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有只小狗叫小奴

  星期天中午吃过饭,爸就把我送到公交车站了。我背着书包,领着一个纸箱,坐在电拼车上,箱子里的东西却很不安分。一路上爸不停地问非要带它干嘛?我东拉西扯地说着学校的事,我知道只要我提学习上的事,他是最感兴趣的,并且满心骄傲。因为爸高二上学期曾作为家长代表在学校家长会上发言过,当然因为我在学校上的成绩的缘故。所以每每提起就喜不胜收,侃侃而谈。我是个不愿炫耀的人,因为知道自己的水平,着实不高。但为了打断他不停地追问,我就拍他马屁说,那次家长会他发言多么精彩,如此尔尔。

好不容易坐上公交车,那家伙好像也不老实,不停地乱动乱叫,车上的人都看着我,盯着我的想着。上车之后,我打电话给谢婉婷,让她到我住房,送她样东西,她说很快就去。我知道她每天在家一定也闲得发慌,即使是星期天也没差别对她来说。不然,也不会,一天发几个信息给我,还都是一个问题:干嘛呢?

等我等学校院里住房时,她已经到了。靠在她那粉红色的自行车上,穿着一身紫色短袖卫衣和蓝白相间的球鞋,像是刚运动过,浑身散发着活力和香气。住房的小院的门锁着,估计是我那几个同院的还没有来。她站在阳光下,上张开放在额头上遮阳,银白色的午后日光穿透她的芊芊细指,手指像白玉一样玲珑剔透。粉白的脸蛋被日光晒得泛红,嘴唇上的唇油在阳光照射下像是珍珠闪闪发亮。

她靠在自行车上,我悄声走到她的身后,她应该在想些什么浑然不觉,该是在猜测我送她什么。

我轻轻拍了下她的肩膀。“喂,你不热啊”

她惊得一动,抬手便要上来打我,又缩了回去,“怎么才到,幸好我也刚到。送我什么礼物?拿来,不要对不起我冒着这么毒的日光来找你”

“给”,我把从校门口买的酸梅汤递给她。

“就是这啊。耍我呢吧?真是,大热天的,看我晒得。我自从上周末从你这回去,就没出过家门。居然一杯酸梅汤就把我骗出来了。”,谢婉婷接过酸梅汤撅着小嘴不停地抱怨着。

“呵呵,你在家不也是没事嘛,我是让你出来晒晒太阳,不然怕你发霉”,我说着打开院子的门锁。

她停好自行车,背着小包进了院子。她背的那个红色小书包松松垮垮,我嘲笑她像幼儿园的小孩子一样,她却高兴地怡然自得。不过,那小书包,和她娇小的身材还是蛮搭的。

打开住房的门,东西都放好后,她悠闲地坐在板凳上喝着我给她的酸梅汤,脸上阳光晒得泛红也慢慢退去。

我双手拿着从家一路护送来的箱子,面向她说:“猜猜这里面什么,你一定想不到”,我故作疑惑。

她看着我拿着的纸箱认真想索着。一脸嫌弃的样子说:“什么东西,还用个酒箱子放着,额,你喝的酒?怎么这么破的感觉?”

“真没有有想象力,酒箱子里一定是酒嘛?里面是我要给你的东西。”,我望着她挑逗着眉毛说。

想不到她还是一脸鄙夷的感觉,连连摇头,说是猜不到。

我把箱子放在地上,让她拍拍。“有东西在动哎”她惊讶地说。

我打开用胶布粘着的箱子出口,一只小狗从里面跑出来。白白的像圆球一样滚动着。谢婉婷由惊讶木讷转为惊喜跳跃,弯腰逮住小狗抱着怀里,用小脸碰着小狗的耳朵,笑的露出洁白的牙齿。那一刻感觉小狗真幸运。小狗肯定也在想着,不枉在箱子里一路奔波,出来就有美女抱着。不禁让我想起,《春光灿烂猪八戒》里吴刚变成的玉兔在嫦娥怀里流鼻血的一幕,那一刻,我也想。不过我可不能像砍树的那个什么吴刚一样控制不住鼻血。

“你在哪弄得这可爱的小狗?”谢婉婷摸着躺在美女怀里的小狗的尾巴。

我看了看那小狗,说“你不是前段时间说你喂的小狗丢失了嘛,在回家的路上看家的这小狗,很可爱,想你一定喜欢,就抱来给你了。搞不好是你那只小狗变得呢”,我笑着说。小白狗在她怀里摇着尾巴,像是在抗议我的不实言论。

