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再见 你好

  爱是:我喜欢蓝色,就是这种人物设置,没理由;我不是不愿意喜欢红色,我用力了,但是怎么都不会使那个劲儿。教不了,学不会,做不到。

-----------------------------------------------------------------------------------------

“铃响了,孩子们,跑出去玩吧!”,教专业英语的老师总要营造一种轻松平等的欢愉气氛,这是留学回来人们的通病么?对着数排匍匐在桌子上的后脑勺也能如此热情,是种能力,更是定力。

好吧,24岁的孩子出去吃早饭了。

晚上的睡不着觉直接导致了早上的睁不开眼,饿了两节课的艾漾想拖着卓岚去买点吃的缓解缓解症状。

“自己去吧,困死了”,卓岚始终扎在胳膊里,根本抬不起脸来。

艾漾十分理解,自己正是因为‘困’死了,饥饿小人战胜了,楞指导着她的四肢去觅食。就只能乖乖的走了。

艾漾逆着人流,走进花园里面。

“你是故意的吧?”

身后突然熟悉的声音,陌生的语气,吓醒了还睡意朦胧走着的艾漾。

“什么?”,艾漾恍惚的表情立刻严肃起来。这是通向食堂的花园小路,霖嵩会出现,绝不是偶然!

“短信你故意发的吧?”霖嵩直直的盯着艾漾,“他看见了”,声音竟流出悲凉。

还是那张棱角分明,艾漾喜欢的脸。两片薄唇上下唏动,说出来的话,让艾漾从心底觉得幽默。浑身舒爽的感觉是什么,是最终终要走到的场景无预兆的上演了,轻轻一钩,钩断了残存的一丝幻想,再不用魂牵梦绕。

最后的梦,谢谢你没让我圆满,就当作是对我最好的诚实。

“没错。我他妈就是故意的。再说一遍,麻烦你,以后,永远,别再来找我!”

声音的响度仿佛给艾漾了一个反冲力量,让她完成了最用力的转身。边走边觉得,这些日子来一直散落在胸口的那些碎片,正被研磨,越来越轻,迎面来了风,随风散开,不见了,可然后,又聚回来紧紧箍着身体,疼的不行。

是否还能不后悔,不怨恨曾经爱他的事实?

霖嵩,为何情薄如此?

课间还没结束,前半段的困倦已经熬过,教室里面一片欢声笑语。再踏进教室,艾漾突然意识到还没有吃东西,也好,休息下也好。别这么吵,你们也休息一下啊,艾漾趴在了座位上,关上满屋子闹腾的人们。

耳边突然熟悉的前奏,艾漾应声抬头,正看见苏谨岩能溢出言语的一双眼。

“雨后的城市 寂寞又狼狈

路边的座位 它空着在等谁

我拉住时间 它却不理会

有没有别人 跟我一样很想被安慰

风 停了又吹 我忽然想起谁

天 亮了又黑 我过了好几岁

心 暖了又灰 世界

有时候孤单的很需要另一个同类

爱 收了又给 我们都不太完美

梦 作了又碎 我们有几次机会

去追

不晓得为什么爱 又稀少又昂贵

云在半空中 被微风剪碎

回忆也许美 可是正在飞走对不对”

挤出了微笑,艾漾再次趴回肘窝里,鼻子里的酸气,不停的要在眼睛里面冲出来。

“苏班长,你放这什么歌啊,与大好时光不符啊”,周围依旧喧嚣。

“嘿嘿”,苏谨岩连笑都是小心沉稳的音调。

“以后组织上不许你再碰电脑啦,我去换一首…”

真是太吵了,都不能休息。

“诶,艾漾你去哪啊?下节你不上了?”

卓岚的声音很快消失在急促的上课铃里面。

艾漾大步跨出教室,只觉得,内科书太沉了,早知道就不抱来了。

“还睡呢艾漾?你就是因为困回来的?”姑娘们风风火火的冲进宿舍,摆桌子要吃饭。

“嗯~,是啊,顶不住了,在那也听不进去。”艾漾又把被子往上拽了拽,只露出眼睛和鼻子。

“可点名了啊。”

“哼,这个血液科大婶,就这点技能,有本事来点新鲜的!”艾漾一下翻身起来,披着被子,坐在高高的上铺床上。

“可是,苏大班长亲自帮你了请假,难道有情况?”卓岚咬了一口手里的馒头,站在艾漾的床头下,阴阴笑着盯着艾漾等回答。

“然后呢?”

