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高二结束即高三

  准高三的日子并非如约而至,却是提前到来了。各科的一轮复习资料都发下来了,每一本都像是辞海那么厚,不但厚而且字体还小,像是想把所有和这门课相关的知识都装进去。放学后匆忙吃个午饭就直奔住房了,其间看了无数次手机,但没有信息。

草草大概熟悉了各科的参考书,略显莫名的烦躁,书本放下,本想躺在床上午休一会,突然想起上午老师布置了几页地理作业,不由想起班主任的那句“高三学生没有午休”。洗了洗脸,把作业找出来,各种运算,一直搞不懂文科生为什么还有这么多要运算的题,诗词歌赋烂熟于心不就行了嘛?地理不就是记住那些名山大川嘛,干嘛还有这高度,那速度,这不都是物理上的嘛。

写完作业还有半个小时就上课了,看看手机,依旧出了显示时间,没有其他提示。

为了不耽误上课,决定还是不带手机去上课了吧,免得上课期间隔两分钟就看手机,要是被班主任逮着估计又是各种猜测。

下午的三节连堂历史时间过得很快,貌似时间也在迎合老师每节课分分钟几百年的历史时间速度。不由的让我们感慨时间过得真快。收拾好课本,打算先回住房一趟再去外面吃饭,第一个冲出教室的就被班主任赶回来了。已经放学了,班主任还来干嘛?

“上课不认真,放学一个个都像是饿狼一样跑这么快干嘛?都回座位,开个班会,我讲两件事,几分钟就行了。”

我把复习资料拿出来做题,因为我明白,一定不止两件事,也不会就耽误几分钟。班主任的声音永远都那么具有磁性,总是会把你的思绪带走,尤其是开班会。都说伟人可以在菜市场看书,我就在想要么他没看进去,要么因为他没遇见班主任开班会这强调。当然,也许伟人天赋异禀,与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比,不对,应该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与他老人家比,唉,不比也罢。

“第一,上周没有参加会考或者缺考几门的同学下课到我办公室报道。你们都有什么大事连会考都不去,有多忙,比总书记还忙啊?总书记忙也去开会吧,何况你们会考呢。如此儿戏。”

“第二,上午发的各科的一轮总复习资料有没有没拿到或者不够的同学?举个手。还有拿到的每科资料要提前做好预习,题目要先做,都是上过的。以后每周班会我都会抽查。”

“还有就是下周开始期末考试,具体日程考序,刘德汉马上去我办公室拿来贴教室前面。”“刘德汉?”

“啊,哦哦,嗯”。我慌忙点头答应着。

班主任自顾自地讲着,等他离开教室,我随后就跟他后面去了办公室,已经将近放学40分钟了。几分钟的班会真长。

“这是考试日程表,贴在教室墙上”。我刚进办公室,班主任把表给我说道。

“哦,知道了。”我附和道。

“还有就是快高三了,你可不能走心哦,得好好干啊,各科老师都看好你。去吧”,班主任拿着水杯审视着我,深沉地说。

“嗯,我会努力的。”,我谨慎的回答。

走出教室,直奔教室,贴好日程表,看了下手表还有半个多小时就晚自习了,估计是回不了住房了,就自己到外面吃些东西去了。

晚自习仿佛也进入了高考预备战,不再是以往的自习,而是前两节课上课,后两节课自习。谈不上不适应,因为即使以前是自习,也很重视自学,只是现在是所有人都在认真听课或自习,没有了以前自习的懈怠和吵杂。

整个晚上,只是和吴蕊简短交流了几句,不过是一些几何题目。晚自习放学铃声响后,大家都急不可耐地收拾东西,因为这样的自习太压抑了。我也很迫不及待,因为我等了一天的答案还没有任何回复,也许已有答案,只是手机还在住房。

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课桌,以为明天还是会乱的,没必要过分收拾,再者,就是很想看看手机,于是拿了一本英语复习资料便疾步走出教室。

校园里没有高一的学生了,因为他们早已放学,也不再有那些学姐学长的匆忙身影,只有我们这些人,已不知是算作高二学生,还是高三学生。六七月的校园没有阵阵和风伴着花香,只有闷热闷热的空气。六七月的月亮出奇的亮,好似这在替月亮发挥这晚间的余热,不过也太尽责了,像把所有的热量都抛洒到了我们这小小的校园内了。

