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考试如此美好

  整个周末一直在复习考试科目,尤其是理化各种公式尤为麻烦。还要答案分享,总得更有把握些,尽管我知道会考不过是个形式,很容易就过了。但希望题目做得更潇洒,显得游刃有余,这样可以交卷出来早些,得给小胖发答案,还有谢婉婷。

周一的早晨,吃过早饭就骑车往一中考场去了,路上我给谢婉婷发短信说在一中校门口见。

大概十分钟我就到了一中门口,我看了看手机,七点二十。谢婉婷说她七点半到。八点开始考试,我挺想早点进教室的,毕竟不在二中考试就觉得不熟悉,担心客场作战会影响手感。

我不时地看手表,在想怎么还不来。突然,有人在我后面拍了我一下,我猛地回头,是谢婉婷。她穿着一身紫色短袖卫衣,长发盘起显得格外精神。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今早晨的口气格外清新,夹杂着薄荷的味道。

“额,没有,我也刚到。我们去考场吧。”,我回道,略显尴尬。

我们的考场教室在五楼第二个教室,走在楼道,看她走的很慢,我也就放慢了脚步。

“准考证一类的带齐了吗?”,我问她。

“嗯,都带了”,细声细语地。

到了五楼,我看了下教室门牌,和她一块进了教室。教室了差不多人都到齐,我扫了一眼,好像没有认识的。我帮她找好位子,在第三排,让她坐下吧。继而找自己的位子,我的位子在倒数第二排,我拿面纸擦了桌面和板凳,坐了下来。

自从进教室,我感觉所有人都在给我和谢婉婷行注目礼。难道因为长得太帅,我暗想,这不是我的错。长得帅是我的错嘛?帅的太张扬就不多了,我反思。

前面的女生突然回头对我说,“不会,我可以帮你哦”

我回神,吓我一跳,打断了我的思绪。

“不用,谢谢”,我嘴角上扬标志性的微笑回答。心想,雷锋真多。

“和你一起进来的是你女朋友?蛮搭的。”

“额,,,老师来了”。女生好奇心都很重,像小胖一样。哈哈。

监考老师拿着试卷进来了,宣读了一些考场纪律类的。一男一女,站在讲台上目视教室每个位子,然后让把与考试无关的物品交上去。

我看了看谢婉婷,她依旧趴在桌子上,这好像是她在教室唯一的姿势,像初收的棉花摊晾在阳光下。

心想,不用担心,和我在一个教室,还能过不了这小小考试。再说,监考老师还是男女搭配,虽然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但也得看干什么啊。待会一定聊得热火朝天。然后我趁势把答案给谢婉婷。

八点整发卷了。

我扫了全部内容,感觉太侮辱我的智商了。

八点半我把除了作文以外的题目全部做完了。作文题目是《我的老师》,构思了一番着手写了一篇歌功颂德的美文。

八点五十全卷game over。我把客观内容答案写在白纸上,拿着试卷走向讲台。看那两位老师正聊得欢快,走到谢婉婷位子,我顺手把答案放她桌洞里了,她看了我一眼,我笑了笑把试卷放在讲台上出去了,监考老师依旧没留意我一眼。

