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这样的家

  姨母早拾掇了好些菜,还不舍得消停,在厨房里一直鼓捣。表姐一进门也捋起袖子进厨房帮忙去了,剩下何彦傻傻的坐着。

“你姨父今天排班,小然也不在,就我娘俩给你接风。”姨母远远的在厨房喊着话。

“姨母,菜够了,您和表姐过来先吃吧!”何彦不好意思,应了一句。

何彦记得姨父是国家电网的公务员,早年在老家南京工作,上小学那会何彦、方怡、方然还常常扎堆玩。后来工作调动,姨父便携家带口的来了北京,这一来十多年就定在这了。

“饿了你先吃,表姐做个拿手菜,让你常常什么叫做绝活的手艺!”方怡充满傲慢的魔音传了出来。

只听姨母咯咯直笑:“尽瞎吹牛。。。。。。”

要是自己在家也能如此享受家庭的欢愉,那该多好,联想起父亲、那样的妈和妹妹,不禁有些失落。转而一想,其实姨母家也不得完全,也有些阴影的暗疮——方然表哥,只是适时的掩藏罢了。虽然无法割去,至少能暂时抛却脑后,自己何尝不是如此,暂时的遗忘本来就是一帖上好的伤药。

终于忙完,姨母携着表姐双双落座。姨母眼角的皱纹已无法再掩饰,几年前兴许略施粉黛还能遮藏过去。但现在,也许过多的忧虑吧,再也无法藏匿一天天衰老的心。

“她。。。。。。对你还好吧?”姨母顿了顿,总归还是问了出来。

方怡也敛去笑脸,刚拿起的筷子缓缓放下,盯着何彦,她其实也关心,只是不好从自己口中问出。

勉强一笑,何彦知道姨母问的是谁,也不多说,简单回道:“还好了,毕竟我也大了,不好多管了。”

夹了一大块鸡蛋放进何彦碗里,方怡嚷嚷道:“妈,小彦都来北京了,这边我照顾着呢,就别操心了。”转而对何彦,“西红柿炒鸡蛋,吃块鸡蛋,表姐的拿手菜。”

何彦差点就笑出声了,被方怡一瞪眼,畏畏缩缩的赶忙把鸡蛋往嘴里塞。

姨母在边上乐呵开了:“哎呦喂,我的闺女。。。。。。就会炒个鸡蛋,还好意思说,以后可怎么嫁人哪!”

“不嫁不嫁了,永远陪着妈。。。。。。”

何彦也不再拘谨,顽皮的打趣:“对哦,表姐这么闹腾,谁敢娶啊,真是替未来的姐夫担忧。”

一筷子就往何彦脑袋上敲,方怡撅起嘴:“平时咋没见你那么多话。”

何彦张开大嘴,嘻嘻一笑:“哎呦喂,这可敲成脑震荡了,以后生活无法自理。表姐肯定养不起我,得赶快找个有钱的未来姐夫来养我!”

方怡哼了一声,又待动手。

姨母只好边笑边打圆场:“好了好了,两活宝好好吃饭。。。。。。多吃菜,多吃菜。”

气氛就像放烟花,膨胀到了极点,便自然而然的在空中展颜。本来姨母开场的一问,使得空气中有了微妙的裂痕,其实只是一番好意在何彦内心的伤疤上轻轻揉了揉,但这看似寻常的关爱却无疑触碰了隐藏的痛处,犹如神经反射般一阵寒噤。而表姐这永远笑颜逗乐的性格,却好似引爆烟花的火线,总能把负面情绪扭转,一颦一笑便带了回来,而后各人宽心开怀。

这样的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