绕过学校后门,不出意料的和几乎每晚都会遇见的那对情侣碰面,因为常常见面,虽不认识,但也都会微笑示意。真好,心想。再这枯燥的高中生活中,能有一个知心人每天聊上几句话,也是一种幸福吧。

“呦,回来这么早,不去吃点啥了?”,我刚推开住宿大门,就听邻居王明说道。

“额,不饿,太累了今天。”我和他说。

“这才是个开始,高三的苦逼生活已向我们阔步走来。哈哈,可怜的娃。”王明仿佛在幸灾乐祸,两只小眼在昏暗的院落里隐藏着。

“逗比,你不也是其中一员”,我说着走向自己的房间,打开房门,拿起手机,放下书,躺在床上。手机上显示一个未接电话,一条短信。“至少该有一个是她的回复吧,电话?短信?”我揣测着。

电话是谢婉婷的,短信也是。有种莫名的欣喜。

“还不知道,只是这段时间应该不会去学校了,我爸也没有让我去集训,说是反正我也不参加期末考试,就让我在家呆着了,最近也不太舒服。至于艺考要不要,他还没说。在学校好好加油哦。”谢婉婷的短信如是说,短信是下午发的,电话是晚些时候打的。

我在想是回短信还是回电话呢?一看手机时间,都快十一点了。估计不上课的她都该睡觉了。

于是我回了一条短信:还能再见吗?在家好好养病。

放下手机,打了瓶热水,在院内洗冲了个澡,反正也没女生,我们这院每晚都上演月光浴。

冲了杯牛奶,做了几道数学题,本想再背几个单词就睡的。这时来了手机短信提示:

额,我又不会死,怎么会见不到!-----谢婉婷的。

也是,只要不是死别,所有的生离都有相逢的机会。

我不觉暗笑,回复到:哦,我以为你不会来学校了,所以问能不能见到了。你还没睡啊?在家偷学?

“什么啊,都睡醒了,哪像你们上这么晚的的课。你真搞笑,我,偷学?对了,我在你们考过试后会去学校拿期末试卷,有时间见吗?大概下周六。”她回复。

“不在学校消息还挺灵,我都不知道哪天考完试。你真闲,还拿试卷做。嗯,等那天和我联系。晚安。”

她没再回复,我想也许又睡着了吧。不上课的孩子真爽。

一夜,莫名的有些失眠。

临近期末的几天课,一如既往又不同以往。一如既往地上课,各科老师的课程进度犹如时钟的摇摆一般毫无停下来的意思,不断地重复又前进;不同以往的是这个时候期末了,不是应该给我们复习复习迎接考试嘛,各科老师倒是毫无快要考试的感觉,不过这本就和他们无关,只是我们在试卷上奋笔疾书而已,他们不过是换一种形式上班,反倒更轻松一些,在试卷上尽情使用他们的神来之笔画对或打叉,以决定我们一个假期的幸福程度或各种横眉冷对。

也许是班主任一语道破吧,这个小小的期末考试算什么,我们要面对的是高考。是啊,高考,好远又好近的感觉。

课间时吴蕊对我说,上一届的高考光荣榜出来了,文科班才考了三个一本,不到二百个本科。

天哪,一个学校的文科生一千多人才考这几个人。明年的这时候我是属于那三个呢?还是那一千个。虚无缥缈,前途堪忧啊。当初真应该学小胖一样,弃文从艺,也许考上大学的可能性更大呢。我心想着。

“你一定会考重点的。”吴蕊说。

我看了看她坚定地眼神,“你比我妈还要相信我,真有信心。”

总感觉一个人对你毫无条件的信任,不是幸运,是压力。就像中考时,所有老师和同学都认为我会是省重点高中,结果。。。。。。无言以对。

“你还是别太相信我,相信自己比较靠谱”我补充道。“你会考得很好”

至少吴蕊是一个难得的朋友,我一直认为。能有几个人能够几乎占据你出生以来的所有记忆。本该珍惜的。

每天上课、作业、上课、作业、自习,一周悄然而过。

考场座位分布也出来了,班主任一一公布。每个人都心有所思,或忐忑或欣喜。因为这不单纯只是考场座位分布而已。而是按照上一次的考试成绩排序的,每个考场三十人,人序是按照年级排名划分。这应该是所有学校的约定成俗的规定。虽然上一次的成绩早已下来,但再读一次,尤其有这种尊卑贵贱式的座位排序,总会给人一种等级感。像是西周的等级制度。

