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路远,慢慢来

  总是在求之不得,放它不下,纠缠不清,泪水连连时才特别能体会爱情。就像只能在痛彻心扉时探讨人性。或许‘开始’就已偏差,只是平淡中不好体现爱情而已。水到渠成的事,太坎坷了,多是走错了路。

------------------------------------------------------------------------------------------- “你这是拿的谁手机啊?”,卓岚端着洗脸盆路过艾漾时,看着艾漾一脸兴奋的拿着手机把玩,“快没热水了啊,还磨蹭。”

“你知道么,岚岚”,艾漾腾的一下站起来,一瞬间换上苦大仇深并愤恨的表情,“庞菲菲竟然偷偷给苏谨岩发短信,且苏谨岩还瞒着我。”

“这你家小岩同学的手机?”

“她竟然叫苏谨岩小谨,诡异吧!”

“苏谨岩叫她小菲?”

“哈哈哈,更诡异,你看”,艾漾调出庞菲菲发来的那条短信给卓岚看,“这俩人真配,哈哈哈。”

艾漾本是闹着玩说着,可这句话落,还真落在自己心里了,是啊,自己曾经深信也评论的那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苏谨岩着实与庞菲菲恋爱了一段时间,还是很长一段时间,3年。

但是苏谨岩是什么样子,艾漾自己看得到,愿意相信,是的,愿意相信。

“别玩了,快熄灯了,快洗漱去吧”,卓岚照着艾漾的半身镜,吹着头发,“你护发素放桌上,我一会抹点啊”。

“给你我新买的这个,据说效果可好了,而我亦不能苟同”,艾漾把牙缸、洗面奶、毛巾往怀里的盆里敛。

电话突然响了,不熟悉的铃音。

艾漾与卓岚一瞬会意的对视,拿起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亲爱的’三个字,配合闪烁着艾漾的大头像。艾漾又看了卓岚一眼,咧嘴笑笑,卓岚撇过头继续吹头发,懒得理她。

“喂?”艾漾故意拖着长调。

“给自己打电话还挺好玩的。”苏谨岩温温的声音,从陌生的电话传来总觉得有些不一样。

“是啊,接到自己的电话也很有意思耶。”艾漾笑滋滋的。

“洗漱了吗?要睡觉了吧?”

“正要去呢,”艾漾看眼表,“啊,就5分钟了,不和你说了,我去了啊。”

“挂吧挂吧,明天见啊。”苏谨岩竟有一种近乎甜腻的声音。

艾漾品味着这甜蜜,挂了电话,眯着眼睛看见了不知何时收到的一条短信。

‘小庞蟹已经躺下啦,等小谨讲故事。’

恶心吧啦,这是艾漾的第一反应,刚要张口跟卓岚和已横躺着惬意不行的徐爽抱怨,就赶紧管住了嘴。自己确实该稳重些,何况是这样的事。放好手机,艾漾端起盆出了门。

艾漾是一路抹着黑,沿着墙边摸回宿舍的,熄灯的一瞬间站在前后都是长镜子的水房里面尤为慎人,生怕在镜子里看见除了自己的第二张脸,就楞逼着自己不去看镜子不去看,迅速的结束一切,摸到墙就像摸到了救命恩人一样。特别感谢的是站在楼道口,电话里与男友上演分手大戏的咆哮姑娘,感谢她的彪悍,而不是蹲在墙角哭泣,那会让艾漾魂飞魄散的。

推开门,看见上铺两束熟悉的手机亮光,艾漾有种冲出重围的感觉。

“电话响了啊”,徐爽说完,翻了个身继续玩着手机。

艾漾擦干了手,拿起手机。

‘你不是说永远都不会不理小庞蟹吗?’并一个哭的可怜兮兮的表情。

艾漾看着这短信,感觉真是字如其人,俨然看着短信就像看到了庞菲菲本人那张脸,厌恶之感油然而升,顺手删了这两条短信,一了百了。

当艾漾手拽着梯子要往床上爬时,手机突然响了,响不停,有电话打进来了。而床上那本在悠闲玩着手机的两位,也配合的都看向艾漾,艾漾看了手机,抬头看着两个上铺,竟有一丝慌张,“庞菲菲,怎么办?”

