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爱情的模样

  对于相敬如宾是否该是爱情模样的一种,不好表态。每个人心里对爱情的期待不尽相同。只是,相敬如宾的爱情,怎么也该是爱情旅程的后半段,该同世界再见时候才正上演的剧目。吵闹、不满、撕心裂肺才是爱情所谓爱情的主旋律。

------------------------------------------------------------------------------------------

艾漾在宿舍里宣布自己和苏谨岩新进CP的消息时,说着说着,也高兴起来了。大学已经过了多半,自己的大学恋爱梦,终于也有个着落了。

徐爽觉得这是众望所归,扫望学校里面的单身男女,也就他俩最合适。卓岚特别高兴,不说话,给艾漾到了杯热水。只怨太晚,寥寥几句就各自睡下了。

在外面冻着的时候不觉得冷,钻到被子里,好像吸到骨子里的寒气,就开始往外散了。

和苏谨岩在篮球架下坐了很久,特意去了那时苏谨岩给揉腿的那个篮球架,就为纪念点什么,比如纪念爱情的开始。苏谨岩说了很多。说大学刚开始的时候就觉得艾漾很好,说艾漾能让他觉得很快乐温馨,说希望能一起读博、工作,能走到最后。

“那,你和庞菲菲现在怎么样了?”,苏谨岩的爱情梦想艾漾一直插不上嘴,只是说到苏谨岩的爱情,突然就想到了庞菲菲。

“她还是不愿意做回朋友。既然和你在一起,就这样吧”,苏谨岩握住了艾漾的手。

“嗯”,情景至此,艾漾也不想再继续问什么。

兜里面的手机还显示着霖嵩最后的追问,‘为什么’。艾漾想是否要回复,告诉他自己有男朋友了,是苏谨岩。但会不会又太过矫情。

艾漾翻了身,不知道明天这一切怎么开始。

‘加油’,看见卓岚自床那头发来的祝福。

艾漾关掉手机,稍稍抬起身,转过去,探身够着卓岚的枕巾,使劲拽了拽。

卓岚唰的打了她的手,“睡觉!”

没有让艾漾来得及费心如何在阳光下面对苏谨岩,面对这段感情的开始,早上一出楼门口,苏谨岩已经整装等在那里。还是昨天那件黑色大衣,里面一件墨绿色的羊毛T恤,衬得苏谨岩更白皙的面庞。看得艾漾一阵恍惚,突然觉得苏谨岩不是之前那个苏谨岩了。

既然开始已成定局。

艾漾大大咧咧的走过去,“这么早?”

“以后每天等你吃早饭”,苏谨岩揽住了艾漾的肩膀。

“大早上注意影响啊”,艾漾转转肩膀,晃落了苏谨岩的手,“每天这么早起不来。”

“没事,要是你40出门,就直接去教室吧,我把早饭给你带过去。”苏谨岩依旧温温的说。

“庞菲菲也选了这节课”,艾漾考虑半天,还是觉得应该提醒。

苏谨岩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走着。艾漾心里很悬,这是没有过的感觉,即使是在同白贝比较的时候。或许是因为,从开始就知道霖嵩是白贝的,但苏谨岩,不一样。

教室门口,苏谨岩牵起了艾漾的手,艾漾没有拒绝,感激苏谨岩的细心和坚定 ,突然很温暖。

再次迎着整个教室的惊讶表情,苏谨岩带着艾漾坐在了一起。艾漾看见了庞菲菲一脸的不屑,感觉到了白贝依旧平淡却始终盯着自己的眼神。还有,依旧陪在他身边的霖嵩。

总要见面,艾漾翻开了书,这正是她想要的。

霖嵩从此便再没有消息,连不小心遇见的次数也少之又少。

大学倒数第二个冬天,艾漾过得温暖而平稳。坐在教室的暖气旁边看着苏谨岩隽秀的金牌笔记,指挥着苏谨岩调配颜料,天天戴着苏谨岩圣诞节精心挑选的帽子和手套,周末由苏谨岩载着走街串巷的吃着小吃,吃着爆米花等着苏谨岩排来首映的电影票,还能因为苏谨岩就坐在第一排看学校的新年联欢晚会,也终于坐着摩天轮慢悠悠的在空中,被苏谨岩深深的亲吻。还有及时的感冒,窝在宿舍里感受苏谨岩大批的嘘寒问暖,把苏谨岩托人带上来的零食四处分发,羡慕的声音不绝于耳。

“苏谨岩对你可真好。”