我,毫无疑问,第一考场。2号座位。早已毫无感觉,也对同班同学们羡慕的眼光,司空见惯。

吴蕊,第三考场。她一直都是这个名次,不知为何,因为我觉得她已经足够努力了。为何每次考试成绩都差强人意,于是每次考试过后,和我对过答案总是垂头丧气。我安慰,然后又若无其事。

“柳中华,十一考场21座。”

可惜不会再来参加考试。瞅瞅我空荡的同桌,难得的进步,可惜你不在。

其余的,就没有怎样注意关注,本想听听谢婉婷大概是个什么层次,谁知,所有人都读完,也没她。

对,她好像从不参加考试,所以过几天还要来拿试卷。真好,自己的试卷自己打分,真正的民主啊。传说中的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

不过,有机会我一定要替老师把她的试卷批改一下,倒是看看她到底是个什么水平。难道真是在家偷学,高手从不露相。我心里暗想着。

“哎,又是第一考场,真好”,放学后,吴蕊抱着书坐我旁边说,这是她每次考试前的术语。

“额,都一样吧,在哪不是考,要不咱两换换。”

“切,虚伪。我每次都是在三、四、五徘徊,真想去见识一下,你们第一考场是如何的金碧辉煌;考生是不是都脸长些?”

“风凉话!第一考场不就是高三一班的教室,现在也没有学生上课了,你随时可以去看看嘛。和我们教室没差别。至于,是不是脸长,看我不就知道了。不过告诉你,除了我长得比较赏心悦目,都比较磕碜。哈哈”我笑说。

“卑鄙,自恋!”,吴蕊嗤之以鼻。

我们一起抱书回去了,校园里每个学生都抱着如山的书在怀内匆匆离校,因为期末考试,所以得清空桌洞腾出考场。我和小翠在校门口各奔东西回住房了。但愿考试顺利,赶快结束。

每次学校分班大考,我总是习惯临近发卷再去考场,因为去的太早怕会被那种焦躁而竞争的氛围给闷死,估计连试卷上的字都会认不清。总有人习惯考前磨枪,不到发卷那一刻,都不会放下复习资料,好像所有临时记忆的东西都会出现在试卷上;当然也有人怡然自得,在那里高谈阔论,给别人指点,貌似他已经看过试卷,对试题已胸有成竹。

若是我一不小心去教室早了,也是习惯性站在教室门口,嚼着口香糖,看楼下的人来人往。记得高一有次考试,监考老师都进去了,我才慢悠进考场,那老师看了我一眼,居然说一句“这是第一考场,也不看教室就进,还来的这么晚”,我只好讪讪地坐在第一位,说“老师这是我的位子,有我的名字”。那老师走进对了对准考证,才用怀疑的眼神和难以置信的语气说“下次来早点,态度决定一切”

由于上述的原因,而我每次都好像去的不太早,当然也绝不会迟到。有句话叫“水深则流缓,语迟而人贵。”不管适用与否,但是极其有理的。

各科试卷没有觉得很难,但也没有怎样容易。一如每次考试结束后,数学绝对是文科生反复吐槽,各种谩骂出卷老师。这次数学试卷是我们班的数学老师出的,是个小老头,学校的教导主任,一直感觉很和善。试卷出的和他平时上课特色一般,比较注重基础。做完数学试卷时,我在想数学老师这次出的试卷应该会让人拍手称快了吧,可惜,在文科生眼里,只要带有数字切需要运算的题目,必遭诟病。

感觉这次语文试卷出的很有意思,据说是十班的语文老师出的,很有复古风。不但文言文和诗歌占了很多分值,居然还有一道题是以自己的班主任的姓名写一首藏头诗,我的最爱。老师您真的不怕被骂嘛?又何苦把各班班主任拖下水。我的试卷答题则是:

费尽心思未枉然,

建功来把学生看。

明年榜首是你班,

远超重本分一半。

是的,我的班主任就叫-----费建明。

一周的考试,也算是绞尽脑汁了。吴蕊问我周末回不回家,我告诉她不回。因为谢婉婷说她明天会来的,当然我没有和吴蕊说是这个原因。

尽管是期末考试了,但作为准高三生,我们受到了特殊待遇。考试之前,学校已经通知,高三学生补课两周后再放假。无疑,我们已经被学校称之为高三学生。

高三,来吧!

第三章 高二结束即高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