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别客气,你们很配

  我日思夜想的爱情,我在等待,等待看它最后是如何辜负我。幸好你还年轻,被辜负也是种享受,不会因为年长而麻木,至少还会痛。

------------------------------------------------------------------------------------------

艾漾从未像现在这样的想见到苏谨岩,无时无刻不在想苏谨岩同谁在一起,在做什么。突然发现,曾经那些个安心的日日夜夜是多么的可贵,再回去又是多么的艰难。艾漾瞥了一样只吃了一角的纯肉披萨,突然觉得有些反胃,想拿去扔掉又舍不得,一下打在包装纸盒的盖子上,盖上了这个大肉饼。又看了一下表,还不到13点,还有近40分钟才上课,就是还有40多分钟才能见到苏谨岩,才能监视到苏谨岩。

“卓岚我先走了啊!”

“太早了吧!”

“吃的太撑了,花园溜达溜达再去。”

离春暖花开还差那么一两个月,小花园的矮迎春在凉风中竟有一些冒尖儿了。艾漾边走边一下一下轻拍着每一条伸出的枝柳,就像是友人会晤。快走出花园的时候,她挑了一个石椅坐下了。出了花园走那条上课的必经路一会儿就到了,现在这个位置,看着零零散散的人朝上课的方向走去,一看就是大一大二的小孩儿,这么早去受苦。是啊,自己是怎么走的,竟走上了这么条受苦的路?能不能别走了,艾漾问自己,能不能别再走了?

艾漾一眼就看见了远远走过来的庞菲菲,她双手抱着书,嘴上噙着笑,或者是似笑非笑,粉红色的半长毛线裙配着蛋糕边的白衬衫,皮鞋在水泥地上一声一声的由远而近。就是这么一个干净无邪的公主,艾漾在那白皙的脸上偏看见了大大的‘虚伪’二字。庞菲菲走过去了,没有看见花园里面这个正琢磨她的人。艾漾看着庞菲菲纤细的腰,脱去那些过往的是非偏见,这其实不也是个不容易的小姑娘,没了爱情,无论是否自愿,却每天扬着笑,换个场景,不就是个坚强的化身。

艾漾一边感慨编排着庞菲菲的个人史,一边站起来往教室走。再可怜,也是落难的女巫,再奋斗,也是后母的挣扎,公主永远是她庞菲菲的假象。

艾漾一回神儿,竟看见走过来的苏谨岩,显然苏谨岩也是才看见她,看上去有些发愣。

自上次‘各自想想’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星期。

是谁发过去的嘘寒问暖都被草草回复?是谁打过去的电话多数接不通?是谁像个小偷一样观察着他的行踪,是谁总盼着与他见一面却苦找不到借口?这种反转剧,艾漾觉得这几个星期来,自己也是够了。

而这突然再见面,竟吹来一阵陌生感。虽然还是那件旧的格子衬衫,却不太像以前那个温柔的苏谨岩。苏谨岩该是凡事应允凡事贴心的人,仿佛那天说‘各自想想’的那个人不是他,对自己‘我等你’不做反应的人也不是他,冷漠的人不是他。这厢突然碰面,却无从开口,可又不能躲过。艾漾站住脚,礼貌的笑笑,太近了,反而热情不起来。或许笑的太清淡,苏谨岩竟一时没有反应。

“一起走吧,”艾漾看苏谨岩动作僵硬,挑来挑去的挑了一句话说了出来,“没别的意思。”

曾经属于庞菲菲的那个殷勤的苏谨岩和现在这个陌生清瘦的苏谨岩都不是她的。属于自己那个关怀备至的苏谨岩从那天起仿佛不在了,或者现在,只存在于她手机的那一端,艾漾突然感到有些无力了。

“最近还好吧?”苏谨岩的声音倒是没有变。

“还行,挺好的。我看你好像瘦了,真是有了好方子不与兄弟分享啊?我就觉得自己越来越横着了”,艾漾逗着苏谨岩。

先后见了一直困扰她的这两个人,就觉得一切都是无用,谁同谁在一起,不也都该是自愿,怎么要那么多争夺。她向往的爱情,都说了,不该是一拍而合么?