我出了教室赶紧把手机开机,把答案编辑在短信里给小胖发去了。然后,我就楼道徘徊,徘徊等谢婉婷出来。

大概九点半左右谢婉婷才出来,我问她做的怎么样,她笑说还好。

接下来的一场考试依旧很顺利。

中午结束,我们一起推车走出校门,约定下午见,临别时谢婉婷说着谢谢诸如此类的话,我们就各自离去了。

中午吃饭时,小胖来短信“答案很给力,超赞,后面继续保持”。

下午两点左右我和谢婉婷在校门口碰面,她带了两瓶酸奶和一些饼干。

“给,补充能量,上午的考试没来的及谢你呢”。她拿一瓶酸奶递给我,举手投足处引人眼球。

“不渴,你喝吧。”秀色可餐又何须补充什么,能量满格。

她依旧硬塞给我一瓶,我只好接着了。纤长嫩白的手指真是好看,指指如葱根。

下午的考试依旧简单顺利,考得很愉快。依旧是自己做好,传纸条给她,然后出来给小胖发答案。

考完试,我和谢婉婷喝着饮料出了校门,期间碰到好几位也在一中考试的同班同学,

都是坏坏的和我打着招呼走了。搞得我和谢婉婷少许有些面红耳赤。推车到十字街口。

“要不我送你回去吧”,我对谢婉婷说。

“不用,我爸待会经过这里接我。今天谢谢你了,你赶紧回去吧,今天该累坏了,回去多吃点饭补补。”,谢婉婷含苞待放式的微笑。

我也没再坚持,自己骑车回去了。一路上觉得,这个女孩真的挺好的。

几天的考试过得很快,几天里和谢婉婷相处的也很愉快,后面几天的考试,她总是带些吃的喝的,每门课考完,我们都在校园里歇息、聊天、吃喝,有时她还会在我背上捶几下,说是辛苦了犒劳一下。不知为什么这个时候总是会想到“官人”一词。

几天的了解,原来高一高二她一直在上海看病,至于什么病倒没细问,反正从小身体就不太好;家就住在县城;父亲在警察局上班……如此尔尔。

最后一门英语课顺利考完,会考就算结束了,我反而有些不舍得,想再考几门。这种变态的想法是我上学以来第一次有,尽管每次考试都不算太煎熬,但还不于对考试有好感。这次还颇为享受呢。

“明天你还去上课嘛?”走在夕阳里的人流里,我问谢婉婷。

“去啊,为什么这样问?”

“哦,我听小胖说你们学艺术的不是要去集训了嘛。以为你可能也就不去上课了”

“额,就是柳中华说的”,我补充道。

“柳中华?哦,是你同桌吧,我们在一个画室。听说有些人是考完会考就走,我还没确定。我爸说去省城太远,不放心我,说是要和班主任商量一下。”谢婉婷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说,眉角上扬像是若有所思。

“这样啊,不过你一个女孩子确实不太好,何况你身体还不太好。”我附和着。

“你也这样认为啊。我也无所谓了,反正从小到大都是我爸安排好的。不说这了,这几天考试认识你真好,以前在班里听同学说你,大概都是看着很痞,但成绩却没天理的好”,她玩笑着说,我倒不知该怎么回答了。

“那这几天认识后,你觉得我呢?”我好奇的问。

“成绩好没错,不痞,可能是长得有点痞,而且人很好。”她思考着,像是难以形容。

“长得痞?第一次听这样的说话”。我笑着说,但心里很爽,我喜欢这个评价。

可能是因为自己喜欢穿一些潮服,又剪得相对张扬的发型,总给人一种痞子的感觉。父母也说过我几次,但总觉得,人总要有自己的风格。总不能别人说什么,我都得在意。人说留发型不好,你就剪光头;人说光头丑,你就戴帽子。生活本就难以自己做主,但这微薄权利还能没有吗?那生命该有多么无趣。

我们相互道别之后就各自回去了,我目送她消失在车水马龙中。但知道她还会去学校,内心不由地有些高兴。

走在空荡的校园里,已不见了高三最后时刻的喧嚣,多了一分寂静,并非校园安静,而是一种说不出的压抑。科技楼的拐角依然散落着前几日高三党们激情四射下撕碎的纸片,好像是被安葬在那里一般,尽管有些威风,却凛然不动。天空中飘过懒懒散散的白云,白的像洁白的雪,怡然自得,感觉倒像是校门口那些高考过的学长学姐,三五成群,说说笑笑。这云儿也像是解脱了,在我注视着它的那一刻,它好像在静止一般,像是在对我说“哈哈,可怜的孩子,准高三党”。看着身边小跑进教室的同学,每个人抱着一大摞课本,像是去参加一场即将到来的战役。而我已是不情愿的成为了其中的一员,被淹没在人群中。

会考后日子没什么不同,如指针般照常走着。如若有什么对我们有所不同的地方,那便是学校里没有了高三党,而我们好像也顺利的成为预备党;而对我不同的是,我自己独霸了一张课桌,因为小胖真的再没来上课了,我知道他去省城集训了。

他走那天,我去送他。魏背着他的画具、行囊,他爸开车送到学校门口,我们在门口站了一会,他爸去班主任办公室不知要干什么。我们俩站在那,至于说些什么,好像什么也没有。

“一切多注意,认真学,我在这等你回来”,我看着鞋面,好像着了灰尘。

“嗯,你也是,都快高三了,别乱搞了”,小胖很认真,难得的。不过这话,有些纨绔。

“呵呵,我是那样的人嘛,什么时候乱搞过?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爸说也许元旦左右就回来了,说是那是艺考大概就结束了”

“哦”

“恩”

就这样一个简短的告别。

教室里一如既往的嘈杂,上了两节课,我再没有一个人独占一张课桌的新欢。课堂上听课累了也没人可以调侃一番了。我站在教室走廊上想着,省城该是哪个方向,应该比我们这热吧,地理老师说的不是城市热岛效应嘛,那胖子肯定热得不行,上课一定没有听课。

“喂,想什么呢?”

