各自的区域婷婷玉立,跨坐在横栏上有时可以捧到莲花纯净的脸。更远处的湖面上,在夜晚还有引船的莲花灯,引着游客踏入莲花深处,呼吸些与世不同的气息。只是这些,艾漾从未见过,感受过。现在正值10月末,水中只见几处落败的莲蓬及陪伴的浮叶,没有了热络,但更显宁静与恬适。更让艾漾喜欢。

好久没有再来这里写生,上一次来到这里,还只是在那边,艾漾抬起头,望向摩天轮露出的那一角弧度,爱情梦想还在那等待,只是因为一个人的出现又离开,让那个梦想被无期的搁置,变成一个标记随着摩天轮一圈一圈的转下去,不再热切。没有他成全,梦想怎么可能实现?而艾漾的那个'他',何时才能替换,让她的梦在无限循环中解脱出来。

“就这儿吧,不晒,层次也好”,苏谨岩审视着远方的景物。

“好,那你面向那边,咱们背对背,最后就算完成个全景”,艾漾跳上湖边一块大石头,准备落座。就让那一角梦想在自己后面自转去吧。不见面,不想念。

两人相背,各自入境。

“如果生活能若这片湖安静,那又该多好!” 画至半路,苏谨岩感慨。

“苏大才子望景生情,感怀身世,此处是否需要吟诗一首?”艾漾未停笔。

“可惜才学仅止于感慨啊,再多半句也说不出来,”苏谨岩回望艾漾的背影,又再转回来,“爱情就该像这湖水,宁静致远。。。”

“不娇嗔,无做作,不欺骗,无隐瞒。”艾漾开口,停下了笔,打算换颜料。

“艾大小姐正解。宁静致远,淡泊无暇。”苏谨岩转身,默契的递给艾漾想要拿起的颜料。

艾漾完全能感受头顶上苏谨岩眼里正传递来的灼热,但她现在没法接应,不想回应。所以,接过颜料,没有抬头。

“艾漾,”苏谨岩轻唤,“不如我们。。。”

“好累”,艾漾伸个懒腰打断苏谨岩,“要不今儿就到这?”,一脸无害的看向苏谨岩。

“不如我们,改天再继续画吧”,苏谨岩眯眼微笑,“天晚就凉了,收拾东西!”

艾漾望着苏谨岩又开始忙碌的样子,很认真,很让人安心。

艾漾坐在自行车后面一路无语,谁都不傻,两人之间关系的一丝变化,尤其是男女之间,都是被放在放大镜下感受的。趋近学校,要找个话题缓解气氛,好顺利的‘白白’啊,艾漾开始冥思苦想。

“自行车骑的相当不错,通过了组织的审核啊。”艾漾打趣。

“诶,抓紧 ”,'哐当。。。',车子实实在在的滚过了路中间仅有的大坑,艾漾应时紧紧搂住了苏谨岩。

“小苏同志,校门口就这一个坑,你这如此老套的手法是瞒骗不了组织的啊!”

“哪能,哪能,刚光听你说话了。。。”

“诶?没有深刻自我批评就直接批评上了啊。。。”

“不敢不敢。。。”。

两人一言一语的配合着,笑逐颜开都忘了之前的尴尬。

艾漾笑得眯上的眼睛睁开时,就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霖嵩站在路边打电话,面色显得及其烦躁。就在艾漾看见他时,他也正看到艾漾。10米的距离,2个月后的第一次面对面,霖嵩一直盯着艾漾,艾漾清楚感到心脏骤跳几下,下意识的紧紧搂住苏谨岩,车子一晃骑过 。

不变的让人沉溺的面孔,没有瘦,头发长了,面色有些暗,2秒钟该注意的都注意了,艾漾松开搂着苏谨岩的手,自己这又是在做什么,做给他看?真是幼稚,那华丽外表下的欺骗,不记得了吗?