好吧,它可是我预支了寒假时间换来的。今天上午我和邻居家的大爷好说歹说磨破嘴皮,他也不愿意把狗狗送我,说是从哪个外地好不容易通过安检带回来的。最后他家正在上三年级的孙女非要让我教他做作业。我就乘机和他说,我用寒假时间给他孙女免费补课,把狗狗送我当酬劳。那大爷才不情愿地把狗给了我,因为他孙女父母都在外地工作,自己和老伴平时也不知怎么给孙女辅导作业,为了提高孙女的成绩,才把小白狗给了我。可是牺牲了我一个寒假呢。不过反正估计高三的寒假也没几天。哈哈。

“啊,你捡的啊。那我们帮它洗洗澡吧。它被人抛弃了,一定很可怜,很久没洗澡了”,谢婉婷睁着大眼睛含情脉脉地对我说。

你是太可爱呢还是很傻很天真呢,我心想着。不过,这样子很讨人喜欢。

我们放了一盆自来水,谢婉婷说怕它等着,又倒了半瓶热水。她抱着小狗轻轻地放着盆里,用手撩水在小狗身上。这待遇,真好。可恶的是,她竟然用我刚买的还没有用过的肥皂在小狗身上尽情地“浪费”。最后,居然还用了我的洗发露给小狗洗了头。尽管我百般阻挠,她却毅然决然。我愤愤不平地抱怨,这简直就是非狗是人般的待遇。

谢婉婷骄傲的抱着洗好的且用我毛巾擦干的小狗,和小狗玩的欢快倒像是没我什么事。为了不让我闲着,竟让我骑她座驾到校门口给小狗买一个“鸡肉夹馍”。我骑着她那蹩脚的小车,一路嘲笑却兴奋到门口买了一个特意多加了两块钱鸡肉的鸡肉夹馍。

我买馍回来,她正和小狗在院里玩的不亦乐乎。小狗见着食物,完全不顾形象地狗吞狗咽。不一会就把肉吃完了,瘫坐在地上,不屑一顾剩下的白馍。

“它怎么不吃馍了,挑食吗?”谢婉婷摸着狗的肚子问我。

“大姐,你感觉它的肚子有多大,这些都够我的晚饭了。还吃会撑死它的。不过,你以后如果天天给它这肉吃,估计它真的会挑食”,我接来一杯凉水放在小白狗面前。

一下午,我们俩就围着这小狗团团转,院子里回荡着小狗的清脆的叫声和谢婉婷迷人的嬉笑声。我就在旁边当助手,小狗跑掉时她一人逮不住,我就帮她一起逮这灵活的小家伙。小白狗倒像是通人性,知道有美女喜爱,便也乐此不疲的玩耍。

她抱着小狗在院里踱着步子,不经意地停下来对我说,“这小狗有名字吗?”

从邻居那抱来,我还真没问有没有名字。不过即使了,也不过类似“小白”、“白雪”一般的俗名,毫无新意。

“不知道,你和它玩得那么嗨,你问问它叫什么名字。再说你不也是属狗的嘛?你俩一定互相能听懂。”我打趣地道。

“你才是狗呢!要不我们给它起个名字吧”

“它属于你了,你起吧。”我摸着狗的耳朵说。

“还是你给它起吧。你那么有才,起的名字一定高雅不俗的”,她笑着说。

我蹲在地上,捡了一块石子,在地上画了画。写了个“婷”字,思考着。

“要不叫小奴吧”,我对她说。

“小奴?有什么寓意吗?”,她睁着那双那双玲珑剔透的大眼睛望着我。

“我觉得,你叫婷,有个女子旁,它叫奴,刚好也有个女子旁,说明和你一家;再则就是,奴和努力的努谐音,暗喻你以后生活学习要努力;最后就是,我把它送给你,要它像奴才一样照顾你,跟随你。”,我解释着。

其实还有一点就,“奴”是“汉”字和“婷”字的组合。不知她有没有察觉。多好的一个字,可以兼并两个人。如果这世上真的有什么东西可以把两个人结合在一起,永不分开,那该有多好。