我惊得一下,是吴蕊。

吴蕊是我姥姥那里的人,也是和我从小学到高中的同班同学,不知是这世界真小,还是我们这个小县城真小。熟悉我们的同学都说我们是青梅竹马,包括小胖也这样说过。不过因为这事,我可没少揍他。自己有时想想,其实吴蕊挺好的,皮肤白皙,个头高挑,只是真的没这方面的想法。就像,所有人都夸我姐长得如何如何漂亮,但我永远觉得没别人的姐漂亮。至于为什么,可能是因为你永远觉得本就属于你的东西,你就不会稀罕。虽然吴蕊不能说属于我,至少他只会和我这个男生每天在一起,吃饭或聊天、学习。天天在一起的人,反而容易被忽略,

“没什么啊,只是教室比较吵,所以出来清静一下”

“柳中华走了?”

“嗯,集训去了”

“哦,那你自己坐无聊吧?”

“额,有一点,要不你和我坐一起,嘿嘿”我开玩笑说。

“我倒想呢,可是老师也不会让我做你旁边啊,影响你学习啊。”

“哈哈,没事,君子坐怀况且都不乱,你只是做我同桌而已。”

“那倒是,不过只怕你不是君子,哈哈”吴蕊笑说,一如既往的豪迈。

“切,我可是正人君子”,我反讥道。

“别假了,前两天会考,你的风流轶事我可是都听说了,你和谢婉婷的事都在班里传开了。”

“我晕,你们都有做娱记的潜质,没事把时间用来多背几个知识点也比八卦好吧?”

“我可没传,我只是把听说到的和你传达一下而已,再说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再提醒你哦,别忘了前车之鉴,上学期你和那谁之间的风言风语传到班主任那,你可是被他狠批了。”,吴蕊警示我。吴蕊说的这话倒不是耸人听闻,上学期我只是和给我们班一个女生过生日,然后给她送回家,谁知她家就在班主任小区,刚好碰到,被班主任一顿说教。“你可是一只脚都在重点大学的门里了,可不能瞎搞,我们班本身学习的就不多,你要起个模范带头作用,你可不能带头贪恋啊,,,,,,”愣是没有的事被死死说了一个多小时,后来因为这件事,很多女生一段时间内都对我避而远之。当然班主任说的那女生本想有啥,也被淹没在口水中了。

“我只是和她在一个考区会考而已,那就会有这些流言蜚语,我也是醉了。”

“班主任这次也不会说我,我是在帮助同学好好学习,再说本身也没什么啊,我和她会考那两天说的话估计还没我们两这会说的多呢?“

“真的?”吴蕊像是吃惊地反问。

“什么真的?”我诧异问。

“你和她那几天没说什么话?”

“骗你干嘛?只顾会考呢。”

“那就好,反正你们以后也见不到了。”

“为什么?为什么见不到了?”我连问。

“额,你没看到她今天都没来上课嘛?听说也去集训去了,她也是艺术生。”

吴蕊不说我还真没有注意到她,今天只顾想着小胖走了的事,倒真没有想过她的事。我教室她的座位望去,确实空空如也,连桌上的书好像也没有了。

“你确定她去集训了?不会再来上课了?”我继续问。

“你这么关心她干嘛?”吴蕊像是拷问。

“同学之间关心一下而已嘛,你今天怎么这么敏感?”

不知什么时候上课铃已经响了,同学们都急忙往教室里跑,吴蕊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就转身回教室了。我也只好回教室坐回没有同桌的座位上,想着谢婉婷的事,对于吴蕊今天的表情和回答也感觉怪怪的。

后面两节地理课,接着上次的城市热岛效应班主任继续津津乐道着,我看着谢婉婷的座位,总在想怎么会就不来了呢?那天不是和我说会来上课嘛?难道又生病了?

班主任的课总是过得很快,因为不敢走神,尽管我还是情不自禁的走了几下,每当看看同桌或看看谢婉婷的位置。

中午放学,我还是忍不住给谢婉婷发了一条短信:

你,不来了?

第二章 考试如此美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