“我这儿下了,回画室一趟。”'利用'了苏谨岩,艾漾烦躁的不行,只想赶紧离开。

“好,明天见。”一路的尴尬,苏谨岩未再强留。

画室的门锁了,钥匙总是不能一次顺利找到。艾漾逐个兜里,包里,画夹里翻找着。

“最近还好吗?”依旧淡淡的声音,就像还是最初的那个人。这声音让艾漾不想回头。

是又跟白贝吵架了吗?所以又来找我?看着霖嵩的脸 ,那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就像从没有之前的种种。就是这么对待那所谓的我们爱情的吗?艾漾心里在抖,却说不出一句话,直直看着那张脸,想一走了之。

“还给你”,霖嵩一步挡住艾漾,从脖子上摘下一个黑白相应的吊坠,残留的体温仿佛能发热,灼烧着艾漾的眼睛,一点一点,直到艾漾止不住的眼泪滑到了下巴。

“艾漾…”,霖嵩一把搂住了艾漾。

艾漾没有挣扎,从上次的痛哭后没在流过一次泪,但是这个人轻易的就捅破了这纸坚强。就哭吧,把所有的泪水流出来给你,让你看看被你遗弃的支离破碎的心,是再怎样,再怎样,都没办法愈合了。

“咱们还像以前那样可以吗?”,后耳太过温热的气息。

艾漾哭着,没有休止的哭着,感觉自己不是在谁怀里,只是又找到了一个可以哭泣宣泄的契机,所以不想停下。她听见这句话了,在温热已经消失后,话语才触到了神经。以前那样?是没有白贝只有艾漾的 以前?是隐瞒白贝同自己暧昧的以前?还是两不相识的以前?

哭泣戛然而止,因为总有时刻,人们会突然清醒,无论是真清醒还是梦游。艾漾拿过项链,往回走,曾经散发着热情的吊坠竟像是在嘲笑。

“不行吗?”霖嵩紧跟上艾漾。

我不像你这么随便,所以我不行。艾漾忍回又要流出的眼泪,更快了脚步。

“小艾漾,你说句话啊!”,霖嵩一步跨到艾漾前面。

“现在这样,挺好”,艾漾笑了。

“什么意思?”话音没落,电话响了,没有变的铃音,可掏出的却是白贝的电话,霖嵩匆匆瞥了一眼,没有接,也没有挂,“我得走了,下回我再来找你”。

霖嵩走的忙乱,艾漾没有动,看着瘦高的背影跳下台阶,穿过马路。突然想起了第一次见到霖嵩,也是背影,宿舍门口抵着白贝亲吻的背影。

他本不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把他完美,欺骗自己的人,本不是他。

艾漾抬手向下按了按台灯,幽暗的光再灰一个阶度,旁边姑娘们睡着的呼吸声越来越清晰。书上的文字又在眼前跳舞,就这样纠缠下去吗?自己和书?还是,同霖嵩。

短信音划破幽暗,艾漾慌忙按下静音。

‘睡不着,推荐个歌儿吧’,同苏谨岩的短信交流,越来越出乎自己的预期。

‘艾漾已经睡着了’一时脱离纠结,捡些轻松。

‘艾大小姐怎么会轻易结束一天呢。给在下推荐个吧’

‘最近在听孙燕姿的<同类>,很有感觉’

‘拜谢,告退。’

艾漾笑滋滋的看着手机屏幕,正要回复,又一条消息提示。

‘早点休息,晚安,免回’

苏家少爷的小清新模式,是要开启了吧,艾漾许久盯着屏幕。23:23,多好的时间,是有人又在想念吧?所以,又想起了那个人。

退回那个刚好的以前,和霖嵩,也是这么的轻松随意的感情,每天让人欢喜的不得了,可惜一晃而过。感情本该这样。而牵扯纠缠久了,太多的珍贵被撕扯掩盖,留下痛苦的面孔。

是,恨着霖嵩,但从未恨曾那样爱着他,又怎么舍得让爱被如今的疼痛纠葛一点点掩盖?

‘霖嵩,我们就像现在这样吧,以后你不要再来找我了。’

23:30分,艾漾点完发送,又再点回去读了2遍。再找不到更好的措辞来平静的表达,是,这样是最好。

终于文字不再跳舞。

终于结束了,真的好累。

第二十章 时间慢慢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