可是‘怎么办’的字未落地,艾漾的勇气条突然就爆满,让她点了接听键,“喂?”,干净利落且平静。

好久,电话那边才传来一个声音,“你和他在一起?”,柔弱的,小心翼翼的让艾漾一时不相信对方是那个‘坏女人’庞菲菲。

“是啊,我们在一起。”没有一刻停顿,艾漾生怕露出自己的慌张。

电话那边一直沉默。

“麻烦你别再打扰他,你们已经分手了,如果…”

艾漾还没有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听着嘟嘟的声音,艾漾怎么突然有种‘冤枉好人’的错觉。

“特别柔软的感觉”,艾漾抬头说,看不到铺上两人的表情,“却狠毒的挂了我的电话”。

“她一直不就那样么”,徐爽坐起来,“不过刚才你表现够勇敢。”

“我组织好久了,都没让我说完”,艾漾坐在椅子上,“其实我就想说个事实,语气没那么凶吧?”

“没有,没有,挺正常的。”,卓岚安慰着,“很正式。”

“唉,”艾漾把电话关机,它今晚的任务算是完成了,“真烦。不如分手算了,让他俩把事儿捋清了再说,该分该合,论完了再来找我。”

“你舍得你家小岩啊?”卓岚再次躺下,徐爽也表示赞同。

“喜不喜欢的吧。”艾漾已经在床上躺好了,翻身面着墙。

是啊,关自己什么事啊,不如分手一了百了,反正本该分手的。想着想着不知何时就睡着了,朦胧中,好像见到了霖嵩,只有在梦里才能好言见面的人。有时就想做梦,梦回到刚刚认识那会儿,就刚刚不生不熟的时候,多好。

再次遇见庞菲菲,还是在苏谨岩的手机上。上课无聊着,就拿着苏谨岩的手机玩游戏,艾漾觉得,是个手机都比自己的荧光屏好。正happy着,显示着庞菲菲三个字的短信就跳到了眼前。艾漾望向庞菲菲坐的方向,那个人明明一本正经听着课呢,实际竟在搞这种小动作,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的简化版。

“诺,菲菲同学。”楞了一会儿,艾漾把手机递给苏谨岩。

苏谨岩有些无奈的接过手机,要直接删掉短信。

“删了怎么解决问题?”艾漾制止。

苏谨岩只好点开短信,既然没有遮挡,艾漾自欺欺人的以自以为最不易发现的动作移动了些脖子,斜着眼睛使劲儿瞟。

‘苏谨岩你说的话都忘了吗?你现在和小三儿在一起,就是这样照顾我的吗?你们不会有好结果的!我诅咒你们。’

瞥到全文后,艾漾所有的神经都只定位在‘小三’这个词语上。小三?要是她艾漾愿意做小三儿还有苏谨岩什么事儿啊,还能跟你这儿吃这种哑巴亏。艾漾一腔的愤怒就要喷发出来。

“她最近总是发这些短信,”苏谨岩在艾漾开口前静静的说,“我都给删了。”

“还能怎样?”苏谨岩看着艾漾满眼的愤怒,“别生气亲爱的,跟她这种人,说不清。”

“嗯”,苏谨岩的温和处事,艾漾也再也提不起愤怒,“那你自己好好处理,有需要就说。”艾漾趴在了桌子上,看着庞姗姗的背影,她正坐的笔直,认真的听课。艾漾想着,人,真是奇怪。

看着苏谨岩每天愁眉不展,艾漾就知道庞菲菲的短信轰炸只是开始。但庞菲菲却一改往日的傲慢,每天笑盈盈的见人打招呼,亲切可人了不少。令艾漾更是狠的牙痒痒。每每看见苏谨岩,苏谨岩一口一个亲爱的,一句一个我爱你,艾漾也恨苏谨岩态度的温吞,却找不到回嘴的缝隙。最终还是忍耐不住与卓岚和徐爽诉了苦,每天最痛快的时候无非是在宿舍与两位一通抱怨痛斥,特别感激两位友人的坚定情谊,也拦住了很多次艾漾想分手的冲动。

事情拖拉了近一个月,苏谨岩也能与艾漾时而说笑了,艾漾觉得这事算是到头了,就在小庆幸刚刚发芽的时候,庞菲菲的短信,就像算好了日子一样到来了。

‘苏谨岩不是个好东西,不过你这么贱,看来做小三儿的日子还挺不错,那我就看着你俩最后能怎么收场!祝福你们。’

