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考完试回到住房,匆忙给谢婉婷发了条短信:

试已考完,明天可来?

她回:

明天上午十点左右,校门口见。

晚上和王明一起到校外逛了很久,玩了一个多小时的桌球,这是我们俩高中以来养成的兴趣。吃过饭后,两个人又在街上闲逛胡扯到深夜。

记得以往,每次考完试都会和小胖一起在街上到处逛,买很多吃喝的,当然多是他出钱,在公园的长椅上嘻哈。也算是赏心悦事了,吃完之后,各自回去。

颍州城,虽是小城,夜晚也是灯光璀璨,很是热闹。各种小吃夜市,网吧KTV,灯火通明。像是这个时候,网吧里应该多是刚考完试的学生。

王明说,颍州城的人太过浮夸。

我问为什么。他说,一个小县城,还是全国的贫困县,每年拿着政府补贴,然却高楼林立,豪车遍野,各种娱乐场所。。。。。。

听他的说话,倒像是政治评论家,颇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胸襟。

我玩笑道,这些都不是重点,你如此不平是因为高楼林立却没有你的一个平房,豪车遍野而一个轮子也不属于你,在就是各大高档场所,你进不去,只能陪我压马路。哈哈哈。。。。。。

不过,王明说的倒有几分道理,尤其是那个“浮夸”一词,以前只在陈奕迅的歌词里听过,还不曾听这词可以形容城市。前几年,城里建了一座新的政府大楼,那是高端大气上档次,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原来政府大楼是仿照美国白宫建造的。说我们县城追英赶美,尽显跃进的遗风。后来那栋大楼也没有投入使用,听说后来用作公共厕所了,官方说惠及民生工程。真是够浮夸。

第二天将近十点我就去了校门口。我们学校有两颗大梧桐,听说自建校就有,大概有几十年的年轮了。每日树上都蹲有很多麻雀,叽叽喳喳,像是在学教室里的学生读书,或许还是外语。夏日的梧桐树叶正密,树貌似也心宽体胖,树枝延伸到学校的大门口。形成的一大片树荫,刚好乘凉。我买了两瓶绿茶,在树荫下边喝边等。

望着学校对面马路,往往来来的人群,却不见如谢婉婷般的身影。

难道有事不来了?或是忘记了时间。心倒是鲜有惶恐。

“哎,看什么呢”

是她,背后袭来。我笑了笑说“额,你不是应该从大门过来嘛?何时跑我身后了?”

“我九点多和班主任一起来的,就直接去了办公室拿试卷了。你什么时间在这的?”

“刚到,给你水。可真爱学习,不来考试了,还来拿试卷,还这么积极”。拧开瓶盖把水递去,翠绿的饮料颜色遮不住她透彻的眼神。

“别取笑我了,拿了试卷也不会写。对了,我刚刚在办公室,看见班主任的桌子上有批好的试卷,有你的,你成绩不错啊。我没参加过考试,还真不知道你成绩到底如何。”,谢婉婷认真的说。

“我,成绩,一般般吧。”,大概年级也只有她不清楚我成绩情况了,每次成绩公布可有不少喜大普奔的人。

“那桌上的地理试卷是满分哎,还一般般,是不是成绩好的都比较谦虚啊?”她笑道。酒窝沦陷,牙齿整齐洁白,笑容甜美。

“不说这了,学生说成绩就像大人谈钱一样,没什么可聊的,很俗。话说,我们就站在这聊天啊,这么多麻雀,搞不好会掉鸟粪馅饼什么的”,其实,我更担心的是别又碰到班主任,惹来思想教育。

“额,也是。可是这么热的天气,到操场是不是有点暖和了?”她略有停顿改口道,“要不到你住房吧,我还没去过同学租的房间呢,看看成绩好的人住的房子里面都有些什么,是不是有书香气息。”

“额,书香估计没有,臭味倒是有点,若不嫌弃,就屈尊贲临寒舍吧。哈哈”我喝了口水玩笑道。

自从搬到现在的住房还真第一次带女同学去,幸亏我倒是没有攒臭袜子或内裤的习惯。

我陪她到车库里推了自行车便一起向我住房走去。

夏天走在没有树荫的水泥路上,真是一种酷刑,还好路不算长,校园小也有小的好处。我们聊着会考时的事,很快便到了我租房的四合院。

打开房门,我请她坐在椅子上,我坐在床上,因为屋子太小,只有这两个家具。

她在我屋里四处看了看,我说“怎样,大失所望吧,太小,太热,还好不太臭”

“挺好,比我想象的强多了,我以为男生住的屋子该像猪铺一样呢。你这倒是蛮整齐的,就是除了书这没有什么东西了。”她点头称赞道。

我内心美滋滋地回答“学校里租房子又不像在家,哪有什么东西可以放。一席一履就行了。”

“那倒也是”