“他本就是这么个人,对谁都好。”艾漾受用的笑着。

虽不如痛苦能叫爱情存在的更明显,涓涓细流的温暖,苏谨岩这个名字,写满了艾漾的世界。

“哪去啦?”艾漾接着电话就跑下了楼。

“去邮了点东西,怎么穿着拖鞋就出来了?”苏谨岩一腿支住了车子,“快回去吃吧,太冷了”,拉开羽绒服的拉锁,从怀里拿出了一包东西给艾漾。

“啊,吊炉烧饼,半肉加青椒?”艾漾惊喜着。

“嗯,半肉加青椒!”苏谨岩拉上了拉锁,“那大叔太久不出摊了,碰上真不容易。快回去趁热吃吧,你这脚也冷。”

“真是我亲爱的!你还去哪啊?”

“主任刚找我,我去趟。”苏谨岩已经又骑上自行车,走了。

艾漾拿着还热着的烧饼,乐呵的往宿舍奔。苏谨岩就是这样,慢慢的温柔流淌不尽。

“艾漾!”

“诶?毅哥。”艾漾停下了两阶楼梯一迈的大步,乐滋滋的看着夏毅。

“吃饭了吗?”

“这不正要回去吃呢。”艾漾举了举手里的饼。

“中午就吃这个啊!没点蔬菜不行。”

“没事,里面有青椒,纤维素出众的绿色有机蔬菜!”

夏毅没说话,艾漾笑着就又要继续上楼。

“艾漾!”夏毅又叫住了她。

“啥事啊?”

“那个,中午咱俩一起吃个饭吧,我还没请过你吃饭呢。”

“毅哥意思是已请过全校女生就差我一人了吧?”艾漾故意逗夏毅,自打同苏谨岩在一起,就觉得也不怕与夏毅太熟络了。

“就,就这么说定了啊,你回去换双鞋,我就在这等你。”夏毅慌忙说。

“行,等我,马上”,艾漾觉得夏毅是找自己有事。一回身,两步并一步的跨着上了楼。

是附近最好的一家饭店,不用看饭菜和环境,单单就只看它还要收服务费,艾漾就觉得已经超出自己活动范围了,夏毅愣是推着她进了门。

“夏毅,我都觉得我配不上这个饭店,学校小食堂挺好的。”

“没事,没事。好不容易请你吃一顿饭。”

夏毅没有让艾漾点菜,可上来的菜都是艾漾喜欢吃的,还因为饭店没有,特意去外面给艾漾买了椰子汁,弄得艾漾吃着心里不是个滋味。

“那个,我过完这个周末,周一就去军队了。”

“不是毕业才去吗?”艾漾抬头看着夏毅。

“就是这么通知我们的。听说先训练,再分配到基层,具体干什么,还没说。”

“还回来吗?”

“可能毕业的时候吧。不过咱们就要分配实习了,上一届也是邮寄的毕业证和学位证,不知道还能不能…”,夏毅没有说完。

“咱们这烂学校,什么时候能够正规一点!”

细数入学以来的小事,同学间的趣事,夏毅还向艾漾道了歉,说是给艾漾添了很多麻烦。感情没了可能,反而聊天很轻松,午饭也该结束了。

“有段时间看你总是不高兴。我最失败的就是没能让你喜欢上我,不能照顾你,为你做什么。”夏毅突然换了语气,艾漾安静的听着。

“小苏人挺好的,也聪明,你俩挺合适,我也就放心了。”

“嗯,他还行。”艾漾也不知该回应什么。

“等你俩结婚,可别忘了叫上我这个老同学啊。”

夏毅今天说话连利了不少,只是老盯着桌子下面,艾漾怀疑,是不是他手里拿着草稿。

再后来那个星期一,夏毅走了,也没见着穿军装,说是到了军队就别想出来,不知道何年月才能再见。其实不再见对于艾漾来说也没所谓。但夏毅是个可能与她交流少到连朋友都算不上,但是却是她最信得过的人。艾漾觉得,如果每个人都要骗自己的话,夏毅也是队尾的最后一个。是她信赖的却不是爱的人,说起来总有伤感和歉疚。

而自己爱苏谨岩吗?依旧不好回答。但至少能作为男朋友,而一切都还能很温馨。

“真不考了?”

苏谨岩和艾漾背靠着背坐在画室的长凳上,晒着冬天的太阳,社团活动结束之后,这是他们约会的好地方。

“我的脑细胞已经不支持我再进行深层研究了”,艾漾把头仰在苏谨岩背上。

“推免呢?”