艾漾看到短信的时候真有一种自己的眼睛被侮辱的感觉,迅速的就删了这条信息。而删完立刻就后悔了,她该留着短信,连上班里的大屏幕,让有着庞菲菲抬头的短信示众,让所有人都看看那无害的面孔下究竟藏着什么,竟能说出这种话。可现在只能恨的跳脚,因为回短信骂过去,没有半点意义。

艾漾只能跟苏谨岩诉苦。刚要拨过去,电话就响了。

“我刚想给你打过去,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艾漾迫不及待的重复着,重复多了就好像心口舒缓了不少。

“别着急,怎么了?”

“哎,你在哪呢?见面说吧。”

“好。”

苏谨岩站在篮球场边,刚刚有一场比赛结束,正帮忙相互递着水。见着艾漾过来了,就往人少的地方走去,艾漾也跟着走过去。

“怎么了?”苏谨岩问着走近的艾漾。

“庞菲菲是不是疯了?”艾漾话冲出口就觉得稍显不合适,毕竟是对方的前任,而还在纠缠不清。

“怎么了?”苏谨岩略显疲惫的抬头,又问一句。

“她发信息也太肆无忌惮了吧,我真想撕下她那张面具”,艾漾想着,苏谨岩你究竟找了个什么女朋友啊,难道我俩还有相似处?

“我替她像你道歉。”苏谨岩默默的说。

说的艾漾一愣,这是什么逻辑。

“艾漾”,苏谨岩抬头看着艾漾,眼神就像石头一样的压过来,“咱们这段时间,这段时间先…”

艾漾也望着苏谨岩,苏谨岩说不出来的话,更让艾漾奇怪。

“咱们先各自想想,这段时间,好吗?”

“是分手吗?”艾漾终于想明白了苏谨岩,说出来也有些许潇洒。

“不是。你…”苏谨岩想解释,却是词穷的语气。

“庞菲菲不是什么好人。至少她不像你看见的那么柔弱,也不善良。你对她这种人就是越利落越好,就你这么成天磨磨叽叽的,再想能怎么样?”

“对不起,艾漾。”

“什么对的对不起的,你想跟我分手没关系,但这么迁就她,就不对。”

“她其实就是个小女孩,就是任性惯了。我只是想想一想,艾漾,咱们都想一想。”

“我有什么好想的,”艾漾苦笑,“你一直这样,她就纠缠你一辈子。”

艾漾越说越生气,气苏谨岩的不争气,自己又如此的无力。篮球场人越来越多,吵架肯定会被围观的了。

“你是得好好想想。”忍无可忍,艾漾只能掉头走了,尽量快的离开这个厌恶的人。

“怎么没和你家小言约会去啊,大周五的。”卓岚回到宿舍时就看见艾漾头发拢到头顶,露着个油亮的大脑门,抱着包薯片,整个人堆在凳子上。

“干什么呢?不说话?”

“认真的吃薯片呢。”边说边又往最里面塞。

“疯了你?”卓岚过来要摸艾漾的额头。

“不是我疯了,是苏谨岩疯了。他竟然觉得庞菲菲就只是个任性的小姑娘,小公主么她?”

“他不这么觉得,能跟她在一起过?你现在才是苏大班长的小公主。”

“我可‘主’不起,”艾漾放下薯片,“苏谨岩他妈的就是天字第一号大傻子。”

最终艾漾也没有跟卓岚提起这‘暂时分手’的事情,连她自己都觉得这说法牵强的不可思议,也难为苏谨岩能想出来。也不是没盘算过分手,与苏谨岩就这么结束了也不是不可,却肯定免不了伤心。苏谨岩这么温柔,这么贴心,关怀备至早就习以为常,是对自己这么好的一个男孩。只是如果是因为那个虚伪的庞菲菲分手?不,不可能。

即便是要她跟苏谨岩一辈子,或者苏谨岩再看上什么别人,她也不会让庞菲菲这个女人得逞。

“亲爱的,我爱你,我等你。”

艾漾发出了短信,心满意足的睡着了。

有些战争,只是披着“爱情”的外衣而已。

第二十四章 路远,慢慢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