我们就这样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

她说,她还没有确定要不要去集训,要不要艺考,因为身体原因,家里担心她自己一人在外地不放心,又感觉县城的画室条件和师资不行。正在左右为难着。说关于学习和画画这方面的事,总有种轻描淡写的感觉。

又告诉我前两天她们家养的狗狗无故丢失了,说得很伤心,感觉那狗好像比高考还重要。

但感觉她说话的语调抑扬顿挫,语音轻重适当,音色淡雅,加上她披散的长长的乌黑头发,很古典的样子。

我就说了些有的没的话题,大致就是最近一周课哪些人都去集训不再来了,班里有没有什么趣事,再则就是前两天的考试了。

当我说关于语文试卷那题关于用班主任的名字做藏头诗的趣事后,她兴致勃发,非得让我告诉她我做的什么诗,于是我拼命地回想,把我在试卷上的作答念给她听。

她拍手笑说“真有才,写的真好,不要你也把我做一首,有段时间电视里也有做藏头诗的节目,不过做一首得要钱,今天刚好有一才子,还不要钱多好。快点,就当我考考你啦”

“还是不要了吧,我那是做试卷被逼的,而且也是乱扯的。别玷污了你这芳名”我推迟道。

“不行,反正也无聊,要是不做就不把我当朋友。我上高中还真没怎么和男生说过话,你是第一个,有一种莫名的信任感。这也许就是成绩好的人给成绩差的人的感觉吧”她不依不饶地说着。

我各种推脱,还是没有推脱掉。我仔细地看了看她,想了想,然后在纸上写了一首以她名字为藏头的诗:

谢门堂前多飞燕,

婉约古典尊贵颜。

婷婷玉立不染尘,

才尽书生避丽眼。

她看后啧啧称奇,非要让我工整地誊在面纸上给她。我们很愉快地聊着,她同桌朱红和她约好到我这找她。

朱红是个小小的女孩,在班里两人最为聊得开,原来谢婉婷也对她说今天会来学校,便让朱红来我的住房了。我们三个又聊了几句,她便和朱红说说笑笑牵手离开了。我们说好短信联系。

中午我和王明在外面吃盖浇饭,她发来短信说“谢谢你的诗,你是我在班里唯一一个聊得来的男生,如果下周我还没去集训,你没事的话,我去找你”

我看着短信笑着回复“好,我应该没事,随时恭候您的大驾,哈哈”

有种莫名的开心,王明为我说什么,我笑而未答,因为我也不知道。

也许这就是青春,一件小事被无限放大放大,然后牵一发而动全身,一发不可收拾。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避免,见过很多次面未必就认识,真正的熟悉也许就只是一个眼神的对视。穿过彼此的眼瞳,意欲探索彼此的世界。我们永远无法确切的说明,在哪一个瞬间可是喜欢上对方。这一瞬间也许很长,长年累月;也许很短,白驹过隙。而如若追根溯源,大概就只是当初的一个眼神。

谢婉婷的眼神好像是透明的,如泉水般清澈,一眼便可望穿。想着就会在意,在意就会遐想,遐想便望眼欲穿。

那天谢婉婷走后我就在想着,为何以前没有注意到她呢。秀色可餐,亭亭玉立,笑若莞尔。也许如吴蕊所说,我应该多注意身边的人,整天被各科内容堵塞了脑门。

盛夏的天气真是不适合坐在教室里,风扇像是石磨上的驴子,转的很不情愿,连一丝凉风也没有;同学们睡意正浓,个个用堆积如山的书遮住老师的视野,一心二用地排在桌上;老师却激情四射、兴致盎然地说着各种所谓复习重点,陶醉在同学们“聚精会神”的氛围里,只可惜他没有看清山的那一面,也许口水已是瀑布之势。

期末的试卷周二便发下来了,同学像狗仔似的打听着别人的分数,然后或拍桌愤然,或暗自窃喜。课间便开始谣传议论谁是班级第一,年级排名等等班级里的头条。班主任把名次贴在了黑板旁。我的排名,似乎永远不需要自己亲自去看,因为谁都无法把眼神避开排在第一的显赫位置。然后就像是号角一般,从前排传向后排,左右散发,最后通告全班。

吴蕊每次总是那么热心,不知是她看了所有排名,还是只关注了我的。

“又是第一,厉害”,拍我的肩膀说。酷爱运动的她,所以每次和我接触性的打招呼,都像是在向我示威“看我劲多大”。

“大姐,我的左肩膀一定比右肩膀的肌肉发达”,我回头和她说。

“为什么,你发育不协调啊,缺钙”,

“屁啊,被你打的,而且每次都是左边”我抱怨地看着她。

“切,那你还要感谢我呢,把你这个不运动的孩子变强壮了”

“怎样?,这次”我放下手里的试卷问道。

“不是和你说了嘛,第一”

