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永远的(最终章)

  我删除了你的好友关系,不加入班级的群组,不与老友谈及你及你的朋友,不看共同友人更新的信息,我避过所有能展现你近况近照的网络讯息。只为让那几年的你,曾经与我亲昵,与我争吵,与我同笑,让我独自哭泣,仅属于我的那个你,陪我到最长久。

-----------------------------------------------------------------------------------------

艾漾在自己花重金租来的这一亩三分地里生活的也算悠然自得,就是每天为吃饭愁苦。一顿饭就得2、30的消费实在入不敷出,简单做饭也就煮个面条,挂面的牌子都让她吃了个遍,每每等待新商家出现更新她的挂面口味排行榜。今天的面里加了不少蔬菜,冬天了,也算是增加免疫力的心理暗示。艾漾蜷在凳子上,手里端着碗吸溜着面条,新更的电视剧里的故事,也是发生在这个城市,这个大家都向往的 大城市。为什么电视剧里面总是光鲜的外表,精彩的生活?就是这些虚假宣传才引得人们往这儿挤!而真正的生活,就像艾漾一样,同一个城市下的不同面貌,可也太过不同了!!艾漾心碎的很。

当初选择这个城市,就是远,离那些事情越远越好。可是也离爱的人远了,卓岚如愿考上了博士,远在南方另一个瞩目的大城市苦苦的研读,徐爽寻着唐宏磊去了西边的小城贡献能量,听闻李紫萱不再想回国,四个人如再相聚,或是都要为人妻母了。而苏谨岩,听说真的要为人父了。阴差阳错,这里却是庞菲菲的家乡,艾漾也曾无数次猜测会不会偶遇庞菲菲,那时她是否会幸福的挽着爱人,相识不相认,让所有的过往都变成梦。而今天遇到的的那个身影,在艾漾已经躺在这张硬板床上时,还在眼前不停出现。看见与想象是太不相同的,就像一下子拉回了所有以为已经忘记的事情,就因为这个“活”的影子。艾漾闭上眼睛,回想着,延伸着,给自己编剧另一个结局,幻想着容易入睡。

“艾漾艾漾,你看过10-1床的俏哥哥了么?”同为住院医师的王一佳对艾漾很是照顾,可花痴程度已经让艾漾应对不了了。

“你收的?”

“本来该我收,可我的两个新病人同时来了,护士长不让等,李姐就给收了”, 王一佳眉飞色舞一点都没有忙乱后的疲惫,“我先后给他量了血压做了心电图,长的太美了。”

喜欢用“美”来形容一个男人,王一佳绝对是个超越女性不同于男性的另一个性别存在。艾漾不理她,要下班了,坐在电脑旁回看着今天的医嘱。

“你要是去看,就一会儿再给他量个血压什么的”,王一佳又攀过来,“别太早,那些护士正轮番去呢,都疯了么?”

艾漾无奈的看了这位还会以为别人花痴到疯了的小姐一眼,“明天我查房路过就帮你鉴定一下,评估你俩的匹配度。”

“那得明天下午了,他是外伤来的,好像是斗殴耶”,王一佳流露出对‘不良少年’的垂涎样,“纱布挡着眼睛看不见全貌,明天下午眼科才来拆线,到时候你再帮我评估夫妻相似度吧。不过仅凭挺拔的鼻梁和流畅得下颌线条,已然完胜。”

“你抛弃你那乌克兰友人了?”

“卿已出院,逝者已矣,不可强求…”王一佳故作一脸忧伤。

“躲开,躲我远点…”艾漾一手推搡着王一佳,一手捂住她那无限向往的眼神,恨不得捂死她,“挡着我回家得路”。

“明儿主任查房啊,别忘了,肯定又是你。”王一佳吼了一嗓子,附加一窃笑。

“你还是最爱我。”艾漾笑着回喊,换好衣服,去重复每天的下班路。

即使不是王一佳提醒,艾漾也得记得主任查房这件事,上周“有幸”被点名,被问到哑口无言,挤兑的无处可逃,颜面无光的刻骨铭心。以主任的习性,艾漾目测明天被再点中的概率绝对>80%。

窝在凳子上,艾漾往里推了推刚吃完的泡面盒,拽过来书,用1分钟思考围绕王一佳的“俏哥哥”主任会提问问题的范围,摁着视神经那章死磕,押宝一样认认真真的从头背到尾,直到把视神经的轴突树突这些被问到的概率<0。5的知识点都背过,才安心的枕上枕头,呼的一下就睡着了。