“血液大婶当然抵不过苏班长的花言巧语,受用的不得了,还关心了你几句呢。”

“哼,就好像她知道我是哪号人似得。”

“对对对,就好像她跟你熟的不行的那种关心。”徐爽好像又想起了当时的场景,笑的不行。

“哎,饿死我了,给我带饭了吗,带饭了吗?”

“苏大班长不错。”

“是啊,跟你合适。”

“诶诶诶诶,这是我的,那个是给你带的。”

“大家好兄弟,什么你的我的。饿死我了。”

… …

悲伤再怎么逆流,也成不了艾漾的河。

是啊,如果你不刻意去感受遭遇的一切事情,就当一个旁观者,那么就像一切与你无关的不疼不痒。因为,最终,一切都会过去的。

就等那个最终。

没有悬念的收到了夏毅的关心短信,关于为何不上那么重要的内科课,如果需要他就把笔记送来。艾漾正式的‘检讨’自己的错误、感谢毅哥督促时,正翻着苏谨岩给勾画的重点,大口咬着附赠的糖葫芦。

冬天又要开始了。

这个冬天的冷,艾漾早已适应,霖嵩和白贝相依相偎的身影已经太早把艾漾带入了冬季。可是如何度过这个冬季?苏谨岩不强求不退缩的势头,连拒绝的契机都不给艾漾留,夏毅依旧的憨厚,倒是吃了很多艾漾的闭门羹。艾漾最明了的是,她不爱苏谨岩,更不爱夏毅。楞要扯上点感情,就是对苏谨岩稍微一丁点的喜欢,对夏毅绝对相敬的朋友身份,都无关爱情。只是,如果要恋爱,苏谨岩相貌娇好,性格温婉,学识上等,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可违背心意的爱,叫她怎么选的下去?

最近几天天冷的相当生硬,像是憋着一股劲儿。

“终于下雪了,好大啊,雪花长度单位能够上厘米了,给我来把游标卡尺!”,艾漾守着暖气,看着窗外,一下拉开了窗户,吹进来的凉气不凛冽,反而给太暖的屋子里带来一股清新。

吹进来的雪花,接触到实物便化了,引来姑娘们一阵阵感叹和持续的嬉闹。

“好想吃烤红薯啊!”,卓岚抱着暖手宝,懒洋洋的斜靠在柜子边上。

“快快,给琦哥打电话,说你的诉求!”,艾漾殷勤的给卓岚递上电话。

“就你!”,卓岚又转怒为笑,反而拿起艾漾的手机,“来来来,让我给小言班长报个信儿,说我们艾漾病了,唯有烤红薯能治。”

“嘿,真是近我者赤,越发机智了”,艾漾想抢回手机,“我真是躲他都躲不过来呢!”

卓岚拿着手机来回躲的时候,手机响了。

“哟,小言班长来电。”

“诶,别。。”

‘接’自还没喊出口,卓岚的手已经点下,递在艾漾面前。

“诶,喂…”

“嗯,看到我给你发的短信了吗?”

“啊,在外面呢,没注意啊,不好意思”,艾漾无视卓岚和徐爽的挤眉弄眼。

“嗯,什么时候回学校?”苏谨岩迟疑了一下。

“没准儿呢?什么事啊?”艾漾心里开始嘀咕。

“嗯,没什么重要的事。”

艾漾一时接不住话,两人都沉默了。

“下雪了,想吃火锅,晚上回来能请艾大小姐陪我吃火锅吗?”语气欢快了。

“甭客气甭客气,就怕我回去太晚呢。”

“没事,等你电话啊。外面下雪路滑,注意安全!你忙吧,挂啦。”

苏谨岩第一次抢先挂了电话,留下艾漾心里一片慌张,说谎是会引起神经紊乱的!

‘艾大小姐,窗外左上角45°’艾漾点开未读的短信,神经更是紊乱了。

难道苏谨岩在楼下,刚才看见她在窗户旁边了?那么后来的这段对话又是怎么个情况?现在又不能扒着窗户看了,真烦躁。

“徐爽,徐爽。”艾漾坐在自己的小板凳上愣了会儿神,突然小心翼翼的喊出来,生怕有人听见一样。

“啊?”还在窗户边感受诗情画意的徐爽要转身过来。

“保持,别动!”,艾漾突然觉得,卧底那种工作果然相当有技术含量,“别动啊徐爽,你就保持这个姿势,眼睛撇一下外面左上方向,看有什么,身子别动啊。只能瞥,只能瞥”,真是有技术含量啊。

徐爽被指挥的一头雾水,但突然的命令总会让人跟从,徐爽慢慢的撇着眼睛,细细寻找。

“看着什么了吗?”