“你的,我的还用你说,全班人都在说,你当我聋啊。再说,每次我的,有变化吗?呵呵“

“臭屁,我的只是被你甩了两条街那么远。一百名外。”

“好吧,下次加油。放学请你吃饭,当是慰劳你考试辛苦了。拉面或盖浇饭,选其一,外加个卤蛋,奢侈了”

“小气”

。。。。。。。

我一直认为阴差阳错来到二中是对的,至少每次考试自尊心都受满足,有种舍我其谁的感觉。其实与其到一中做凤尾,倒不如在二中做鸡头。也许,日后这种感受更加强烈。

班主任班会时,来公布了年级排名。

“刘德汉,第一”

全班愕然,我也有些欣喜。虽然每次班级第一都是岿然不动,但年级第一还是颇有竞争的。毕竟虽是二中,也有几个刻苦学习的人。而之所以愕然,大家都觉得我是个吊儿郎当的人,真是难以服众。但也许只有小胖知道,这成绩是否实至名归。每一个吊儿郎当的表面总会有一个不为人知、锱铢必较的内心。小胖曾问我,每天早晨五点起来背书,白天上课困不困?怎么可能不困。只是每个人努力的方式不同罢了。有的人喜欢把自己的努力呈现在聚光灯下,而有的人则选择在黑暗中、独自前行,不为人知。我更喜欢后者,当你偶有失败,别人会认为理所当然、真实水平,当你一路高歌时,别人会认为幸运而已,其实难副。喜欢这种感觉。

小胖到省城的集训学校后,有给我一个电话。说是一切挺好,每天上午上文化课,下午和晚上学专业课。听说每天晚自习比我们还要晚,因为艺术生的文化基础不好,所以时间抓的很紧。问我近况如何,班里有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我和他扯了一些,还和他说了会考后谢婉婷来了我这两趟,现在我和她挺聊得来的。然后就是聊了一些属于男人间的不太“猥琐”的话题。他嘱咐我说,别陷进去了会耽误学习,这话说得格外成熟。像是在谆谆教导。我是那种人吗?也许是。

仅仅分别数日却像是离别很久似的,有聊不完的话题。不过,倒是他走后,我自己坐,还真是没人说话。不知,这货在那有没有结识新的伙伴,有没有被大城市的姹紫嫣红迷乱双眼。

学校通知说,高三班加课两周后开始放暑假。加课?直接说暑假补习就是,不过这种说法有违教育部门减负的相关精神。

这两周课上的校园里真是孤寂,整个学校只有高三十几个班,以往熙熙攘攘的小校园,显得格外空旷,连花园的花也开得稀稀落落。终于可以休息了。

周五上课班主任就公布了放假的日期,并且还布置了大量作业,居然还替各科老师都布置了作业,真是教育界的好同事,热心肠啊。虽然是有如山的作业,但放一个月的假期,还是兴奋不已。都在想着高中最后一个暑假,到哪里玩玩,为迎接开学后紧张的高三生活,好好放松一下。

我也在想,暑假倒是可以干些什么。

“另外还有一个消息是,学校根据上届高考成绩情况,为提升学校本科升学率,决定在暑假临时组建两个重点班,文理科各一个。我们班有三个名额。根据上次考试成绩,前三名刘德汉等三位同学暑假就留在学校补课吧。这也有利于你们成绩的提升。下周一正式上课。”,班主任颇为自豪地宣告。

这是好事还是不幸呢?刚成雏形的暑假计划就夭折了。不过想想也许暑假留在学校可以干些别的倒也无所谓了。毕竟快高三了,是得抓紧一些了。

第二天收拾了一下,就背包回家了。已经将近一个月没有回家了,这暑假也没有了,得回家拿些生活费。回到家,爸妈听说我暑假要留在学校补课,没有体会我的一丝失落反倒很是高兴呢,美其名曰能留下补课都是学校重点培养,有希望冲刺重点大学的。我倒没有这感觉,暑假补课,不过是提前系统复习一下而已。就我们学校上一届的高考成绩,我都没好意思和爸妈说。不是觉得丢人,是怕他们失望。一个学校就三个一本。这升学率随比中奖几率高一些,但是在是低得让人说不出口。所以要想考好一些的学校,只是跟着学校安排补习,估计是帮助不大。还是得自己构思一下暑期的复习计划。

很久没有回家,老妈又是给我大补一顿,炒了一桌好吃的。即使星期天在家我也是不愿在家呆着的,喜欢到处溜达。

邻居大爷家抱了一只小狗,很好奇就跑去看了看。那小狗才筷子长度,一身洁白的毛,见人就汪汪的叫。猛然触电似地想起,谢婉婷说是她家的小狗丢失了,看着很伤心的感觉,很惹人怜爱,想是如果把这小狗送她,她一定很高兴吧。

第四章 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