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欲问长安今远近

  转日又有两个室友到了,其中一个叫傅恺之,是江苏扬州人士,算得上何彦半个老乡。另一个叫宇文长安,这名字着实也让人乐呵。

蔡烨迷惑,摆弄宇文长安的臂膀:“为什么叫长安,你不是应该叫CD嘛!”像看博物馆的陈列物般,仔细打量宇文长安,就差拿起放大镜了。

“我生长在西安,当然得叫长安。。。。。。”逃离蔡烨的研究。接着宇文长安带着一脸凄怆背诵了一首律诗。

孤舟北去暮心伤,细雨东风春草长。

杳杳短亭分水陆,隆隆远鼓集渔商。

千丛野竹连湘浦,一派寒江下吉阳。

欲问长安今远近,初年塞雁有归行。

“这首诗跟你有什么关系?”蔡烨再次表示了不解。

宇文长安语重心长的回道:“欲问长安今远近。。。。。。”搂过蔡烨,“欲问长安,宇文长安。。。。。。今远近?少年,而我就在你眼前。。。。。。”紧接着一脸高深莫测,说了一句挺有哲理的话,“不要只看见远处的山,而忘了你面前的水!”突然又仿佛戳中伤心处,哀嗷一声:“孤舟北去暮心伤。。。。。。北去。。。。。。”去字的尾音拖得老长老长。

从西安到北京,确实是北去的孤舟,何彦也叹息一声,起身拍了拍宇文长安:“初年塞雁有归行,等过年回家吧!”

傅恺之这时候发话了:“蔡烨,我们真的只能叫你菜头嘛,有没有商量的余地?”

蔡烨郑重其事的摇了摇头,态度非常坚决。

“啊,菜啊。。。。。。把你背后的扫帚递我。”宇文长安一脸得色:“和我一屋,你们可享福了,毕竟勤劳的汉子并不是容易遇见的。”

怒目而视:“叫我菜头!”蔡烨表示强烈反对,把扫帚当了火箭发射器,直飞过去。

“菜虫,晚上大家一起出去热闹?”何彦笑着提议,新环境新朋友,打趣蔡烨颇有意思。

“小彦!”蔡烨放过宇文长安,把矛头指向了何彦。

“那。。。。。。”傅恺之还刚张开嘴,蔡烨的食指中指戳向自己的双眼,又调转指着傅恺之的眼睛,意思是我盯着你呢,别乱说话。

索性双目一闭,傅恺之笑道:“我说蔬菜叶啊,要是晚上你请客,我就叫你菜头。。。。。。”

蔡烨那个好字尚挂在嘴边,未滑溜出去。便见傅恺之睁开眼坏笑:“当然,那是不可能的!”

如饿虎捕食,蔡烨朝床上歪躺着的傅恺之扑去:“大胆,凯子!”好吧又有一个被扣上了恰当的绰号。

“脚,起开!”宇文长安像个家庭主妇般,忙碌起来了。

其实何彦也知道蔡烨并不计较别人怎么称呼他,故意强调“菜头”,明显是下套好与别人争执,如此这般只是想让氛围更加热闹罢了,于此做一回犟直的笨驴又有何妨。看着打闹的菜虫和凯子,望着扫地一丝不苟,不得消停的长安——或者称呼他CD也没多大干系,油然而生开怀暖心,或许来北京也没那么让人讨厌,毕竟遇到了几个活宝,友情的珍贵能治愈任何不愉快的创伤。

欲问长安今远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