艾漾到科室很早,她想得以一个饱满得精神应对充满挑战的“主任查房”,拿起血压计,艾漾想先去给10-1床查查体,那样准备才充分么,顺便也窥窥那位“美人”。

“体温计在柜子上”,和着艾漾推开门那一声是一个沙哑的声音,男人躺在床上,“看”着窗外,转过来,又再回去。是啊,挺拔的鼻梁,下巴流畅的线条,真的很美。艾漾几乎倚在门上,不敢上前。那人听不到回应,又再转过头,那未被纱布遮住的半张脸,都展现在艾漾眼前。如果没有纱布,那人一定能看见艾漾贪婪的目光,贪婪的不放过他脸上每一个角落。

“护士?”那人察觉奇怪,又再询问。

“嗯”。艾漾以刚刚能被听到的声音回应了一个音符,快速的摸了一下口罩,走两步拿起体温计,两眼未曾离开那个面庞,回身,逃一样的离开了这个屋子。

头脑中的面孔突然真实的出现,艾漾怀疑这个真实感。站在门口,透过门玻璃,艾漾看着那个裹在被子里的人,惊慌,害怕,气愤,和一点心伤:霖嵩,你还在走那条路吗?

艾漾跟随人群再一次踏进这个病房时,远远的躲在最后,看着那层挡着他眼睛的纱布,不停的问‘你能看见我吗?’。

主任在前面絮絮叨叨的讲着什么,每一句都煎熬着艾漾,想看,又想离开。

“诶,我上星期提问那个大夫呢?”主任突然发难。

艾漾听见了,想溜走,但实在阻止不了众人齐刷刷的眼神给自己开辟的一条直通主任的光明大道。艾漾刚想回答,声音卡在喉咙又压回去,举手示意自己的位置。

“站这儿”,主任指着自己面前的位置,那就离霖嵩1米不到,“躲那么远,查房能有什么收获?看热闹呢?”,主任打量着艾漾。

“这回回去看书了吗?你先跟我们说说,视神经和视野怎么对应的?”

艾漾看着半卧着的霖嵩,咫尺的距离,自己怎么开口,怎么能开口?她不想相认,不想被发现,就让自己窝在这儿安安静静的,谁也别再来打扰。艾漾坚持着,不敢看主任,直愣愣的盯着床单。

“眼睛睁着挺大,头脑空空!不知道就往后躲?你们就这样的态度永远别想好。还学医?先得想想配不配,……”

艾漾就木木的站在那,任主任训骂,不回答,不回嘴,也不辩解,就像是无所谓的表现,仿佛更恼火了主任。被训斥的时间能占到查房时间的一半,直到查房结束,坐回办公室,艾漾的脸还是一阵红,一阵白,那每句话都让自己尴尬的无处可躲。接下来的几天,艾漾无论跟谁说话,都有些心虚,觉得每个人都在背后嘲笑她,真想换一张面孔,让别人认不出来。而另一方面,又因为霖嵩的存在,惴惴不安。每天最后一个来,第一个走,没有事不踏出办公室一步,留在医院的时间越短越好,出现在病房的次数越少越好,心不在焉的表现,让自己不停想到那句“不配”。

突然又出现了那个熟悉的感觉,霖嵩和学业,不可兼得?

“艾漾你怎么才来啊?你忘了帮我相面了吧?10-1昨天晚上自动出院了。”王一佳一脸哀怨,把出院病历拍在了桌子上。

艾漾的心终于放下了,再不怕会遇到探视的白贝,如果他身边的那个人还是白贝,或者其他熟人,这回终于不在了,放心了,放心的让她空空荡荡,沉沉的坐在椅子上。

“哎”,艾漾深深的叹了口气,“最后什么诊断?”

“还没明确呢,说是高三学习紧张就偏要出院,人爸妈来了竟也同意。小鲜肉还挺上进。”

“高三?”艾漾扭头看着王一佳,声音高的自己都没忍住。

“不像吧?我觉得也不像!就怪我出生太早,现在的孩子啊!”

艾漾一下站起来,翻开桌子上那本病历,看着患者姓名栏那陌生的名字。艾漾笑了,然后不知道是该哭,还是,继续笑。

我不怕爱错人,只怕爱情中没有善待自己,也亏待了爱情。

最好的爱情是,当我不爱你的时候,你也正要离开。

我心中的你,永远停在爱情浓时那让我每每心动的面庞。

爱你是在20岁,我永远的霖王子。

第二十八章 永远的(最终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