终于见面了,所有的牵扯也该消散了。

“真是。。你。。”,苏谨岩有些无奈的看着玩闹的艾漾,笑笑,一时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快走到教室了,艾漾想着,她不可能让这件事不了了之,而这一分开,再见面或许又是对峙的场面了,不如就在今天。

艾漾深叹了口气,做了决定,真的像要割去一块肉,就有泪水立刻要涌出来,她说,艾漾,再等等,再等等,等我跟他说完你再哭,咱们回去哭,我批准你翘课。

“苏谨岩,”艾漾憋住了劲儿,慢慢说,“你不是让我想想吗?我想了,嗯,这段时间,啊,我是说咱们在一起的那段时间,其实挺谢谢你的,你挺好的,比我好。我觉得,既然有人更需要你,”说到这,艾漾突然哽咽了,她想起了白贝,也是一个比自己更需要照顾的人,而她自己竟永远都不需要照顾,她真是佩服自己。

艾漾再忍了忍,逼迫自己想,就一遍遍想苏谨岩不是霖嵩,庞菲菲不是白贝,逼自己憋回眼泪,坚持的抬起头,尽量平静的看着苏谨岩。

“我其实也挺喜欢你的,现在。只是…”,说到喜欢,终于忍不住了,眼泪一下滑倒下巴,是啊,慢慢慢慢,喜欢早就潜伏在心里了。艾漾快速抹过去,又硬是笑了,“哎,算了。就是咱俩…”

“咱俩怎么了?”苏谨岩眼神突然严肃起来,“咱们俩没怎么,是我,是我昏了头了。”

“艾漾,”声音突然柔下来了,“晚上能够一起吃饭吗?明天早上我能等你一起吃饭吗?还是我给你带到教室?对不起艾漾,对不起,是我错了,对不起…”声音突然慌了。

艾漾记得仿佛是在自己陈情的时候上课铃响起来的,而苏谨岩接着自己的话没完没了的说了起来,或是情节所致,或者是站都站累了,最后是在花园的石凳上,听着苏谨岩絮絮叨叨的说完的。不记得苏谨岩是怎么叙述这段时间的来龙去脉,只记得苏谨岩投炸弹一样的‘对不起’,然后就是自己不争气的哭,真是始料未及,再然后,一切真的好像什么,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所以,艾漾发现自己变了。

“今天这个面包好吃诶,下次我早起给你带”

“牛奶腥,我喝,给你喝豆浆”

“你的笔记能不能别这么工整,挤兑人呢么?”

“给你画个眉毛,好可爱呀,哈哈哈”

艾漾知道,不一样了。苏谨岩不再是以前那个苏谨岩,不再是那个被自己当作挡箭牌的苏谨岩,他是真真正正的男朋友,自己亲爱的男朋友,是真正的的失而复得。

寻了天没人的晚上,还是昏黄的台灯下,艾漾打开日记本,从上大学的第一天开始看,想哭又想笑,然后‘哗’的扯下了一打日记,这打纸中有一春一夏一秋两冬,写满了一个名字,叫霖嵩,陪着她的所有霖嵩。在厕所里艾漾把这些付之一炬,火光就要了着她的头发,烟熏过来,艾漾静静的享受着眼泪,最后一次,与霖嵩有关的事。

日子开始是在庞菲菲刀子一样的眼神下度过的,亦或许是艾漾多心,但是这更让艾漾觉得自己与苏谨岩同心同意,竟有些同仇敌忾的气息。实习和上课的生活仍在交织,艾漾每每能看到一些公共事务上庞菲菲都会有些优待,她感觉的到这是苏谨岩的安排,但是苏谨岩本就是是个温柔念旧的人,他的温柔绝对可以扩大到依旧关照庞菲菲,虽然有些不高兴,但也并不是不认同。

“亲爱的,你说你们那坤哥知不知道自己每天念咒啊?”,下班路上刚开春的风迎面吹来,艾漾骑着车子都觉得特别享受。

“哈,他知道,他以此为荣。”苏谨岩慢慢骑车跟着。

“下午我实在听不下去了,去你们科找你,他们说你回学校了,你这起早贪黑的,现在就被未来的老板征用了,那以后可怎么活啊。你就直接下班呗,再回来多远啊。”

“你一个人骑车回去,我不放心。”

“切,就你会说话。”艾漾心里美滋滋的。

相拥,亲吻,告别是每天的日常,苏谨岩又奔向图书馆查他课题的新进展,每天都忙忙碌碌,艾漾看着这个骑车的背影,竟觉得有些就义的悲凉。而她自己也不怎么好过,背着书包一步比一步沉重的爬着自己的楼,一本内科书一本检验书,背来背去去实习,脑袋跟不上,行动上倒也是认真了。

“艾漾!”