“小奴,这名字真好。谢谢你,送我小奴。”,谢婉婷羞涩地看了我一眼,又猛地低下头望着逃跑的小奴,也许它也在为自己这个不错的美名喜悦呢。

于是整个院子又回荡着小奴的叫声和她娇声地叫着小奴的声音。

时间过得好像比平时都要快,快几倍的样子。尽管不上课,可学校的铃声依旧按时地响着。校园里回荡着铃声,不知是上课或是下课。不过今天,不会有上下课。

接近傍晚,学校操场上传来篮球拍打和球员助威呐喊的声音,住房后面学校的食堂也开了门,不时有工作人员传来的笑声,不过那笑声和谢婉婷的愉悦声交叉在一起,简直就是乱音符,坏了一段优美的音乐。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虽各有所属,但决不可交织在一起。住房外越来越频繁的脚步声,应该是一些留校补课的学生开始返校。所幸,我的小院是无人打扰的。因为虽然院子里住了四个人,但他们都已放暑假,只有我需要在这补课。这是我的不幸,却也是我的幸运。真是应了那句“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古人的话真是有道理。倘若日日都有一狗一日在这陪伴我,倒也是赏心乐事。

夏日的夕阳无限好,把小院也映照出火红色的背景,谢婉婷一身紫色衣服,在夕阳中显得格外秀气。小巧的背影随着小狗的跑动而四处摆晃,犹如蕴含无数意境的诗画。黄昏淡去,一轮弯月悄然升起,预告着美好的一条即将结束。

谢婉婷看了看手机,说是已经很晚了,得回家了。因为要带着小奴,还要骑自行车,就让我送她回去。

她那小气的自行车,真怕难以承受我们三个。还好我不算太重,她也很轻。

昏暗的灯光下,我们推着自行车,穿过路灯下的校园道路。直到穿过马路她才抱着小奴坐在后座。第一次骑车带她,也是第一次这种心情骑车带个女生,真有些激动呢。还好技术不赖,在她的指示下,一路穿过红绿交通,经过县城中心,穿梭在城南的老城区里。夜幕下的县城,熙熙攘攘,不过我们另辟蹊径,走在寂静的小路上。

她一只手抱着小狗,另一只手放在我的腰间,是那么轻柔。房屋纵横间,流淌着我们一路的笑声。真希望去她家的路长一些。

一路上,她和我说着她家的事。原来,她父母是离异的,她和奶奶住在一起。他爸再婚后住在我们经过的一个小区里,但是她爸很疼爱她,她口中的阿姨对她也不错。至于她妈,她说她也没见过,听说去了海外。我只是听她说着,没有追问什么,至于什么海内为,电视里看的比较多。在这个县城,别说海外,就是省外也很少去呢。婉婷说她去过香港,很遥远的样子。再有说的最多的是她和她奶的事,因为从小是她奶带她,所以感情非常厚重。又说到她从小身体就不太好,经常住院。所以高一下学期,和高二上学期都请了假,没有去学校上课。虽然没有说是什么病,但觉得应该蛮严重的。不过,既然现在没有什么,像是应该没什么大碍了。我一路嗯嗯啊啊的附和着,嘱咐她坐好。但听她的娓娓道来,不禁让我想到了《红楼梦》里的林黛玉,至少长得俊俏,天生羸弱倒是很相似的。

不知不觉中,我们就到了城南的一个十字路口,她说前面一个弄堂就是她家了。我们停下来,说了几句话,她就推着车抱着小狗回家了。

望着她的背影直到消失在弄堂的拐角处,我才意犹未尽的往回走。因为第一次来这地方,来时又放心思记住路,所以只好喊了一辆出租车。

回到学校,买了些晚饭会住房。然后打扫了一院的狼藉,还有我那用作了狗身上的洗沐用品。吃着饭,扫视这一下午小狗子浪费的点点食物,想到谢婉婷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到也不自觉的笑了起来。不大的院子没有了以往几个人的喧闹,其他三个房门紧锁,只有我的房间等亮着,望着天生的月亮,尽管天气有点炎热,但今天挺好。

洗漱过后,预习了一下明天可能会上的内容,想象着不知明天的课会是什么样子。一个班里只有几个熟悉的同学,不熟悉的老师,上着突袭的课程。不过想来,既然是每班抽取的学生,应该不会陌生。因为每次考试都基本在一个考场,尽管不太熟,但应该还不算陌生。再说别班的应该大多都认识我,因为学校很小,竞争的人总是会互相熟悉。这也许是所谓的知己知彼吧。

谢婉婷发来信息说:“谢谢你的小奴,我会好好对它的。对了,她现在就睡在我床边哦。嘿嘿,早点休息。明天还有去你们精英班上课呢。加油,晚安。”

真羡慕小奴。有幻想的夜晚一定有美梦。

第五章 有只小狗叫小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