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最是酒惹祸

  各色酒瓶子堆满了桌子,四人越喝越有兴致,总归是大老爷们,多灌几杯黄汤便找不着北了,只乱胡吹大气。

何彦虽然不大擅长这种场合,近了狐朋狗友,却也免不了惹来骚气,脸红脖子粗的开始叫嚣。一起身却脑袋直打旋站不稳脚跟,正被那三人取笑,一个踉跄果真跌到,不好歹竟就扑在了邻桌一个女生的小腿上。这更引起那三人前仰后翻,开怀大笑。

尖叫一声,那女生赶忙甩开何彦跳了起来。

“抱。。。。。。歉。。。。。。实在抱歉。。。。。。”何彦总算还有半分清醒,但究竟酒精作用,咧开一张笑脸,道歉的仿佛无多少诚意。

“一句抱歉就可以了,你当我什么人?”那女生很是娇气,一抬手掠过桌上的杯子,直接就往何彦脸上泼去。

“是昨晚路上的那两人,算了吧意如。”边上的另一女伴忙夺过她杯子,调解道。

凉飕飕的从脖颈直顺着脊梁骨而下,何彦瞬间醒神。这一桌两男两女,那两女生赫然就是昨晚路上被他和蔡烨惊走的两人。赶忙正经心态:“实在不好意思,酒有点多了。。。。。。”

话还未完,就听见那叫意如的女生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就在何彦被泼水的同时,菜虫、长安、凯子便站起身来往这边靠,一股动手的架势。

而对方女生在前,更是当仁不让,蓝格子衬衫男和黑背心壮汉双双瞪着灯笼眼。那黑背心壮汉更是语出不逊:“滚,否则别怪老子下手不客气。”仿佛极其勉强,这话已经说得够和气斯文的了。

“丁嘉,不要惹事!”又是刚才那个女伴劝架,拽住黑背心壮汉的粗胳膊。

那边几人的怒气已经劝说正慢慢走低,这边可就不同了,酒精的作用正张牙舞爪的疯长。

“操你妈。。。。。。”居然是长安这最让人觉得文静的率先出口,拽过塑料凳子就向那叫丁嘉的黑背心壮汉砸去。一场架不可避免的就这么开了场,何彦徒然喊劝却拦不住。对方那两女生也没想事情的预料会发展的这么突兀,被那两男生护着躲在后头,也楞是劝不住。

显然长安空有气势,却有如他的相貌一般书生气十足,完全的手无缚鸡之力,没两下就被黑背心壮汉放倒在地。菜虫架着另个衬衫男,凯子畏畏缩缩的在边上帮衬,也打的热火朝天。何彦无奈,咬一咬牙死命抱住黑背心壮汉的腰,往后拽。就这样,四个人居然勉勉强强和对方两人扭个旗鼓相当。

这是个露天的大排档,原先在座吃饭的人远远的躲着看热闹,也没个上前劝架。打了有半分钟,店老板领着两人走了过来:“住手,小兔崽子!”

那叫丁嘉的壮汉首先停了手,放下长安,一把推开何彦站起身来,啐了一口唾沫:“都记我账上。”他好像是认得店老板,招呼了一声蓝格子衬衫男和那两女生就走。

“真他妈潇洒。。。。。。”望着离去的丁嘉,长安从地上爬了起来哈哈直笑。

何彦拍拍屁股上的灰尘,没想从没打过架的自己,上大学没几天就完成了第一次,人之遇事可真难以预料。

四人连声和老板说抱歉,付了赔偿就搂肩携背去找小诊所上药,可谓伤痕累累,也真够疼啊!

最是酒惹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