“树下好像是有个雪人,紧靠着树,不好辨认。”

“哪呢哪呢?”卓岚闻言想凑近看看。

“别动!”卓岚被吓了一跳,“等会等会。旁边有什么人吗?”

“没有啊。”

那么远,估计即使能看见自己的身影也看不清。

“诶?”徐爽叫了一声,“我说这刚下一会儿哪来那么多雪呢,苏大班长正运雪呢。”

卓岚硬是凑了过去,艾漾也没再制止,去吧去吧,帮自己混淆一下视听也好。

艾漾躲在窗帘后面,远远看着。这苏谨岩做了一下午大自然的搬运工,堆出这么个雪人,然后在大雪封门的今天要请吃火锅,肯定是鸿门宴,有问题。艾漾心里不停的措辞,该怎么拒绝,该怎么拒绝。

‘艾大小姐几时归来呢?’,天已经擦黑了,短信没有悬念的又发来了。

扫了一眼,艾漾把手机放回书桌上,继续与卓岚围着暖气嗑瓜子。心里恨的很,要是真的如此悠闲该有多好。对,假装没收到,在外面么,怎么会立刻回复呢?拖的晚一些,就拖过去了,太完美了。瓜子越嗑越好吃啊。终于解决了,艾漾美滋滋的赞扬自己。

‘在外面注意安全,早点回来,不要让同学挨饿啊。’半小时后艾漾再次看到短信,又开始无措。不但表达了关心,苏谨岩更死缠烂打稳准的抓住艾漾的弱点。她自己无所谓,就怕牵扯到别人。

“走啊,吃饭去啊”,卓岚招呼艾漾,徐爽也开始找饭卡。

“帮我带回来吧!”,艾漾一头倒在暖气上。

“怎么了你,丢了魂似的。”

“酸辣牛肉面加碎鸡蛋,快去吧,不然你饿死了,我也活不长了。”艾漾抓起一把瓜子,再洒下,抓起来,又洒下。

‘我可能会很晚,下次再吃火锅吧,我请你’,艾漾终于回复了。哎,难道苏谨岩的重点是讹她一顿饭么?

‘你在哪呢?’

这越来越威逼的语气让艾漾有些生气,却不知道怎么发泄。

‘西区’

简单的两个字,艾漾希望苏谨岩能读出自己的不悦。

‘你愿意理我了?’

艾漾看见短信有些莫名其妙,一时理解不了这句话意义何在。

‘好,知道了,回来记得报平安’

又一条短信。

艾漾奇怪的不行,来回翻看短信,突然发现那两条短信原本该是‘苏谨岩’的地方出现的却是一串电话号码,一串可以删除却忘记不了的电话号码。

霖嵩。

怎么办?如果解释发错短信,那么又会带来无尽的纠结,如果不解释?那么就不解释了,到此为止。艾漾把手机塞进抽屉。

‘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在学校’

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回来,怎么今天自己如此抢手,全世界都在问自己什么时候回来。艾漾轻轻用头撞着暖气片,一下,两下,三下…

‘你在西区哪里?我去找你。’

好久没有这样慌张无措。

“吃饭啦,你长暖气上了?”卓岚端着两个饭盒,用腰拱开门,被破而入的大门以最‘豁达’的方式敞开着,艾漾突然蹦起来,躲在了经由大门看不见的角落里面,直到徐爽用脚踹上了门,才跳了出来。

“干什么呢?”徐爽一脸诧异。

艾漾耷拉着脑袋,一腔的慌张,一脸的不高兴。霖嵩在附近!霖嵩在附近?霖嵩肯定在附近!

艾漾决定试探问问卓岚她俩。

“你俩出门看见霖嵩了吗?”,一句话出口,艾漾恨不得扇自己个嘴巴,怎么就秃噜出口了,这试探也太业余了。

“你怎么知道的?”徐爽边大口嚼着边说,“竟然还跟我们打招呼了,是吧?”