艾漾随声音望去,看向了那个晾衣间,被忘记太久了的晾衣间。楼道里面幽暗的灯光勾勒出霖嵩瘦削的脸,衬衫和牛仔裤都很宽松,让他整个人都要与背景晾晒的衣服融为一体了。

艾漾看到了,没有说话。

“艾漾!”霖嵩又叫了一次。

好久没有听过的声音,艾漾不理,要继续往上走,迈开了步,而霖嵩却两步就走上来挡住了她,“都这么久了,有必要么还?”

总有些人,说些自认为无关紧要的话,却能够让另一个人的心安静破碎。艾漾想维系的,总会在那个人出现的时候被消散。是啊,对于你,一切都没有必要。

“什么事?”艾漾没有抬头,中规中矩的回答,是啊,都没有必要了。

“苏谨岩呢?”

艾漾一愣,“找他做什么?”

“苏谨岩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他去图书馆查文献了。”艾漾放下心,如果霖嵩要找苏谨岩麻烦,她可真的不知如何是好了。

“你怎么没去?”

艾漾抬头看霖嵩,一脸‘你管那么多呢?’的表情,而看见的却是霖嵩有些凛冽的眼神却加一丝焦虑。真的见面了,看见了,确实很像记忆中的那张脸,很像。

“你去图书馆看看,他在查文献?”霖嵩有些着急。

“你什么意思?”

霖嵩一把抓过艾漾的书包单肩背着,一把抓住艾漾的手往楼下走。艾漾使劲往外撤,却发现一动都动不了,来往的人太多,艾漾只能跟着走,边问着“怎么了,霖嵩?霖嵩?你放手霖嵩,霖嵩!”,重复着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想叫出却无处可叫的名字。

图书馆楼下依旧灯火通明,广场上更显得风有些大,两个人的衣服都被吹的鼓鼓的。

“你给他打电话,让他下来。”霖嵩放开艾漾的手,与她对站着,楼上的灯光晃着他的眉头,紧紧皱着。

“你要干什么?能不能好好说?”艾漾看着霖嵩,放软了声音。

“我说没用。你就打吧,他下来我就走。”霖嵩依旧坚定。

“你说吧,你说完我肯定打。”艾漾不退步。

“以前是我不对,你怎么看我,怎么想我都行。你谈恋爱。。,”霖嵩停顿了一下,“你跟什么人都行,苏谨岩这种人,以前我不知道,现在,不行!”

艾漾疑惑的看着霖嵩,又笑了,心想‘你这种人行?’,有些事是怎么都释怀不了。

“你笑什么?我做的是不对,但我霖嵩从未骗过你艾漾一个字!”霖嵩有些激动,“苏谨岩带着庞菲菲去东小岗,这种人就行?”

艾漾不可置信的瞪着霖嵩。她知道东小岗是哪儿,就靠这片大学区养起来的一个村,家家户户把房子盖高,隔开,专门为情侣提供的‘钟点房’。以前和卓岚逛街抄近道走进过这个村子,路边挂着的各种招牌和图片让俩人尴尬的不行,直到走出村子还低着头一路无语,都憋了个大红脸,从此两人逛街再没提议过抄近道这件事儿。

“我知道你不信”,霖嵩想点根烟,可拿出来又塞了进去,“前两天我和白贝两个人一起碰见的。”

艾漾又盯着霖嵩,霖嵩突然感觉不对,又补了一句“路过,我俩不用去那儿”。

艾漾撇过头。

“我又盯了他俩几次,今天就是特意来找你的。你打吧,我等着。”

艾漾依旧看着霖嵩,突然想要哭了。

“我不为别的,就是为了你艾漾。我喜欢你,一直,不管你信不信,白贝知道,他也知道咱俩不是一路人,我以前犯浑,肯定不会再来惹你。可是你要是叫我一声哥,我就敢答应,无论有什么事儿,我都替你挡着。”

艾漾不说话,拿出手机,播出号码放在耳边,眼泪簌簌的留下来了,霖嵩想上前,艾漾一袖子抹掉了眼泪,撇过脸去。

“嗯,好。”艾漾挂了电话。

“他就下来了。”

“行,真他妈有运气。”霖嵩裹紧了衣服,声音放低,“艾漾,我看见了就不能不管,以后有事儿你就说,我走了。”没等艾漾回答,霖嵩把书包放在艾漾脚下,转头就走了。

艾漾迎着风,抬头看着图书馆大楼灯光格外亮的每个窗户,想着刚刚电话里苏谨岩说的那句话“亲爱的,主任找我有点事儿在外面呢,回去得很晚了,你…”

第二十五章 别客气,你们很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