“推免就还得上这个专业,我要是考博,就换个专业。心理学,我申请表都填好了,又冷静的审视了自己,还是算了。都上了半辈子学了。”

苏谨岩没说话,挺了挺背,让艾漾靠的更舒服。

“而且我也推免不上,就5个人,光说就能说出15个成绩在我前面的。卓岚一心一意准备着呢,她推免有戏,就是心重,以防万一。成绩表就快出来了吧,你帮她提前看一眼?”

“不只是学习成绩,还有其他的项目一起算,综合评定。”

“那也没我的事儿,更好,有的话也只能是逼我受苦。”

“诶?成绩是你们统计吧?”艾漾一骨碌起来。

“我们就给计算,最后综合还得是主任她们。”

“我猜就是,听说有人都去给主任送礼了。就我这样的,得攒出座金山来给主任,主任才刚刚能想起我是哪号人,哈哈哈。”

“别瞎说啊。”

“他们敢做就别怕别人说,那么龌龊的事儿,碰我都怕脏。以你现在的成绩和努力劲儿,考梁老的博肯定没问题,精神上支持你啊。我也得保佑我们家岚岚顺利推免,能给她家里省不少学费!”

“就你会说!”

“过两天咱们不是要先去实习吗?怎么分配得你知道吗?”

“那个啊,我分配,别担心。但那也是临时的,最后还得自己考试再择院。”

“哎哟,苏大官人,想来我是跟官爷家攀上关系了”,艾漾跳下凳子,对着苏谨岩鞠了一个90°的躬。

“别闹。”苏谨岩就势把艾漾拽到怀里。

冬天的阳光晒久了,比春天还暖和。

就因为推免博士的事情,每天人心惶惶的。艾漾看着周遭悲喜不定的人们,就觉得都这么大的人了,还为这一分两分的分数的纠结不休,争吵不断,争奖学金也是这样,现在推免这么大的事不更得头破血流,像她这种自甘堕落往下流淌的人是怎么想都想不通的。主要更在于,她都没有那争到1分2分就有机会推免的可能,所以,就只有帮卓岚揪着心,顺便看看热闹。

直到放榜那一天,围着的人群慢慢少了,艾漾凑过去,苏谨岩的名字小小的却清楚的写在艾漾的眼睛里,刚好第五名,而他下面,也清楚写着,卓岚。

“上海也有咱们的实习分配点,你到时候就考那个医院。我读博,你实习,离的也不远”,苏谨岩端上艾漾喜欢的水煮肉片。艾漾不说话,照旧挑着吃肉。

“你要是考不上也没事,我让我爸给说一下,估计也能去。”苏谨岩也开始挑肉,夹给艾漾。

“如果你不想…”米饭下去半碗,艾漾还是不说话,苏谨岩怕艾漾是不愿意,发愁该说什么,该怎么说。

“那多麻烦,不如让你爸帮我说一句,也让我推免跟你一起读博吧!”忍不住的话,最终说出来总不会很好听。

“艾漾!”苏谨岩放下筷子,重重的,“我说过,那不只是看学业成绩,还有综合评分”。

‘就因为那综合评分,才顺了你们这种人的心’, 艾漾话都到了嘴边,可看着苏谨岩的样子,也再说不出口。

“你不是说考梁老的博士吗?不是一直为那个准备呢吗?”艾漾忍了忍。

苏谨岩不说话,继续小口吃着饭。

“瞒着我你犯的上吗?”

艾漾本是冲着苏谨岩走关系推免发的脾气,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艾漾已经不忍心看苏谨岩小心翼翼的样子,不忍心伤苏谨岩的心。所以话锋稍微一变,变成与苏谨岩一边了。

“不是故意瞒着你。我,我本也不想”,苏谨岩一直低头,“只是家里打听到梁老已经收了1个学生,剩下1个名额,太难考。”

‘是太难活动吧!’,艾漾心里恶狠狠的想,那就不顾及别人也同样面临困境吗?她的卓岚!

苏谨岩又给艾漾夹菜,艾漾一把把碗拿开。

“我不吃了。”拿起东西,艾漾转身走了,她想忍,不想伤苏谨岩心。可是自己做不到,做不到同一个走官僚下作路线的人同桌吃饭,做不到同害了卓岚的人吃饭,一口也咽不下去了。

艾漾一口气憋在心里闷得慌,干干净净的苏谨岩,怎么会,又怎么能!

第二十二章 爱情的模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