“嗯”,卓岚只轻声应着。

“正忙着往学校外走呢”,徐爽补充道。

“哦”,艾漾还是想抽自己,搅了搅面条,又用筷子描着饭盒盖上自己鲜红的大名,也没心情吃。

‘你在宿舍?’

艾漾点开这条短信的时候,如果用魂飞魄散来形容或许有些过分,但是也绝不会缓和多少。他会来的,他甚至会闯上来敲自己宿舍的门。

18:10分,天已经全黑了,艾漾紧紧裹着棉衣,蜷坐在小花园里的楼梯阶上。有长凳的地方太靠近街道了,她挑选的这个位置,最安全。

这种慌忙逃窜的决定是瞬间做出瞬间完成的,当时该是觉得一定要在霖嵩敲门之前冲出楼,躲起来。可是那是女生宿舍,就是肆无忌惮的在宿舍唱歌跳舞,霖嵩又真的能闯上来?但是就是要逃开,从不知道的哪一刻起,就害怕见到,听到,甚至是想到。

艾漾用棉衣袖子抹去了泪,软绵的触感很温柔。说不上为什么,就哭了。哭自己逃跑的懦弱,哭自己雪天受冻的可怜,哭自己为什么得不到想要的关心。哭霖嵩,为什么连自己苦心拼凑的这些许不舍也要破坏掉。

为什么要纠缠不休,一点美好的记忆也不留,不留给她。

天黑透了,衣服也冷透了。艾漾剥开袖子看表,已经过了8点,怀里已关机的手机被焐的很暖,可拿在手里,立刻就冷下来了。

开机,没再有短信提示。

庆幸,因为不敢深究那突然冒出的失望。

艾漾站起身,来回跺脚,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听着心里很不舒服。沿着小路往回走,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就想去看看那个雪人。

这是个特别雪人的雪人,圆脑袋,石头眼睛,大三角的身子,树枝手。暗暗灯下映出划出的一道弯弯嘴。艾漾张开手,想去拥抱。

“艾漾?”

艾漾回头,苏谨岩黑色的尼子大衣上围了一条格围巾,整个人显得大了一圈。

“这么晚才回来啊?”

“是啊,今天真冷。”艾漾收回要张开的拥抱,用手拍拍雪人的头,像鼓励一个小孩子。

“像你吧!”,苏谨岩一下拔出了雪人的手,在大三角上写上“艾水”两个字,又插回了树枝,“比划太多,写不下。”

“嘿,你小子。”艾漾不知道说什么,只想起这雪人,自己是躲在窗帘后面看着,一点点堆好的。

“咱们在一起试试吧,艾漾?”

“啊?”苏谨岩突然的攻势,让艾漾备好的防线来不及准备。

“我喜欢你,一直喜欢你,咱们俩在一起吧?”苏谨岩瞪大了眼睛,正对着艾漾,站的笔直,生怕看起来有一点点的不正式,不严肃。

艾漾不作声,往后退了一步,拉远了与苏谨岩的距离。

手机突然响了,艾漾像抓住救命草一样拿出手机,却看到那串号码一直闪一直闪。艾漾眼睁睁的看着屏幕,碰也不敢碰。

“可以吗?”电话铃停止的时候,苏谨岩迈进一小步。

电话再次响了,艾漾紧紧攥着手机。如何摆脱,如何摆脱霖嵩,让他不要再打扰,让自己从那个深渊里面走出来,一刻也好,1分钟也罢。

艾漾静音了手机,抬头看着苏谨岩,体会着一种‘不得不’,甚至悲痛的心情。

落入苏谨岩眼中的,是艾漾满是情感满溢的眼光,是小女孩情绪太多,手足无措的慌张。他两手抓住艾漾的双手,塞进自己围巾下的,按脖子两侧,“暖和点了吗?”

很暖和,手真的很暖和。

就这样吧。

艾漾闭上眼睛:对不起,苏谨岩,对不起,艾漾。我只想快点结束这一切。

“好,咱们试试”,艾漾收回手,立刻插在兜里。

苏谨岩一下把艾漾拥在怀里,艾漾僵直着,不知道要不要动。下巴靠着苏谨岩的肩膀,头是仰着的, 刚好看见一个阳台。男女同学混凉着衣服的阳台,好久不见的阳台和永远不会再见的阳台。

霖嵩,别再见。

艾漾,也再见了吧。

第二十一章 再见 你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